🏡
PTT小說網
x
    「啊……」鳳雪児被問的懵住,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回答本尊的問題,你是否還是處子?」金烏魂靈肅聲重複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可是關係到能不能救回雲澈。」

    對已絕了最後希望的兩女來,金烏魂靈的最後一句話無疑是石破天驚。妖后瞬間回過身來,混沌中的鳳雪児也一下子驚醒,她張了張嫩唇,又是焦急又是不知所措的點頭:「我……我……是……」

    雖然鳳雪児在男女之事上近乎等於一張白紙,但也清楚的知道「處子」二字的含義。

    「哈哈哈哈哈……」鳳雪児的回答,讓金烏魂靈忽然大笑了起來,而且這個大笑聲澎湃熾烈,一掃先前的沉重與壓抑:「雲澈身負龍神血脈,又兼具金烏之炎,體內陽氣無比之盛。而你天姿國色,看上去對他又情根深種,他居然會一直沒有碰你,還真是稀奇之極!」

    妖后:「……」

    「我……」鳳雪児臉色赧紅,支支吾吾的道:「我血脈里的力量還沒有……還沒有完全覺醒……所以不可以……雲哥哥他一直都很愛惜我……所以……所以……」

    「哼,真是荒謬!」金烏魂靈沒好氣的道:「你若因其他男人而失去鳳凰元陰,的確會嚴重阻滯你血脈中的力量覺醒。但,雲澈的體質,豈是尋常男子可比!單單他的龍神血脈,不但能讓你的體質發生質變,還能極大程度上催使你的鳳凰血脈力量覺醒。」

    「如今,你鳳凰血脈的大致覺醒了四成左右,若保持現狀,想要完全覺醒,還要至少十五年的時間。但若與他龍鳳雙修,不出三個月,便可覺醒至少九成!不出半年,便可完全覺醒。到時,你的力量將遠超幻綵衣和賜予你血脈的鳳凰魂靈,三年之後,你便有可能踏入神道,到達另一片天地!」

    「你既渴望血脈之力完全覺醒,身邊有著如此上佳的男性爐鼎卻不自知,反而捨近求遠,簡直可笑至極。」

    「啊……?」金烏魂靈一番「奇談怪論」讓鳳雪児懵在那裡,不知所措。

    「金烏聖神,你方才有辦法救雲澈,是真的嗎?」妖后急聲問道。

    「哼,算這子命大。」金烏魂靈淡淡的道:「他若早早的碰了這個鳳凰之女,那麼他如今必死無疑。身負極重陽氣,面對一個有著傾國之貌且鍾情於他的鳳凰之女卻可以做到如此,倒也的確不易。如此,也是為他自己撿回了一條命。」

    空中的赤金眼瞳大張,灑下更加濃郁的火光:「現在,有一個方法可以救他。而且非但能讓他傷勢痊癒,還可以讓他的修為在短時間內暴漲。」

    「什麼方法!?」鳳雪児和妖后同時喊道,那股從地獄到天堂的驚喜,讓她們全身的血液都激動的要沸騰起來。

    「本尊方才了那麼多,你們還是不明白嗎?當然就是你的鳳凰元陰!」金烏魂靈看著鳳雪児道:「論焚滅之力,鳳凰炎遠不及金烏炎。但鳳凰炎有一種特殊的凈化能力。雲澈的重傷無法回復,是因為盤踞在他體內的天毒星神之力。以你的鳳凰炎,想要凈化這些層面遠遠高出你的力量無疑是痴人夢,但,你的鳳凰元陰卻可以在他的體內燒一次鳳凰的『原始之炎』。」

    「其名為——涅槃之炎!」

    「涅槃之炎……我聽鳳神大人起過。」鳳雪児發怔的道。

    「涅槃之炎是鳳凰的獨有神炎,有著世間最極致的凈化之力。而縱然是鳳凰本體,一生也只可燒兩次。一次為出生之時,一次為重生之時。而若在重生之前強行燒,那麼在殞命之時將無法涅槃重生。」

    「涅槃之炎在凡人身上本不可能起,但你卻有所不同。」雖然金烏魂靈排斥著鳳凰炎,但對於鳳雪児,它卻有著深深的興趣和訝異:「因為你不單單是繼承了鳳凰血脈,還承載了一個鳳凰魂靈的全部!你的鳳凰元陰,完全足以燒一次微弱的涅槃之炎。」

    「雖然微弱,而且應該只有一瞬間,但足以驅散他身上的天毒星神之力!」金烏魂靈話音一轉:「不過這樣一來,你將來若是殞命,將無法涅槃重生。本擁有兩條命的鳳凰之軀,將與他人一樣唯有一命存留。」

    「那我……我該怎麼做?要怎麼做才可以救雲哥哥?」鳳雪児完全不在意自己失去什麼,若是能救回雲澈,任何代價她都不會有任何猶豫。她雖然隱隱猜到些什麼,但她對男女之事的理解,全部都只限於雲澈平時對她的親昵舉動上,其他的,連懵懵懂懂都算不上,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現在不知道怎麼做並沒有關係,你身邊不是有可以教你的人么!」金烏魂靈頗為玩味的道。

    「啊?」鳳雪児一聲低吟,妖后則是微微的一愣。

    「你未經人事,自然不懂。而幻綵衣,你當日無師自通,主動為之,與雲澈婚後更是日夜*,早已深諳此道。鳳雪児該如何做,就由你來教她助她……何況,她要救的,也還是你的男人!」

    「~!@#¥%……」妖后嘴唇微張,向來冷漠到幾乎沒有感情的她,臉上分明露出了連雲澈都未曾見過的慌然失措。

    兩女之間本是灰暗壓抑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無比微妙,金烏魂靈瞳光一閃,重哼一聲:「哼,真是麻煩!」

    嘩!!

    一團環狀火焰在三人周圍憑空起,將她們圍繞中間,然後火焰忽然竄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焰屏障,將三人籠罩其中。

    而這個火焰屏障,妖后並不是第一見……上次,她和雲澈就是被金烏魂靈用這種方式封鎖在其中……並限定她在兩個月內至少攫取他五百次元陽才能出來。

    「幻綵衣,你認認真真的聽好。」金烏魂靈肅重的聲音響起在她們的耳邊:「若僅僅要救回雲澈,依靠鳳雪児的鳳凰元陰所燒的『涅槃之炎』驅散他體內的天毒星神之力即可,之後,雲澈極強的自愈能力會讓他在數天之內痊癒。但,鳳雪児絕非尋常的鳳凰血脈繼承者,她的軀體,幾乎可以真正的以『鳳神之體』相稱。因而,她的鳳凰元陰珍貴無比,哪怕有一絲一毫的流失,都是不可估量,也無法挽回的巨大損失。」

    「而若能完美得到她的鳳凰元陰。必定會讓雲澈的玄力在短時間內突飛猛漲,到時超越你都並非沒有可能。」

    「你們遭遇的對手能逼得你燒源血,以雲澈如今的實力,縱然痊癒,一旦碰上,也是必死無疑。你若不想他好不容易撿回來的命再度慘死,就好好在側助他完美得到鳳雪児鳳凰元陰,同時也助鳳雪児快速覺醒血脈之力。」

    「這個屏障,會存在三個月的時間。以鳳雪児的鳳神之體,三個月後,她的鳳凰元陰就會完全泄盡。至於怎樣讓雲澈完美得到她的鳳凰元陰……嘿,你應該要比本尊還清楚的多。三個月後會是怎樣的成果,皆在於你。可千萬不要讓本尊失望。」

    「哈哈哈哈哈……」似乎是因為做了一件相當痛快的事,金烏魂靈大笑了起來。然後雙瞳金芒一閃,下方的屏障頓時完全封死,將三人牢牢封鎖其中。

    當初,它便是強行將妖后和雲澈封入這個結界之中,且不達到它定下的目標不能出來。

    時隔不到兩年,它便又做了同樣的事。略微不同的是,這次強行封鎖了三個人,且限定的不是「次數」,而是時間。

    更為不同的,是它的心境。

    將最後的金烏源血和自己的魂源都賜予雲澈后,金烏魂靈的存在也開始逐漸消失。以往,它經常會釋放自己的靈覺觀察幻妖界,而這段時間以來,它大部分時間都在休眠之中,以延緩自己消失的速度。

    縱然如此,不出十年,它也將永遠消逝……連同死亡之海和整個金烏雷炎谷。

    「唉。」

    將三人封鎖入結界,金烏魂靈並沒有馬上再次進入安眠,它久久沉默后,發出了一聲沉重的嘆息。

    「身為鳳凰留存於世的靈魂碎片,亦是最後存在的痕迹,它竟然不顧神獸尊嚴,將自己的所有賦予一個卑微的人類,何等荒謬。同為魂靈,我縱然馬上魂飛魄散,也斷然做不出這樣的事……」

    「看來,它也定是察覺到了那個可怕的氣息,所以做了這樣的選擇。盡自己的全部而為這個世界留下一分對抗的力量和一點連渺茫都算不上的微弱希望……」

    「出現裂痕的混沌之壁……背面究竟是什麼在蠢蠢欲動……」

    ……………………

    ……………………

    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