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七怎麼了?」

    「她……她好像……」蕭雲上氣不接下氣:「好像快要生了!」

    「啊!!」慕雨柔驚呼一聲,一把撥開蕭雲,風一般的沖了出去。

    蕭雲也連忙跟在身後,都沒來得及向雲澈和蒼月打聲招呼。

    「夫君,我們也去看看吧。」蒼月柔聲道。

    她為雲澈平復了悲傷,換上了新衣,雖然表面看上去已是恢復如常,但她依然清楚的感覺到雲澈心中沉重到極點的壓抑。他們所有人都一直在期待蕭雲與天下第七孩子的出生,她希望這個生命的到來,能多少驅散雲澈心中的沉重陰鬱。

    原就忙成一團的雲家頓時更加鬧哄了起來,在外的雲輕鴻火速趕回,而正要去城北指揮重整護城大陣的天下雄圖接到消息之後,頓時如火燒屁股,丟下所有人向雲家狂奔而去。

    雲澈、蒼月、鳳雪児一起到來時,蕭雲和天下第七所住的庭院人影匆匆,緊閉的房門不斷傳來混著緊張氣息的噪雜聲,並不時傳出天下第七痛苦的呻吟。

    「大哥!」看到雲澈到來,等在外面的蕭雲連忙迎了上來,他臉色通紅,緊張的手足無措。

    「蕭雲,恭喜你,馬上要做父親了。」蒼月微笑道。

    「嘻,不知道會是*寶還是*寶。」鳳雪児滿是期待的道。

    「嘿……嘿嘿。」蕭雲又是激動,又是緊張。

    庭院門口,蕭泠汐和蕭烈腳步匆匆的走了進來。看到雲澈,蕭泠汐低呼一聲,快步的撲了上來:「澈,你……你沒事了嗎?」

    「當然沒事了,你看我現在像是有事的樣子嗎?」雲澈滿臉輕鬆的笑道。他來到蕭烈身邊,關切的道:「爺爺,孩兒回來后還未來得及向你問安。在這裡住的還習慣嗎?」

    「好,我在這裡很好。」蕭烈微微點頭,看到雲澈樣子如常,似已沒有大礙,他心中一塊重石落地,神情也輕鬆了很多,頗為感嘆道:「在天玄大陸,我也曾數次聽到關於幻妖界的傳聞。傳聞之中的幻妖界,儘是泯滅人性,妖性殘暴的妖魔,唉,看來這世間之事,終究還是要眼見為實。有太多太多的人一生都被迫活著別有用心之人營造的欺瞞之中。」

    「啊————」

    房中傳來的聲音從痛苦的呻吟忽然變成了凄厲的慘叫,裡面醫師的聲音也更加的倉促起來。

    「好像……真的好痛。」蕭泠汐緊張瑟瑟的道。

    「七妹。你一定要好好的……」蕭雲滿臉心疼,站立不安,雙目緊緊盯著房門,口中不斷的碎碎念著。

    「爺爺,您今年才六十齣頭,卻馬上要當太爺爺了。」蒼月微笑著道。她剛一完,雲澈忽然玩味的道:「也要恭喜姑媽,馬上要當奶奶了。」

    「~!@#¥%……」蕭泠汐唇瓣張開,然後抓狂起來:「我……我……我才不要當奶奶,我還是個沒有嫁出去的姑娘……才不要當奶奶……不要!」

    「哈哈哈哈!」蕭烈開懷大笑起來,他深深看了蕭泠汐一眼,意味頗深的道:「泠汐,你的年紀也已經不了,的確該考慮終身大事了。」

    「我……」蕭泠汐心中一慌,眸光偷偷側了雲澈一眼:「我才不要。」

    轟隆隆……

    隨著一陣雷霆般的風暴聲,天下雄圖心急火燎的沖了下來,雲輕鴻也和他一起到來,後方,還跟著滿頭大汗的天下六兄弟。

    天下雄圖一落地,便急躁的吼道:「七寶……七寶現在怎麼樣了?」

    雲輕鴻拍拍他的肩膀:「天下兄,不必擔心,第七又不是一般的女兒家,肯定是順順利利。你還是先想好給你的外孫或外孫女準備什麼見面禮。」

    「對,這倒是,這倒是。」天下雄圖雞啄米般的點頭,一通手掌亂搓,然後沖著那扇緊閉的房門吼道:「七寶,你乖乖的,爹就在外面,好好給爹生個大外孫,你有什麼要求,爹都答應你。」

    「啊!!!!」

    回答他的,卻是天下第七一聲長長的慘叫聲,直聽到的所有人心中一緊。

    「天下前輩,暫且不要和她話,防止分散她的注意力。」雲澈開口道。

    「啊……好。」天下雄圖立馬收聲,然後還不忘記心向六個兒子警告道:「聽到沒有,都給我閉上嘴,誰都不許出大聲。」

    「……」雲澈的眉頭動了動,他看著房門的方向,臉色微微凝重。

    「夫君,怎麼了?」注意到他的神情變化,蒼月輕聲問道。

    雲澈微微搖頭:「沒事……應該是我多心了。七妹是精靈一族的公主,有自然之力庇佑,一定會無比順利。」

    在一行人激動焦急的等待之中,時間緩慢流逝。房中的動靜不斷變得劇烈,天下第七的痛吟聲不斷的響起,而且……似乎一聲比一聲凄厲。

    「第七。不要緊張,放鬆身體……心的用力。」這是慕雨柔的聲音。

    「娘……我……我好難受……好痛……」天下第七的聲音帶著深深的痛苦。這個在寵愛中長大的精靈公主,從未承受過如此巨大的痛苦折磨。

    「沒關係的,很快就會好的……」慕雨柔不斷的安慰著,而她的聲音,已經開始帶上了顫抖。

    半個時辰過去……

    整整一個時辰過去!

    天下第七的慘叫在繼續,聲音已完全嘶啞。房間清晰傳來御醫們粗重的呼吸聲……這些呼吸聲中,都帶著明顯的驚慌。

    最初的期盼、激動與喜悅,在這一個多時辰的等待中早已被消磨成緊張和焦心。蕭雲來回踱步,手時而緊抓頭皮,時而撕扯胸口,全身大汗淋淋,口中混亂的呢喃著:「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

    雲輕鴻和天下雄圖的臉色也都變得有些難看……他們極力的遏制住自己心口不吉利的想法,但不安的感覺早已在他們的胸腔中蔓延,讓他們心臟死死的揪起。

    「夫君?」看著雲澈沉重到極點的臉色,蒼月擔心的輕喚道。

    「……」雲澈深深吸了一口氣:「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如果是尋常女子,從分娩狀態到嬰兒出生,一個時辰,甚至數個時辰都屬正常。但天下第七卻絕不是尋常女子。她有霸玄境的修為在身,所修玄力又是最為純凈無垢的自然之力,有著遠遠超脫常人範疇的體質,她分娩的過程本該是簡單順利之極,而且只要她願意,甚至不用承受什麼痛苦。

    但,已經整整一個時辰過去,而且她一直在發出痛苦的慘叫聲。

    到了後來,甚至比尋常女子的聲音還要凄厲。

    雲澈數次想要親自去確認天下第七的狀態,但又一次次的忍住。到了現在,他終於再也無法忍耐,一把拽住蕭云:「蕭雲!你馬上進去為七妹蓋好床被,她的樣子有些不正常,我必須親自去看看!」

    惶然無措中的蕭雲全身一激靈,根本來不及多想,連忙點頭,跌跌撞撞的沖向前去……但他剛跑了幾步,房中傳來天下第七一聲慘叫,隨之響起慕雨柔歡喜的聲音:「出來了……出來了!」

    蕭雲腳步停止,沉浸在緊張中的眾人也都如聞仙音,尤其是蕭烈和天下雄圖,激動的瞬間熱淚盈眶,腳步下意識的向前。

    但他們的驚喜並沒有持續太久,表情便全部定格在了臉上。

    因為,房中並沒有傳來嬰兒的哭聲,甚至,整個房間都變得一片死寂,沒有傳來半點喜悅的歡呼聲。

    「我的孩子……讓我看看我的孩子……」天下第七急切的呼喊著。

    「雲夫人,少夫人……」這是一個御醫的聲音,她的聲音在發顫:「這是個……是……是死胎。」

    顫抖的聲音,如同晴天霹靂,無情的炸響在每個人的耳邊。

    蕭雲一下子懵在了那裡,瞳孔瞬間渙散,全身搖晃,然後忽然大叫一聲,瘋了一般的沖了過去,將房門粗暴的撞開:「不可能……不可能!!」

    門被撞裂的聲音驚嚇到了裡面本就心驚膽戰的眾醫,衝進去的蕭雲一眼就看到了被慕雨柔抱在懷中的嬌嬰孩,沒有剪斷的長長臍帶還連在他身體上……而慕雨柔的臉上滿是淚痕。

    蕭雲踉蹌著衝過去,粗暴的將嬰兒奪到了自己懷中。嬰兒柔軟的身體入懷,他的動作又瞬間變得輕柔……懷中的嬰兒沒有動作,沒有哭泣,沒有呼吸,甚至沒有溫軟的體溫,有的,是讓蕭雲如墜絕望冰淵的冰冷感。

    噗通……

    蕭雲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全身痛苦的顫抖著。

    天下第七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如剛生了一場大病。而她的眼瞳一片可怕的空洞,像是被抽離了魂魄。蕭雲跪地的聲音將她從噩夢中驚醒,她從床上撲起,發出撕心裂肺的大哭聲:「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還給我……還給我……」

    「七寶!」天下雄圖衝過來,將她牢牢抱住,心痛如刀割:「沒有關係……沒有關係……你和蕭雲還這麼年輕,你們還可以再生……只要你們願意,你們還可以生很多很多個……」

    「不……你們都在騙我……」天下第七嗓音撕裂,哭的如杜鵑泣血,這個平日里無比堅強樂觀,縱然面對全家反對,世人嘲諷也要和蕭雲在一起的精靈少女此時徹底崩潰:「我的孩子……你們都在騙我……把我的孩子還給我……還給我……啊……」

    慕雨柔側過臉去,倒在雲輕鴻肩膀上,泣不成聲。雲輕鴻抬起頭來,一聲沉重的嘆息,雙手死死的攥在一起。

    「……」蕭烈的身體劇烈搖晃,如果不是蕭泠汐在側攙扶,他早已倒了下去。

    「怎麼會是……這樣……」鳳雪児緊捂雙唇,低聲而泣。蒼月伏在雲澈的胸前,肩膀不斷的抽動著。

    所有人翹首以盼的喜悅與新生,迎來的卻是灰暗的夢魘。蕭雲跪在地上,猶若失魂,天下第七哭的撕心裂肺,所有人內心都如被萬箭刺穿,痛苦到窒息。

    雲澈的臉色陰暗,但眼神還足夠冷醒。他來到蕭雲的身邊,將手掌伸向他懷中毫無聲息,全身冰冷的嬰兒。

    就算是死胎,天下第七也不應該生的如此漫長和痛苦……他必須知道,這其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雲澈的手指輕輕捏在嬰兒柔細的冰冷手腕上……只一瞬間,他的整隻手臂如觸電般收回。

    這是……

    魔氣!!

    為什麼會有魔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