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玄大陸距離滄雲大陸整整九百多萬里,幻妖界與滄雲大陸的距離也相差無幾。茉莉曾經告訴過他,以太古玄舟剩餘的力量,最多只可往返一次滄雲大陸。

    但對如今狀態的雲澈而言,一次,已經足夠。

    離開金烏雷炎谷,雲澈沒有回妖皇城,而是直接啟動太古玄舟。茉莉當初已在他記憶里留下了滄雲大陸的位置。

    此去滄雲大陸的結果是什麼,他無法預知。但如果不去,那會是他生命之中一個巨大的缺憾。

    近千萬里的空間穿梭,同樣只需一瞬間。

    離開太古玄舟,雲澈的心神頓時一片迷濛……因為,他的腳下,已經是熟悉,而又無比遙遠的滄雲大陸。

    「滄雲大陸……」他低低的念著,他的恩師,他的苓兒,他在這個世界所經歷的一切,無數的記憶與畫面如潮水般在他心海中劇烈的翻騰著。沒有人可以理解他兩生的經歷,也沒有人可以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一陣清涼的山風迎面吹來,雲澈心情平復,這才環顧四周。他的眼前,是一片蜿蜒而上的山體,高聳的峰頂直入雲端,轉過身,千里之景盡收眼底……他赫然是停留在一座高山的山腰之上。

    雲澈默默的看著周圍,很快,一個名字如閃電般閃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這是……

    太蘇山!!

    他的心中猛的一震……茉莉印記在他心魂中的位置信息不僅僅是指向滄雲大陸,還精準的定位在了這座太蘇山附近!!

    而蘇苓兒所在的太蘇門,就在這太蘇山下!

    心潮湧動,無法平靜。雲澈無心欣賞太蘇山的風景,從山腰直飛而下,不多時,已來到了太蘇山腳。

    太蘇山腳之下,是一大片翠綠的竹林。進入竹林之中,雲澈的腳步一下子慢了下來,並逐漸變得越來越慢。六年前,那個似幻境般的世界里,這裡,也是一大片竹林,是蘇苓兒蹦蹦跳跳的牽著他來到這裡……因為,這是她最喜歡的地方。

    這裡,也是一片竹林。

    如果……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竹林的另一頭,就是她所居住的太蘇門。

    雲澈的腳步輕了下來,似乎是怕自己的動靜會驚擾到這裡的清風。他無比渴望著想要見到蘇苓兒,又越發恐慌著一切最終依然只是一場幻夢……

    竹林意外的安靜,除了風聲和竹枝搖擺的聲音,再沒有其他動靜,更看不到半個人影甚至獸影。與其說安靜,倒不如說有些異樣的沉寂。

    雲澈穿行其中,不知走了多久,腳步忽然停在了那裡。

    茂密的竹林之中出現了一片很小的空地,空地中心,靜靜的立著一個竹子徹成的竹屋。

    竹屋很小巧,也很簡單,而且顯得有些陳舊,每一根竹子,都帶上了枯黃之色。

    看著這個小竹屋,雲澈的眼前一陣天旋地轉,他踉蹌著向前,推開了那扇虛掩著的竹門。

    竹屋的內部,有著一張用竹子搭起來的小床和小桌,雲澈伸出顫抖的手掌,輕輕的按在竹床上,竹床很簡單,很硬,隨著他手掌的碰觸,發出很輕的「吱呀」聲……而上面,沒有一絲的灰塵。

    抬起頭,竹屋的頂部,有著一個圓形的空洞,夜晚,皎潔的月光便會從中灑下,耀滿整個竹屋內部。

    整整六年,除了竹體變得枯黃,整個竹屋沒有任何的變化……就像是一個被捧在掌心,悉心呵護的嬰兒,整整六年,都沒有絲毫的損傷。

    「苓兒……是苓兒……是苓兒……是苓兒……真的是苓兒……」

    雲澈的腦中一片轟然,視線完全模糊,他的心緒徹底混亂,靈魂瘋狂的戰慄,全身每一滴血液都在劇烈的翻騰……雖然茉莉一次次用無比確定的語氣告訴他六年前的「幻境」絕不可能是幻境,但他依然存留著一分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這世上會有和夢境一樣美好的真實,不敢奢望自己還能擁抱已經永遠失去的苓兒。

    但是,這片竹林,還有竹林中他為蘇苓兒搭建起的小竹屋,向他證明著六年前的一切真的不是幻境,而是他曾經做夢都不敢奢望的真實。

    「苓兒……苓兒…………苓兒!!!」

    充斥全身的溫熱暖流湧上頭頂,雲澈衝出竹屋,一聲聲呼喚著蘇苓兒的名字,如瘋了一般的沖向記憶中太蘇門的方向。

    片片翠竹被他撞倒,而他已什麼都顧不得,速度越來越快。

    就在他要騰空而起時,前方拂來的風忽然帶上了異常刺鼻的味道。

    這個味道雲澈格外熟悉……分明是腐屍的味道!!

    如有一盆冷水澆灌而下,雲澈的意念從劇烈的激動中快速變得清醒。這裡距離太蘇門明明很近……怎麼會有如此之重的屍體腐味?

    雲澈快步向前,空氣中的味道也愈加刺鼻。逐漸的,前方的竹林已不再平整,出現了大量被摧毀的痕迹,土地,還有竹體之上,也開始布滿了片片早已乾涸的血跡。

    「……」雲澈的眉頭一點點沉了下來,一具屍體,也在這時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

    在這樣一片竹林之中,屍體腐爛的速度不會太快。從眼前屍體的腐爛程度來看,至少已經死了半個月。而讓雲澈心中劇烈的一動的,是這個屍體染血的外衣……

    那分明是太蘇門的衣裝!

    而屍體絕不止這一具,雲澈繼續向前,前方的竹林已幾乎被完全摧毀,乾涸的血跡染滿了地面和殘竹,越是向前,屍體便越來越多,到了後來,成片的屍體堆積在一起,場面觸目驚心,刺鼻的腐味將竹林的清新氣息完全的淹沒。

    一路看到的屍體加起來足有近千具之多,他們死去的時間都相近,衣著,也都是屬於太蘇門!

    雲澈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之前的激動與狂喜被一片刺骨的冰冷所代替……不要說千具屍體,就是幾萬幾十萬堆在他面前,他都會面不改色。但是,這是在太蘇門附近,整整半個月無人理會的太蘇門人屍體!

    這無疑證明著,太蘇門定然發生了慘變!!

    那麼苓兒……

    絲絲冰冷的寒氣從雲澈的脊梁骨竄上頭頂,他雙頭緊捏,頭皮發麻,然後如雷電般飛身而起,沖向了太蘇門。

    太蘇門到底發生了什麼?

    苓兒……千萬不要有事……求你千萬要平安!!

    雲澈全力催動幻光雷極。很快,六年前記憶中的太蘇門便出現在了眼前。

    遠遠的盯著太蘇門的南門,雲澈雖然心焦如焚,但也沒有失去清醒,並沒有馬上強行闖入,而是停住腳步,以流光雷隱匿下氣息,無聲無息的臨近太蘇門。

    太蘇門中人影攢動,沒有遭受大難的樣子,也沒有過於緊張的氣息,一切都顯得頗為正常。雲澈潛入太蘇門之中,很快便發覺,其中赫然存在著數個強大到異常的氣息。

    三十二個王座,兩個二級霸皇,以及一個八級霸皇!!

    雲澈的目光一下子寒了下來。

    在扶蘇國江東一代,太蘇門和黑木堡是兩大霸主,而且太蘇門要略勝黑木堡。在這裡,天玄境是最頂尖的存在,一個王座來此,足以橫掃整個江東,縱然是身為兩大霸主的太蘇門和黑木堡,這一代也並未有王玄層面的強者。

    而現在,太蘇門之中竟然忽然多出了整整三十二個王座,和三個霸皇!

    而且他們的玄力氣息,絕非是太蘇門人。

    雲澈微微咬牙,心中的不安猛烈放大。他只能在心中拚命的祈求蘇苓兒千萬不要有什麼事……否則,他都無法預料自己會做出多麼瘋狂的事來!!

    深深吸了一口氣,雲澈在太蘇門中快速潛行,直接接近那個幾個霸皇氣息的所在。這時,他從兩個太蘇門外姓弟子的身側穿過,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聲。

    「……當年,若不是門主好心收留,我早已沒命,更別說如今這身成就……而我卻是背叛了門主……唉,有時想想,我真的不是人。」

    「你的選擇沒有錯,你也看到了,那些頑固不化,強行『忠誠』的人都死了。畢竟,那可是七星神府啊,只有白痴才會傻到和七星神府做對。」

    七星神府!?

    這個名字讓雲澈的瞳孔微微一縮。

    「唉,門主為什麼一定要那麼固執呢,順從少門主的意思,抱七星神府的大腿,這可是其他宗門做夢都求不來的……」

    「聽說門主被關了這麼多天,依然什麼都不肯說,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堅持什麼。放著千載難逢的機會不要,卻偏偏要選擇白白送死,都不知該說是剛烈還是愚蠢……」

    兩人的交談聲忽然戛然而止,因為兩隻冰冷的手掌如從虛空中探出,分別死死的鎖在兩人的喉嚨上。

    兩個太蘇門外姓弟子瞳孔放大,面露驚恐,如見鬼神。

    「你們所說的門主,是不是蘇橫山?」雲澈冷冷的問道。

    兩人恐懼的點頭,卻是無法發出的一絲的聲音。

    「告訴我,他被關在哪裡?」雲澈聲音冰冷刺骨,但得知蘇橫山沒死,也至少算是一絲安慰。

    鎖在右邊那人的手掌稍稍鬆開,讓他發出了艱澀嘶啞的聲音:「就在……地牢……最深……」

    「那蘇苓兒在哪裡?」雲澈問出這句話時,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

    兩人瞪大眼睛,瞳孔微微渙散,同時搖頭。

    「呵……」雲澈笑的無比陰森:「記得下輩子,不要再做忘恩負義的牲畜!」

    「啪」的一聲輕響,兩人的喉骨已被滿腔怒火的雲澈無情的捏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