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怕的肉體爆裂聲中,數息之間,十個神府弟子的身體被情緒失控的雲澈殘忍的轟碎。在他染血的拳頭即將轟在最後一個神府弟子的身上時,卻忽然死死的停在了那裏。

    癱軟在地上的神府弟子早已面無人色,看到雲澈的動作忽然停滯,本已絕望的他看到了活命的希望,他哆嗦着向後爬動:“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他一聲慘叫,整個人已被吸到雲澈身前。雲澈的手掌抓在了他的腦袋上,左臂光芒閃動,玄罡飛出,瞬間侵入到了他的心魂之中。

    神府弟子頓時失魂,他最後半個時辰的記憶迅速進入到了雲澈的腦海之中……在他的記憶裏,雲澈清楚的看到了蘇苓兒躍下絕雲崖的畫面。

    “呃……啊!!!”雲澈面孔扭曲,牙齒打顫,他一聲怒吼,手中的神府弟子被他狠狠的甩了出去,還未落地,便已碎成了數段。

    猩紅的血液染紅了山石,十二個七星神府的人頃刻間化作一地的碎屍血水,卻無法讓雲澈心中的憤怒與痛苦有半點的減輕。他閉上眼睛,像一隻發狂的兇獸聲聲咆哮……

    砰……

    他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染血的手臂狠狠的轟下。

    轟!!!!

    一聲巨響,幾乎傳遍了大半個琅嬛山脈,絕雲峯上無數山石崩塌而下。

    雲澈的手臂血流如注,但他已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他跪在地上,雙手死死的抓住地面,口中粗重的喘息,全身更是無比劇烈的顫抖着。

    爲什麼……

    爲什麼會這樣……

    雲澈的靈魂如被萬箭穿刺……他失去過苓兒,那也一直是他生命中最大的痛苦和遺憾。

    能與苓兒再次相見,他一直相信,這定然是蒼天給予他最大的恩賜。在得知自己必死,生命的最後,他最大的渴望,就是再次見到苓兒……哪怕只是遠遠的看一眼。

    他通過太玄玄舟,用唯一,也是最後的機會到來滄雲大陸,在確認六年前的一切不是夢境,他欣喜若狂。但,他卻還未能見到蘇苓兒,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噩耗,這樣的結局……

    上一世,他被仇恨矇蔽了雙眼和靈魂,蘇苓兒給予了她自己的全部,給了他幾乎一生的眼淚,他卻沒有給過她哪怕一個承諾……

    這一世,在“幻境”中再見蘇苓兒,他給了她所有的承諾,但他還沒來及兌現,只給了她六年癡癡的等待……便再次失去了她。

    “苓……兒……她到底做錯了什麼……”靈魂被撕裂的痛苦讓雲澈感覺不到了身體和感官的存在,冰冷的眼淚一滴滴的落在他手邊的土地上:“爲什麼老天……要這麼對她!!”

    “不……怪我……都怪我……”雲澈的全身在顫抖,牙齒幾近被他全部咬碎:“我爲什麼要浪費時間……去處理蘇浩然那幾個混蛋……如果我早一些過來,就不會是這樣……苓兒就不會有事……”

    “都怪我!!”

    “啊!!!!!”

    雲澈眼瞳猩紅,左臂掄起,狠狠一拳轟在了自己的心口。

    噗!

    這一拳之下,他心口下陷,口中猛的噴出一道長長的血箭,但身體的痛苦,又怎能及得上他心中痛苦的萬一。

    叮……

    在他這一拳之下,一枚他放在胸前的小巧玉石被高高震起,碰撞在前方的山石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然後又彈落回雲澈的身前,安靜的閃爍着淡紫色的光芒。

    閃爍在瞳孔中的微弱紫光讓雲澈正欲再次砸向自己的手臂一下子停滯在了那裏,下一個瞬間,他如遭電擊,猛的撲了過去,將它捧在了手心之中。

    小巧的菱形玉石,釋放着溫暖的紫光。而這枚玉石不是普通的玄玉,而是蘇橫山交給他的魂晶!

    蘇苓兒的魂晶!!

    魂晶與其主的命魂相連,一旦其主命隕魂滅,魂晶就會瞬間破碎。在稍大一些的宗門,重要人物都會有魂晶留存在宗門之中,若在外殞命,便會第一時間知曉。

    而手中蘇苓兒的魂晶……並沒有破碎,依然在閃爍着靈魂之光!!

    苓兒沒有死!!

    彷彿有一股寒泉猛的涌入雲澈全身,讓他混亂的心緒一下子變得無比冷醒,他緊握魂晶,腳步混亂的衝到了絕雲崖邊。

    霧濛濛的斷崖深不見底,絕雲崖下的世界被稱作死神的墓地,滄雲大陸無數年曆史,被動墜下、主動探下的人不計其數,卻從未有一個人能活着出來包括強大無匹,在人類如神明般存在的帝君!

    這不是什麼隱祕,而是滄雲大陸婦孺皆知的常識!

    七星神府十二人的言語可以騙他,但記憶不可能騙他,蘇苓兒的確跳下了絕雲崖。

    而就在他手中,依然完整溫暖的魂晶同樣不會騙他。

    雲澈腳尖踩在絕雲崖的最邊緣,深吸一口氣,竭力抑住狂亂的心跳,口中不受控制的發出混亂的低念:“苓兒還活着……苓兒沒有死……苓兒沒有死……”

    他忽然騰空而起,來到了絕雲崖的正上方,用盡全部的力氣,喊向了下方的無盡深淵:

    “苓兒!!苓兒!!我是雲澈……苓兒你在哪裏……苓兒!!”

    他的聲音在玄力的帶動下,足以傳到百里之外,卻被下方的漆黑深淵完全的吞沒,過去許久,都聽不到絲毫的迴音……更沒有蘇苓兒的迴應。

    上天是茫茫蒼穹,下方是無盡深淵。這一瞬間,他如同站在了天堂與地獄的節點,整個世界,只剩下了他的心跳與喘息聲。

    緩緩的擡起手掌,連接着蘇苓兒靈魂的魂晶光芒溫然,告訴着他蘇苓兒依然完好的存在於這個世間,等待着與他的重逢。他定定的看着魂晶,眼前,逐漸浮現出蘇苓兒的身影……

    上一世,如憂鬱精靈,爲他流過無數眼淚的蘇苓兒……

    六年前,歡笑如天使,大哭着要他一定要回來的蘇苓兒……

    輕輕的把魂晶握在手心,雲澈不再呼喊,眼神也忽然沒有了混沌,變得清澈無比,身體緩緩下沉,然後驟然加速,整個人墜落的隕石,衝向了下方的無盡深淵。

    【雲澈,我要你立誓……無論現在,還是將來,你在滄雲大陸的時候,絕不可以再靠近絕雲崖!哪怕你的實力百倍於現在,可以橫行天下,輕鬆擊潰軒轅問天這樣的人,也絕不要試圖探尋絕雲崖下……絕雲崖下隱藏的東西,我不能告訴你。但它的可怕,遠遠不是你所能想象!】

    【我知道了,以後無論什麼時候,我絕不會靠近絕雲崖。就算因爲特殊的原因到了絕雲崖,也絕對絕對不會去試圖查探下面的祕密……我答應茉莉的事,一定做到。】

    …………

    當初茉莉以最嚴肅的語氣對他的告誡猶在耳邊,他在茉莉面前立下的保證,同樣清清楚楚。

    茉莉,對不起,我要違背當初對你的諾言了……

    滄雲大陸那一世,我以爲我生命最重要的事就是報仇。

    但苓兒在我懷中死去的那一刻,我忽然發現我的世界變得空無一物,那種痛苦與懊悔,一直延續了我整個生命……之後的每一天,每一刻,我都在痛苦和悔恨。夢境之中,我無數次的奢望過,如果一切都是假的,苓兒還在我的身邊,那我願意爲她放下所有所有的一切,給予她我的全部……

    而曾經的夢想與奢望,奇蹟的變成了現實……我怎能再一次失去她!!

    “苓兒……”雲澈在下墜中輕輕的低念:“哪怕要和你一起永遠埋葬入死神的墓地,我也絕不會再放開你!”

    雲澈的墜落沒有半點猶豫和恐懼,反而越來越快,手中緊緊的握着蘇苓兒的魂晶,心中祈禱着它千萬不要破碎……永遠不要破碎。

    轉眼之間,他已墜下整整千丈,周圍變得漆黑一片。他仰起頭,發現就連上空,都沒有了一絲光芒。

    苓兒,你在哪裏……你究竟在哪裏!

    我知道,你一定平安無恙……我馬上就會找到你!!

    黑暗會讓人本能的恐懼,何況深淵之下的完全黑暗。但云澈下墜的速度卻非但沒有減緩,反而一直在極力的加快。

    手心的魂晶在告訴他蘇苓兒一定就在深淵下的世界裏等待着他。

    先前就是因爲他的遲到,得到的是蘇苓兒跳下絕雲崖的殘酷結果。現在,他怎能允許自己再有半點的遲緩猶疑。

    呼!

    赤紅的鳳凰炎在雲澈的手中燃起,爲他照亮着漆黑的深淵世界。但鳳凰炎的炎光之下,他看到的依舊只有空洞的黑暗,下方的深淵,不知何時纔是盡頭。

    雲澈直接熄滅了鳳凰炎,依然保持着全速下墜……滄雲大陸歷史上,無數嘗試探尋絕雲崖底的玄者墜下時都是小心翼翼,緩慢無比,即使是數月前茉莉探視絕雲崖,都保留着八分警惕和慎重。

    而云澈,絕對是第一個如瘋了一般全力衝向這個滄雲大陸……甚至是整個地位最可怕深淵的人。

    耳邊風聲呼嘯,空氣變得越來越陰冷,雲澈狂亂的心跳也自始至終沒有平息過。他想象着深淵下的世界是一片汪洋……或是一片漆黑叢林……只是會有什麼原因讓落入其中的人難以出來,而不會傷及性命……

    所以,苓兒一定是平安的!只要自己落入下方的世界,就一定能找到她!

    茉莉清楚的和他說過,絕雲崖下的世界無比的可怕,是他根本無法想象的可怕……但他此刻無比用力的這麼想着,用盡全力堅信着。

    呼嘯的陰風之中,他已連續墜下了數千丈的高度,而此時,他終於開始察覺到了當初茉莉察覺到的異樣氣息。

    這個氣息……

    黑暗魔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