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天,只是金烏魂靈的預估時間。

    但此時的魔源珠之可怕,大大的超出了金烏魂靈的預期。

    雲澈的身體早已非凡人之軀,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怪胎。居然完美集合了邪神玄脈、鳳凰之血、龍神之血、金烏之血、荒神之力、天狼之力而從不互斥不要是金烏魂靈,就算是神獸金烏在前,也斷然無法理解這個「怪胎」的存在。

    這也是金烏魂靈在讀取他記憶后,將一切都毫不猶豫賦予他的最大原因。

    而在這個「怪胎」般的軀體中,魔源珠成長的速度,也大大的超出了常理。金烏魂靈第二次全力為他壓制與封鎖魔源珠時,靈魂也始終被深深的震驚所充斥。

    終於,在整整十六天之後,雲澈體內的魔源珠再一次被艱難的封鎖。

    死亡之海中,雲澈睜開了眼睛,感受到體內再也沒有了半點魔氣肆虐,他微吸一口氣,飛身而起,脫離了死亡之海,落在了死亡之海邊緣赤紅的土地上。

    他剛要開口向金烏魂靈致謝,忽然愣在了那裡。

    永遠都充斥著火海暴動聲的金烏雷炎谷卻是格外的安靜。一眼望去,視線中的火山竟然全部都處在沉寂之中,沒有一座在噴發。片片岩漿在緩慢的滾動,原本足以燎天的火海此時甚至都不能用「火海」來形容,火焰暗淡了下去,燒的格外緩慢無力。

    頭看向死亡之海,滾滾火焰汪洋,顏色完全暗沉了下去,如一頭遲暮的凶獸。

    雲澈抬起頭來,遙遠的天空之上,金烏魂靈的金色眼瞳正注視著他。但,來自它的神道威壓,卻遠遠的弱於先前。

    「金烏魂靈,」雲澈心情複雜:「感謝你再次相救。」

    「本尊過,無需這類無謂的廢話。」金烏魂靈冷冷的道:「本尊想做什麼,無人可以阻止。本尊不想做什麼,也無人可以強迫。」

    「你既已無恙,便速速離開。本尊的時間已經不多,若再不安眠,這個世界將隨時可能崩壞。但切記,你必須儘早放下心中鬱結,否則,你體內的魔源珠將隨時可能再度掙脫封鎖。」

    「」雲澈卻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忽然平靜的問道:「金烏魂靈,你可否直白的答我一個問題。」

    金烏魂靈:「?」

    「我還能活多久?」雲澈的語調,還有神情都格外平淡。

    「」空氣,一下子凝結了起來,空中的黃金眼瞳默然了很久,才徐徐的道:「知道自己的死期,會是一件比死亡本身還要可怕的事,你確定想知道嗎?」

    「我必須知道。」雲澈的神情依舊平靜。

    「一個月。」金烏魂靈直接答。

    「」雲澈的眼瞼緩緩垂下,悠悠的吐了一口氣:「一個月和我預計的相差無幾。魔源珠的力量再度暴走之時,也就是我命絕之日了。」

    他自嘲的一笑:「沒想到我雲澈,最終竟然會是死在一個死物之上呵,多少有些不甘心啊。」

    「這是本尊能幫你的最後一次。你體內魔源珠一直在成長,它下次掙開束縛之時,不要本尊力量將竭,縱然恢復全力,也幾乎不可能再次封鎖。本尊如今傾盡全力所設下的封印,也只能堪堪維持一個月左右。」

    「既已如此,你還是儘早離開此地,好好想想這最後一個月該做什麼!」

    雲澈沉默良久,忽然道:「金烏魂靈,你既然知道我體內有魔源珠在,就註定要死,無法可救,為什麼還要不惜大量折損自己最後的力量來救我?」

    「因為本尊願意,僅此而已!」金烏魂靈冷淡的道。

    雲澈:「」

    「本尊當年讀取你的記憶,為你的體質和經歷所驚。便認定你不但天資強大到詭異,且有極強的氣運加身,是最為完美的傳承者,於是本尊便將一切都賦予了你,期盼這留世的金烏之火能在你的身上大放光芒。」

    「卻是沒有想到,你似是前半生用盡了所有福源,相隔短短不到兩年時間,你卻遭此厄難,連本尊都救不了你,這個位面,也沒有任何東西能救得了你。」

    「但你畢竟是本尊所選擇之人,縱然選錯,那也唯有一錯到底。」

    這是金烏魂靈的解釋,每一個字,都帶著深深的固執與傲然。

    「我還有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對我而言同樣重要。」雲澈繼續問道,他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眸光變得一片低沉:「如果我強開邪神第五境閻皇,有沒有可能殺了軒轅問天!!」

    金烏魂靈一怔,隨之忽然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問得好,這才是你該有的樣子!」

    雲澈也笑了起來:「看來,你應該可以給我足夠明確的答。畢竟,你繼承著金烏的些許記憶,而金烏生前又與邪神有著足有密切的關係,你應該多少了解邪神的力量。」

    「不,本尊對邪神之力的了解不會比你多上太多。」金烏魂靈沉聲道:「但,參照你面對弒月魔君時強開轟天所爆發出的力量,你若開啟閻皇,卻的確有可能強行轟殺軒轅問天!」

    雲澈:「!!」

    「但,也僅僅是可能。而你強開轟天的後果卻不是可能死而是必死無疑!哪怕只有一兩個瞬間!」

    「你當初苦戰弒月魔君,雖然最終強開轟天將它滅殺,但相信你也沒有忘了那時的慘烈後果!當時若不是你師父強行將你的邪神境關封閉,他那時便已爆體而亡。如今,你的力量遠勝與弒月魔君交手之時,體質也有了巨大變化,但最多也只可勉強承受一息的轟天之力,但強開閻皇,你釋放力量的剎那,也必是你粉身碎骨之時,絕無半點僥倖。」

    「好!」雲澈緩緩的點頭,雙手死死的攥緊起來,而他的臉上展露的不是失望、恐懼、不甘,而是一抹隱隱帶著猙獰的淡笑:「既然你有可能,那就一定有可能!」

    「如此來,你是準備賭上性命?」

    「嘿,既然都是要死,為什麼不賭!」雲澈低沉的笑道。

    「哈哈哈哈,」金烏魂靈再次大笑:「身為將死之人,想的不是為自己的命運悲哀,而是如何死的慘烈!本尊果然沒有選錯人,果然沒有救錯人,你這如烈焰般的剛烈與決斷,已足以對得起你身體里的金烏之血與金烏之魂!」

    「本尊不會阻攔你。你既已如此決定,那便該儘早折返天玄大陸。你該知道,軒轅問天體內的魔血之力每日都在覺醒,也讓他的力量與日俱增。你每遲上一天,你賭上性命的勝算就會低上一分!你若真的能就此殺了軒轅問天,整個幻妖界,也將因你而得救,你死得其所!」

    「我明白。」雲澈低聲念道:「但是,我還需要一段時間也許,要兩三天。」

    「哼,是為了做最後的道別么?」金烏魂靈無謂的道。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雲澈轉過頭,看向遠方的視線逐漸變得朦朧,兩個模糊的身影在他心海中浮現,逐漸的清晰,又逐漸的交匯融合成一個身影

    「我想去一趟滄雲大陸,去見一見苓兒我想知道我六年前看到的、經歷的究竟是不是夢境。」雲澈的聲音輕了下來,宛若夢囈。

    「你既已註定要死,再見她又有何意義?」金烏魂靈冷冷的道,讀取過雲澈記憶的她知道「苓兒」是誰,也知道「夢境」是指什麼。但作為神獸魂靈,它對人類的男女之情嗤之以鼻。

    「遠遠的看一眼就好。」雲澈微笑起來:「如果那不是夢境,那是真的苓兒,我縱然死,也可以死的滿足一些。」

    「那你準備何時前往?滄雲大陸距離幻妖界,足有近千萬里之遙。」

    「就是現在!」雲澈毫不猶豫的道。

    他沒有準備先去和妖后以及父母他們道別,因為那必定會徒增他們的擔心。而且,他也完全想不出該如何解釋。

    如果,滄雲的苓兒是夢境,那麼他也徹底死心。如果那是真的苓兒他了卻心愿,再來與他們渡過最後的時間。

    之後,便以己之命拉著軒轅問天共下地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