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烈伸出手來,碰觸着嬰孩的小手,卻沒有去抱……唯恐自己不小心驚擾到了這個剛剛脫離夢魘的小生靈,他抑住眼淚,緩緩的道:“當年,我爲你父親取名蕭鷹,是期望他可以如雄鷹一般翱翔蒼穹,威凌八方,但沒想到他還年紀輕輕,便已天人永隔。”

    “這半生沉浮,半世滄桑,我終於看清、看透了很多。這個孩子……我不求他長大之後有何成就名望,只求他一生平平安安,無災無患。便爲他取名……永安吧。”

    “永安……”蕭雲低念一聲,然後無比用力的點頭:“好,就叫永安。”

    “孩子,你聽到了嗎,你的名字叫永安。”天下第七抱緊懷中嬰孩,雖已停止哭泣,但眼淚卻怎麼都無法停止。

    “蕭永安,好名字。”雲輕鴻微笑道:“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永安一出生就遭遇災禍,卻頑強的挺過。今後,必定後福無窮。”

    “對,他的確是頑強。”雲澈欣然點頭道:“侵入他體內的魔氣比我預想的要多。爲他淨化魔氣期間,我最大的擔心就是他會無法支撐到魔氣完全淨化。但他很了不起……三個時辰,整整比我預算的時間多出了一倍,他卻無比頑強的撐了過來。”

    這是對他衷心的誇讚,還是來自雲澈。蕭雲激動的熱淚盈眶,天下第七滿是淚痕的臉上多了深深的驕傲,她抱緊孩子,一息都不願鬆開。

    “哈哈哈哈哈……”天下雄圖仰天大笑:“先前被軒轅問天嚇破了膽,一想起來都心驚膽顫。但……連一個剛出生的孩子都能將他的力量打敗,老子還有什麼理由去怕他!他下次再敢來,老子豁出命,也要讓他有來無回!”

    “哈哈哈,天下兄說的好!”雲輕鴻也大笑起來:“永安給我們做了一個了不起的榜樣,那軒轅問天又有何懼!天下兄,今日你且留下,我們兩家痛飲一番,至於備戰之事,明日再議!”

    “好!”天下雄圖痛快的答應。

    蕭永安的劫後重生,讓籠罩雲家的沉悶一掃而空,轉而被熱烈到幾乎要沸騰的歡喜氣息所充斥。就連軒轅問天留下來的沉重陰影,都似乎已煙消雲散。

    而作爲十二守護家族之首,雲家氣氛的變化,也隱隱將整個妖皇城的陰霾都驅散了許多。

    只是,最初的熱烈過後,平靜之時,依然不得不面對來自軒轅問天的巨大恐懼……隨時可能降臨的滅頂之災。

    ————————————————

    十幾天過去,雲澈的傷已經痊癒,小妖后和鳳雪児的傷也已好了七七八八,妖皇城的善後工作已基本完成。妖皇城以十二家族爲引領,開始部署隨時可能降臨的危機……那日軒轅問天帶來的恐怖陰影,讓他們不敢有絲毫的疏忽與鬆懈。

    幻妖界各方強者也或應招、或自願的開始集聚妖皇城,準備一同抵禦軒轅問天。畢竟,妖皇城若是被毀,整個幻妖界也將分崩離析。

    在抵禦軒轅問天一戰中犧牲的雲河、雲江、云溪三大太長老都已安葬,雲家子弟每日的修煉時間和強度倍增。蕭永安出生帶來的喜悅逐漸歸於平靜後,雲家,以及整個妖皇城都被越來越濃重的緊張氣息所籠罩。

    因爲,妖皇城面對的,是有史以來最可怕的危機,遠非淮王之亂所能相比。若不能抗住,世上將再無妖皇城……毫無誇張。

    雲輕鴻每日都會離家,與衆家主、郡王商議應對之策。雲澈不需要問結果,看他的神情便知道他們無法找到真正有效的應對之策。畢竟,軒轅問天的實力太過可怕,在這太過壓倒性的實力面前,策略、玄器、數量,都顯得格外蒼白無力。

    而且,作爲和軒轅問天正面交過手的人,他比他們更加清楚軒轅問天的可怕。

    雲澈坐在雲家最高的那處房頂上,眼神平靜,默然看着遠方。他保持這個動作已經大半個上午。這時,他身邊綵衣飄蕩,小妖后俏生生的來到他身側,面孔冰冷的道:“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妖皇宮?”

    雲澈轉過臉,笑眯眯的道:“綵衣,是不是一個時辰見不到我,就想念的茶飯不思,夜不能寐呀?”

    “哼!”小妖后冷哼一聲:“別忘了,你現在是我妖皇族的人,既然回來了,當然要住在妖皇宮。”

    “我知道。”雲澈滿臉無奈:“但我娘總是不捨得我走啊。”

    “你是怕你的女皇老婆和雪児吃醋吧!”說完這句話,小妖后不自覺的側過目光,不和他的眼睛對視。

    “呃……”雲澈抓住小妖后的手,輕輕一拉,將她嬌軟玲瓏的身軀一下子抱到了懷中:“月兒和雪児會不會吃醋我不知道,但我的綵衣老婆肯定是吃醋了。”

    “你……”小妖后眸光一慌,然後倔強的別過臉去,但卻也沒有極力掙脫雲澈的懷抱。

    “好,我知道了。從明天開始,白天我在雲家,晚上就回妖皇宮陪我的綵衣老婆。”

    雲澈的溫聲細語讓小妖后的嬌軀軟了下去,小聲道:“我只是隨口一說,你不用……勉強……”

    小妖后的聲音忽然顫了一下,因爲他感覺到雲澈的手掌忽然覆上了她的胸脯,輕輕的*了起來。

    “……”小妖后下意識的掙扎了一下,但馬上又軟了下去,任由他胡作非爲,只是呼吸微微變得急促,臉上也泛起嬌媚的紅霞。

    雲澈的手腕一動,手掌很嫺熟的直接探入小妖后的綵衣中,毫無阻隔的享受着掌間雪脂的形狀與柔軟,心中陣陣感嘆,冰雲仙宮的仙脂玉液果然很好用,居然已經可以抓滿整個手掌了!

    小妖后的溫順換來的是雲澈的得寸進尺,他動作輕盈的從後方解開她的綵衣裙帶,手指一拉,將她的裙裳直接拉到腰間,瑩白如玉的雪肩和嬌乳頓時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如果這裏是在妖皇宮,她可以讓雲澈爲所欲爲,但這裏是雲家!微微的涼意拂過雪肌玉體,她頓時如觸電般推開雲澈,匆匆的攬好自己的裙裳,妖后威儀,這一刻蕩然無存。

    “你……你好像已經坐在這裏很久了,在想什麼?”怕自己的舉動傷到雲澈的自尊,小妖后微微咬了下嘴脣,主動說道。

    “……我在想一個所有人都在想的問題,軒轅問天再來的話,到底該怎麼對付。”

    雲澈微微吐了一口氣,頗爲惆悵的道:“這三個月的時間,因爲雪児,我的玄力突飛猛漲。增長的幅度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我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像是徹底脫胎換骨,達到了一個以往做夢都未曾想到過的境界,甚至都有了一種已經天下無敵的感覺。”

    “但是……我的實力明明增長了這麼多,卻即使和你以及雪児聯手,卻依然勝不了軒轅問天。”

    雲澈的話,讓小妖后微帶嫣紅的臉頰變得沉重起來,她忽然道:“雲澈,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雲澈淡淡的一笑:“你是不是想說,如果軒轅問天再臨幻妖界,要我用太古玄舟帶着所有人逃走,卻唯獨留下你。”

    “……不錯!”小妖后重重點頭:“當日,軒轅問天爲了強行破開護城大陣,已消耗了很大一部分力量。但縱然如此,我們三人聯手,卻依舊不是他的對手,他雖然看似傷的很重,但根本未動根基。”

    “而他上次逃走前清楚的說過,再有三個月,他的魔血會完全覺醒,到時候,他的力量會達到所謂的‘完美’狀態。他當時的樣子,並不像是危言聳聽,若一切成真,那麼,再次出現的軒轅問天,會比上次更加的可怕。”

    “這些天,我同樣在思慮應對軒轅問天的方法,但卻找不到任何的可能性。若是留下強行抵擋……不過是白白送死!逃走並不可恥,而是最明智的選擇!軒轅問天的實力太過不正常,必定有瓶頸和巨大的副作用……而你和雪児暫避一時,總有一天,你們一定能勝過他!”

    “既然是最明智的選擇,那當然要連同你一起!”雲澈鎖着眉頭道。

    “我不能走!”小妖后決然搖頭:“別忘了我的身份。我是幻妖之帝,繼承者妖皇一脈萬年的意志,我若逃走,不單是背棄了妖皇城和幻妖界,更是踐踏了妖皇一脈的尊嚴,背棄了我妖皇一脈萬年的意志和所有榮耀!”

    “所有人都應該儘早離開此地,而不是無謂等死。唯有我,只有戰死,沒有逃離!”

    “好。”雲澈微笑點頭:“既然如此,我當然要陪你留下。”

    “愚蠢!”小妖后冷目而斥:“你若死了,誰來照顧和保護你的家人和女人,誰在將來擊敗軒轅問天,拯救幻妖界於水火!”

    “……”小妖后的語氣隨之緩下,輕聲道:“別忘了,我本就是個將死之人,就算沒有軒轅問天,我的壽命,也只餘不到兩年而已。”

    她轉過身,輕輕的道:“雲澈,生命的最後,能與你成爲夫妻,我已無盡滿足。與其靜待死亡,秉承妖皇意志與榮耀戰死,對我而言是更好的歸宿。”

    “只要你願意答應我這件事……那天到來之前,你無論要我做什麼,我都如你所願。”

    說完,小妖后飛身而起,遠遠而去。身影消逝在雲澈視線中時,一縷輕喃的聲音傳到雲澈耳邊:“回妖皇宮時,允許你帶着你的女皇老婆和雪児一起。”

    雲澈:“……”

    ————————————

    【暈……剛剛纔發現,昨天居然漏發了一章!!】

    【滄雲篇章即將開啓,暈車要究極進化了!只是進化的方向會有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