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亡的氣息當空罩下,逃竄中的太蘇門弟子感覺自己彷彿瞬間陷入了火焰熔爐之中,發出了恐懼痛苦的嘶吼。

    就在盛怒之下的雲澈將要把他們全部焚燒成灰燼時,他的身後響起了蘇橫山急促的大吼:“雲澈!不要傷害他們!”

    雲澈的動作稍稍一頓,但也僅僅只是頓了一下,馬上手掌翻騰,空中火焰無情轟下。

    “住手……住手!!!”

    這聲大吼,幾乎撕破了蘇橫山的喉嚨……霎時,漫天火焰停滯在了那裏,雲澈的臉色一陣變幻,在所有人恐懼的窒息中,他終於深吸一口氣,收回了手掌。

    上空的火焰也全部熄滅。太蘇門衆人頓時從恐怖的地獄熔爐中脫離出來,他們全部軟倒在地,全身發抖。

    蘇橫山嘴脣顫動,然後痛苦的道:“放過他們吧,七星神府這四個字太可怕,他們也是被逼無奈,不爲了自己活命,也要爲了全家老小……罪不至死。”

    “罪不至死?”雲澈沉聲道:“難道你就罪該致死?難道那些陳屍竹林的門人就該死?”

    “真正忠於太蘇門的人全部慘死,而這些背棄宗門,背棄祖宗,殘害自己的門主和同門,去給其他人當狗的東西反而該活着?”

    想起那些擋在他身前,在鮮血中一個個倒下的同門,蘇橫山心中痛苦,眼中盈淚:“今日之果,主要在我這個門主的無能和教子無方。他們對我不仁,我無法對他們不義,太蘇門已經死了太多人……讓他們走吧……”

    雲澈的話讓那些太蘇門弟子全部低下頭來,而蘇橫山的話語,讓他們全身發抖,羞慚欲死,幾乎無地自容。

    雲澈既然已收回了金烏炎,就沒打算繼續出手將他們全部屠滅。他目光冰冷的掃了一眼周圍,音調無比陰沉:“給蘇門主磕十個響頭,然後,你們可以滾了!以後,不要再說你們是太蘇門的人!”

    雲澈的話,無疑是下了特赦令。衆太蘇門弟子全部慌不跌的跪倒在地,向着蘇橫山重重叩首……他們的頭磕的格外沉重,不僅僅是爲了活命,更因爲心中的感激和羞愧。

    “門主,是我們對不起你,是我們豬狗不如,我們以後再也沒有臉見你,請你……多保重!”

    “門主,你的饒恕大恩,我們來世一定做牛做馬以報……”

    有的太蘇門弟子磕完頭,已是淚流滿面,有的連磕幾十個,直把腦袋撞的頭破血流,他們有的向蘇橫山叩首拜別,有的沒臉和他對視。

    很快,他們腳步後退,然後快步四散而去,雲澈冷眼看着他們逃離,沒有阻攔。

    蘇浩然、蘇橫嶽、蘇忘機三人縮在一起,小心翼翼的想要一起逃開,但一股沉重冷冰的氣息驟然壓下,讓他們頓時僵在了那裏。

    “我說過讓你們走了麼?”雲澈陰森刺骨的聲音從他們身後響起。

    三人顫抖着回身,雙腿酥軟,隨時都可能跪到地上,嘴脣連續嚅動,卻是發不出半點聲音。

    “蘇橫嶽、蘇忘機,”雲澈目光陰戾的盯着臉色蒼白的兩人:“六年前,你們兩人聯合黑木堡共同威逼蘇門主,其行爲已等同叛門,就算將你們當場轟殺都毫不爲過。蘇門主卻是念及同門,不但沒有藉機重懲,甚至直接揭過,絲毫不加追究。你們非但不感恩戴德,居然又做出這忘恩負義的醜事!”

    “而你,蘇浩然。”雲澈的牙齒微微咬起:“身爲太蘇門少門主,爲了一己之私,殘害同門,殘害親父,將太蘇門數百年基業毀於一旦,簡直喪盡天良,豬狗不如,該遭天打雷劈!你還有什麼臉活在世上!!”

    蘇浩然全身哆嗦,然後忽的一下跪在地上,向着蘇橫山不斷磕頭:“爹,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救我……救我啊……爹!!”

    “你還有臉叫爹?”雲澈緩緩的向他們走近,腦中已晃過數十種讓他們以最大痛苦死去的方法:“蘇門主有你這樣的兒子,苓兒有你這樣的兄長,真是他們一生最大的恥辱!”

    “你們走吧。”雲澈的身後,響起蘇橫山頹然的聲音,讓他的身體猛的一頓。

    “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我再也不想見到你們。”蘇橫山眼眸垂下,聲音飄忽,似是在自言自語。

    “……”雲澈的腳步停在那裏,面色一片冷硬。

    蘇橫山的話,讓蘇浩然三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三人瞪大眼睛,哆嗦着起身,試探着向後倒退幾步……然後忽如三隻斷尾之犬,連滾帶爬的狂逃而去。

    雲澈直立原地,沒有追趕。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轉過身來,來到蘇橫山身前。

    蘇橫山癱坐在地,頭顱垂落在亂髮之中,他喃喃的道:“雲澈,我現在的樣子,一定很讓你看不起吧……呵呵呵……”他慘笑起來:“若換做其他門主,早已恨不能親手將他們碎屍萬段,但我……我卻做不到……”

    “這些年,我總是念及同門同脈,步步妥協,步步退讓,自以爲如此定能感化一切。我果然……根本不配當這個門主,若不是我的心慈手軟,優柔寡斷,太蘇門,也不會在我的手裏走到今天……”

    蘇橫山肩膀抽搐,熱淚縱橫。

    “……”雲澈沒有否認蘇橫山的話,因爲早在六年前,他便看出了蘇橫山的心慈手軟。

    “蘇門主,你或許的確不適合做一宗之主,但至少,你是個值得讓人尊敬的人,這輩子所作所爲亦問心無愧。”雲澈真誠的道。

    蘇橫山肩膀的抽搐停止,他擡起頭來,定定的看着雲澈:“雲澈,你這次來,是爲了苓兒嗎?現在的你,還……還記得六年前說過的話嗎?你還願意……照顧苓兒嗎?”

    六年前的雲澈,便給了他一種太過遙遠的虛渺感。今天的雲澈,更是強大到了一種他畢生都無法理解的程度。這中間,又隔了長長的六年,他真的不敢奢望,這樣一個人,會依然願意娶他平凡的女兒。

    “記得,我當然記得。”雲澈無比用力的點頭:“這些年,我一直沒有回來,是因……是因無法抗拒的苦衷。但這六年,我無時無刻不在牽掛着苓兒。你放心,我馬上就去找苓兒。無論如何,就算要豁上性命,也要會把苓兒平安的帶回來。”

    “好……好!”蘇橫山激動的眼眶再度溼潤,他感受得到雲澈聲音和眼神中那毫無雜質的真誠和關切……從雲澈爲了他,爲了蘇苓兒不惜殺盡七星神府的人,他就沒有理由不相信他。

    蘇橫山伸出手來,從胸口部位拿出了一枚小巧的晶石。晶石呈菱形,釋放着微弱的紫光。

    “這是?”雲澈下意識的問道。

    “這是苓兒的魂晶,”蘇橫山輕聲道,然後動作小心輕緩的將它放到雲澈的手中,那莊重的神態,似是將自己的整個世界都交付給了他:“只要魂晶未碎,就證明苓兒還活着,若苓兒在附近,它的光明就會更加閃亮……請你,一定要找到苓兒。”

    苓兒的……魂晶!

    雲澈將它輕輕握在手中,鄭重點頭:“好,你放心,我一定會把苓兒平安帶回來。”

    “好,好。”蘇橫山輕輕點頭,臉上終於露出了寬慰的微笑:“我就把苓兒……託付給你了。”

    雲澈剛要應聲,忽然覺得這句話有些不對勁。

    他剛剛警覺,身前的蘇橫山便全身一顫,瞳孔失色,身體緩緩歪倒下去,嘴角流下一道殷虹的血流。

    “蘇門主!!”

    雲澈大驚失色,閃電般的出手扶住蘇橫山的身體,卻發現他全身生機如宣泄的流水般快速逸散。

    這是……自斷心脈!

    雲澈瞬間就明白過來,蘇橫山是要他心無旁騖的馬上去救蘇苓兒,怕自己活着會成爲他的拖累,延後他去救蘇苓兒的時間。

    另外,他放走了那些太蘇門弟子,自感對不起死去的同門,又自認太蘇門今日之果都是他的責任……

    因而在將蘇苓兒的安危託付雲澈後,選擇自絕心脈而亡。

    “蘇門主……蘇門主!!”

    雲澈連聲大吼,蘇橫山卻已是毫無反應。這讓雲澈頓時想起了當年在天劍山莊御劍臺下,爺爺雲滄海爲了讓他重見天日,選擇自絕心脈……

    雲滄海是爲了他。

    蘇橫山,是爲了蘇苓兒。

    他的確不是一個合格的門主,但他絕對稱得上是一個偉大的父親。

    他當年救不了爺爺,只能跪地痛哭……

    而今,面對相似的情形,他怎能再讓這種事重演!!

    雲澈牙齒緊咬,大道浮屠訣被他全力調動,頭頂瞬間現出金色的浮屠塔,他一手按在蘇橫山眉心,一手按在他的心口,將純正的天地之氣全力輸入他的身體,死死的鎖住他最後的生命氣息,並嘗試一點點修復他斷裂的命脈。

    “蘇門主……不要死!苓兒還在等着你!不要死!”雲澈低吼着,額頭上的汗珠成片滾落。

    上一世癡守着他的苓兒,眼眸中永遠有着無法化開的憂鬱。

    他怎能讓夢幻般失而復得的苓兒,再變成那時的樣子!

    半刻鐘過去,在神奇的荒神之力下,蘇橫山的生命氣息停止了逸散,甚至開始了緩慢的復甦。蘇橫山微微睜開了眼睛,灰暗的眼瞳也一點點恢復了焦距,他嘴脣顫動,發出嘶啞的聲音:“不要……管我……救苓兒……快救苓兒……”

    “苓兒我一定會找回來!”雲澈沉眉大吼道:“但你也一定不能死!你要是死了,苓兒怎麼辦!讓她從此無父無母,孤苦無依嗎!!”

    “我……”蘇橫山滿臉痛楚。

    自己已是必死之人,根本無法照顧蘇苓兒一生……雲澈深深的知道,但蘇橫山不知道。如果蘇橫山也死了,那麼蘇苓兒就真的是孤苦無依了。

    “蘇門主,你如果是爲苓兒好,就好好的活着!你以爲自己這麼做很偉大嗎!狗屁!難道你想要苓兒還這麼小就沒了父親,還要一輩子活在因爲自己父親才自斷心脈而死的痛苦陰影中嗎?你這根本就是自私!愚蠢!”

    “你不想父女團聚,但苓兒想……她一定想!!”

    雲澈的咆哮聲讓蘇橫山的眼瞳在不斷的收縮中,逐漸變得朦朧,隨之眼眸閉合,再度昏迷過去。

    但,雲澈卻清楚的感覺到他身上的死志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強烈的求生慾望。

    本站重要通知:你還在用網頁版追小說嗎?使用本站的app,會員同步書架,文字大小調節、閱讀亮度調整、更好的閱讀體驗,請關注微信公衆號jiakonglishi下載免費閱讀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