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裏怎麼會有魔氣?

    若換做他人,只會把這股氣息當做是深淵之下囤生的陰氣。但云澈和焚絕塵、軒轅問天交過手,還在弒月魔窟接觸過一個真魔,他一下子就辨識出,這股氣息和弒月魔君身上的魔氣是同一類型的氣息!

    不過,這個魔氣極爲微弱……至少在雲澈的感知中是如此,若不留心,甚至可能都察覺不到。

    雲澈心急如焚間,雖然短暫疑惑,但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依舊以最快的速度向下衝去。

    平時,他是個格外謹慎的人,搜索一個極爲危險的地方時,必定是步步防備。但今天面對這滄雲大陸最可怕的“死神的墓地”,他反而像是在不顧一切的全力“赴死”。

    越來越陰森的風聲中,他已下墜了很久,在他的估算之下至少已落下了萬丈,卻依然沒有要到盡頭的痕跡,他的心臟也越收越緊。蘇苓兒的玄力只有靈玄境,不要說飛行,連滯空的能力都頗爲薄弱。

    別說墜下萬丈,就是從千丈墜落,都必定會殞命。

    但是,一直握着手中的魂晶依舊完整而溫暖。

    雲澈雙手微微攥緊,摒去腦中一切臆想和雜念。對現在的他而言,只要知道蘇苓兒還活着就夠了……無論下方有什麼,無論蘇苓兒身上發生了什麼,這一次,這一世,他都絕不會再放手!

    別說只是未知的黑暗深淵,就算明知那是九幽地獄,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跳進去。

    當初第一次跳下絕雲崖,他在下落的過程中便失去了意識,不知道自己墜落了多久,又落在了何方。這一次,他才知道絕雲崖下的深淵竟深到如此可怕的程度。

    又繼續墜落了數千丈,依然沒有到深淵的盡頭,但云澈的身體,卻在這時不知不覺的穿過了一個“交界點”,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瞬間,雲澈的全身猛的一冷,一股濃郁、強烈到極點的陰寒氣息從周圍驟然襲向,襲向他的全身還有玄脈。與此同時,他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吸力從下方涌來,彷彿是有無數只看不見的黑暗之手在狠狠的拉扯他。

    他瞬間凝力想要抗拒,但那股拉扯力卻是強橫到極點,他的玄力在這股力量面前簡直渺小如沙塵,連一絲的抗拒都沒能生成,便被狠狠的甩向了下方。

    “呃!!”

    砰!!

    雲澈一聲痛吟,像是一顆被巨力砸下的石子,頭下腳上的墜下,一直墜下千丈之後,重重的砸在一個奇硬無比的物體上,直痛的他全身麻痹,癱倒在地,過了好一會兒,才掙扎着坐了起來。

    雲澈一手按着自己的頭部,一手按在地面上,然後終於反應過來,自己的下方是實地這裏已是深淵之底!!

    手掌所碰觸到的地面冰冷而堅硬……給他的觸感比之他在天玄大陸見過的最堅韌的玄鋼還要堅實。

    雲澈想要站起,但手臂剛支起,便又重重的坐了回去。他嘴巴大大張開,幾乎用盡全力才完成了一次喘息,胸口沉悶的像是被壓着一塊萬鈞鋼板,大腦也是一片昏沉,精神模糊到近乎遊離。

    他腦中剩餘的清明告訴他,這是來自黑暗魔氣的吞噬!

    噬命噬魂!!

    當初進入弒月魔窟,他就承受過這種感覺。如今的他玄力遠勝當時,卻要不堪數十倍,才短短几息,他便像是一下子丟掉了半條命。

    因爲這裏的黑暗魔息,比之可怕的弒月魔窟還要濃郁……而且濃郁了不知多少倍!

    而且這種黑暗魔息不但吞噬元氣和魂力,還會壓制玄力。若不是他有邪神玄脈,不受壓制,將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魔氣……爲什麼……會有……這麼可怕的……魔氣……”

    雲澈發出低吟,他卻幾乎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他用力晃了晃頭,努力維持着清醒,然後一點點的挪動身體坐正,快速凝神靜心,大道浮屠訣開始運轉,由慢變快,五十四玄關,還有全身毛孔全部張開,一縷縷至精至純的天地之氣如清涼的溪流一般涌入他的體內,化作他的力量和生命元氣。

    雲澈的頭頂,一尊淡金色的小塔朦朧映現,緩慢旋轉。

    在這個可怕到超乎想象的黑暗世界,他的生命力和魂力都在被快速的剝奪,但同時,大道浮屠訣卻也從極爲濃郁的黑暗世界中攫取着遠比平時濃郁的天地之氣來快速恢復他的生命力和魂力……逐漸的,隨着金色小塔的無聲旋轉,吞噬與恢復,終於達到了微妙的平衡。

    就和當初在弒月魔窟中一樣,只是時間要長久了很多。

    “呼……”

    雲澈睜開了眼睛,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眼神和精神都完全恢復了清明,但心中卻沒有半點的喜悅,反而沉重了很多。

    比弒月魔窟還有濃郁至少數十倍的黑暗魔息……這是一個恐怖到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的世界。不要說普通人,就算是強如小妖后、鳳雪児,若是落入這個世界,短短不到一刻鐘也定然會殞命。

    他有邪神玄脈和荒神之力,前者抵禦玄力壓制,後者保持元氣和魂力,他才能在這個世界長久停留……也只有他才能在這個世界做到這種程度。

    如果蘇苓兒落到這個世界,即使不被摔死,也絕無可能在這個世界中存活。

    靈玄境的力量,在這樣的世界,一瞬間就會被噬滅!

    但爲什麼……

    雲澈張開手心,一直被他牢牢握在手中的魂晶依舊在閃動着淡淡的紫芒。

    魂晶未碎,證明它的主人並沒有死。

    但蘇苓兒先於他跳下絕雲崖,同樣也會落在這個世界。以她的體質和玄力,根本不可能還活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不是蘇苓兒的魂晶?

    不會!一定不會……雲澈用力的搖頭否認……這是蘇橫山親手交給我的,他被關在地牢十幾天,都死死的抓着它不放,又怎麼可能弄錯!

    絕對不會!

    苓兒一定是平安的,只是我沒找到她。

    雲澈站起身來,金烏炎在他身上熊熊燃起,在濃郁的黑暗下勉強耀亮着周圍不到五丈的空間。

    腳下的地面平整,偶見凸起,漆黑一片,毫無雜色,旁邊不遠處,依稀可見那道他順着墜下的山壁。他仰起頭,看向了下方,回想那股讓他毫無抵抗力的拉扯力,心中頓時一突,全力躍起,向上空飛去。

    他接連飛起數百丈,都毫無異樣。

    但就在他飛到近千丈之高時,一股可怕無比的吸力忽然從虛空中襲下,雲澈有所準備,煉獄開啓,暴走的玄力帶着他的身體全力衝向上方……

    但,他全力爆發的力量,在這股吸力面前就彷彿巨浪中的枯葉,一瞬間……僅僅是一瞬間,他就和剛纔一樣被狠狠的甩回了千丈之下的地面上。

    砰!!

    一聲重響,雲澈被摔的連翻幾個跟頭,全身近乎散架,身上火焰也完全熄滅。但地面卻是完好無損,連一絲損缺都沒有出現。

    “嘶……”

    雲澈直痛的齜牙咧嘴,他擡頭看向黑暗的上空,內心變得無比之沉重。

    到了此刻,雲澈已是徹底明白爲什麼一旦落入絕雲崖,就會有來無回,十死無生。這裏可怕無比的黑暗魔氣,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玄者所能抗拒。就算強大到可以短暫抗拒,在那股恐怖的吸力之下也根本不可能逃脫。

    也就意味着,任何人一旦碰觸到這個深淵底部的黑暗世界,就會被瞬間吸入其中,別說脫離,連一絲掙扎的機會都沒有,然後很快就會被黑暗魔息吞噬成黑暗的塵埃。

    這也是爲什麼……茉莉警告他永遠不要試圖探查絕雲崖之下的世界。

    雲澈沒有再試圖挑戰那股可怕的吸力,因爲枯葉就算再怎麼掙扎,也不可能掀翻滔天巨浪,他擡起手來,怔怔的看着那枚紫光閃閃的魂晶……這樣的世界,苓兒怎麼可能還活着……她一碰觸到這個世界,不到一息的時間,就會被吞噬成黑暗的灰燼,連痕跡都不會留下……

    怎麼可能還活着……

    難道,真的是蘇橫山弄錯魂晶了嗎?

    不對……我不能這麼想……我怎麼能這麼想……雲澈痛苦的搖頭,合上手掌,把魂晶死死的攥緊……我要相信這枚魂晶,我要相信苓兒……更要相信奇蹟!我已經失去的苓兒都可以再次出現在我生命裏……我又有什麼理由不相信她還平安的活着!

    腦中拼命的塞滿着蘇苓兒一定還活着的意念,雲澈再次站起身來,燃燒着金烏炎,緩慢的挪動腳步,在黑暗中搜尋着這個詭異的世界,他走了好一會兒,看到的始終都是一樣的場景……陰森、黑暗、空曠,死寂。

    這裏,像是一個空曠的死亡世界,除了黑暗和濃郁到異常的魔息,再無其他。

    “苓兒!苓……兒!!!”

    雲澈開始大聲的喊叫,奢望着奇蹟的出現,他的呼喊聲在過於濃郁的黑暗中並不能傳出去太遠。他一邊小心的向前行走,希望發現着什麼,一邊將越來越的玄力傾注到喊聲之上。

    “苓—兒—!!”

    “苓兒!!”

    “我是雲澈!你在哪裏……我知道你在這裏!!”

    “苓兒!!!”

    他一步步的向前,一聲聲的呼喊,極度黑暗的世界裏,他身上的火光顯得格外灼目。

    黑暗中,他不知道自己走出了多遠,足足上千次的呼喊,回答的他,始終便只有黑暗和死寂。

    終於,雲澈的腳步停了下來……在他的潛意識裏,他早就知道,蘇苓兒不可能活在這個世界,在這整個位面,除了他,沒有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生靈能在這個世界存活。

    但他卻不敢、不願去接受這太過殘酷的事實,拼命的相信那一定是蘇苓兒的魂晶,拼命的想要追尋那渺茫到都不能稱之爲渺茫的奇蹟……

    他擡頭起,入眼之處全是黑暗,他胸腔沉悶的幾欲爆炸,全身一陣顫抖,他用力喘息了一口,用盡全力,發出一聲發泄的大吼:

    “苓兒!!!!!”

    空氣震盪,這聲大吼穿透着黑暗,傳出了很遠很遠。

    “吼嗚!!”

    而就在這時,遙遠的前方,忽然傳來了一聲沉悶的咆哮。

    這聲吼叫極其遙遠,似乎來自千里之外,雲澈的全身陡然一震,雙耳瞬間失聰,胸口如被一口大錘砸中,五臟六腑一片劇震,一口逆血直衝喉管。

    這……這是!?

    雲澈向後幾個趔趄才堪堪站穩,心中一片驚駭……這個聲音,分明是獸吼!

    這裏……竟然存活着玄獸?

    這樣的世界,竟然有玄獸存活!?

    單單是這裏存活着生物便足以讓雲澈駭然,而最讓他震驚的,是這隻玄獸僅僅只是發出咆哮,還是來自遙遠距離的咆哮,便讓他直接受到內創。

    就像是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個八級以上帝君一掌打在胸口。

    那該是何等可怕的力量,何等可怕的生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