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玄者的最前方,一個打扮華貴的年輕玄者向身前的面色肅然的中年人道:「爹,那個蘇苓兒究竟是什麼人?聽說她好像是江東一代的某個宗門之女,才十幾歲,為什麼會遭到七星神府的追殺?」

    剛要上前詢問的雲澈腳步頓時停住。

    看中年人的神態以及身上渾厚的玄力氣息,應該是這些人的首領或宗主,他微微搖頭:「為父也不知道,七星神府的事,還是少打聽為妙。」

    年輕玄者脖子稍稍一縮,聲音不由得低了幾分,小聲嘟囔道:「不管她是什麼人,既然被七星神府的人盯上,再怎麼逃也是枉然。」

    「唉,」中年人重嘆一聲,也用極低的聲音道:「七星神府終究是七星神府,雖然只來了十二人,但一聲令下,各城主、宗門無不要俯首聽命,現在全山北域的宗門都已布防在這裡,那蘇苓兒別說只是個小姑娘,就算有通天之能,也別想躲過今天了。」

    雲澈的牙齒猛的一咬……他所料無措,這些人,是遭七星神府勒令搜尋蘇苓兒的扶蘇國宗門之一。

    雲澈心電急轉,便要衝上去隨便抓個人玄罡攝魂。這時,那中年人忽然拿起了傳音玉,上面傳來急促的玄力波動。

    中年人快速讀取了傳音玉,隨之臉色明顯一松。他轉過身,向所有人道:「大家放鬆警戒,準備撤離吧。」

    年輕人玄者連忙道:「爹?什麼狀況?是不是那蘇苓兒已經被七星神府抓到了?」

    雲澈:「……!」

    「不知。」中年人平靜的道:「但根據多個痕迹,已經確定她逃向了絕雲峰。先前她還可以藉助這裡的複雜地形和玄獸氣息的干擾來勉強躲藏,但上了絕雲峰,就是絕路一條。不久前,從痕迹上確定蘇苓兒必定逃向絕雲峰后,七星神府的十二位前輩已親自追上了絕雲峰,這件事,已經可以就此了結了。」

    「七星神府抓那個女孩的目的以及之後的事,就不是我們能知道的……全部準備撤離,其餘的不要多問,不想死的太早,就知道的越少越好。」

    砰!!!

    一道驚雷般的氣爆聲響起,雲澈整個人已如奔雷般沖向了琅嬛山脈的深處,忽然捲起的颶風將那些準備撤離的玄者全部沖翻在地,他們瞬間一片大亂,面色驚恐,以為遇到了強大玄獸的襲擊。

    雲澈全身玄力全開,幻光雷極更是運轉到極致,速度快到了足以讓一個帝君瞠目結舌……

    不行……這樣太慢了!

    依靠腦中對琅嬛山脈的記憶,從目前這個位置到絕雲峰,大概要四百里的距離。這個距離以他的速度而言用很短的時間即可達到,但現在,哪怕半息的時間都絕不可耽擱。

    他在奔行中迅速召喚出太古玄舟,瞬間穿梭了四百里的空間,直接來到了絕雲峰腳下。

    抬頭望去,巨大的山體擎天而上,直沒雲端,不見頂峰。雲澈一現身,根本不去尋找山道的所在,沿著山體直衝而上,全身涌動的玄氣無比暴躁。

    「苓兒!!」雲澈發出巨大的呼喊聲:「苓兒你在哪裡?我是雲澈……苓兒你在哪裡!!」

    他的呼喊聲在玄氣帶動下聲震四野,直驚的絕雲峰上無數玄獸四散逃竄。

    絕雲峰山體龐大,縱然以雲澈的靈覺也根本無法完全覆蓋,再加上玄獸眾多,氣息混雜,即使確認蘇苓兒就在絕雲峰上,他一時之間也難以找得到……如果七星神府的人在他之前找到蘇苓兒,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他心念急轉間,再次召喚出太古玄舟,估算著峰頂的方位,強行進行了縱向穿梭。

    從上視下,自然要更容易找到目標。

    太古玄舟的空間穿梭下,雲澈直接來到了絕雲峰的峰頂之上,他看向下方的第一眼,便赫然看到了那道橫在雲間的斷崖。斷崖之下,無盡深淵如同將光明都吞噬的惡魔大口,釋放著讓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絕雲峰頂……絕雲崖!!

    雖然命運已回歸天玄大陸,但滄雲大陸的這個地方……這個終結他滄雲大陸命運的地方,他絕不會有半點淡忘。

    幾個月前,他才向茉莉保證過絕不會再靠近絕雲崖這個地方,沒想到,他剛一回歸滄雲大陸,居然就再次面臨絕雲崖。

    但他此刻連剎那的惆悵都沒有,目光直接撇過絕雲崖,迅速的掃向下方,身體也快速降下……而就在他要再次大聲呼喊蘇苓兒時,忽然發現,就在絕雲崖的邊緣附近,有著十幾個人影。

    雲澈目光頓時一凝。絕雲崖前,一共有十二個人,他們身上的氣息都頗為強大,有六個王座,五個霸皇……其中,赫然還存在著一個帝君!

    氣息上判斷,應該是個三級帝君。

    十二人的穿著近似,其中十一人是全身黑衣,胸印綠色七星。而那個釋放著帝君氣息的老者則是一身銀衣,胸前同樣印著七星……卻不是另外幾人的淡綠色,而是頗為灼目的亮藍色。

    雲澈心中猛的一緊……先前那個守山道的宗門提過到,七星神府的人在確認蘇苓兒進入絕雲峰后,便親自上山搜尋,數量,也正是十二個!

    這十二人,赫然就是七星神府的那十二個人,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他們居然已經追到了峰頂!

    等等……苓兒呢??

    當年,他就是被逼入過絕雲峰的人,清楚的知道絕雲峰只有一側山體,另一側是恐怖的絕雲崖,一旦被逼入絕雲峰,要麼強行殺開重圍逃離,要麼就只能被逼到絕雲崖這條絕路,絕無從另一側山體逃離的可能。

    而以蘇苓兒的玄力,根本不可能突破這十二人。而這些人既然已經追到這裡,為什麼卻沒有看到蘇苓兒?

    雲澈的心猛的下沉,他再也顧不得其他,猛的沖了下去……在他衝下的同時,下方七星神府的人也已發現了,為首的老者一聲厲吼:「什麼人!」

    砰!!

    雲澈重重的落在他們前方,眼神陰沉恐怖,全身煞氣翻騰,口中發出瘋了一般的怒吼:「苓兒呢?蘇苓兒在哪?你們把蘇苓兒藏到哪裡去了!!」

    「呵,你小子居然敢對我們七星神府大呼小叫,活得不耐煩了么?」一個神府弟子滿臉不屑的道。

    為首的老者卻是猛一抬手,讓所有人不要輕舉妄動。因為從雲澈的身上,他分明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他緩步向前,淡淡的道:「你是什麼人?你在找蘇苓兒?莫非你是準備和我七星神府搶人么……」

    他聲音未落,眼神忽然人影一晃,他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一股恐怖絕倫的氣息已將他籠罩,一隻冷鐵般的手掌死死的鎖在了他的喉嚨上,將他足不沾地的提了起來。

    「你……」神府老者雙目外凸,驚駭欲絕。他是堂堂七星神府的長老,是傲視滄雲的三級帝君!居然只一瞬間,就像是個嬰兒般被制住了喉嚨,他驚恐之下想要掙扎,卻駭然發現自己的玄力竟被一股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力量死死壓住,幾乎無法動用一絲一毫。身為神府長老,卻只能像個死狗一樣吊在他的手中。

    「奪星長老!!」

    周圍的神府弟子無不大驚失色,然後齊齊衝上。

    「說!蘇苓兒在哪……說!!!」

    雲澈抓著神府長老的手掌在顫抖,力量失控的五指已深深扎入他的血肉之中。他的咆哮字字如驚雷,正衝上來的神府弟子在這聲咆哮之下如被重鎚轟擊,在慘叫聲倒飛了出去,那六個王座弟子則是直接五臟崩裂,倒地之上大口吐血,半天無法站起。

    神府長老凸出眼眶的雙目在極度的驚駭之下幾欲炸裂,眼前的一雙眼睛,是他這輩子見到過的最恐怖的眼睛,兩隻眼球猩紅的像是剛在鮮血中浸泡過。

    「快說!說!!!」

    「她……她……」巨大的恐懼與冰冷的絕望讓這個神府長老拚命的發出痛苦不堪的聲音:「她……剛才……跳下了……絕……雲……崖……」

    嗡————

    雲澈的腦海中,彷彿有無數道玄雷同時炸開,一雙近乎染血的眼瞳幾乎在一瞬間變成了灰白色。

    他現身峰頂之上,只看到七星神府的人,卻沒有看到蘇苓兒時,這個可怕的念想就在他腦中一閃而過……自我了斷,總要好過落入惡人之手。

    但這個念想瞬間就被他狠狠掐滅,因為他不相信,也絕對無法接受蘇苓兒出現任何意外。

    而那幾個冰冷的字眼從手中的神府長老口中吐出時,雲澈如被五雷轟頂。

    「不……不……不可能……」雲澈的面部、嘴唇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全身晃蕩:「不可能……不可能是這樣的……不可能……」

    忽然,他的雙手同時死死鎖住了神府長老的脖頸,瘋了一般的狂吼道:「你在騙我!你一定在騙我!!說……蘇苓兒到底在哪裡!你們一定把她藏起來了……她在哪裡,你們把我的苓兒藏到哪裡去了!!」

    「唔……」神府長老喉骨寸斷,全身抽搐,喉嚨間溢出干啞的呻吟,全身逐漸蒙上了一層死人般的灰白色。

    這個老者的實力,在場所有神府弟子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看著他像是一隻小雞般被雲澈抓在手裡,沒有哪怕半點掙扎反抗之力,他們再沒有一個人敢向前。其中一個神府弟子顫聲道:「這位……前輩,奪星長老沒有騙你,蘇苓兒她……她是真的跳下去了。」

    「~!¥……」雲澈身上的煞氣,像是來自一隻遍體染血的絕望野獸,讓所有神府弟子瑟瑟發抖。

    「不……不關我們的事,我們也不想的。」另一個神府弟子慌聲道:「我們只是想得到她身上的東西,並沒有想過要傷她的性命。誰知道……誰知道她一看到我們,就忽然跳了下去。」

    「對對對……我們根本沒有碰到她,就連話,都沒來得及說一句,她就忽然……跳下去了……」說話的神府弟子手忙腳亂的拿出一個東西:「這是她……跳下去時從身上掉下來的令牌……前輩你……你看。」

    他手中的木製令牌小巧玲瓏,上面刻印著一個別緻的「蘇」字。

    最後的僥倖與奢望也徹底的破滅,雲澈的眼前天旋地轉。

    「啊!!!!!!!」

    全身的血液似乎一瞬間湧上頭頂,雲澈的面孔變得如魔鬼般猙獰,他發出著凄厲到極點嘶吼,一拳轟在了手中老者的頭顱上。

    砰!!

    一聲炸響,神府長老的整顆頭顱瞬間化作了漫天的血漿。

    「啊——啊!!!!」

    轟!!

    雲澈狀若瘋癲,失去頭顱的身體被他狠狠的砸在地上,在失控的巨力之下,直接砸成了慘不堪言數十段。

    這血腥慘烈的畫面駭的神府弟子心膽欲裂,他們發出自己都沒聽過的怪叫聲,瘋了一般的向山下逃竄而去,但他們沒逃出多久,身後,便傳來魔鬼越來越近的咆哮聲。

    「啊!!!!!!」

    砰!

    砰!!

    砰!!!

    他們的速度,又怎麼可能逃離雲澈的手掌。已近乎完全失去理智的雲澈將他們一個接一個的追上,他沒有用劍,沒有用火,而且是拳頭狠狠的轟在他的身上,每一拳的轟出,都會將一個神府弟子的身體殘忍的轟成爛碎的肉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