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體質強橫無比,雖然他如今的實力遠不如小妖后和鳳雪児,但若論軀體強度,兩女加起來都不及他一人。軒轅問天剛纔暴怒之下的反震雖然恐怖,但還不至於讓他受到嚴重創傷。

    小妖后擋在軒轅問天身前時,他已在半空中恢復了行動能力。小妖后在軒轅問天手下重傷墜落,雲澈卻忽然發現軒轅問天竟沒有繼續衝向自己,而是忽然下墜,抓向了已短暫失去意識的小妖后。

    這一幕讓雲澈大驚失色:“住手!!”

    咆哮聲中,雲澈腳踩幻光雷極,根本無從顧及這是否是軒轅問天的引誘毒謀,瘋了一般的主動衝向軒轅問天。

    但他的速度,又豈能追的上軒轅問天。

    “嘶!!”雲澈牙齒緊咬,目眥盡裂,瞳眸之中猛的閃過一抹藍光。

    “龍……魂……領域!!”

    吼!!!!!!

    蒼藍龍影浮空而現,釋放出了震懾天地的龍神威壓。

    在充斥着上古龍神神威的精神領域之下,軒轅問天全身一顫,周身黑氣如潮水般褪去大半,速度也驟然下降。而一道燃燒着鳳凰火焰的天狼之影從後方呼嘯而至,狠狠轟擊在了他的後背上。

    砰!!

    一聲巨響,軒轅問天本就血肉模糊的後背再度炸開大片血肉,甚至露出了微微發黑的背骨,整個人如射出去的炮彈般飛墜而下,重重砸落在地。

    雲澈微吸一口氣,以星神碎影快速閃身,接住下墜中的小妖后,將她牢牢抱在懷中。

    “啊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從地上彈射而起,口中發出着狂躁到極點的怒吼。他身上的傷明明已觸目驚心,但釋放的黑暗魔息卻沒有衰弱多少,依舊沉重的讓他們喘不過氣來。

    而反觀鳳雪児和小妖后,兩人不但已玄力大耗,而且都受了相當之重的內傷,尤其是小妖后,體內的玄氣已混亂到近乎完全失控。

    “雲哥哥,你沒事吧?”鳳雪児急急的飛了過來,擋在了他和小妖后的前方,而她身上燃燒的鳳凰炎已明顯有些虛弱。

    “我沒事。”雲澈輕聲道。而一隻手掌在這時按在了他的胸口,將他輕輕推開。

    小妖后恢復了意識,掙扎着離開雲澈的扶持,被鮮血染紅的小手上,再次燃燒起華麗的金色火焰。

    軒轅問天騰空而起,那張魔鬼般的面孔再次出現於他們的正前方,陰森沉重的黑暗與殺機將他們死死籠罩:“你們竟然……又一次傷了本尊的魔軀!這次……本尊會徹底的……把你們永遠的送入地獄!”

    雲澈眉頭低沉,緊握劫天誅魔劍的雙手指節發白。三個月前軒轅問天已是無比可怕,而這三個月間,他和鳳雪児的玄力都有着層面上的飛躍,本以爲足以對付異變的軒轅問天。

    沒想到,時隔三個月,軒轅問天比之三個月前更要強大的多。結合他們三人之力,都完全不是對手。

    不行……如今的狀態,已根本沒有了半點戰勝他的可能,繼續下去,唯一的後果,就是全部死在他的手中。妖皇城也會馬上遭遇滅頂之災!

    到底該怎麼辦……怎麼辦!!

    “死吧!!”軒轅問天的身上捲起遮天黑芒,鳳雪児和小妖后的玄力已大幅度衰弱,他的全力一擊,兩人再也不可能接的下。

    而這時,雲澈忽然向前,大吼一聲:“焚絕塵,你到底在幹什麼!你難道就任由他如此擺佈你的身體和力量嗎!!”

    他的話讓軒轅問天一愣,然後嘶聲狂笑起來:“唔哈哈哈哈……雲澈,死到臨頭,你居然還在夢想着那個卑賤的靈魂像三個月前那樣來救你們!”

    “本尊先前不察,沒有清理徹底那個卑賤的靈魂,才讓他在三個月前壞了本尊大事!到了現在,你難道還天真的認爲他能繼續苟存到今天嗎?”

    “不要說他的意識,就連他靈魂的殘渣,都已被本尊完完全全的抹殺,連一絲存在過的痕跡都沒有留下!”

    軒轅問天的話,雲澈卻是充耳不聞,他看着軒轅問天的眼睛,冷聲道:“焚絕塵,你爲了得到強大的力量,承受了別人百世都無法承受的痛苦與折磨。這樣的你,難道會就這麼輕易的敗給這個醜陋的惡魔!?”

    “你追求這些力量,爲的就是報仇。而你最想殺的人,就是軒轅問天。因爲他對你不但有着滅族之仇,更是造就你所有悲慘命運的罪魁禍首!但你到了今天都沒能報仇,反而讓自己的軀體,還有承受無盡痛苦得來的復仇之力被自己最想殺的人所得,爲他人神共憤的野心做了嫁衣……這是何等巨大的仇恨與屈辱!”

    “你有着勝過所有人的自尊與驕傲,難道卻甘心帶着這樣的仇恨與屈辱永遠的消失!難道你就真的只是一個很輕易抹殺的懦夫!?”

    “嘖嘖,多麼卑微可憐的掙扎,”軒轅問天伸出手掌,輕蔑的道:“你還不如直接向本尊跪地求饒,說不定,本尊撕碎你的時候,會讓你留下那麼一兩根骨頭。”

    “可惜,你已經沒有機會了!”

    黑氣暴.動,軒轅問天一爪抓來,周圍空間瞬間緊鎖。

    “小心!!”鳳雪児身上火焰爆發,先於小妖后迎向軒轅問天。

    軒轅問天面孔猙獰,手掌穿過火焰,直轟鳳雪児心口:“死吧……”

    他的吼聲還未完全出口,便驀地中斷,就像是被人忽然扼住了喉嚨,一張面孔也忽然定格,就連轟出的黑暗手掌都偏離了方向。

    “轟”的一聲巨響,本對軒轅問天並無威脅的鳳凰炎穿過忽然失控的黑氣,結結實實的轟在了他的面門上,軒轅問天一聲慘叫,被直接轟翻了出去,全身被赤紅火焰迅速包裹。

    一擊將軒轅問天轟飛的鳳雪児頓時愣在了那裏。

    “啊……怎……怎麼回事?”軒轅問天手忙腳亂的熄滅身上的鳳凰炎,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雙手,那難以置信到極點的表情,就像是活生生的見過了真正的鬼神。

    而云澈的臉上一下子露出了驚喜的神情。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軒轅問天一聲怒吼,雙目中再次涌現狂暴的兇光,他一把抓起永夜魔劍,橫空砸向了雲澈。

    但他纔剛剛騰空,便忽然全身一顫,整個人直挺挺的栽了下來,全身不住的搖晃、顫抖着:“不可能……本尊明明……已經把你徹底……不可能……”

    “焚絕塵……是焚絕塵!”雲澈驚喜的喊道。他方纔呼喚焚絕塵,僅僅是無計可施下的試探,內心深處並沒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因爲三個月前軒轅問天察覺到焚絕塵的意識還有殘留下,定然會用盡一切方法將之徹底抹除。

    但,焚絕塵的意識居然依舊沒有被完全抹滅,甚至,那抹不甘、不屈的靈魂此刻爆發出的力量,分明在極大程度上影響了軒轅問天。

    這是焚絕塵用他僅存的意識爲他們博得的希望與生機!雲澈頓時如閃電般衝了上去,劫天誅魔劍重擊在軒轅問天的身上。

    軒轅問天失控的軀體甚至沒有做出抵禦的動作,便被巨力掀起,一劍砸到數裏之外。還未等他起身,雲澈已再度衝至,凝聚全身力量,燃燒着金烏炎的劫天誅魔劍瘋狂的轟擊在軒轅問天的身上。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雖然力量層面不及軒轅問天,但劫天誅魔劍對魔道玄力而言是夢魘一般的存在,雲澈的每一劍,都會帶起軒轅問天一聲慘叫,地面也在震顫中劇烈崩裂。

    “啊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痛苦的吼叫着,身上消散大半的黑氣忽然間暴漲,將雲澈狠狠震開。他身體搖晃,口中劇烈喘息,然後狀若癲狂的衝向雲澈。

    砰!!

    劫天誅魔劍和軒轅問天黑暗手掌正面撞擊,雲澈全身一顫,雙臂劇痛,被震飛到百丈之外,胸腔內氣血翻騰。他猛的擡頭,大吼道:“焚絕塵,以你現在的樣子,這輩子都已不可能親手報仇!但……如果我活過今日,終有一天,我會親手殺了軒轅問天!!”

    雲澈的這聲大吼彷彿萬千毒針扎入了軒轅問天的心魂,剛剛被他壓下的殘魂忽然迸發出了猛烈到難以置信的力量,將他的意識死死的衝擊、纏繞……

    “哇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一聲慘叫,剛要撲出的身體一下子跪了下去,雙手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頭顱,痛苦的全身痙攣:“啊啊啊……爲……什麼……爲什麼你……還沒有……死絕……啊啊啊啊!!”

    “因爲他是焚絕塵!!”

    雲澈一聲怒吼,劫天誅魔劍凝聚着他所有力量,砸向了軒轅問天……在軒轅問天意識崩潰之下,身體和力量已大幅度脫離了他的控制,被雲澈的這一劍狠狠的轟在了頭顱之上。

    轟!!!

    軒轅問天的腦袋裏如同飛進了千萬只蒼蠅,一片嗡鳴,血肉模糊的身軀像捆稻草般橫飛了出去。

    “你……你……”軒轅問天趴在地上,全身抽搐瑟縮,連續掙扎了數次,都沒有能站起身來。他轉過頭來,一雙釋放着漆黑光芒的眼睛死死盯在雲澈身上。他扭曲着面孔,剛要說話,忽然看到小妖后和鳳雪児也已追來,站到了雲澈的身側。

    “走!!”

    說出這個字的同時,軒轅問天口中的五顆牙齒被他同時咬斷。永夜魔劍飛速而至,將他帶起,如黑色雷電般飛向了北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