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雲和天下第一兄弟帶著首次到來幻妖界的眾人回到妖皇城后,便直接奔向雲家。

    雲家提前得到傳音,雲輕鴻和慕雨柔已早早的在大門前等候。

    遠遠的看到雲輕鴻和慕雨柔望眼欲穿的身影,蕭雲飛奔過去,然後重重的拜倒在地:「爹,娘,孩兒回來了。」

    天下第一也緊跟著走過來,行禮道:「雲家主,雲夫人,久疏問候。」

    雲輕鴻微笑點頭,伸手扶起蕭雲,溫和的目光看向他們身後的陌生面孔和一眾美奐到讓人目眩的冰宮少女,剛要詢問,忽聽慕雨柔急急的道:「雲兒,澈兒呢?他沒和你們一起回來嗎?還有妖后……她已回皇宮那邊了嗎?」

    「爹,娘,關於大哥和妖后……」蕭雲一路上雖然早就想好了措詞,但面對慕雨柔關切盈盈的目光,他依然心下慌亂,默默吞了一口口水,才強自輕鬆的道:「其實大哥在回來之前受了些傷,所以回來后,妖后帶他去了金烏雷炎谷,去找金烏聖神為大哥療傷。」

    「啊!!」慕雨柔一聲驚呼,滿臉的期待和喜悅瞬間化作惶恐,她一下子抓住蕭雲的手臂,雙手指節直捏的發白:「澈兒他……他怎麼會受傷……傷的重不重……是誰傷的他……他到底怎麼樣了……」

    「我……大哥他……」蕭雲是個極其不擅長謊的人,何況面對的還是最親近敬重的娘親,一時間手足無措,支支吾吾的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雨柔,不必擔心。」雲輕鴻卻是輕鬆一笑,拍了拍慕雨柔的肩膀:「你真是關心則亂,你難道忘了澈兒不但醫術極高,而且體質異於常人,很重的傷都能快速痊癒。就算他這次傷的特別重,妖后不是已經親自帶他去金烏雷炎谷了么,以金烏聖神的神力,無論多重的傷,也定能安然痊癒。」

    「對對對對!」蕭雲忙不迭的順勢點頭:「大哥這次雖然傷的……有那麼一點點重,但到了金烏聖神那裡,肯定馬上就會好起來的,所以娘完全不需要擔心的。不定,大哥明天就會安安好好的回來了。」

    雲輕鴻的話,讓慕雨柔慌亂的心總算緩和了一些:「對……金烏聖神那麼器重澈兒,一定不會吝嗇神力,澈兒定會安然無恙的。」

    「呵呵,那是自然。」雲輕鴻笑著點頭,但同時,他的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沉重。

    他清楚著雲澈異於常人的恢復能力……但這次,卻傷到連家都來不及回,便直赴金烏雷炎谷。

    他這次受的傷,一定險惡到極點……

    天玄大陸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

    「對了!爹,娘,我在天玄大陸找到爺爺了。」

    蕭雲快步來到蕭烈的身邊,扶著他走向前來,向雲輕鴻和慕雨柔道:「他就是我的親生爺爺,也是爺爺把大哥撫養成人。爺爺,這是我在幻妖界的爹娘,他們養育孩子二十多年,視若已出,在孩兒心中,一直都把他們當親生爹娘。」

    蕭烈打量著他們,然後輕輕欠身:「冒昧叨擾,兩位對雲兒養育之恩,我蕭烈今生無以為報。」

    蕭烈聲音落下,卻久久沒有得到回應。在蕭雲出他身份的那一刻,雲輕鴻便全身一顫,整個人如石化般僵在那裡,雙目獃獃的看著他,眸光在顫抖,緊接著連身體都微微顫動起來。

    「爹?」蕭雲疑惑看向猶如忽然失魂的雲輕鴻。

    噗通!!

    雲輕鴻重重的跪在了地上,跪在了蕭烈的面前。

    「爹!!」蕭雲嚇了一大跳。

    「啊!家……家主!!」後方的眾雲家長老、弟子也全部駭然失色。

    蕭烈也是驚的退了半步,然後連忙向前伸手要將他扶起:「這……你這是……這可使不得啊!」

    但他用盡全力,雲輕鴻卻深跪那裡,紋絲不動。他的身邊,慕雨柔也隨著他一起跪下,眸含淚光。

    「蕭前輩……」雲輕鴻一出口,虎目中已是淚如雨下:「我雲輕鴻對不起你啊……是我害的蕭鷹兄弟英年遇難,是我害的你們一家支離破碎,骨肉分離二十多年……而你非但無恨無怨,反對澈兒視若骨血,含辛養育十幾年,讓我一家終得團聚……」

    「我雲輕鴻縱然十生十世,都無法贖還對你的愧罪,無法報答你的大恩啊……」

    當初從雲澈那裡聽聞蕭鷹在二十多年前已死,他痛不欲生,對蕭鷹的無盡感激和無盡愧痛在他心中種下了極深的鬱結。如今見到蕭烈,所有囤積心底的情緒如山洪一般完全爆發,這個受太多人敬重和仰慕的雲家家主,在這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老人面前,痛哭的像個孩子。

    慕雨柔陪著他一起流淚,他心中的郁痛,她清楚的知道。如今在蕭鷹的父親面前,他終於可以痛快的發泄出來。

    蕭烈的眼眶也濕潤起來。對面是幻妖界最頂級的家族之主,地位堪比天玄大陸的無上聖地。而就是這樣一個人,居然當著眾人之面,向他一個無比平凡的老頭下跪……這份情義,重若萬仞。他終於是完完全全的明白,為什麼當年自己的兒子蕭鷹會甘願為了他做到那一步。

    「起來……快起來,」蕭烈一次次想要將兩人扶起,他含淚道:「當年的事,從來都不是你們的錯,你們更沒有虧欠我們什麼。我兒蕭鷹是為情義而亡,無怨無悔,我對你們亦從來沒有半點恨怨。如今,雲兒和澈兒都已長大成人,成就斐然。過往種種,皆作雲煙,又何須沉於心間啊。」

    非但沒有半點責怪和怨恨,反而努力的勸他不要因此自抑焚心。雲輕鴻心中百感交集,一時間泣不成音,對著蕭烈重重磕下。

    後方的雲家眾人總算聽明白,雲輕鴻所跪的人,竟然就是在天玄大陸將雲澈養大的那個人,他們一時間再無騷動,每個人都是肅然起敬。

    「蕭前輩,」雲輕鴻字字錚錚:「我與蕭鷹是兄弟,蕭鷹之父,便是我雲輕鴻之父。我生父遭奸人所害,飄然西去,無以盡孝。今後,你便是我雲輕鴻的父親,我雲輕鴻便是你的兒子……若有不孝,天地不容!」

    「父親在上,請受孩兒一拜。」雲輕鴻神態莊重,帶著慕雨柔一起深深拜下。

    雖然論年齡,雲輕鴻要遠大於蕭烈,但這一幕卻沒有半點的不和諧,讓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濕了眼眶。

    蕭烈已是老淚縱橫,他沒有推辭雲輕鴻之意,受了他們夫妻一拜,然後伸手去將他們扶起:「好,好孩子,快起來吧……」

    這次,雲輕鴻終於順從的被他扶起。

    「太好了!」蕭雲鼻子酸澀:「父親在天有靈,也一定很開心欣慰……啊,對了,除了爺爺,我還有姑媽。」

    「爹,娘,這就是我的姑媽,名字叫蕭泠汐。」蕭雲指著蕭泠汐介紹道。

    「你這孩子,沒大沒,居然直呼長輩名諱。」雲輕鴻抹去淚痕,笑斥蕭雲一聲,然後向蕭泠汐和聲道:「蕭姑娘,常聽澈兒提到你,從到大都對他照料頗多,心中感激無以言表。今後,你就是我雲輕鴻的親妹子,若有什麼事,千萬不要和我這個兄長客氣。」

    初見雲澈的親生父母,蕭泠汐本就萬分忐忑,剛好不容易想好了怎麼問候,雲輕鴻一句「今後你就是我雲輕鴻的親妹子」直接把她給懵了,她美眸瞪大,心中大亂,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支支吾吾不出話來。

    女人獨有的觸覺讓慕雨柔從蕭泠汐的表現上看出模糊的端倪,她微笑著向前,親昵挽起蕭泠汐的手,然後重重白了雲輕鴻一眼:「你看你,人家還是個半大的姑娘,你個老頭卻上來就要認兄妹,都把人家姑娘給論老了。」

    看著蕭泠汐,慕雨柔的面容頓時變得一片和煦:「泠汐,不要管他。以後,就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就好。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和我,千萬不要見外。稱呼什麼的,你喜歡喊姐姐就喊姐姐,喜歡喊伯母就喊伯母,沒必要按照他們男人那一套來。」

    雲輕鴻被慕雨柔那一眼瞪的摸不著頭腦,只好閉口不言。

    「是……伯……伯母。」被雲澈的母親挽著手,蕭泠汐愈加緊張,稀里糊塗的喊出了「伯母」的稱號。

    而這個稱呼,也讓慕雨柔心中莞爾。這時,她的目光忽然留意到一個女孩,她靜靜站在那裡,身上玄力頗為微弱,但全身上下透著一種難以形容的溫雅與貴氣,而這種貴氣絕對尋常家族所能培養出,縱觀今生所遇到的所有女子之中,也唯有在妖後身上有過這樣的感覺。

    初來陌生的世界,初來雲家,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些緊張拘謹。唯有她,恬然若夢,淡雅如畫。

    「這位姑娘是?」慕雨柔看的一時失神,直接脫口問出。

    「嘻嘻,」天下第七湊了上來,笑吟吟的道:「爹,娘,你們先前不是一直都在念叨那個沒見過面的公主兒媳嗎?現在可就站在你們眼前哦。」

    「啊……難道,她就是……」慕雨柔一聲驚吟,雲輕鴻的目光也一下子落在蒼月的身上,目中閃過一抹驚嘆。

    蒼月向前,盈盈拜下:「兒媳蒼月,拜見爹娘。」

    終見日夜念叨的兒媳,慕雨柔連忙上前將蒼月扶起,一遍一遍的打量著,一時激動的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好孩子……你看我這當娘的,連見面禮都忘了準備……」

    「見面禮補上就好了。娘,有一個秘密告訴你。」天下第七嬌笑道:「嫂子現在可不是公主了,而是蒼月國的女皇帝,在整個天玄大陸都美名遐邇,簡直厲害死了。」

    「哈哈哈哈!」雲輕鴻大笑一聲,衷心的嘆道:「不愧是澈兒看中的女子,澈兒也真是有福氣。」

    「你們大婚之日,我們當爹娘卻未能在場……孩子,真是委屈你了。」慕雨柔看著蒼月,滿是愛憐的道,越看越是覺得簡直萬中無一,連天上都少有。

    蒼月輕輕搖頭:「能嫁予夫君為妻,是我蒼月一生之幸,又怎麼會有半點委屈呢。今天總算見到爹娘,也了了一個很大的心愿。今後,我會夫君一起,好好侍奉孝敬你們。」

    「真是好孩子。」慕雨柔歡喜的熱淚盈眶,但她沒忘了還有其他的客人,她看向後方的冰雲眾女。縱然以她的閱歷,也從未一次見過如此多天姿國色,氣質卓然的女子,一眼望去,竟是讓她看的有些眼花繚亂,遲疑的道:「這些,該不會都是……澈兒的侍妾?」

    雖然數量誇張了些。但既然正妻是皇帝,那麼給他找幾千個侍妾好像也不是什麼太誇張的事。不是一直都有後宮佳麗三千之么……

    ————————————————

    【唉?這章寫了些啥?我怎麼完全不記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