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星神府來此的所有弟子,最弱的也是王座,還有兩個初期霸皇,其中的任何一個人,對太蘇門弟子,乃至整個江東界的所有玄者而言,都是神明一般強大的存在,卻在轉眼之間,被火焰焚滅,被寒冰刺穿.

    他們沒有一個人碰到雲澈的衣角,更沒有哪怕一個瞬間的掙扎,活生生就是一羣衝上去被肆意踩踏收割的爬蟲。

    黑衣神使的臉上的病態蒼白已變成了恐懼的慘白色。他身爲八級霸皇,對玄力氣息只有霸玄境六級的雲澈本是篤定十足,但現在,他就算是個白癡也該明白雲澈的實力絕不是六級霸皇那麼簡單。

    最爲可怕的,是對方根本絲毫不顧及他們七星神府的背景,兩次出手,完全就是不留情面,不留餘地的死手!

    黑衣神使的腳步在驚懼中後退,然後猛的撞開人羣,以最快的速度竄逃而去。

    但云澈豈會讓他逃離,他伸手一抓,藍光微閃,一道冰牆瞬間凝結在黑衣神使的前方。

    拼命竄逃的黑衣神使措手不及,狠狠的撞在冰牆之上,隨之,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從他的後背傳來,將他以極快的速度拽向雲澈的方向。

    黑衣神使拼命掙扎,但他用盡全力,卻絲毫無法掙脫開雲澈的力量。巨大的驚恐之下,他懼中生惡,不再掙扎,而是忽然轉身,狂吼一聲,全身玄力聚於手臂,帶着一個驚人的玄力渦流砸向雲澈的面門。

    砰!

    沒有震耳的轟鳴和氣爆聲,只有一聲格外沉悶的輕響,雲澈的手掌,已輕描淡寫的抓在黑衣神使凝聚全部玄力的拳頭上,瞬時,玄力渦流消失不見,黑衣神使全力凝聚的玄力也完全潰散,整個人就那麼定格在了半空,一雙在極度驚恐下放大的瞳孔幾近炸裂。

    咔!

    雲澈面孔冰冷,手掌微微收攏,掌間頓時傳來清晰的骨骼碎裂聲。

    黑衣神使一聲慘叫,瞬間跪了下去,左臂死死的抓着右手腕,卻無法掙脫哪怕一絲一毫,巨大的痛苦讓他全身泛白,額頭上汗如雨下。

    “你……到底……是……誰……”

    黑衣神使全身顫抖,聲音痛苦嘶啞。他八級霸皇的力量,在對方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擊,能做到這種程度,必定是帝君層面的力量。

    他做夢都想不到,這個忽然出現在他面前的陌生年輕人,竟會是一個帝君!

    而周圍的太蘇門人都全部駭的魂飛魄散。蘇浩然和蘇橫嶽等人臉上早已沒有了半點人色,他們想要後退,但雙腿在劇烈的顫抖中酥軟無比,不要說逃竄,連站都幾乎快要站立不穩。

    他們的這幅姿態並不僅僅是因爲震驚和恐懼……雲澈的氣息早已重重籠罩在他們身上,讓他們如被萬鈞山嶽死死壓身。

    面對黑衣神使的問話,雲澈無比冷淡的笑了一下。

    咔咔咔……

    如數百顆豆子同時爆裂,黑衣神使的整隻右手所有骨頭都被雲澈一瞬間無情的捏碎,黑衣神使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全身如將死的蠕蟲般痙攣抽搐,豆大的汗珠從他全身所有部位瘋狂淋落。

    “饒命……少俠……饒……命……饒命……”

    求生的本能讓黑衣神使拼命的發出乞饒聲,一張扭曲的面孔上滿是卑微的哀求。雲澈依然抓着他骨頭盡碎的右手沒有鬆開,冷冷的道:“最後一遍,把你得到的關於蘇苓兒的消息說出來,否則……”

    “我說……我說!”黑衣神使拼命點頭,在巨大的痛苦中嘶聲道:“三個……三個時辰前……得到消息……有人在琅嬛山脈中……見到過極有可能是蘇苓兒的人……只有這些……目前關於蘇苓兒的消息只有這些……饒命……我是七星神府的人……饒命……”

    聽到黑衣神使的話,蘇橫山全身一顫,目中露出激動無比的光芒。

    琅嬛山脈?

    位於扶蘇國之南,隔離扶蘇國與南天國的琅嬛山脈!

    當年他隕落的絕雲崖,也正是在琅嬛山脈之中。

    雲澈沉住氣,繼續道:“如此說來,你們七星神府的人現在已根據消息全部聚往琅嬛山脈追捕蘇苓兒?”

    “是……”黑衣神使顫抖着點頭。

    “好……”雲澈目露兇光:“你現在給我老老實實做一件事。馬上傳音給你們的人,讓他們立刻停止追殺蘇苓兒!”

    “啊……”黑衣神使眼瞳瞪大:“少俠……有所不知……追捕蘇苓兒的人……是由我神府一位長老引領……我一個小小的堂座……只是留在這裏審訊……蘇橫山……根本……使喚不動他們……呃……”

    雲澈臉色一沉,不再廢話,另一隻手忽然伸出,玄罡直衝入黑衣神使的心魂。

    黑衣神使早已在恐懼和痛苦中心膽欲裂,心魂根本毫無抵抗之力,瞬間便被玄罡侵入意識。

    雲澈開始快速讀取起他近來幾個月的記憶,太蘇門一切變故的前因後果,逐漸的呈現在他腦海之中。

    太蘇門的歷史並不算長,至今滿打滿算共計九百年左右。在第六百年時,太蘇門的一任先祖前往南疆之時,巧合之下救起了一個慘遭追殺,奄奄一息的人。而那個人最終還是殞命,臨死前,將一個漆黑的盒子交給了他。

    裏面裝着的,是一株叫【盤龍鬚】的東西。

    盤龍鬚和夏傾月當年吃下的菩提帝心蓮一樣,是數百年難得一見,堪稱“聖物”的東西。六年前的夏傾月服下由天毒珠淬鍊的菩提帝心蓮,短短一天之內從地玄境突破至王玄境。而盤龍鬚的藥效則要比菩提帝心蓮要猛烈的多,天玄境以下玄者貿然服用將會直接爆體而亡,只能天玄境以上玄者可用。

    而若是一個天玄境玄者服用煉化盤龍鬚,將直接突破一個大境界,成就王座。

    另外,七星神府有一種聞名於世,位列滄雲大陸最頂級的神丹“七星渡空丹”,其作用是讓一個達到王玄境巔峯的人直接突破瓶頸,成就霸皇,類似幻妖界的霸皇丹。

    而“七星渡空丹”最爲重要,也最爲難尋的材料,正是盤龍鬚,以他們七星神府的勢力,也要平均兩百年才能尋到一株。一旦嗅到盤龍鬚的蹤跡,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得到……哪怕要滅門搶奪。

    太蘇門先祖所救下的那個人,追殺他的正是七星神府。理由,自然就是奪取他手中的盤龍鬚。

    太蘇門先祖將盤龍鬚從南疆帶回太蘇門,他深知這株盤龍鬚足以讓他們太蘇門一飛沖天,更是知道若是暴露,引來的有可能是滅門之災。他在留下和主動交給七星神府之間猶豫許久,終於選擇了前者。將盤龍鬚封存在一個絕密之地,並留下一枚特殊鑰匙,由每一任門主代代相傳,唯有宗門之中出現一個品行端正,且三十五歲前便突破天玄境的天才時,才能以鑰匙將其取出,讓其服下盤龍鬚,成就強大的王座,繼任新門主,引領太蘇門達到更爲鼎盛的高度。

    這些,都是那位太蘇先祖留下的祕典所載。這部祕典,唯有每一任太蘇門主纔可看閱。因而除了每一任門主,誰都不知道他們太蘇門世代相傳的“至寶”究竟是什麼,只知道只有宗門之中出現一個絕世天才,纔可將“至寶”取出。

    這些年,蘇浩然一直心懷叵測,處心積慮的想要窺探宗門至寶之祕。後來一次,他趁蘇橫山不在宗門,翻他內院時,無意間觸動了一個隱祕玄陣,看到了那本祕典,從而知道了關於宗門至寶的來源和祕密。

    得知要天玄境纔可服用盤龍鬚,玄力不足強行服用和找死無異,他就算拿到手也無濟於事,蘇浩然失望惱恨之餘,竟喪心病狂的想到了將之獻給七星神府,博其青睞的念頭。

    不過這些,他沒有和蘇橫山言明,也沒有告訴任何人,而是暗中千方百計、不惜代價的找尋能當面和七星神府之人說話的機會……畢竟,這是屬於他的“大功”,絕不能借他人之口。

    經過兩年多的“努力”,他終於博到一個機會,當面告知了一個七星神府的“神使”太蘇門中隱有一株“盤龍鬚”的消息。

    之後,得到七星神府“讚許”的蘇浩然回到太蘇門後,迅速聯合蘇橫嶽、蘇忘機以及黑木堡,逼迫蘇橫山交出至寶鑰匙,有“七星神府”這個恐怖靠山,太蘇門人驚懼之下,紛紛倒戈向蘇浩然。

    而所有不聽話者,除了蘇橫山之外,全部被無情屠殺,棄屍在後山竹林。

    雲澈的手從黑衣神使頭上緩緩移開,眼角餘光淡淡掃了全身發抖的蘇浩然一眼,低下頭來,緩緩的道:“看來,你並沒有說謊。既然如此,那我就信守承諾,讓你死的痛快點!”

    “唔……”黑衣神醫的臉上露出深深的驚恐和絕望。

    雲澈手掌一撤,將黑衣神使甩翻在地,然後一腳踩下。

    噗!!!

    雲澈的右腳直接踏穿黑衣神使的胸口,重重的踩在地面上,將他的胸口踩出一個稀爛的血洞,大片的猩血、破碎的骨頭和內臟猛烈飛散,將周圍十幾丈區域灑的血跡斑斑。

    黑衣神使四肢痙攣,然後徹底沉寂下去,再無聲息。

    雲澈擡起腳來,腳上卻沒有沾到半點血跡。他將黑衣神使殘破的身體嫌惡的踢開,然後手指輕輕一動。

    砰砰砰砰砰砰砰……

    埋葬所有神府弟子的冰夷之樹無情爆裂,承受了很久冰獄折磨的神府弟子發出最後的絕望慘叫聲,身體在漫天飛舞的冰花中支離破碎。

    飛散的冰晶和碎屍將周圍大量太蘇門弟子砸翻在地,他們在慘叫聲中如夢方醒,全部丟掉手中武器,連滾帶爬的逃竄而去。

    “呵,還想走!?”雲澈的嘴角是殘酷的冷笑,他手掌緩緩張開,火焰燃起,太蘇門的上空驟然間通紅一片。

    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