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行域,位於幻妖界西北部,域中無城,一片荒蕪,卻常年有重軍日夜守衛。因為這裡是當年天玄大陸入侵幻妖界的起點,當初四大聖地耗費巨大代價所鑄造的空間玄陣,出口便在這裡。

    同時,這裡也可算得上是當年入侵的終點。四大聖地雖強,但畢竟可傳送至的人數有限,妖皇城主場作戰之下,最終還是將四大聖地的人逼回這裡,並在這片五行域展開最後的惡戰。

    時至今日,這裡依然存留著百年前的惡戰所留下的災難痕迹。

    妖皇失蹤后沒多久,那個空間玄陣的出口便消失了。但幻妖界無法保證四大聖地是否將空間通道也完全撤除,為防止對方重新開闢出口,這裡日夜都有精銳重軍把手,其中,還有著不少守護家族的弟子。

    百年過去,這裡毫無異動,別玄陣重新出現,就連一絲不正常的空間波動都沒有過。

    隨著淮王之亂平息,妖后重掌大權,且擁有了驚世駭俗的實力,這裡的守衛壓力也隨之驟減,先前是事關妖皇城安危的危重之地,而如今,這裡卻隨時充斥著守衛軍的歡聲笑語,全然沒有了半點壓抑肅重的氣氛。

    清晨時分,天空剛剛變得明亮。若在一年之前,此刻大概是井然有序的換崗時分。但此時,五行域的各大守衛重區卻是鼾聲一片,那些守夜的守衛軍也全部歪七歪八,幾乎找不到一個還保持著清醒和警惕的人,就連來自守護家族的首領也全部在酣然大睡。

    就在這時,五行域的正中區域的上空,空間忽然劇烈扭曲了起來。一道不正常的玄光微弱的閃動,然後在短短几息之間綻開明亮到刺眼的玄光,繪成一個徑長只有三尺的型玄陣。

    一個一次只容一人通行的空間玄陣!!

    在空間玄陣形成的剎那,一個黑色的人影從中緩緩降下。

    一股彷彿來自地獄的壓抑氣息籠罩了整個五行域,也讓所有酣睡中的守衛在森然的戰慄中全部醒來。

    ————————————

    妖皇城,雲家。

    整整三個月,進入金烏雷炎谷的雲澈和妖后毫無音訊。雲輕鴻雖然一直格外平靜安然的各種安慰慕雨柔,但實則他早已心焦如焚。

    今天,他又是一夜未睡。站在院中一直默然發獃到天亮。終於還是按捺不住,準備和昨天一樣再去金烏雷炎谷。

    這時,他的傳音玉忽然傳來無比劇烈的氣息波動。

    心事重重的他迅速拿起傳音玉,看了一眼傳音印記——赫然是來自雲家留守五行域的弟子云錚!

    雲輕鴻眉頭猛的一動。雲家留在五行域的守衛弟子不多,但每個都是或大或的首領。而雲錚則是所有留守五行域的雲家弟子首領。他往常都是在月末例行傳音彙報一番守衛狀況,從未有過在其他時間傳音的情形。

    「家主……救……命……」

    傳音玉中傳來的聲音痛苦而嘶啞,似是一個將死之人所發出,帶著深深的恐懼和絕望。

    雲輕鴻大吃一驚,低吼道:「雲錚,你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呵呵呵呵……」回答他的,是一個低沉的笑聲。

    雖然僅僅是笑聲,不會帶有對方的半點氣息,卻是讓雲輕鴻胸口猛的一悶,呼吸都忽然變得不暢快。

    「你是誰?」雲輕鴻沉聲道。

    「本尊是誰,你不妨猜一猜……雲輕鴻。」陰森聲音的背後,是雲錚痛苦虛弱的呻吟。

    雲輕鴻的頭皮一陣發麻,雙手在顫抖,幾乎要控制不住力道將傳音玉捏碎,一個這些天一直纏繞在他心間的沉重名字映現在他腦海之中……

    「軒轅……問天!?」

    「猜的好。」對面的聲音幽然的讚賞,然後滿吞吞的道:「雲輕鴻,去告訴妖后,再有半個時辰,本尊就會尊臨妖皇城,而且,只有本尊一人。讓她帶好輪迴鏡,親自來迎接本尊。或許,本尊還可以考慮赦免妖皇城,否則,本尊會讓你們所有人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恐懼。」

    「嗚啊啊啊——」

    最後的聲音,是雲錚的一聲慘叫,以及傳音玉被捏碎的聲音。

    「!!!」

    砰!!

    雲輕鴻手中的傳音玉也被他玄力失控的手掌直接捏碎,他後背冰冷,心口如同壓了一塊萬鈞巨石,沉重無比。

    如果是三個月前,驟然聽聞軒轅問天……不要軒轅問天,就算是忽然接到四大聖地再次入侵的警報,他也會無比冷靜。但這次,對面那傲慢如審判者的聲音告訴他只有他一個人到來,卻讓他的雙手一陣劇烈的哆嗦,整整吸了十幾口氣,才勉強平靜下來。

    因為,如今的軒轅問天不是百年前的軒轅問天,而是能擊敗妖后的人!!

    妖后血脈覺醒后的實力強至無與倫比,甚至打破了幻妖界的歷史,本在幻妖界無敵的明王在她手下只有潰逃之力。這段時間以來,幻妖界已幾乎把妖后奉為神靈,十二家族和諸王府也全部服服帖帖,不敢再有半點異心和忤逆。

    待幻妖界局勢完全平穩之下,復仇天玄大陸,將不再是奢望,而是觸手可及之事。

    而能擊敗妖后……那是雲輕鴻無法想象,幻妖界也無法理解的強大!

    何況而今,妖后還在金烏雷炎谷之中沒有出來,若被軒轅問天闖入妖皇城,後果,完全不堪設想!

    雲輕鴻的眼神劇烈的變幻,然後猛一咬牙,終於做出了一個沉重的決定,手臂猛然朝天轟出,一道驚雷在雲家的上空轟然炸開,釋放的雷光幾乎映紫了整個妖皇城的天空。

    「紫……紫雲劫令!!」

    這一道紫雷對雲家而言,不啻於驚天動地的九霄玄雷,上至太長老,下至最普通的雲家弟子,全部如同被雷劈中一個跳起,瘋狂的沖向雲輕鴻所在的位置。

    紫雲劫令,雲家最緊急的召集令。縱然是百年前之前的天玄禍亂,都未曾動用過紫雲劫令。因為雲家只有在面臨生死存亡之境時,才可發動紫雲劫令!

    忽然現世的紫雲劫令驚動的絕不僅僅是雲家,而是整個妖皇城。尤其是十二家族和諸王府,看到雲家上方的漫天紫雷,無不驚然失色。各大家主、長老、郡王根本是想都來不及多想,全部撇下手中之事,以最快的速度沖向雲家。

    雲家徹底動亂,妖皇城的上空瞬間布滿飛向雲家的人影,如一片過境飛蝗。

    「家主!發生什麼事了!!」雲家所有長老全部連滾帶爬的衝過來,驚魂未定的道。而他們一看到雲輕鴻的臉色,更是心裡猛一咯噔。

    因為雲輕鴻的臉上,覆著一層他們從未見過的低沉。

    「爹!!」蕭雲攙扶著天下第七飛了過來。天下第七腹部已是高高隆起,腹中胎兒已足月,隨時可能降生。

    「……」雲輕鴻卻久久沒有話,他周圍,越來越多的雲家弟子氣喘吁吁的到來。

    紫雲劫令之下,才短短几十息,雲家所有弟子便已聚集一處,無一例外。他們全部定定的看著雲輕鴻,目帶驚疑和驚慌。隨著所有雲家弟子的聚集,雲輕鴻依然沉默。

    氣氛一時間壓抑的讓人無法呼吸。

    「雲家主!!」

    數聲大吼從四面八方傳來。各大家主、長老、郡王心急火燎的到來,然後全部圍在了雲輕鴻周圍,看著雲家的陣仗,他們心臟也全部被吊起。以他們對雲輕鴻的了解,如果不是什麼捅破天的大事,他絕不會如此。

    「輕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慕飛煙神色肅重的道。

    「難道是……妖后出現了什麼狀況?」天下雄圖緊張的道。

    雲輕鴻掃了周圍一眼,該來的大致已經到齊。他重重吸了一口氣,道:「看樣子,你們都沒有接到來自五行域的警報?」

    「五行域?」眾人面面相覷:「五行域怎麼了!?」

    「……」雲輕鴻已然確定,五行域的守衛軍已全部葬身軒轅問天之手,而且是在極短的時間之內,讓他們連向外傳音的機會都沒有。而雲錚,則是他故意留下。

    雲輕鴻沉聲道:「軒轅問天已經闖入五行域……再有不到半個時辰,就會來到妖皇城!」

    「什……什麼!!?」

    其他人都是驀地一驚,而知曉內情的天下雄圖與慕飛煙卻是暴吼出聲,臉上駭然失色。

    「雲老弟,軒轅問天這次帶了多少人?是只有天威劍域,還是四大聖地都來了?」蘇項南急急的道。

    「……只有他一個人。」雲輕鴻道。

    這句話完,眾人都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蘇項南神色一松,然後厲聲道:「一個人?哼,來送死的嗎!」

    「不過,為什麼會只有他一個人?難道空間玄陣出現了什麼問題?」言自敬疑惑道。

    「不,這件事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簡單,雖然只是一個人……但那可是軒轅問天!!」天下雄圖激動的道,額頭上已是冷汗遍布。

    「這……這是為何?」眾人一臉疑惑。

    「事到如今,已沒有必要再隱瞞了。」慕飛煙重重嘆息一聲,他們本想在妖后回來之後,由她來定奪一切。沒想到,整整三個月過去,金烏雷炎谷卻是毫無動靜。他雙手緊攥,聲音無比沉重的道:「如今的軒轅問天,和百年前的軒轅問天已根本不可同日而語。你們可知,為什麼妖后這三個月始終都置身金烏雷炎谷中?」

    「不是,妖后是帶雲少家主在金烏雷炎谷中療傷么……難道,其中還有其他隱情?」

    「不錯!」天下雄圖狠狠咬牙:「受傷的,不僅僅是雲少家主……妖后也身受重創,甚至……甚至被迫燒了源血。而將妖后逼到如此地步的,正是軒轅問天!」

    「換言之,如今的軒轅問天,就連妖后……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一番,猶如在所有人耳邊炸開一擊轟雷,上方的各大家主郡王,下方的眾雲家弟子無不是驚的臉色大變,如聞霹靂。

    「這……這不可能!這怎麼可能……」蘇項南顫聲道:「軒轅問天實力雖強,或許稍稍勝過先妖皇。但……但怎麼可能是妖后的對手!短短百年,他就算是有天大的機緣,實力也不可能暴漲到這種程度。」

    「這是真的,」天下第一肅聲道:「這是我和蕭雲,以及老七在天玄大陸時親眼所見!那軒轅問天不知動了什麼妖術,竟然俯身到其他人的身上,實力更是強到一種無法理解的程度。妖后縱然焚燒金烏源血都落敗……還險些葬身在軒轅問天的手上。」

    蕭雲夫婦也都快速點頭。

    「如果真的是軒轅問天來了,明他傷勢已經痊癒……那可糟了。」天下第一緊握的雙手在顫抖。因為他親眼見識過軒轅問天的可怕,親身經歷過來自他的恐懼……

    「……」巨大的震驚和難以置信呈現在所有人的臉上,空氣中充斥著倒吸冷氣的聲音。

    妖后覺醒血脈之後,實力強大到了一種他們無法理解的程度,單單張開氣勢,便足以讓他們這些帝君身魂戰慄,噤若寒蟬。他們一直堅信,妖後身上的力量是來自金烏神靈的恩賜,在幻妖史上空前絕後,有著無數強者的天玄大陸也絕不可能有人是妖后的對手。

    無數的幻妖子民,甚至都已將妖后奉為神明。

    沒想到……

    若是妖后被擊敗的事傳出,必定會引發極大範圍的騷動。

    「不管怎麼樣,他若是真的只有一個人的話,我們還能怕了他不成?」一個郡王道,但語調發虛,毫無底氣。

    雲輕鴻緩緩搖頭,平靜的道:「當初淮王險些成功登基,最終是靠誰力挽狂瀾?並非是我們,而是妖后一個人!」

    「淮王府處心積慮這麼多年,籠絡了無數勢力和強者。當時縱然是先妖皇活著歸來,也幾無可能逆轉局面,但妖后卻能。不是她的威望勝過先妖皇,而是她的絕對力量,讓淮王府的一眾強者如孩童般毫無反抗之力,轉眼間便被擊潰!」

    「任誰都知道,妖后血脈覺醒后的實力強大到那種程度,已然是超脫了『帝君』境界,極有可能達到了傳中的神道。這種超出層面的絕對力量,已根本不是數量所能應對,否則,暗中積攢數百年力量的淮王府,就不會在妖后一個人的力量下轉眼間土崩瓦解。」

    「而軒轅問天能擊敗妖后,毋庸置疑,他的實力,也必然已達到了那個層次……而且比妖后還要高出一分。根本不可能是我們這個層次聯手就能對付的敵人!」

    雲輕鴻的話很是平靜,但每一個字都無比沉重,沉甸甸的壓在所有人的心口。

    「輕鴻,你是不是已經有了應對之策?」慕飛煙道。

    「只有一個沒有辦法的辦法。」雲輕鴻輕嘆一聲。

    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