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雲,你先冷靜下來!”

    雲澈推了推蕭雲的肩膀,但他卻毫無反應。

    雲澈動了動眉頭,猛一提氣,大吼道:“蕭雲!七妹!不要哭了,先冷靜下來……孩子並沒有死,他還有氣息!你們再不冷靜,他就真的要死了!”

    雲澈這聲大吼讓所有哭聲瞬間停止,天下第七愣在那裏,蕭雲也猛的從地上彈起,他抱着全身冰冷的嬰兒,哆嗦着嘴脣道:“大哥……你說什麼?你說的……是真的嗎?”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雲澈的身上,慕雨柔猛的向前,激動的問道:“澈兒,你說的是……是真的嗎?可是孩子他已經……已經……”

    毫無氣息,身體冰冷……還只是個嬰兒,又怎麼可能還活着。

    “他的確還有生命氣息。”雲澈鄭重的說道:“只是,他的生命氣息被一股魔氣鎖住了。他全身冰冷,也是因爲如此。”

    “魔……魔氣?這是怎麼回事?”雲輕鴻詫異道。

    “普天之下能釋放出這種魔氣的,唯有軒轅問天。七妹,你好好想想,在抵禦軒轅問天的時候,你有沒有被他的玄氣直接傷到過?”雲澈問道。

    “沒有,絕對沒有!”蕭雲喘着粗氣回答道:“我一直把七妹擋在身後,雖然軒轅問天的玄氣有幾次破開結界,但我和七妹都沒有被波及過。”

    “……把孩子給我。”雲澈向蕭雲伸出手臂。

    “大哥……”蕭雲小心翼翼的把冰冷的嬰兒放到雲澈的手上,哽咽着道:“他……他真的還有救嗎……”

    雲澈沒有回答,他閉上眼睛,在死一般的靜默之中,玄氣緩慢的流過嬰兒的身體……須臾,他睜開眼睛,道:“這股魔氣,已經融在他的命脈之中,的確不應該是近日才侵入身體,至少已經有了兩三個月的時間。”

    “兩三個月……”蕭雲呢喃一聲。忽然一個激靈:“是……是三個月前……我和七妹都曾被軒轅問天的黑氣困住過,難道……難道是……”

    三個月前,冰極雪域,他們曾陷入軒轅問天的黑暗囚籠之中,最終因焚絕塵靈魂的忽然甦醒才獲救。

    “極有可能!”雲澈臉色沉重的點頭:“那日七妹雖然驅散了自己身上的魔氣,但定有極少量的魔氣侵入了胎兒身體。這部分很難被母體察覺,就算察覺,也極難將之驅散。”

    雲澈當初玄脈殘廢,便是因爲他尚是腹中胎兒時,便被日月神宮的寒毒侵體。如今懷中的嬰孩,和他當年的境遇何其相似。

    只是,當年他中的是毒,而這個孩子中的卻是魔氣——雖然只是很輕微的一縷,但卻要比單純的毒可怕千萬倍。

    “澈兒,”雲輕鴻努力沉住氣,帶着希冀問道:“真的還有辦法救過來嗎?”

    “……”雲澈嘴脣動了動,卻是沒有說話。

    “雲大哥!!”天下第七忽然在牀上掙扎着想要跪起,泣聲道:“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你是世上最了不起的神醫……你一定有辦法的……”

    “小澈……”蕭泠汐扶着蕭烈,淚光盈盈的看着他。

    “雲少主,只要你能救起這孩子,你就算叫我做牛做馬,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天下雄圖萬分激動的道。

    雲澈搖頭:“你們不必這樣。這個孩子是蕭雲和七妹的兒子,是我爹孃的孫兒,是我爺爺的太孫,也是我的半個兒子。只要有一線希望,我也一定會竭盡全力把他救回來。”

    說完,他懷抱嬰兒,一把抓起鳳雪児的手:“雪児,跟我來,要救這個孩子,必須藉助你的力量。”

    雲澈拉着鳳雪児來到庭院之中,衆人也都急急的跟在後方。站到庭院中間,雲澈鄭重的道:“這道魔氣入體已久,若是換做其他孩子,早已斃命。但好在七妹體質過人,所以雖然看上去生機已絕,但命脈之中依然保留着一絲生氣。若能將魔氣驅散,再復甦他的命脈……就有將他救回來的可能。”

    但,也僅僅是可能。

    蕭雲和天下第七也好,雲輕鴻等人也好,都深深的知道單單將其體內的魔氣驅散會是多麼艱難……因爲那只是一個嬰兒,絕對無法承受哪怕稍微過重的玄氣。一旦玄氣強度稍稍過重,或引導時出現些微偏差……任何一點點的差錯,對這個生機本就脆弱到極致的嬰兒來說,都將是致命的。

    縱然是身爲帝君的雲輕鴻和天下雄圖,也自知絕對無法做到。

    “如果是毒,或者是其他的玄氣,我會有把握的多。但,魔氣不一樣……”雲澈微微吸了一口氣:“它現在蟄伏在孩子體內,一旦被外力碰觸,就會像是被驚醒的毒蛇一樣掙扎暴走。所以,驅逐的風險極其之大……只能選擇淨化!”

    鳳雪児馬上反應過來:“用鳳凰炎?”

    “對!”雲澈點頭:“雪児,你的鳳凰炎比我精純數倍,如果用你的鳳凰炎,會更有可能成功。”

    說話間,雲澈已席地而坐,將嬰兒放在膝上:“父親,麻煩幫我築起一層隔音隔光結界。”

    “好!”雲輕鴻上前,手中雷光閃現。他很清楚,依靠雲澈所言的方法,整個過程必須小心到極致,注意力絕不能有任何的分散。

    “我來幫忙。”天下雄圖也連忙上前。

    兩大帝君的合力之下,一個一丈多寬的隔絕結界很快開始成型。

    “大哥,一切……拜託你了。”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蕭雲伸出手,顫聲道。

    叮!

    一聲輕響,隔絕結界完全成型,每個人的心,也死死的吊在了心口……但至少,氣氛不再如之前那般悲慼昏暗,而是多了一抹希冀的明光。

    “蕭鷹吾兒,你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這個孩子。”蕭烈擡頭望天,老淚縱橫的低念着。

    結界內部的世界,充斥着白色的玄光。鳳雪児坐到雲澈身前,惴惴而認真的道:“雲哥哥,我該怎麼做?”

    “雪児,需要你的一滴血。”雲澈輕聲道。

    “嗯!”鳳雪児毫不猶豫的伸出手指,一枚血珠在指尖凝起,然後順着雲澈的指引,將其滴落在雲澈的指尖上。

    “呼……”雲澈的胸口起伏,還未開始,他的額頭已是佈滿汗珠。因爲這件事的成功與否,關係到的不但是一個初生嬰兒的性命……更是蕭雲夫婦未來的幸福,以及爺爺餘生的希望。

    他沒有把握……但他無論如何,都必須把這個萬鈞重壓扛起。

    “孩子,你有一個溫和的父親,有一個義薄雲天的爺爺,更有一個慈心偉大的太爺爺,你是他們生命的延續……所以,你一定要堅強,千萬不要被區區魔氣打敗!”

    低念之中,他的手指快速沉下,將那滴鳳雪児的血珠點按在了嬰兒的心口。很快,血珠如瀉地水銀,緩緩沒入了他幼小的身體。

    在雲澈玄氣的引導之下,血液一點點的擴散至嬰兒的全身。

    天毒珠和鳳凰炎都有着很強的淨化之力,但兩者的淨化之力卻又有着顯著的不同。天毒珠可淨化毒、雜質這類污濁異物,而鳳凰炎淨化的則是負面的力量。

    而若論淨化的強大,天毒珠自然遠遠勝過並不真正精純的鳳凰炎……只是,它卻無法淨化魔氣。

    鳳凰炎是神道之力,焚滅之力何其可怕,就算是一縷最微小的火苗,也絕無可能是一個初生嬰兒所能承受。所以,雲澈在他體內某個存留魔氣的部位燃起淨化之炎時,都必須無比小心的以大道浮屠之力將之隔絕。

    雲澈對人體構造熟悉無比,清楚的知道哪裏脆弱,哪裏致命,哪裏很可能隱匿魔氣,哪裏是玄氣不能觸及……很快,他便確認了嬰兒體內所有殘存的魔氣,便從一個角落以起點,以鳳凰炎開始了一點一點的淨化。

    一縷鳳凰血液碰觸在了魔氣之上,一絲微小的鳳凰炎瞬間以魔氣爲媒介,微弱的燃燒起來。

    這個過程艱難而緩慢,所需的時間定然很久,縱然其中不出任何一點差錯,嬰兒孱弱無比的生命也有隨時斷絕的可能。

    他想過先注入天地氣息來增強他的生命力……但又深恐這會瞬間引發他體內魔氣暴.動,讓他瞬間斃命。所以,他只能期盼這個孩子殘存的生命力可以足夠的堅強。

    這對雲澈的玄力消耗可謂極小,但對他的精神消耗卻是重到極點。他本就傷勢未愈,又因茉莉留下的言語而心魂劇創,但面對這個只有他能拯救的小生命,他的心魂依然很快做到了一片空明。

    鳳雪児默默的看着他,最初滿心緊張,逐漸的,她的目光癡了起來。那張專注的面孔,在她的心魂之中深深打下了永恆的印記。

    ——————————

    結界之外,所有人都提着心臟,屏住呼吸,緊張無比的等待着。沒多久,小妖后也聞訊到來,同他們一起等待着。

    一個時辰過去。

    兩個時辰過去。

    三個時辰過去……

    天開始逐漸暗了下來,雖然等待一息比一息煎熬,但自始至終沒有一個人離開。天下第七也堅持下牀,在蕭雲的攙扶下,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隔絕結界。

    叮……

    一聲輕響,從結界上傳來,也狠狠觸動了所有人的神經。

    乒!

    一道裂痕在結界上蔓延,隨之,整個結界從內部完全破碎,散成玄光碎片……而還未等玄光散盡,一道嬰兒的啼哭聲響起在他們的耳邊。

    雲澈從玄光中走出,面帶微笑,懷中抱着一個正嚎啕大哭的嬰兒。他的哭聲非但毫無虛弱,反而嘹亮非常,在雲澈的懷中也絲毫不老實,短小細嫩的四肢不住的掙扎着。

    “……”所有人都呆在了那裏,如同聽到了來自天堂的聲音。

    蕭雲嘴巴張大,雙臂顫抖着伸出,但雙腿如被釘在了地上,眼眶完全變得朦朧……整個人就像是忽然墜入虛幻的夢境之中。

    “蕭雲,七妹……”雲澈疲憊的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幸不辱命。”

    天下第七如夢方醒,她快步向前,用顫抖的手將孩子從雲澈懷中小心的抱過,她看着自己四肢亂蹬,大聲嚎哭的孩子,未等開口,眼淚便已瞬間決堤,她把失而復得的兒子緊緊抱在懷中,再也顧不得其他,放聲大哭起來。

    “七妹……”蕭雲站在天下第七身邊,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兒子,全身都被一種溫暖、滿足到無法形容的東西所填滿。他轉過身,看着雲澈,顫聲道:“大哥……”

    “感謝的話就不用說了。”雲澈笑着道:“我們是兄弟,你的兒子就是我的兒子,我救自己的兒子,天經地義。”

    “嗯……”蕭雲努力咬着嘴脣,不讓自己嚎哭出聲,然後無比用力的點頭:“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下雄圖轉過身去,放聲大笑起來。心中原本的陰霾,來自軒轅問天的重壓,在這一刻被全部驅散,胸腔之中只有無盡的快意和滿足。

    慕雨柔喜極而泣,雲輕鴻看着自己站在一起的兩個兒子,面帶微笑,眼泛淚光,他再一次深深的感覺到,上天對自己真的不薄。

    蒼月的美眸一直都在注視着雲澈,慢慢的,她的脣角勾起一抹極美的微笑。她感覺到了,雲澈的笑意,不再是之前的強顏歡笑,籠罩在他心間的暗霾與陰鬱散去了很多很多。

    他拯救這個孩子生命的同時,也完成了一次對自己心靈的救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