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不知道自己所去的方向,更不知道前方有什麼,唯一能做的就是竭盡全力的飛行,一旦停下,死亡就會逼近.

    身後的壓迫力越來越可怕,聲音也越來越近。而就在這時,一道尖銳的嘶鳴聲從上空傳至,而這聲嘶鳴直接蓋過了先追趕自己的那隻黑暗怪物,一股更加可怕,也更加臨近的危險氣息從上空罩下,並且以恐怖絕倫的速度快速逼近着。

    那是什麼?好可怕的速度!

    雲澈心中大爲驚駭,因爲這隻從空中逼近的黑暗怪物,速度至少是之前那隻怪物的兩三倍!

    如果茉莉在這裏,瞬間就可辨出,那分明是上古魔獸災璃鳥!她到來這裏時,也曾遭受過災璃鳥的攻擊。

    這樣的速度,對雲澈而言無疑是可怕的噩夢。

    原本還算可觀的距離,在災璃鳥的恐怖速度下,短短十幾息便被快速拉近。

    “啁!!!”

    身後的鳴叫聲忽然變得無比尖銳,而這個聲音也讓雲澈全身猛一激靈……因爲從聲音判斷,空中追來的那隻黑暗怪物與他的距離赫然只剩十幾裏!

    而這聲鳴叫響起的同時,後方的危險氣息在一瞬間,變成了讓雲澈全身驟冷的死亡氣息。

    已追至只有不到十五里的災璃鳥雙翅收攏,然後猛然揮下,霎時,一股黑暗狂風捲起,在震天的呼嘯聲中卷向了前方的空間,黑暗風暴所到之處,連太古玄舟都無法穿梭的黑暗空間頓時被攪成扭曲的漩渦。

    黑暗風暴襲來的那一剎那,雲澈感覺到自己彷彿一下子墜入了死亡深淵……他心裏無比清楚,若是被這黑暗風暴捲到,哪怕只是稍微的碰觸,他也會一瞬間被絞殺成黑暗粉末。

    雲澈目光陰沉,拼命把速度提升到極限的極限,他的速度雖已是快猛絕倫,但背後的死亡風暴依舊越來越近……

    不行……這個速度,必死無疑!

    嘶!!

    雲澈猛然咬牙,目露戾光,隨着他一聲低吼,【轟天】境關強行開啓。

    砰!!

    一股玄力風暴從雲澈的身上猛烈炸開,他的玄氣也頓時變成了赤紅之色,在暴漲了數倍的玄氣之下,他的速度驟然提升,狂暴的刺穿着黑暗……

    呼轟

    死亡風暴衝擊在了雲澈後方的土地上,將比玄鋼還堅韌無數倍的黑暗土地絞滅成無數的碎末,空間更是一瞬間千瘡百孔。

    恐怖絕倫的毀滅之力爆發之後,向周圍數十里的空間散開了力量的餘波……

    強開【轟天】境關脫離必死險境的雲澈還未能來得及喘息,極度危險的氣息便已撲至後方,他眼瞳驟縮,來不及回首,近乎是本能的張開了邪神屏障。

    砰!!

    雲澈的後背被死亡風暴的餘波掃中。

    僅僅只是逸散的力量餘波,威力相比於風暴中心只能用“微弱”來形容,但這“微弱”的餘波,對雲澈而言依舊是恐怖無比的災難。

    一聲轟響,他的邪神屏障瞬間崩碎,整個人以比他極限速度還要快的速度橫飛出去,一直飛出了十七八里,才狠狠的砸落在地。

    “咳……咳咳……咳……”

    雲澈手臂撐地,痛苦的支起身體,連吐十幾口猩血。

    在完整得到了鳳雪児的鳳凰元陰之後,他的實力暴漲,達到了當世的最巔峯,除了軒轅問天、小妖后、鳳雪児三人,再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但在這個可怕的黑暗深淵,他就像是一個誤闖入惡魔領地的稚嫩孩童,脆弱的可謂一觸即亡。

    僅僅只是遠遠逸散過來的力量餘波,居然就要了他大半條命……還是在張開邪神屏障的情形之下。

    雲澈已經無暇去思慮這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他站起身來,跌跌撞撞的向前……強開轟天已對他全身造成了頗爲巨大的創傷,還未緩過氣來,便又受到了如此可怕的傷害。但他必須站起來,因爲一旦停下,就是死。

    “咳……咳咳……”

    雲澈手掌按住胸口,內腑傳來的劇痛告訴他五臟六腑已是崩裂大半,他的腳步已格外艱難,如果這裏有光線,便會看到他踩過的地方,淋着一道長長的血跡。

    我……還不能死……

    腳步沉重,傷勢重到已無法提氣飛起,就連意識也開始模糊,在前移幾十步後,他終於察覺到了異樣,緩緩的回過身來。

    後方可怕的獸吼、震天的腳步聲,居然全都不見了。

    一直籠罩着他的危險氣息也消散無蹤。

    怎麼回事?

    是我的意識已經模糊到這種程度了麼?

    而這一切,當然不是雲澈的錯覺。數十里之外,那些原本正追趕雲澈的玄獸已經全部停了下來,就連咆哮聲也全部停止,再不敢向前踏進半步。

    彷彿前方區域,是它們不可碰觸的絕對禁地。

    雲澈不知道後方發生了什麼,他在黑暗中向前,不知走了多久,在身體即將倒下時,忽然扶住了一面堅硬的牆壁。

    在未知的空曠世界中逃亡許久,他終於碰觸到了地面之外的實物。

    找到支撐物的雲澈一下子靠在了牆壁上,大口喘息了起來。到了此刻,他已經確信,身後忽然沒有了玄獸的追趕並不是因爲感知模糊。

    來不及探尋原因,稍稍平靜了一番氣血,雲澈便要坐下身來開始療傷。這時,他的眼角,忽然捕捉到了一抹紫光。

    雲澈心神一震,快速轉過頭來,視線死死的集中了過去……那不是錯覺,就在不知多遠的前方,的確是存在着一抹紫色的光華。

    這抹光芒很是微弱,而在這個始終只有無盡黑暗的世界,這抹光芒的存在無疑極不尋常。

    “光……!”

    雲澈下意識的低念一聲。

    雲澈放棄了療傷,扶着牆壁,拖着重傷的身體和沉重的腳步竭力走向紫光的方向。他並不是被好奇心所驅使,而是,在這可怕無比的黑暗世界,一抹明光,無疑是灼目的希望!

    隨着他的邁步,紫光在視線中越來越靠近,也越來越明亮,逐漸的,雲澈從這紫光之中,察覺到了一種奇異的熟悉感。

    這個紫光……我以前一定見過!

    會是什麼?

    雲澈喘着粗氣,努力讓腳步加快,又走出很遠之後,紫光似乎已離的很近,而他一直扶着的牆壁,忽然向裏發生了彎折。

    他的身體邁過牆壁的拐角,然後一下子愣在了那裏。

    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充斥着妖異紫光的世界。

    無數株奇異之花在紫光中搖曳着,深紫的莖葉之上,一朵朵妖花傲然綻放,每一片花瓣都如流光紫玉,釋放着亮紫的光芒,並隱約飄灑着彷彿來自冥界的淡紫霧氣。

    這個空間的紫光,便是全部來自這些紫色妖花。

    在這可怕無比的黑暗世界中,雲澈的火焰也只能照耀不到十丈的距離,而這些妖花明明離的很遠,但全貌卻是清晰無比,猶若近在咫尺,所釋放的光芒,更是絲毫沒有被黑暗所埋葬。

    雲澈呆呆的立在那裏,整個人猶若石化。

    這紫色的妖花分明是幽冥婆羅花!!

    當年,他和茉莉用了整整七年,纔在弒月魔窟尋到幽冥婆羅花的蹤跡。茉莉也曾說過,那應該是這個位面唯有的一株。

    而現在,就在他的眼前,居然開放着成千上萬株的幽冥婆羅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幽冥花海。

    他彷彿從黑色的死亡世界,一下子步入了紫色的幽冥空間。

    而幽冥婆羅花不但妖豔無雙,它最爲特殊,也最爲可怕之處……是攝魂!!

    雖然雲澈與這片花海還相隔很遠,但卻是沉浸在數萬株幽冥婆羅花的紫光之下,再加上雲澈傷勢極重,很快,他怔看幽冥花海的視線逐漸模糊,瞳孔在他毫無知覺間快速放大。

    雲澈迅速警覺,但爲時已晚,他想要後撤,但已幾乎感覺不到了身體的存在,視線、意識在以極快的速度模糊着。

    當初弒月魔窟,雲澈親身領教過幽冥婆羅花的可怕,更是清楚被它攝魂之後的可怕後果那根本就和徹底死亡無異。

    他猛的一咬舌尖,意識恢復了些許的清明,但脫離控制的身體已快速軟倒了下去。

    不行……決不能昏迷過去。

    雲澈死死咬牙,但他傷勢太重,掙扎顯得格外蒼白。模糊的視線之中,他忽然看到,紫色的花海中,緩緩映出一抹銀色的身影。

    “啊……”雲澈全身已軟倒在了地上,他拼命的瞪大眼瞳,看向那個銀色的影子……

    那似乎是一個人的影子,而且很嬌小,如紅兒那般的嬌小。他看到的銀色,是她的長髮所釋放的光華,身體上,則是覆一層瑩白的光。

    她緩緩飄來,足不沾地,銀色的頭髮卻長長的拖在地上。

    意識越來越模糊,朦朧的視線已經只能辨清輪廓和顏色。雲澈的眼睛一次次閉合,又一次次被他強行睜開,每一次視線的恢復,他都會發現那個來自花海的身影又離自己近了幾分。

    最後一次竭力睜開眼睛,他看到的,是一雙近在咫尺,綺麗到不可思議的眼瞳。

    一雙……似乎在釋放着彩光的眼睛。

    “你……是………誰…………”

    雲澈發出微若蚊鳴的聲音,眼前便一片蒼白,隨之又化作黑暗,意識徹底的沉寂了下去。

    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