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

    雲澈張了張口,卻又一時間不知道該問些什麼。她身上的神祕感,比之當年初遇的茉莉,以及弒月魔窟的上古真魔還要濃重太多太多。

    女孩四色的瞳光神祕而安靜,就這麼一直看着雲澈,那並不是一種好奇的光彩,雲澈無論如何,都無法讀懂這彩色瞳光裏究竟蘊藏着什麼。

    “你在這裏,已經很久很久了嗎?”雲澈問道。

    女孩和之前一樣,輕輕點頭。

    至於“很久”是多久,或許連女孩自己都不知道。

    “那你……”雲澈猶豫了好一會兒,終於還是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你知道怎麼離開這個地方嗎?”

    女孩的脣瓣微微張開……卻沒有點頭或搖頭,眸光也終於出現了些許的閃動。

    她沒有搖頭……難道,她知道?

    可是,她不會說話,就算她知道,也根本沒有辦法告訴他。

    這個女孩太過神祕,他雖然很想知道她究竟是誰,又爲什麼會存在於這裏,但對他而言,最爲重要的事,無疑是從這裏離開。

    雲澈悄然拿起那枚魂晶,雖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魂晶依然完整,光芒也沒有絲毫的黯淡。他已然確信,蘇苓兒不可能在這個地方,但他更願意相信,這枚魂晶也一定屬於蘇苓兒,這是蘇橫山在抱着必死之心的狀況下所交給他,也是將蘇苓兒的性命和未來託付給他,他怎麼可能會弄錯!

    劇烈的疼痛從全身內外的幾乎所有部位不斷傳來,站立了許久,雲澈已逐漸有些支撐不住。他收起女孩送給他的幽冥婆羅花,輕聲說道:“我需要先療傷一段時間,然後,我再陪你說話,好嗎?”

    女孩沒有反應,默默的看着他,像夜空星辰一樣安靜。

    雲澈盤坐而下,快速靜心,集中意念開始療傷。以往療傷時,哪怕是在相對安全的地方,他也會留三分意念來防備危險,但在這裏,他卻是完全凝心,沒有留絲毫防備。

    雖然這個女孩神祕的猶若夢幻,但有一點他無比確定,她一定不會害他。相反,她帶給着他一種很奇妙的安全感,她爲他合攏了所有幽冥婆羅花,可怕的黑暗怪物全部不敢踏入這個區域,也一定是因爲她的存在。

    氣血平復,玄氣與荒神之力同時運轉,隨着他呼吸變得均勻輕微,整個人很快已進入入定狀態,玄氣與荒神之力的運轉也越來越快,快速療愈着全身的創傷。

    女孩沒有打擾他,自始至終,都如一個精雕的銀色洋娃娃靜靜的浮在那裏,目光,也沒有哪怕一瞬間的離開。她看着他神情逐漸安和,看着他頭上出現一枚金色的小塔,看着他的臉色逐漸由蒼白開始恢復些許血色。

    沉寂中過了很久很久,女孩的姿態與眸光也始終沒有絲毫的變動。終於,隨着雲澈內傷療愈大半,他的玄氣開始更大程度的釋放,逐漸形成一股頗爲強勁的玄氣渦流,環繞着雲澈全身快速流轉。

    當這股用來療愈外傷的玄氣渦流出現在雲澈的身體周圍時,女孩的彩色瞳眸忽然開始顫蕩起來,並顫蕩了很久很久……彷彿,看到了什麼對她而言無比重要的東西。

    紫色的靜寂,幾乎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速。許久之後,雲澈身上的氣息緩和了下來,他的內傷已經初愈,外傷也癒合了七七八八,再有幾天,就可以自行痊癒。

    雲澈微微吐了一口氣,睜開了眼睛,一眼就看到身邊的嬌小身影,他向着女孩微笑一聲,便要站起……忽然,他感覺到自己心臟猛然狂跳了一下。

    雲澈一怔,隨之臉色猛的一變……

    這……這是……

    難道……

    陰森刺骨的感覺從他的玄脈深處傳來,巨大的痛苦也如災難一般在他體內劇烈爆發,雲澈瞳孔收縮,剛剛纔勉強傷愈的身體一下子蜷了下去,手掌死死壓在了心口部位。

    一股薄薄的黑氣,從他手掌和身體接觸的部位緩緩升起,並逐漸變得越來越濃郁,很快,雲澈的軀體、臉色,也開始蒙上了一層越來越重的黑氣。

    雲澈全身痙攣,面孔痛苦的扭曲,冷汗從他的額頭和全身瘋狂淋落……

    魔源珠……!

    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會這麼快!

    魔源珠纔剛剛被金烏魂靈封鎖,就算終究還是會爆發,至少也應該能鎖死一兩個月的時間,爲什麼現在就……

    痛苦之中,雲澈的眼瞳猛地放大……因爲他忽然想到,魔源珠提早爆發,難道是因爲這個黑暗深淵!?

    這是個充斥着黑暗魔息的世界,而且是濃郁到無比恐怖的黑暗魔息!自己身處這樣的環境之中,極有可能,是這裏濃烈的黑暗魔息狠狠刺激了魔源珠力量的復甦與生長。

    “呃啊……啊啊……”

    雲澈痛苦的呻吟,魔源珠不但忽然突破封鎖再次爆發,而且爆發的強度要勝過先前的任何一次,才短短數息時間,來自魔源珠的黑暗玄氣便輕易摧破他自身的玄氣抵禦,充斥了他的全身,席捲着他身體每一個角落,讓他如墮地獄。

    雲澈幾乎沒來得及怎麼掙扎,全身便已沉浸在黑暗深淵中,很快,他的玄氣在黑暗魔息下徹底潰散,別說抵抗,就連身體都無法站起。

    看來……這一次是真的不行了……

    雲澈的臉上一片可怕的陰暗,視線,也逐漸被越來越重的黑氣模糊。他放棄了掙扎,也無力再掙扎,對身體的感知快速流失,也唯有意識,還勉強保持着最後的清醒。

    我本已爲自己備好了死亡的方式……沒想到,卻是死在這樣一個地方……

    都沒有來得及向爹孃、雪児他們告別……

    都沒有來得及再看一眼苓兒……

    真的……好不甘心啊……

    不過……也好……可以早些見到……小仙女了……

    魔源珠的爆發如此突然,而且比先前任何一次都要猛烈。這次沒有人可以幫他,而就算金烏魂靈在側,也已無力再幫他封鎖。

    纏繞着雲澈的黑氣越來越重,快速殘噬着雲澈的軀體和生命氣息,雲澈完全放棄了掙扎,雙目呆呆的看着視線中的世界……他隱隱約約的看到女孩來到了他的身前,擡起的小手上,安靜的浮動着一團漆黑的光芒。

    那團光芒漆黑到了一種超脫理解的程度,深邃的就像是遙遠傳說中位於鴻蒙中心的黑洞,雲澈的視線與意識已是無比模糊,但那團黑光,卻彷彿是閃爍在他靈魂的根源,清晰到極致。

    看着這抹漆黑光芒,雲澈本已在黑暗中沉積的身體忽然傳來了猛烈的悸動。這股悸動是來自他的玄脈深處,被黑暗氣息完全充盈的玄脈也在這時忽然開始閃動起赤、藍、紫三色玄光,並逐漸的撕開黑暗,越來越強烈……

    這個感覺……

    難道……難道是……!?

    緩緩的,女孩伏下身來,將手中的漆黑光團移到了他的嘴邊,隨着她小手的輕翻,漆黑光團已在一股輕柔的力量帶動下,飛入了他的口中,直達他的身體內部。

    轟

    雲澈身體周圍,還有身體內部本已格外濃郁的黑氣忽然間暴漲,所有的黑暗玄氣像是一頭被驚醒的兇獸,暴躁的流轉翻騰,並伴隨着聲聲低沉的嘶吼。

    轟!!!!

    一聲彷彿來自地獄之底的陰森轟鳴,雲澈全身黑氣猛烈炸開,然後完全消散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層深邃無暇的黑光,這些黑色光華覆在雲澈的身體表面,就連他的一雙眼瞳,都在釋放着灼灼的黑光。

    雲澈身上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意識也以極快的速度恢復了完全的清醒,玄脈深處,嵌入玄脈的魔源珠依然在釋放着強烈的黑光與黑氣,先前,它對雲澈而言是一個可怕的異物,是恐怖的災難之源,而現在,雲澈不但清晰的感知着它的存在,而且異物感完全消失,甚至清晰感覺到它根本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與自己的身體、玄脈、靈魂緊密相連,變得無比溫順,可以完全由自己的意念來駕馭掌控。

    就像是掌控自己的手腳一樣。

    就連先前差點毀滅他的黑暗氣息,竟也全部融入到了他自身的玄氣之中,完全隨着他的意念而流轉。

    這……這是……怎麼回事?

    wWW ▲ttκan ▲c o

    到底發生了什麼?

    身體的巨大異變僅僅在短短數息之間完成,快到了雲澈根本來不及反應和思索。但異變並沒有就此結束……而僅僅只是開始。

    轟……轟……轟…………

    進入雲澈玄脈內部的黑芒在這時連續爆裂,超脫常理的黑暗散成無數的黑暗碎片,每一片碎片碰觸到玄脈之時,就如瀉地水銀,瞬間融入其中,沒有半點的阻滯。

    彷彿它們本就是一體。

    與此同時,隨着每一個黑暗碎片的涌入,龐大如山崩海嘯的力量在玄脈之中瘋狂涌現……那是一種陌生,但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雲澈睜開了眼睛,但眼神卻是完全呆滯,他清晰的感覺着黑暗光團與他玄脈的融合,也清晰的感知着自己玄力以恐怖絕倫的速度提升着……

    霸玄境七級……

    霸玄境八級……

    霸玄境九級……

    霸玄境十級……

    乒!!

    隨着一聲奇異的靈魂之音,無數霸皇玄者窮盡一生都無法突破的瓶頸被一衝而破,雲澈全身玄氣迅速回流,整個玄脈變得一片安靜,濃郁的玄氣在其中平靜的旋轉着,像是一層層霧狀星雲。

    這是在這個位面,最高層面的玄氣所擁有的狀態。

    君玄境一級!!

    來自女孩的那團黑色光團終於完完全全的融入到了雲澈的玄脈之中,所有的異動全部平息下來,雲澈全身變得一片安寧,他內視着自己的玄脈……原本呈赤、藍、紫三色的玄脈空間,此時已多了一片黑色區域。

    黑色區域位於玄脈的正中心,幾乎佔據了近半的玄脈空間,黑色區域的周圍,赤、藍、紫三色空間均衡存在,如衆星捧月,將黑暗區域圍於中心。

    黑暗區域的正中,則是那枚已變得無比溫和的魔源珠。

    “……”雲澈都不知道自己是在什麼時候站了起來,整個人完全處在發懵的狀態,久久無法回神。

    女孩的彩眸靜靜的看着他,自從他出現,她的眸光就從未偏移,那完全不像是在注視一個陌生的外來者,而分明是在凝望着自己的全世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