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於太蘇門的地牢,雲澈有着清楚的印象。當年,蘇苓兒領着他參觀太蘇門時,曾告訴他最東面是地牢,也是她從來不會接近的地方。

    雲澈隱匿氣息,速度卻是無比之快,快速移動至太蘇門的最內部,有數個瞬間,他直接從太蘇門弟子眼前不到一丈的距離閃過,但對方卻是毫無反應,壓根連個一閃而過的影子都沒有捕捉到。

    循着記憶中的位置,太蘇門的地牢入口很快呈現在雲澈眼前。那股迎面而來的濁氣,便是最好的證明。

    地牢前方,有六個人在守着。其中四個身着太蘇門衣裝,顯然是太蘇門弟子。而另外兩人,則是一身黑衣,胸前,印記着七顆縱橫交錯的淡黃色星辰。

    雲澈的眉頭猛的一動……這個七星標記,赫然就是七星神府弟子的證明!在滄雲大陸,無人敢冒充!

    七星神府是滄雲大陸最龐大的宗門之一,與折天教、飛仙劍派併爲滄雲三大霸主,在整片大陸呈三足鼎立之勢,其在滄雲大陸的地位,不啻於天玄大陸的四大聖地!

    這是怎麼回事?七星神府和太蘇門明明是兩個位面截然不同的存在,爲什麼小小太蘇門會招惹上七星神府?

    到底發生了什麼!?

    苓兒……苓兒在哪裏……她到底怎麼樣了!

    四個太蘇門弟子老老實實的守在地牢門口,每個人都站的筆直,手中武器抓的牢牢的,對前方的兩個七星神府弟子連看都不看一眼,那謹慎惶恐的樣子,就像是魔神面前瑟瑟發抖的螻蟻。

    兩個神府弟子歪歪扭扭的坐在地上,滿臉不耐煩的樣子,眼角偶爾瞥到後方的四個太蘇門弟子,都是一副不屑之極的眼神。右邊那個懶洋洋的道:“也不知座主是怎麼想的,居然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停留了這麼多天,這種我一根手指頭都能戳死一片的小地方,能有什麼像樣的異寶。”

    另一個神府弟子拿眼瞄了一圈周圍,忽然壓低聲音道:“我聽說,座主這次帶我們來……是總府主的意思?”

    “什……什麼?這……這不可能吧?這裏……怎麼可能會有總府主這等人物看得上的東西?”

    “這就不知道了,也不可能輪到我們這些小人物知道。老老實實的聽命辦事就是,少打聽爲妙。”

    聽到這兩個身披七星,玄力高至王玄境的恐怖強者居然自稱“小人物”,後方四個太蘇門弟子都是齊齊嚥了一口口水,眼神變得更加惶恐。

    “不過,聽座主的意思,他已經斷定那個東西就在蘇苓兒身上,只要找到蘇苓兒,這次的任務也就完成了。不過都過去半個多月了,居然還沒找到那小丫頭。”

    “據說她的玄力才靈玄境,連飛行都做不到,又能逃到哪裏去。估計是一直躲在某個少有人去的深山老林裏。哼,現在整個扶蘇國都已被我們封鎖,扶蘇國皇室、以及所有宗門都在我們的命令下進行找尋,就算是隻蚊子都別想飛出我們的掌心,我猜,最多再有三天,就能把她給抓回來。”

    “!!!”

    雲澈從兩個神府弟子的口中,清楚聽到了“蘇苓兒”名字!

    她竟然正在被七星神府追殺!

    以他們所言,蘇苓兒還並沒有被找到,這是一個莫大的安慰。

    但,她一個只有十六歲的少女,靈玄境的玄力,卻在被龐大的七星神府追殺,被扶蘇國所有宗門、乃至皇室全國追捕,甚至不惜爲了抓她封鎖了整個扶蘇國……並且,已經持續了半個多月!!

    這半個多月對蘇苓兒而來,每一息,都必然是無法想象的恐懼與噩夢……

    濃烈到極點的怒氣、殺氣、恨意在雲澈胸腔瘋狂的滋生、膨脹,然後瞬間衝破他流光雷隱的封鎖升騰而起,緊攥的雙手之間更是響起響亮到近乎震耳的骨骼錯位聲。

    “什麼人!!”

    兩個神府弟子頓時被驚動,但他們話剛出口,還未來得及站起,一雙赤紅到猶若染血的眼瞳已出現在他們面前。

    砰砰!!

    火光爆裂,兩個神府弟子瞬間化作飛灰,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甚至至死都沒有看清將他們送入死亡地獄的人是誰。

    守在地牢門前的四個太蘇門弟子全部呆在了那裏,目光呆滯,眼珠外凸,被駭的魂飛魄散。他們想要大喊出聲,但喉嚨裏彷彿被什麼塞住,只能在極度的驚恐下發出乾枯的聲。

    “身爲太蘇門人,卻爲殘害你們門主一家的人當狗……你們還有什麼臉活着!!”

    雲澈全身哆嗦,極度的憤怒之下,鳳凰炎和金烏炎都瀕臨失控的邊緣,在他身上暴躁的燃燒着,他手掌一揮,四個太蘇門弟子瞬間被沒入火海之中,化成了灰燼。

    與此同時,玄鐵打造的地牢大門也被直接焚化,雲澈帶着恐怖的熱浪和沖天的怒氣衝入了地牢之中。

    巨大的聲響和異常的氣息無疑馬上驚動了整個太蘇門……尤其是其中七星神府的人。頓時,太蘇門中吼聲四起,幾乎所有人都直衝地牢方向而來。

    “什麼人!竟敢擅闖地牢……啊!!!”

    陰暗的地牢之中有着三波守衛,他們剛剛發現異狀,便已全部被雲澈無情的轟成了碎片,鮮血碎屍血淋淋的鋪在了散發着腐臭味的地牢土地上。

    外面已是警鈴大作,雲澈毫不理會。地牢之中所有的阻礙、牢門全部被他粗暴的撞開,他與其說是在地牢中穿梭,不如說是整個地牢被他粗暴的鑿穿。

    很快,雲澈毫無停頓的衝到了地牢最深處。這裏是整個地牢最陰暗的地方,沒有燈,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但云澈清楚感覺到了一個頗爲虛弱的氣息。

    雲澈手掌甩出,一團赤紅的火焰在一側的牆壁上燃起,火光頓時耀滿了整個地牢。

    地牢的盡頭,是一堵玄鐵鑄成的烏黑牆壁,一個人被數十條鎖鏈牢牢的鎖在牆壁上,他衣衫襤褸,全身是血,氣息微弱,幾乎奄奄一息,顯然承受過巨大的折磨。一張臉被雜亂的頭髮的遮住大半,剩下的半張臉也被道道乾涸的血跡糊住,

    但云澈還是一眼就認出,這個人,赫然就是太蘇門門主,蘇苓兒的父親——蘇橫山!!

    一股戾氣直竄雲澈頭頂,但馬上又被他狠狠的壓下。雲澈重吸一口氣,疾步衝了上去:“蘇門主!”

    砰砰砰砰……

    幾道火光從雲澈手上射出,將蘇橫山身上的鎖鏈全部焚斷。

    斷裂的鎖鏈嘩啦啦的掉在地上,蘇橫山身體搖晃,向地上軟倒而去,但馬上被雲澈牢牢的扶住。

    蘇橫山並沒有昏迷,他緩緩的擡起頭來,渾濁的視線透過髒亂的頭髮看向忽然出現在他眼前的年輕人:“你……是……”

    他的聲音乾枯沙啞,但僅僅說了兩個字便忽然頓住,就連本是暗淡的雙目都一下子瞪大,釋放出了顫抖的光芒……

    雖然已經整整六年多未見,雲澈高了半尺,眼神和神態也有了很大不同,但他的長相卻並沒有太過明顯的變化,再加之這些年蘇苓兒對他念念不忘,日日癡盼,他掛心蘇苓兒的同時,自然也就無法淡忘他的樣子。

    “你……是……你是雲澈!?”

    “是我!”雲澈用力的點頭,眼眶微微溫熱。

    “真的……是你?”蘇橫山顫抖着伸出手,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是我……”雲澈手掌按在蘇橫山的胸口,將純淨的天地氣息輸入他的身體:“蘇門主,我是雲澈,我回來了!”

    在來自雲澈的天地之氣下,蘇橫山感覺到一股清涼感蔓延全身,短短几息之間,他本是酥軟無力的身體竟然快速的生出了元氣,混沌的五感快速恢復了清明,就連枯竭的玄力都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

    “雲澈……你……”蘇橫山激動中多了幾分震驚和難以置信,一時間頗有一種身在夢境的感覺。但隨着他心神的逐漸清醒,他猛然警覺,急聲道:“不……你快走……快走!!”

    轟隆!!

    一聲巨響從後方傳來,地牢入口被一股巨力更加粗暴的轟開。

    雲澈緩緩轉過身來,一直死死憋着的殺氣和怒氣在胸腔到翻騰到近乎炸裂。他感覺到有二十六道氣息衝入地牢,而其他氣息則全部圍在地牢之外。

    這二十六道氣息中,包括着那三個來自七星神府的霸皇……最前方,便是那個應該是統領這裏所有神府弟子的八級霸皇!

    “糟了……來不及了!”

    快速迫近的氣息和聲響讓蘇橫山的激動全部化作驚恐,他掙扎着起身,想要站到雲澈身前:“雲澈,臨死前還能再見到你,還得你冒險來救,我已經了卻了一大遺憾,至少……至少苓兒這癡等的六年不是白等。但是,對面的人很可怕……遠比你想象的要可怕……你過會如果有機會逃走……千萬不要管我……”

    雲澈手掌一推,將他擋在後方,緩緩的搖頭。

    如果蘇橫山此時可以看到雲澈的眼神,一定會駭的說不出話來。

    那是一雙屬於喋血狂魔的眼睛。

    他按在蘇橫山胸口的那隻手變掌爲抓,將蘇橫山帶起,騰空而起。

    轟!!

    一聲巨響,地牢之頂被直接轟開,刺目的光線灑下,雲澈再次落下時,已帶着蘇橫山站在地牢之外,腳踩着太蘇門東院的土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