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雲正要給雲輕鴻夫婦介紹冰雲仙宮,驟聽慕雨柔之言,頓時驚的雙腿一軟,差點沒跪到地上。

    眾冰宮少女們也都是玉面微霞,瞠目結舌。

    慕容千雪向前,恭敬的道:「雲家主,雲夫人,我們是天玄大陸冰雲仙宮的弟子。雲澈為我宮宮主。雲宮主半年前救我宮於危難,對我等更有再造之恩,此番亦是為了保全我們所有人的性命而將我們帶來此地,冒犯叨擾,不勝惶恐。」

    「哦?」雲輕鴻面帶疑惑的點頭:「原來如此。冰雲仙宮之名,我聽澈兒起過。不過澈兒在描述貴宮時,提過你們向來只收女弟子,為何澈兒會成為你們的宮主?」

    「此事……來話長。」慕容千雪鄭重的道:「若無雲宮主,這世上早已沒有冰雲仙宮。」

    「爹,」蕭雲道:「這其中的緣由,稍後孩兒會詳細和你訴。冰雲仙宮上下一共兩千弟子,她們第一次來到幻妖界,根本無處可去。在大哥回來之前,還請爹幫忙暫且安置。」

    「嗯,那是當然。」雲輕鴻毫無遲疑的點頭,雲澈會特意將她們全部帶來幻妖界,可見對冰雲仙宮的重視。他微微一想,向慕容千雪道:「若不嫌棄,在澈兒回來之前,眾位仙子暫且居於我雲家別院如何?另請眾位仙子放心,我從澈兒那裡知曉冰雲仙宮冰絕於世,從不願沾染俗世凡塵,我會隨之下令,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別院打擾眾位仙子清靜,雲家之外,也定然不會有人膽敢冒犯。」

    慕容千雪感激的重重一禮:「如此,慕容千雪代冰雲仙宮所有弟子,謝過雲家主和雲夫人。」

    砰!!

    一聲巨響,雲家的大門被粗暴的沖開,伴著一聲粗獷的大喊聲:「七寶,七寶!!」

    「爹!?」天下第七驚喜的轉身,看到天下雄圖正風風火火的衝進來。

    「父親。」天下第一連忙上前拜見。

    天下雄圖卻是直接無視了天下第一,一把掠過他向天下第七衝去,激動的大吼道:「爹的七寶啊,你可算是回來了。你從到大從來沒離開爹身邊超過三天,這次卻是一去大半年,可把爹給想壞了啊!!」

    天下第七嘴巴一張,身體「嗖」的一縮,躲到了蕭雲的身後,讓天下雄圖一把抱了個空,他雙臂虛抱,眼巴巴的看著躲到蕭雲身後的天下第七,無比受傷的道:「這才半年,都……都跟爹不親了……」

    「咳,岳父大人,」蕭雲連忙心翼翼的解釋道:「其實……其實七妹她現在有了六個月身孕,所以……」

    「什麼!?」天下雄圖一下子跳了起來,那一聲大吼直震得蕭雲耳膜嗡嗡直響。

    「這……這是真的嗎?」雲輕鴻和慕雨柔也面露驚喜。

    「當然是真的。」天下第一無奈道:「爹,老七要是剛才不躲開,你搞不好要把你還未出生的外孫給撞疼了。」

    天下雄圖一把撥開蕭雲,抓過天下第七的手臂:「走!七寶,快跟爹回家,你現在可是有孕在身,千萬不能再在外面亂跑了。」

    「回家?我才不要?」天下第七卻是向後一縮:「我要和雲哥哥在一起。」

    「這……這毛頭子怎麼可能照顧的好你。你現在可是懷著爹的外孫,萬一……萬一有個閃失……」天下雄圖一陣急毛。

    「好了,天下兄,」雲輕鴻連忙出面:「你也真是關心則亂,哪有硬把嫁出去的女兒往娘家拉的道理,何況第七現在可是妖后親許的王妃。」

    砰!!

    又是一聲巨響,剛剛被關上的雲家大門再一次被粗暴的沖開,一陣激動暢快的大笑聲幾乎傳遍整個雲家:「哈哈哈哈,澈兒,外公來看你了。」

    慕飛煙帶著慕雨白、慕雨青、慕雨空三個兒子大喇喇的走了進來,然後馬上被眼前的陣仗唬了一下。慕飛煙的目光掃了好幾圈,卻是沒有看到雲澈的身影,頓時瞪眼道:「澈兒呢?澈兒在哪裡?他難道沒有一起回來?」

    「爹,你先不要激動。」慕雨柔輕聲道:「澈兒他回來了,不過受了傷,現在正在金烏聖神那邊療傷,應該很快就會……」

    「什麼!!」慕飛煙頭髮鬍子全豎了起來,爆炸的怒氣衝天而起:「是誰!是哪個王八蛋傷的澈兒?,是誰!看老子不把他撕成碎片,剁成肉泥。」

    「得了吧老爹。」慕雨白歪了歪嘴:「有妖后在,那個傷害澈兒的王八蛋肯定早就被燒的渣都不剩了,哪還輪得到你。」

    「……」蕭雲張了張口,還是聲道:「其實……其實妖后也沒有打過那個人,也受了傷,還被迫燒了源血……我們所有人,就差一點就全部死在了那裡。」

    蕭雲這短短几句話,讓慕飛煙等人如聞驚雷,臉上駭然失色。雲輕鴻一把抓住蕭雲,目光直直的道:「你……妖后也受了傷?還被迫燒了源血?」

    「這……這怎麼可能?」慕雨空面帶驚恐的道:「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人是妖后的對手……怎麼可能!」

    「蕭雲的話,半個字都沒有誇張。」天下第一重嘆一聲。

    慕飛煙、天下雄圖、雲輕鴻等人面面相覷,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雲輕鴻鬆開抓著蕭雲的那隻手,眉頭緊蹩,語氣鄭重的道:「雲兒,把你們去到天玄大陸后發生的所有事,詳詳細細的告訴我們。」

    「還是我來吧。」天下第一向前一步道。

    當下,天下第一便將他們去到天玄大陸后發生的事一一的出。尤其是關於軒轅問天之事,從他擄走蕭雲,到他把所有人逼入絕境,每一個細節,他的每一話都儘可能的詳盡細緻。

    在他一直講述到回來幻妖界后,雲輕鴻等人依舊沉浸在極度的震驚之中,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明王竟然……只是棋子……竟然只是棋子……」天下雄圖搖著頭,一遍遍的低念著。

    「軒轅問天的力量究竟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會連妖后都不是他的對手?」慕飛煙臉上的驚色也無法退散。

    「我所知道的,已經全部了。」天下第一沉聲道:「不過我大部分時間都在流雲城,雲兄弟和雪公主定然知道其中更多的緣由和秘密,軒轅問天異變的原因,他們或許知道。」

    「若這些都是真的,那軒轅問天比之明王,要可怕何止十倍。」雲輕鴻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

    天下雄圖忽然想到什麼了,臉色微微一變,沉聲道:「軒轅問天如今的實力既已如此恐怖,而且對輪迴鏡頗為執著,那麼他傷勢痊癒之後,定然會攻到我們幻妖界來……當年他們都能強行築成連接兩個大陸的空間玄陣,如今更是沒理由做不到。不行!我必須馬上通知全城和邊境各域,從今日起須日夜防備。」

    「天下兄且慢。」雲輕鴻出聲喊住他:「這件事,目前不宜聲張。妖后如今的絕對權威主要是建立在絕對實力之上。若妖后被擊敗的消息傳開,定然會引發恐慌。此事應該暫且守住,待妖后從金烏雷炎谷回來后再由她定奪。」

    「嗯,輕鴻言之有理。」慕飛煙微微點頭:「此事暫且不要聲張,軒轅問天既然傷的那麼重,短時間內也定不會有什麼妄動。一切,就等妖后回來之後再做決定吧。」

    「唉,剛平息淮王之亂,妖后威凌天下,本以為幻妖界禍亂已平,沒想到……」天下雄圖長嘆一聲:「真是多事之秋啊。」

    ————————————

    蕭烈、蕭泠汐、蒼月以及冰雲仙宮所有弟子就此全部入駐雲家。

    雲輕鴻將蕭烈視若生父,每日早晚必去請安,諸事都是親自照料,對蕭泠汐也是照料有加,唯恐受半點委屈。

    蒼月作為少家主夫人,一入雲家,便地位斐然。慕雨柔對這個兒媳也一天比一天喜歡,整日拉著她詢問關於她和雲澈的各種事。

    蕭雲和天下第七並沒有回王府,而是為了陪伴蕭烈,一起留在了雲家,每日歡喜的等待著生命的到來。

    冰雲仙宮也在雲輕鴻的親自安排下,留在了雲家別院。

    冰宮女子隨便挑出一個,都足以驚艷四方,何況一次出現如此之多。冰雲仙宮千年歷史,還從未全體現於俗世之中。她們進入雲家之後,所引發的轟動可想而知。那些雲家弟子,無論年輕與否,無不是目瞪口呆,如墜夢境。但云輕鴻隨之所下的禁令狠狠澆滅了他們的念想,讓他們只能眼巴巴的遠觀別院圍牆,連靠近都是奢望。

    慕家派了數人守在金烏雷炎谷入口之處,但一天一夜過去,金烏雷炎谷入口的玄陣重新閉合,依然沒有人從中出來。

    七天……

    十天……

    十五天……

    一個月……

    整整一個月過去,妖后和雲澈依然未從金烏雷炎谷中走出。這次,就連雲輕鴻也再無法保持鎮定,連續數日,天還未亮他便孤身來到金烏雷炎谷之前,翹首看著封印玄陣的變化。

    他只能一遍遍的安慰自己,雲澈一定沒有出事,否則,妖后和那個被稱作雪公主的女孩也早應該離開金烏雷炎谷……

    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理由才一直留在裡面。

    在這樣的自我安慰和越來來焦急的等待之中,整整三個月在頗為痛苦的煎熬中緩緩流過。

    而一場陰雲,也在他們不知不覺中,悄然籠向了幻妖界。

    ————————————————

    br/>

    br/>

    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