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休想逃走!!」

    看到軒轅問天忽然遠遁,妖后不顧傷勢,強凝玄力,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綵衣,不要追!」雲澈大聲喊道。

    但妖后卻是充耳不聞,冰冷的瞳眸中閃動著徹骨的恨意。

    「不好!」雲澈一咬牙,再也顧不得其他,全力追向了妖后,鳳雪児也連忙緊隨其後。

    戰局忽然發生了可謂「莫名其妙」的變化,本是有著壓倒性力量的軒轅問天忽然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在雲澈一個人手下潰敗,然後竟全力逃遁。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對妖皇城中的人而言,這個變化無疑讓他們的心一下子從深淵之底緩和過來。他們眼睜睜的看著軒轅問天在漆黑大劍的帶動下以驚人的速度逃向了西北,雲澈三人緊隨其後,也很快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發生了什麼事?」雲外天怔然道。

    雲輕鴻動了動眉,忽然道:「天下兄,我們跟過去看看!」

    「好!」天下雄圖毫不猶豫的點頭。

    兩大家主同時衝出結界,飛向了西北方向。

    軒轅問天身上的力量絕對足以完勝雲澈三人,但焚絕塵不屈的靈魂又一次蘇醒。最可怕的,是這個不屈殘魂蘇醒的地方並非是他靈魂之外,而是在他的靈魂世界中心蘇醒!

    在焚絕塵殘魂的激烈衝擊之下,他空有強大的「魔軀」和力量,卻已根本無法自主控制,若不逃遁,就真的會有被雲澈三人就此擊殺的可能。

    他能強行動用的那部分黑暗玄力,此刻全部用在逃遁之上。

    「混蛋……為什麼……為什麼你還沒有死盡……你不過是本尊手下的一枚可憐棋子……一個生來就靈魂殘缺的可憐蟲……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在本尊的力量下殘存到今天……呃啊啊……」

    軒轅問天滿臉痛苦,聲音沙啞,他眼前恍惚,頭痛欲裂,全身冷汗如雨而下。

    後方,妖后緊緊追趕,但魔劍的速度太快,她用盡全力,卻始終無法追及。

    幻妖界的土地在他們的腳下迅速倒退,大半個時辰后,魔劍帶著軒轅問天衝進了五行域。

    五行域的中心,就是他到來時降臨的地方。

    常年把守著十數萬重軍的五行域此刻卻是死寂一片,遠遠望去,破敗的土地上有道道詭異的煙霧在捲動,卻看不到一個人影。褐色的地面上散落著大量的黑痕,就像是被焚滅后留下的漆黑灰燼。

    五行域的景象讓雲澈眼神一陰……下方盪動的黑色霧氣傳來的分明是黑暗魔息!很顯然,這裡原來的守軍,已全部葬身在軒轅問天手下。

    同時也意味著,這裡極有可能就是軒轅問天到來時的地方。

    魔劍帶著軒轅問天一直飛到五行域的中心。那裡,一個型玄陣正在緩慢旋轉,釋放著並不強烈的白色玄光。

    在玄陣的旁邊,軒轅問天停了下來。他轉過身,看向窮追而至的妖后三人,聲音中四分痛苦,六分怨恨:「本尊……再讓你們多活……幾個月……同樣的事情……絕不會有第三次……」

    「三個月後,本尊的魔血……就會完全覺醒……到時候……你們……好好的……等著!!」

    完,軒轅問天一聲嘶吼,撲入了空間玄陣之中,瞬間消失不見。

    「就算要下地獄……本后也要將你挫骨揚灰!!」

    縱然軒轅問天已消失在空間玄陣之中,妖后的腳步依然沒有剎那的停止,而是直接沖向了玄陣。

    「綵衣……不要過去!!」雲澈大驚失色:「雪児,攔住她!」

    妖后絕不是個衝動之人,相反,她幾乎在任何時候,都冷靜的可怕。

    但惟獨面對軒轅問天……弒父之仇,禍亂之怨,滅族之恨,何止是不共戴天!

    「妖后姐姐,不要!」鳳雪児急聲嬌呼,手忙腳亂的釋放出十幾道鳳凰箭轟在妖后的前方,炎力釋放時爆發的氣場讓妖後身勢一緩,後方的雲澈飛撲而至,將她牢牢的抱住。

    妖后奮力掙扎,混亂的眸光死死的盯著近在咫尺的空間玄陣。但云澈的雙臂如鐵箍般將她牢牢鎖住……許久,妖后的掙扎終於弱了下來,逐漸的越來越弱,當眸光中的混亂散去時,她整個人完全虛脫,緩緩的軟倒在雲澈的懷中。

    奶白色的臉上,兩道清澈的淚痕無聲滑落。

    「綵衣,沒關係。」雲澈輕輕將她攬住:「你的仇恨,就是我的仇恨。今天我們殺不了他,但我們夫妻齊心,終有一日,會讓他血債血償。」

    「……」妖后沒有出聲,在雲澈的懷中輕輕閉上了眼睛。

    「雪児,把那個玄陣毀掉吧。」雲澈轉頭道。天玄大陸與幻妖界相距極遠,要鑄造一個連接兩片大陸的空間玄陣必定要耗費大量的資源與時間。毀去玄陣,軒轅問天縱然明天就完全恢復,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再進犯幻妖界。

    鳳雪児頷首,手輕舞,一道鳳凰炎轟入玄陣,一聲轟鳴,空間玄陣已土崩瓦解,白光四散。

    「妖后,澈兒……你們沒事吧?」

    雲輕鴻和天下雄圖急匆匆的飛了過來,看到三人應該是安然無恙,他們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父親!」雲澈連忙扶著妖後起身:「還有天下家主,放心好了,我們都沒事。軒轅問天剛才已經逃回了天玄大陸,他所用的那個空間玄陣也已經毀掉了。短時間內,他應該是不會再闖來了。」

    「那就好。」雲輕鴻微微點頭,他看向四周,一聲重嘆:「本以為幻妖終離禍亂,就此安定,沒想到卻是天降大禍……也可憐了這裡十三萬守軍。」

    「唉。」天下雄圖也是重重嘆息一聲:「軒轅問天……他竟是如此可怕之人。」

    雲輕鴻轉過面孔,看向了鳳雪児,眸光頓時變得格外溫和:「澈兒,還沒給為父介紹這位女孩是?」

    鳳雪児向前,盈盈一禮:「晚輩鳳雪児,見過雲伯伯和天下伯伯。」

    「呃……啊……不敢,不敢。」天下雄圖連忙擺手,身體還有些惶恐的向後縮了一下。在妖皇城親眼目睹著鳳雪児堪比妖后的恐怖實力,他哪敢受她的禮。

    雲輕鴻卻是坦然受之,微笑道:「常聽雲兒他們起,你為了保護澈兒多次奮不顧身。我們夫妻二人這幾個月來,日月期盼著能親身相見,如今總算是得償所願。你伯母見到你時,也一定會萬分欣喜。」

    面對雲澈的生父,鳳雪児和所有平凡少女一樣心裡涌動著異樣的緊張:「保護雲哥哥……是雪児應該做的。」

    雲輕鴻哈哈一笑,剛要話,忽然看到躺在雲澈懷中的妖后忽然睜開眼睛,站起身來。他連忙上前道:「妖后,你的傷勢如何?輕鴻慚愧……」

    「本后的傷無需挂念。」妖后漠然道:「雲輕鴻,這次幸虧你果斷喚醒護城大陣,才讓妖皇城免受滅頂之災,否則必是造成無法挽回的可怕後果。今日之事,你居功至偉。」

    雲輕鴻卻是苦笑著搖頭:「若非妖后趕來,這些也不過是徒勞之功,當不得妖后如此誇讚。」

    「你不但護住了妖皇城未受毀滅災難,亦以護城大陣在很大程度上消耗了軒轅問天的力量。否則,或許就不會是此刻的結局。只是……」妖后抬起頭來:「這不過是暫時的喘息而已,軒轅問天之可怕,你們今日已親眼目睹。以他的野心,用不了太久,必然會再次降臨,到時,我幻妖界的命運……」

    妖后的最後一句話沒有完,但一股巨重無比的壓力和陰影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魂之上。

    「總之,先回妖皇城吧。看到妖后無恙,所有人才會真正安心。」雲輕鴻露出一個輕鬆的表情。

    「澈兒,我們走吧……澈兒??」

    他們都已準備起身返回妖皇城,卻發現雲澈竟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亦沒有話,他表情僵硬,雙目發直,對雲輕鴻的話毫無反應。

    就像是忽然失了魂魄。

    鳳雪児和妖后連忙看向雲澈,這才忽然發現了他的異狀……他獃獃的站在那裡,僵硬的面孔竟隱隱蒙著一層黑色,就連他的眼瞳,都隱約滲著一抹異常的黑光。

    「雲哥哥……雲哥哥你怎麼了?」鳳雪児惶然道。

    在鳳雪児的這聲呼喊之下,雲澈忽然一聲低吟,一下子跪了下去,全身如篩子般劇烈顫抖,面孔不斷抽搐扭曲,似是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雲澈!!」

    「澈兒!」

    妖后和雲輕鴻也都驚然失色,慌忙來到雲澈身側。雲輕鴻沉聲道:「會不會是和軒轅問天交手時的傷勢忽然爆發?呼……天下兄,拜託你了!」

    「讓我來。」天下雄圖快步向前,伸出的手掌快速凝出一抹翠綠色的光芒。他們精英一族獨有的自然之力有著極強的治癒和靜氣作用,何況是帝君層面的自然之力。

    天下雄圖手掌翻轉,帶著釋放純凈自然氣息的翠綠玄光拍向了雲澈的胸口。

    就在他的手掌碰觸到雲澈身體的那一剎那,濃郁的翠綠光芒如被吞噬一般瞬間消失,天下胸圖手掌一顫,然後如觸電般收回。

    「呃!!」

    天下雄圖踉蹌著後退,口中發出痛苦的呻吟,整隻手臂劇烈的顫抖,臉上露出了深深的痛苦和驚恐。

    「天下兄!?」雲輕鴻閃電般沖了過去,一把抓過天下雄圖的手掌,驚然發現他的手心竟是變得焦黑一片,還隱約升騰著微弱的黑氣。

    「這……這是怎麼回事?」

    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完美破防盜章節,各種任你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