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自斷心脈,在常人的認知中根本就是必死無疑.而能讓自斷心脈的人活過來的,在這個位面,也唯有云澈的荒神之力可以做到。

    蘇橫山的氣機依舊無比虛弱,但好在平穩下來,再加上死志已消,若無意外,已沒有了性命之憂。

    雲澈將雙手從蘇橫山身上移開,然後喂他吃下了三顆冰雲仙宮的雪顏丹,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只是要修復心脈,絕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縱然以雲澈的荒神之力,也至少需要數月的時間。

    他將蘇橫山移入太古玄舟之中,站起身來,低念一聲:“苓兒,等着我!”

    琅嬛山脈在頗爲遙遠的南方,其位置和距離他也知道個大概,但云澈並沒有馬上進入太古玄舟進行空間穿梭,也沒有去往南方,而是反向北方飛去。

    撿回性命的蘇浩然、蘇橫嶽、蘇忘機三人出了太蘇門後,喪家犬般的一路北逃,一路上連半刻都不敢停歇,唯恐雲澈忽然改變主意追上來……他連七星神府的人都毫不猶豫的全部殘殺,要殺他們,根本和踩死三隻螞蟻毫無差別。

    不要命的逃竄之下,他們都感覺不到自己已經跑了多久,直到徹底力竭,才狠狠栽到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氣,臉色煞白,驚魂未定。

    “應該……應該已經安全了。”太長老蘇忘機哆哆嗦嗦的道。他看向後方,太蘇山已在百里之外。

    “少家主,我們現在該……該怎麼辦?”蘇橫嶽喘着粗氣問道。

    “嗄……嗄……”剛纔的逃竄幾乎跑炸了蘇浩然的胸肺,他趴在地上,緩了好半天,然後猛一咬牙,全身哆嗦起來,半是驚懼,半是怨恨的道:“我們去七星神府……雲澈殺了他們的人,七星神府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對,少門主說的對。”蘇忘機連聲附和,畢竟,蘇浩然是得到七星神府“讚許”的人,雖然已到了如此田地,他們還是要以蘇浩然爲主心骨:“那雲澈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敢殺七星神府的人。七星神府那等存在,若是被他們知道,雲澈就算有通天之能,也只有死路一條。到時……”

    “呵呵,很好的主意,先預祝你們成功。”

    帶着冰冷嘲諷的聲音從上空傳來,讓三人驚的魂飛天外。蘇浩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全身哆嗦,差點嚇到失禁:“雲……雲澈!”

    雲澈從上空緩緩而落,站到了他們面前。三個人瑟瑟發抖,瞳孔放大,猶如見到了死神降臨。

    “都……都是他們說的……我什麼都沒說,我什麼都沒說……我就算有一萬個膽子,也……也不敢對您不敬。”蘇橫嶽牙齒打顫,拼命的搖頭。

    “蘇橫嶽,你……你……”

    “……霍……啊……滋……”蘇浩然整張臉顫抖像是覆在頭骨上的爛肉,他拼命的想要開口求饒,卻在極度的驚恐之下,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呵,”雲澈淡淡冷笑:“你們用不着這麼害怕,我又沒說要殺你們。我既然已經當着蘇門主的面放你們離開,就不會再要你們的命。”

    本是驚駭欲死的三人聽到雲澈的話,全部一愣,隨之喜出望外,蘇橫嶽兀自不敢相信的道:“真……真的?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雲澈半眯着眼:“你們三個人好歹一個是蘇門主的長輩,一個是蘇門主的兄長,一個還是蘇門主的親生兒子,我先前已經順從他的意願讓你們活着離開,要是再私自將你們殺了,那我可沒辦法向他交代。你們可要好好感激蘇門主給你們留下的這條命。”

    蘇浩然三人終於相信自己不是在做夢,蘇橫嶽慌不跌的道:“是……是,是我們對不起門主,來世……來世一定做牛做馬,結草銜環以報。”

    蘇橫嶽和蘇忘機拉起癱軟中蘇浩然,惶然道:“走……我們快走。”

    他們走了沒幾步,背後便再次響起雲澈森然的聲音:“站住。”

    三人身體一抖,戰戰兢兢的回過身來,蘇忘機顫聲道:“雲……雲少俠還有何吩咐,你剛纔親口說過……絕不會傷我們的性命。”

    “當然,我說過不會要你們的命。”雲澈的眼神瞬間冰寒:“但我可說過要放過你們!!”

    恐怖的殺機陡然從雲澈身上釋放,讓三人瞬間如墜冰窟,本就全身酥軟的蘇浩然又一次癱了下去,竭力的哭喊道:“放過我……我是蘇橫山的兒子,我是苓兒的親哥哥啊……放過我……我……我絕對不會去找七星神府……你殺七星神府人的事我誰都不會說……我一個字都不會說出去……求你放過我……你要我做什麼都行……”

    “你還有臉自稱苓兒的哥哥!”

    蘇浩然的話無疑更加刺激了雲澈的怒火。太蘇門如今已經完了,蘇橫山這些天遭遇了巨大折磨,剛纔又險死還生,蘇苓兒更是生死未知……而這一切,罪魁禍首就是這個泯滅人性的蘇浩然!

    雲澈伸手一抓,已將蘇浩然猛的吸到身前,一團血花在他的腹部爆開,瞬間,他玄脈寸斷,修煉了幾十年的玄氣如被戳破的氣球快速逸散……而且這一輩子,都將是個徹頭徹尾的廢人。

    蘇浩然發出絕望的慘叫,捂着腹部在地上痛苦的翻滾着。但僅僅將他廢了,又怎能平息雲澈的怒火,他向前一步,一腳踩在蘇浩然的右臂上。

    “咔嚓”一聲脆響,蘇浩然的右臂被直接踩成了兩段,血流如噴泉般從斷裂處噴灑出去。

    蘇浩然的慘叫聲瞬間淒厲了數倍。看着如蝦米般全身蜷縮,痛苦翻滾的蘇浩然,雲澈的臉上沒有哪怕一絲的憐憫或不忍,他手指伸出,兩枚冰凌飛射而下,無情的扎入蘇浩然的雙眼。

    “嗚啊啊啊啊啊啊”

    蘇浩然的兩枚眼珠炸裂,被永久送入黑暗深淵的蘇浩然發出絕望惡鬼般的慘叫。雲澈冷眼看着他的慘狀,魔鬼般的低吟:“蘇浩然,你已經不配當人,連人不人,鬼不鬼都便宜了你!!”

    噗!!

    雲澈一腳踢在地面的一枚石子上,那枚石子頓時如流星般飛向蘇浩然,從他的左臉飛入,右臉飛出,在他臉上穿出兩個血洞的同時,也將他的舌頭齊整的切了下來。

    “嗷吼嗚嗚嗷……”

    蘇浩然的叫聲頓時變得比魔鬼嚎哭還要難聽和絕望……他玄脈盡廢,右臂血斷,雙目已失,面容被毀,舌頭也被割下。不惜自己親人和同門的性命,不惜葬送整個太蘇門,夢想着抱上七星神府大腿的蘇浩然此時不但已成廢人,且今後目不能視,口不能言,這輩子都別想再做什麼春秋大夢,有的,只會是無窮無盡的噩夢。

    後方的蘇橫嶽和蘇忘機已是駭的面無人色,當雲澈的目光投向他們時,他們同時慘叫一聲,連滾帶爬逃竄而去。

    雲澈向着他們逃去的方向緩緩伸出手臂。

    噗!!!

    一聲輕聲,蘇橫嶽和蘇忘機的玄脈同時爆裂,他們栽倒在地,全身抽搐,滿臉的恐懼與絕望。

    雲澈轉過身去,再不願多看一眼,他浮空而起,冰冷無比的道:“你們三個最好拼命的祈求苓兒安然無恙,如果……苓兒要是有什麼差池,我…必…讓…你…們…的…餘…生…永…遠…活…在…最…痛…苦…的…煉…獄…之…中!”

    雲澈的最後那句話,帶着濃烈到極致的煞氣,彷彿魔鬼最陰森惡毒的詛咒。

    雲澈極速向南,飛出十幾裏後,迅速召喚出太古玄舟,心中默想着琅嬛山脈的所在,向着記憶中的琅嬛山脈穿梭而去。

    千里之地瞬間而過,雲澈離開太古玄舟時,眼前,已是一片連綿不絕的龐大山脈。

    琅嬛山脈,位於滄雲大陸扶蘇國與南天國的交界之處,北爲扶蘇,南爲南天。它雖不是滄雲大陸最大的山脈,卻有着滄雲大陸最高的山峯。

    站在琅嬛山脈的邊緣,一眼便可以看到羣巒環繞之下,一座山嶽沖天而起,直入雲端,凌空覽世。

    但滄雲大陸的人都知道,那雖然遠看是一座山嶽,實則是兩座,它們處在琅嬛山脈正中區域,相鄰聳立,高度近似。最爲奇異的,是它們相背的那一面皆陡峭險峻,而相對的那一面,則都是近乎直線而上,直接而下,宛若刀切!

    若從東西方向看向它們,便像是一座山嶽被從一把穹天之刃從正中豎直的切成了兩半,分成了兩座奇形山嶽。

    而這兩座奇形山嶽形成的斷崖,便是滄雲大陸人人談之色變的【絕雲崖】,它是滄雲大陸的禁地之首,是雲澈終結滄雲大陸人生的地方。

    也是茉莉要他立誓,絕不可靠近和試探的地方。

    再臨此地,雲澈來不及緬懷什麼,他拿出蘇橫山交給他的魂晶,速度全開,如一道奔雷衝入琅嬛山脈,心中聲聲呼喊着:苓兒,千萬不要有事!

    琅嬛山脈玄獸衆多,資源豐厚,常有扶蘇國玄者在其中歷練和尋寶,但云澈一入琅嬛山脈,便發現其中的氣氛略顯異常,似乎有些過分的安靜。雲澈一邊快速潛行,靈覺更是釋放到最大,搜尋着任何可能的氣息,同時不斷的看着手中的魂晶……這是屬於蘇苓兒的魂晶,若是臨近,它的光芒會更加濃郁。

    這時,雲澈的靈覺範圍內忽然出現了一羣玄者的氣息。這些玄者氣息相近,應該屬於同一宗門,最強的天玄境,最弱的只有靈玄境,共有七八十人,雲澈沒有放緩速度,而且快速靠近,然後落在了一條山道的附近。

    這條山道是琅嬛山脈的主山道之一,此時,正有一羣穿着同一宗門玄衣的人停留在那裏,個個表情透着緊張謹慎,不斷的張望着周圍。

    而看他們擺出的陣勢,很像是在封鎖這個山道。

    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