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軒轅問天入侵妖皇城已過去一個月,但籠罩妖皇城的陰影和緊張氣氛卻從未散去過。這一個月間,大量的幻妖界高手湧入了妖皇城,同時,也有大量的城民以及宗門悄悄遷離但妖後下令,對逃離者任何人不得阻攔。

    清晨時分,雲澈從妖皇宮到雲家,剛到家門,便遇到了同樣剛剛家的雲輕鴻。

    「父親,又是和外公他們整備護城大陣嗎?」

    父子二人停在家門口的上空。

    雲輕鴻點頭:「先祖妖皇留下的護城大陣無比玄妙,上一次倉促喚醒,都將軒轅問天阻擋了好久。在軒轅問天再次到來之前,我們會盡全力將護城大陣的力量發揮到極致剩下的,就要看天意了。」

    「父親,恕我直言。若單單隻是以結界阻隔,不讓軒轅問天侵入妖皇城,那縱然能阻上一年,又有什麼意義?」雲澈搖了搖頭:「只不過是稍稍拖緩死亡而已。而且,軒轅問天也大可以暫時不理會妖皇城,轉而去攻擊幻妖界的其他地方。」

    「唉,我又何嘗不知。」雲輕鴻長長嘆息:「不僅妖后,就連金烏聖神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們除此之外,又能有何作為?苟延殘喘,總比束手待斃的好。」

    「父親,如果可以逃離幻妖界,而且可以保證軒轅問天找不到你和娘是否願意一起?」雲澈鄭重的問道。

    雲輕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妖后願意隨你逃離幻妖界嗎?」

    「」雲澈頓時無言。

    「以我對妖后的理解,她斷然不會。而我,也是一樣。」

    這句話的時候,雲輕鴻露出微笑,而沒有半點的勉強或不甘:「這世上,有很多比性命要重要的多的東西,對我如此,對妖后同樣如此。你如果把她強行帶走,對她而言會是生不如死我和你娘,也是一樣。」

    「我們都已親眼見識到了軒轅問天的可怕,如今在努力的掙扎和應對,卻從未想過要逃離。」

    「但澈兒,你不一樣!」雲輕鴻眼神一斂:「你必須走。我們不走,並非是愚昧頑固,而是堅守必須堅守的東西。但你,你若不走,非但是不理智,更是愚蠢這一點,我相信妖后和你過,你自己心裡也該清楚。」

    「」雲澈久久沒有話。

    「明天,就是永安的滿月宴了。」雲輕鴻微笑起來:「我這個做爺爺的當然要親自操辦。這兩天,天大的事都暫放一邊,澈兒,過會你也來幫忙。」

    「好」雲澈有些失神的應了一聲。

    雲輕鴻離開,雲澈在原地停留了很久,逐漸的,他的眼神一點點冷了下來,雙手也悄然攥緊。

    「看來無論如何都必須殺了軒轅問天!!」

    必須

    雲澈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尚有些模糊的決定。他看了雲家一樣,剛要落到院中,忽然全身猛的一顫,玄脈之中,一股陰森的氣息忽然爆開,讓難以形容的痛苦瞬間蔓延了他的全身

    難難道

    蕭泠汐從庭院中走出,一眼看到了空中的雲澈,她美眸一亮,欣喜的喊道「澈,你來了!」

    「蒼月姐姐和雪児呢?她們怎麼沒有和你一起來?」蕭泠汐跑向雲澈,話的時候,唇瓣和鼻尖還稍稍的翹了翹,向他表達著自己心中的吃味。

    但她完之後,卻始終沒有得到雲澈的應。蕭泠汐輕「咦」了一聲,剛要發問,卻忽然看到雲澈猛的從上空墜下,狠狠的栽到了地上,整個人蜷縮在地,全身瑟縮,臉上分明是無比痛苦的神情。

    「澈!」蕭泠汐花容失色,手中的東西被她丟開,驚慌的跑向雲澈:「澈你你怎麼了?」

    耳邊是蕭泠汐越來越近的聲音,僅剩的清明讓雲澈顫抖著伸出手,一股輕柔的玄氣將蕭泠汐遠遠的推開:「不要過來呃!!」

    無法壓抑的黑氣從雲澈的身上溢出,然後緩緩的升騰起來,也讓雲澈變得更加痛苦。

    「澈澈!!」蕭泠汐被驚嚇的手足無措,泣聲喊道:「快來人快來人啊快救救澈!!」

    雲家上下被瞬間驚動,就在附近的蕭雲狂風般的沖了過來,他一看到雲澈的樣子,頓時駭然色變:「大哥,你怎麼了!!」

    「不要碰他!」

    蕭雲剛要靠近,雲輕鴻的厲吼聲從後方傳來,讓他全身頓時僵在那裡。

    雲輕鴻和慕雨柔匆匆而至,身後,數個雲家長老和大量雲家弟子也聞聲趕來,他們看到雲澈的狀態和身上的黑氣,全部都驚在那裡。

    雲輕鴻一眼就看出,雲澈此時的樣子,和一個月前一模一樣。他從金烏雷炎谷來后,從未和他解釋過緣由,雲輕鴻也沒有主動追問,甚至還以為他已然痊癒。沒想到,同樣的情形,忽然又一次出現在雲澈的身上。

    「澈兒澈兒他怎麼了?」慕雨柔臉色蒼白,如果不是手臂被雲輕鴻強硬的拉著,她早已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

    「誰都不要碰他雲兒,馬上告知妖后!!」雲輕鴻臉色僵硬,強自鎮定的道。

    而他話音剛落,上空便傳來驚雷一般的氣爆聲,妖后和鳳雪児帶著蒼月以驚人的速度到來她們原本速度很慢,卻陡然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魔氣而這個魔氣不是來自軒轅問天,而是和雲澈一個月前所釋放的一模一樣。她們驚駭之下,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雲哥哥!」鳳雪児驚慌失措的衝到雲澈身邊,將他黑氣繚繞的身體從地上扶起。

    妖後放下蒼月,沉聲道:「雲澈,快集中意念放出太古玄舟我們馬上去金烏雷炎谷!」

    沒有人可以體會雲澈此時處在何等恐怖的境地之中。被魔氣侵體尚且可怕無比,而這股魔氣卻是爆發在雲澈的身體之中。若換做他人,根本連痛苦和掙扎的機會都不會有,幾乎瞬息之間就會斃命。

    「」雲澈已幾乎無法發出清楚的聲音,但在他強大的意志力下,依然成功的喚出了太古玄舟,再準確的定位到金烏雷炎谷的入口。

    空間穿梭瞬間完成,妖后和鳳雪児帶著雲澈,又一次進入了金烏雷炎谷。

    上一次,雲澈雖然沒有解釋,但她們都想當然的認為雲澈定然是和軒轅問天交手時,被他的魔氣侵體從而忽然爆發,絕不會想到這股魔氣會是來自雲澈身體內部而這一次,她們兩人都已深深的感覺到了不對勁。

    時隔一月,再入金烏雷炎谷,兩人又一次清楚的感覺到火焰氣息比上一次變得薄弱了許多。最初的金烏雷炎谷,幾乎所有的火山都在持續激烈的噴發著,隨處可見沸騰的岩漿和火海。而今,近半的火山都處在沉寂狀態,岩漿與火海的翻騰也遠不如先前那般暴烈。

    不過她們無心去管這一直在持續的異變,帶著雲澈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金烏雷炎谷的盡頭。

    「幻妖之帝幻綵衣求見金烏聖神!」妖後向著赤紅色的天空呼喊道。

    「求金烏聖神現身相見!」

    妖后連續呼喚,答她的卻是一片沉寂。直到她連續呼喊十幾次后,蒼穹之上終於響起金烏魂靈的聲音。

    「幻綵衣,為何又一次打擾本尊的安眠!」

    「金烏魂靈!」鳳雪児急聲道:「是雲哥哥雲哥哥身上又出現了和上一次一樣的魔氣,求您救救他!」

    「!」

    妖后和鳳雪児明顯感覺到空間驟然緊縮了一下。

    錚!!

    金烏眼瞳終於在上空睜開,耀眼的瞳光將赤紅色的天空映成了淡金之色。很快,金色瞳光鎖定在了雲澈的身上,短暫的沉默之後,金烏雷炎谷中響起了一聲悠長的嘆息。

    「你們去吧,十日之內,不許任何人再踏入半步?」

    「十日?」妖後面露驚色:「金烏聖神,雲澈他究竟」

    她話音未落,一道金芒已籠罩而下,將她和鳳雪児排斥出金烏雷炎谷的世界。

    啾!

    一聲長鳴,赤金眼瞳驟然放大,赤金色的火焰如流星暴雨般從天而落,將雲澈淹沒在金色的火海之中。

    黑氣被暴烈的金烏之炎緩緩壓下,雲澈壓力驟減,有些艱難的坐直身體,凝聚精神,吸納引導著金烏魂靈磅礴的力量,逐漸的,他泛黑的臉色也開始恢復正常,呼吸也開始平穩了下來。

    「不過才短短一個月,為什麼魔源珠會這麼快掙脫封印,再次爆發?」雲澈耳邊響起金烏魂靈的聲音。

    雲澈:「」

    「哼,本尊已找到原因。」金烏魂靈沉聲道:「你心中多了一個沉重的鬱結,讓你這段時間一直處在心窒和悲傷之下,從而加劇了魔源珠的力量成長!」

    「連悲傷也會影響到魔源珠嗎?」雲澈低聲道。

    「悲傷與憤怒、貪婪、怨恨一樣,都屬於負面情緒。而強烈的負面情緒,都會刺激加劇魔源珠的力量復甦。哼,本尊倒是沒有想到,以你的閱歷和性情,居然也會產生如此之大的鬱結。」

    「」雲澈苦澀的笑了笑。

    「看來,你師父留給你的記憶碎片,你已經看過了。」金烏魂靈在三個月前讀取雲澈的記憶的同時,也讀取了茉莉留給他的記憶。它比雲澈更先知道茉莉留給他的話語。

    雲澈並不意外,他低低的念道:「人之所以是人,是因為有著完整的七情六慾。我心知我不該就此沉淪,但我無法接受我失去了仙女還有我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需要多久,才能真正接受這一切。」

    「哼,這正是你們人類最為可笑軟弱之處!若換做他人,本尊倒是可以強行封鎖其這部分記憶,但以你如今的魂力,縱然是本尊也已無法強行干涉。罷了你體內的魔源珠不但擺脫封鎖,且變得比上一次更加暴躁,以本尊殘餘之力,強行壓制已頗為勉強,想要再一次封鎖,不但時間要很久,而且必須依賴死亡之海。」

    「這十天之內,你必須一直留在死亡之海,半刻都不許離開!」

    一道金芒從天而落,將雲澈帶起,然後瞬間捲入無邊的死亡之海中。

    「既已如此,悔已無路那便盡最後之力吧。」金烏魂靈一聲低嘆,將自己最後的神力融入死亡之海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