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哥哥,你怎麼了?”受到驚嚇的鳳雪児焦心的道,這時,她忽然看到一層黑氣從雲澈的身上緩緩升騰起來。

    這層黑氣最初很是稀薄,但逐漸變得濃郁起來,並分明帶着一股極重的陰煞氣息。

    “綵衣……雪児……”雲澈的手掌死死抓着自己的胸口,痛苦的道:“快帶我回……金烏雷炎谷……”

    雲澈前方的空間快速扭曲,現出了太古玄舟。很顯然,雲澈清楚的知道自己此刻的狀態想要強撐着飛回金烏雷炎谷是不可能的,必須藉助太古玄舟。

    “快走!”小妖后快速伸手抓起雲澈和鳳雪児,在閃動的白芒之中進入太古玄舟,然後隨着太古玄舟一起消失。

    “嘶……”天下雄圖手掌上的劇痛直入骨髓,而這種痛苦和他這一生所受到過的所有傷痛都不同,是一種極其詭異的……冰冷的燒灼感。

    而以他中期帝君的強大修爲,再加上自然之力的庇護,足足十幾息,這種痛苦才稍稍被壓下。

    “這到底……到底是……”冷汗從天下雄圖的額頭上不斷滴落,他長長吸了一口氣,看了雲輕鴻一眼,短暫猶豫後,說道:“剛纔的黑氣……似乎和軒轅問天身上的有些像。”

    “……”雲輕鴻久久無言,然後輕嘆一聲,似自言自語的道:“等澈兒回來後,再問他吧。”

    太古玄舟瞬間穿梭至金烏雷炎谷的入口,小妖后和鳳雪児帶着雲澈快速的飛入金烏雷炎谷中……從他們離開到再次進入,相距尚不到一個時辰。

    穿過沸騰的火焰之地,再次來到金烏雷炎谷的盡頭,還未等停住身體,鳳雪児已是急急的喊道:“金烏神靈,求你救救雲哥哥!”

    幾乎就在鳳雪児聲音落下的瞬間,上空便已睜開了那雙蘊含着無盡威凌與熾烈的黃金眼瞳,在整個金烏雷炎谷射下灼目的金芒。

    “你們回來的剛剛好,本尊正有事要問你們。”金烏魂靈的聲音帶着深深的凝重:“方纔與你們戰鬥之人,究竟是何人?他所用的玄功又是怎麼回事?”

    小妖后急聲道:“金烏聖神的問詢,我們定會知無不言。但請金烏聖神先救治雲澈,他現在……”

    雲澈蜷縮在地,身上的纏繞的黑氣時濃時淡,他全身冷汗,五官都已擠在一起,顯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卻死忍着不肯發出聲音。

    “救他?”金烏魂靈的聲音頗爲不屑:“難道他又被天毒星神給傷了不成……嗯?”

    話未說完,金烏魂靈的音調忽然一變:“這個氣息……”

    錚!!

    一道金芒從口中射下,罩向雲澈。

    金芒碰觸到雲澈的身體,短暫停留……霎時,金烏雷炎谷的光線猛的一變,空中的金色眼瞳驟然放大,後方數百里之內的火海、火山如同遭遇災難,翻騰起滔天火焰。

    “金烏聖神!?”小妖后震驚擡頭。她無法想象究竟什麼原因竟會讓它如此失控……身爲幻妖界的至高神靈,竟像是忽然受到了什麼巨大的驚嚇。

    “留下雲澈,你們馬上離開這裏。”金烏魂靈命令道:“十二個時辰之內,任何人不得進入此地,包括你們!”

    它的聲音格外的凝重低沉,沒有半句解釋,也沒有再追問軒轅問天之事。它的反應讓小妖后和鳳雪児心臟狂跳,鳳雪児惶然的道:“金烏魂靈,雲哥哥他……他到底……”

    “無需多言,你們去吧!”

    金色眼瞳光芒一閃,兩道金炎從空中降下,落在小妖后和鳳雪児身上,將她們瞬間驅離到金烏雷炎谷之外。

    感覺到兩女的離開,雲澈緩緩擡起來,艱澀的道:“金烏魂靈,拜託你了……我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壓制……”

    “不用說話!自會有你解釋的時候!”金烏魂靈冷冷的道,出聲之時,一環金色的火焰也已在雲澈的周圍凝聚,然後一聲自言自語:“看來本尊想要繼續存世十年,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雲澈感激而苦澀的勉強一笑,然後閉上眼睛,凝心承受着來自金烏魂靈的力量。

    四個月前,弒月魔君完全隕滅前打入他玄脈中的魔源珠成爲了埋在他身體之中的魔魘。縱然以茉莉的力量都無法將之祛除。它有一天會爆發,這一點雲澈很清楚。

    但他沒想到會這麼快。

    更沒想到竟然爆發的如此劇烈。

    先前封鎖魔源珠的,是茉莉的力量。因怕傷到他的玄脈,茉莉只敢用極小的力量來封鎖,但也很明確的說過會封住至少六個月。

    她在離開前也親口說過,縱然她封鎖魔源珠的力量消逝,雲澈也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來封鎖。

    而且那時,雲澈的力量還遠不如現在。

    但現在,不但爆發的時間遠超預期,其釋放的黑暗魔息龐大到他的力量根本無法壓制。如果說先前的魔源珠只是被種在他體內的一枚魔種,那麼現在……就像是一個暴躁的魔神忽然甦醒。

    金烏魂靈在將魂源賦予雲澈後,自身力量已是大幅度下降。但它畢竟是上古神獸金烏的靈魂碎片,當雲澈沐浴在燃燒而起的金色火焰中時,一股澎湃如巨浪的力量涌入了他的體內,直衝玄脈而去。

    須臾,雲澈身上的黑氣緩緩淡去,臉色也好了很多。他坐正身體,凝聚精神,大道浮屠訣全力運轉,同樣牽引着金烏神靈的力量壓制向暴動的魔源珠。

    在金烏神靈的龐大神力之下,魔源珠的力量終於被一點點的壓制。道道金芒如溪流般卷向漆黑的魔源珠,一層層的將之纏繞,逐漸的將它的力量徹底封鎖其中,直到再無一絲黑暗魔氣溢出。

    雲澈睜開了眼睛,臉色已是完全恢復了正常。

    而時間,過去了整整三個時辰。

    若不是他擁有龍神之軀和大道浮屠之力,換做他人,在這三個時辰之內,等不到魔源珠被徹底封鎖,便早已被體內充斥的黑暗魔息噬滅。

    “謝謝你,金烏神靈,你又救了我一次。你對我的各種大恩,今生無以爲報。”雲澈發自內心的道。

    “無謂的虛話不必多說。”

    金烏魂靈的聲音明顯要比平時虛弱數分,就連瞳眸中的金芒都變得暗淡。沒有了魂源的它,力量無法再生,用一分便會少一分。它助雲澈封鎖魔源珠的這三個時辰,讓它本就剩餘不到十年的存在時間再度縮短了整整兩年。

    “你現在應該和本尊好好解釋。”金烏魂靈的眼瞳猛的放大:“爲什麼你的體內會有魔源珠!”

    “那明明是早就滅絕於世的東西!”

    “這件事解釋起來,或許會有一些麻煩。”雲澈道。對於金烏魂靈,他不需要隱瞞什麼。何況它還連番救過自己的性命。

    “既如此,那便讓本尊探察你的記憶如何?”

    任何人,哪怕是再普通的凡人,都絕不願被他人探視自己的記憶。但這一次,雲澈卻是毫不猶豫的點頭:“好。”

    對於他的乾脆,金烏魂靈明顯意外,它不再多言,金芒灑下,侵入雲澈毫無抵禦的心魂。頓時,他離開幻妖界後的記憶如潮水般涌入金烏魂靈的心魂之中。

    讀取一年左右的記憶,是一個相當之短的過程。但金烏魂靈收回金芒之後,卻是久久沉寂。

    它不斷閃爍的金色瞳眸,彰顯着它心魂的巨大震動。

    過了許久,金烏魂靈才緩緩出聲:“今日與你們交手,那個叫軒轅問天的人,本尊從他的身上察覺到了很淡薄的魔息,以及永夜幻魔典的氣息。本尊一度懷疑那是錯覺,因爲魔早已滅絕。”

    “沒想到,那竟真的是永夜幻魔典的氣息!”

    “本尊承載金烏意志,在這個世界存在瞭如此之久,卻一直沒有發覺,在遙遠的北方大陸,竟隱藏着一個從上古時代苟存至今的真魔!”

    它探視了雲澈的記憶,也自然知道了弒月魔君的存在。

    “也幸得他被你無意間發現並屠滅,否則,若他命魂復甦,魔之本性加上被封鎖百萬年積累的怨恨,這個世界必將遭受無比可怕的浩劫。等同於你以一人之力,拯救了這個看似平靜的世界。”

    雲澈淡笑着搖頭:“我殺他,只是爲了保住自己的命,因爲他不死,我就會死,僅此而已。至於救世,我自問沒有那樣的氣魄和聖心。而且,殺了弒月魔君又如何,相比之下,軒轅問天更要可怕百倍。”

    “你錯了,魔神與凡人,豈能相提並論。今日的軒轅問天雖遠勝你所屠滅的弒月魔君,但,弒月魔君是真正的魔,它一旦真的復甦,其強大根本不是你所能想象。你縱然有龍神之軀,它要滅你,也不過是一念之間。”

    “而軒轅問天,不過是得到了稀薄的魔血和些微魔魂,縱然能全部得到和完美融合所有的力量,也不可能真正踏入神道。”

    “但是,我的力量雖在這三個月中突飛猛進,卻遠遠不是軒轅問天的對手。今天如果不是焚絕塵殘魂未滅,我應該已經沒命了吧。”

    “而且,軒轅問天今日親口說過,他的魔血並沒有完全覺醒,三個月後,就可以達到完美狀態。到時候,他的實力必定還要遠勝現在。呼……我實在想不出,我該怎麼和他對抗。”

    雲澈擡起頭,低聲自語道:“如果茉莉在就好了。就算她還是和以前一樣不能動用自己的力量,也能教我怎麼做。”

    “……”從雲澈的身上,金烏魂靈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的陰鬱。

    一年多以前,初見之時,雲澈對它敬而不畏,縱然面對它的威壓,都氣勢斐然。在它要強行抹去他的鳳凰血脈時,他強硬拒絕,甚至破口怒罵。

    當時,面對他的怒罵,它不但不怒,反而看他越爲順眼。因爲身爲金烏之魂,它的性情本就極爲高傲和暴烈。

    而今,它卻從雲澈的身上,感受到了陰鬱。

    它無法確定,造成這股陰鬱的原因是軒轅問天讓人絕望的強大,還是茉莉的離開。

    或許,還是後者吧。

    “金烏魂靈,以你的力量,能否擊敗軒轅問天。”雲澈問道,但他的語氣,顯然不抱有什麼希望。

    “若是一年前,我或許有可能做到。”金烏魂靈坦然道:“但如今,我縱然違背金烏意志,強行離開此地,也斷然無法焚滅軒轅問天。”

    “……”雲澈閉上眼睛,雙手微微攥緊。

    茉莉的離開,獄蘿的暗算,異變的軒轅問天,爆發的魔源珠……他還沉浸在茉莉離開的失措中沒能回過神來,一切便蜂擁而至。

    以往,無論遇到多麼可怕的險境,他的鬥志都從未暗淡過。但如今,沒有茉莉在側,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像是被生生切去了一半。黯然無力。

    失去之後,他才真正明白,他對茉莉的依賴,要遠遠勝過他的預想。

    “你就不想知道,你玄脈中的魔源珠爲什麼會忽然脫離封鎖爆發嗎?”金烏魂靈忽然道。

    “我也在疑惑這個問題。”雲澈目光一動:“金烏魂靈,難道你知道答案?”

    “那枚來自弒月魔君的魔源珠原本只有很微弱的力量,那日你若不是因爲和弒月魔君惡戰後重傷,自己就可以將其封鎖。”金烏魂靈緩緩的講述道,聲音之中依然透着一股明顯的虛弱:“它融於你的玄脈,自會吸收你玄脈中的玄氣。”

    “它就像是一顆原本即將死去的黑暗種子,雖是靠你的玄氣來蘇醒,但它是魔神層面的東西,所逐漸衍生的力量,將會遠遠勝過你的力量強度以及層面。你若想活命,要麼自毀玄脈,要麼,就要不斷的將它封死,不讓它越來越強的魔息溢出。”

    “原本,這枚魔源珠甦醒的力量要達到對你致命的程度,需要並不短時間。以你三個月前的玄力,至少數十年之內,你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將它一次次封鎖。”

    “但是這三個月間,你與鳳雪児龍鳳雙修,元氣和玄氣時刻都處在極爲活躍的狀態。玄力層面更是在短短三個月內接連暴增……卻陰差陽錯,導致魔源珠的力量在你持續活躍和連番激增的狀態下快速衍生,最終導致它破開你師父留下的封鎖,釋放出你無法承受的黑暗魔息。”

    雲澈:“……”

    “這是本尊的疏忽。若本尊三個月前發現你體內魔源珠的存在,就不會是今日之果。”金烏魂靈短嘆一聲……它並沒有直白的說出如今雲澈體內的魔源珠已是多麼的可怕。雖然將它艱難的封鎖,但是……

    雲澈卻是笑了起來,搖了搖頭:“這並不是你的錯,若不是你引導雪児與我雙修,三個月前我應該就死了。”

    “魔源珠就在我的玄脈之中,我早就有了會到這一步的覺悟……只是來的有些太快了。”雲澈語氣一頓,忽然道:“關於魔源珠,我一定很疑惑,爲什麼它能輕而易舉的融合入我的玄脈?玄者的玄脈是凝聚玄氣的所在,會排斥一切異物,何況我的玄脈還是玄神的玄脈,爲什麼竟能毫無排斥的直接融合屬於魔的魔源珠?”

    “這件事,本尊同樣無法理解。”金烏魂靈緩聲道:“魔源珠是魔神的源力之珠。一個魔神的孕生,便是以魔源珠爲始。它承載着一個魔神的源力,位於魔之玄脈的核心,一個魔一旦失去,或被毀去魔源珠,就會失去所有力量,甚至有可能就此殞命。”

    “一個魔神若被毀去魔源珠,可以奪取其他魔神的魔源珠,然後通過某種特殊的方法融入自身玄脈,從而重獲力量……雖聽之離奇,不知真假,但在諸神時代,的確有過類似的傳聞。但以真神或凡人之玄脈,想要融合魔神的源力之珠,是根本不可能之事。除非……”

    “……”

    金烏魂靈顯然想到了什麼,但它的聲音卻是戛然而止,就連它的黃金眼瞳,都接連瑟縮了數次。

    “除非什麼?”雲澈追問道。

    “……本尊並不能回答你,因爲那只是一個荒謬至極的臆想,無須再問。”

    雲澈聽得出來,金烏魂靈的音調發生了異樣的變化。它一定是想到了什麼,卻不願告訴他……而且是極爲剛硬的不願說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