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它原本只是一把普通的劍,是在滄雲大陸隨師父行醫時師父送給他的唯一一把劍.這把劍他都是用來防身,只殺過玄獸,從來沒殺過人。

    後來,師父被逼死,他在仇恨之下,瘋狂釋放着天毒珠的劇毒,殺了無數的人……而這把劍,也在天毒珠的劇毒感染下,變成了一把毒劍。

    名字,也被雲澈改成天毒劍。

    當年他墜下絕雲崖,便是和這把天毒劍一起,他依稀記得,自己在下墜後,意識完全消散前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用盡全身剩餘的所有力量,將天毒劍擲了出去。

    這把天毒劍,世上獨一無二,絕不可能有第二把。

    雲澈輕輕捏住劍身,稍稍用力,一聲輕鳴,已將它從山壁中完全拔出。它的劍身、劍刃、劍柄、色澤、氣息,都和跟隨他十幾年,如自己身體般熟悉的天毒劍一模一樣。

    但是,這個世界的因果不是在自己穿越輪迴的同時被輪迴鏡修正過了麼?這個世界沒有了自己,也沒有了天毒珠,爲什麼會存在這把因自己而生的天毒劍?

    而且,輪迴境帶自己穿越輪迴導致的最誇張的一個後果,就是造成了滄雲大陸時間輪的變動。一切都回到了十幾年前,而按照如今滄雲大陸的時間來計算,這個世界就算還有一個自己,一切都遵循着當初的一切來進行,這個時間,自己也根本還沒有跳下絕雲崖。

    甚至連天毒劍都還沒生成,和蘇苓兒,也纔是初遇而已。

    難道說,輪迴鏡穿越輪迴造成的時間輪變動,並不是純粹的時間逆流,也還在某些程度,或者某些特定的因素上,保留着在“未來”存在、發生過的事物嗎?

    雲澈小心的捧起天毒劍,心潮一陣澎湃。它爲什麼會存在,難以解釋,也並不那麼重要,能再次得到它,對雲澈而言是一個天賜的驚喜。雖然,它的威力遠遠不能和紅兒所化的劫天誅魔劍相提並論,甚至不是一件適用的兵刃,但它是師父送給他的東西。

    他重新擁有了這把天毒劍,也終於擁有了一件師父的遺留之物。

    手指輕輕的撫過劍身,再到劍柄,就在他準備將其收起時,手指忽然在劍柄末端觸摸到了幾縷頗爲堅韌,又有些柔軟的東西。

    雲澈手指稍稍用力,纔將其從劍身上拽下。

    乍看之下,手中之物是幾縷被撕裂的金屬薄片,有着頗爲明亮的金屬光澤,但看其扭曲和黏連的程度,又分明不是一般金屬所有,氣息也和金屬全然不同。

    雲澈定眼看了一小會兒,忽然認了出來……

    這是……龍鱗!?

    天毒劍柄上怎麼會掛着被撕裂的龍鱗?

    這個疑問剛在雲澈腦海中閃過,他忽然全身一顫,如遭電擊。

    這個龍鱗……

    等等……難道……

    雲澈的記憶,在朦朧中回到了當年在天劍山莊的七國排位戰……回到了當年那場再遇蘇苓兒的如夢幻境……

    這個龍鱗……

    龍鱗寶甲!!

    蒼風排位戰的首位獎勵龍鱗寶甲!

    被他當年送給蘇苓兒的龍鱗寶甲!

    這被撕裂的龍鱗,分明和那龍鱗寶甲上的是同樣的龍鱗!

    同樣的色澤,同樣的氣息!

    難道……難道是……

    雲澈的胸腔中有什麼滾燙的東西轟然炸開,他死死握住手中碎裂的龍鱗,心臟劇烈悸動,全身不受控制的顫抖着:“苓兒……是苓兒……一定是苓兒……”

    他快速的轉過身,喘着粗氣,在這死亡的深淵中發出着激動的大吼:“苓兒!!苓兒!你在哪裏!苓兒”

    他的聲音在深淵中沉重的迴盪,震盪着片片滾落的沙石。雲澈大聲的呼喊着,他太過激動,才大喊了十幾聲,便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氣,再也喊不出來。

    “雲澈哥哥……是你嗎?”

    一個清幽似夢的聲音,如空谷微風,輕輕的傳到雲澈的身邊。

    雲澈的全身猛然僵挺,如忽然墜入夢幻,整個徹底呆在那裏,不敢相信自己所置身的世界,他擡起頭,動作僵硬緩慢的像是一個被提着線的木偶。

    上方高高的山壁之上,凸起着一塊暗色的圓石,圓石的邊緣,是一抹翠綠的倩影,她有着萬千風華的容顏,有着讓星辰失色的瞳眸。

    點點水滴從這雙美眸中無聲而落,在空中劃下長長的瀲灩水痕,一直落向下方不知歸處的深淵。

    鳳凰炎的照耀之下,兩人的眸光隔着遙遠的空間相融,畫面久久定格,整個世界都陷入了無聲,直到雲澈的一聲呼喚將一切打破。

    “苓……兒……”雲澈用力的伸出手,眼前的一切比幻夢還要美好,讓他一時間都不敢去靠近和碰觸,唯恐一切僅僅是一觸即碎的幻影。

    視線中的苓兒比六年前亭亭玉立,比上一世時青澀稚嫩,但,那就是他的苓兒,他絕不會認錯,也不可能認錯。

    “雲澈哥哥……”蘇苓兒如夢囈般呼喚,她的雙手,還有全身像是被無形的力量推動着,不由自主的向雲澈靠近……然後腳下失重,落下圓石,向雲澈墜落而下。

    但她沒有因忽然的意外而尖叫,甚至沒有一絲的恐懼,一雙水眸之中只有美麗到極點的悽迷。

    “苓兒!!”

    雲澈一聲疾呼,終於從朦朧中清醒,他飛身而起,牢牢的抱住飛落向他的蘇苓兒,當真實的抱住她嬌軟纖柔的身體時,無盡的溫暖與滿足感蔓延了雲澈的全身。

    因爲這一刻,他終於可以完全確定,這一切並不是虛幻的夢境。

    他緊緊抱着蘇苓兒,在斷崖之下衝天而上。蘇苓兒靜靜的伏在他的胸前,脣間淺笑,美眸含淚,心中再也沒有了一絲的害怕和彷徨,只有無盡的幸福、安然與滿足。

    蘇苓兒平安的活着。當年的失去,六年前的“幻境”,以及再一次的“失去”之後,他終於可以將她牢牢的抱在懷中。

    一切,都像是一場夢。

    他到此刻已經知道,在蘇苓兒跳下絕雲崖後,是天毒劍和龍鱗寶甲救下了她的命。

    她的墜落的過程中,身上的龍鱗寶甲剛好掛在了天毒劍的劍柄上。

    若是其他的東西,樹木,甚至凸石,都不可能將蘇苓兒阻住,但天毒劍是當年雲澈在必死之心下,用盡全力丟向斷崖,刺入極深,自身因來自天毒珠的毒力而堅韌無比,數千丈所產生的墜落之力,也不可能讓它崩斷。

    而若是普通的衣物被天毒劍所阻,巨大的墜力下,唯一的後果就是衣物撕裂,絕不可能就此掛住。但當年雲澈送給蘇苓兒的龍鱗寶甲是一件天玄護甲,是由真正的龍鱗所織,穿在身上,就算天玄境玄者的力量也能極大程度的阻擋,數千丈的墜落之力,根本不足以讓將龍鱗寶甲完全撕裂。

    就這樣,他上一世無心擲出,本不該依然存在的天毒劍……

    這一世他在以爲不存在的“夢境”中送給她的龍鱗寶甲……

    居然奇蹟般的一起救了蘇苓兒的性命。

    兩人如心有靈犀般,都沒有說話,明明內心如海嘯般澎湃,但緊緊抱在一起,卻都又變得格外安靜,就連原本尖銳的呼嘯風聲都顯得無比柔和。

    不知不覺間,明亮的光線從上方映照下來,空氣也不再沉悶,雲澈雙臂微緊,在半空一個旋轉,頓時脫離了深淵的世界,抱着蘇苓兒輕飄飄的落在了絕雲崖邊。

    山風清涼,也沒有云澈預想中的淡淡血腥味,就連之前鋪了滿地的血跡都已消失不見,或許是扶蘇國的宗門因懼怕而清理,也或許是後來的七星神府弟子所清。

    但至少現在,整個絕雲崖上只有他們兩個人,成爲了獨屬他們的世界。

    輕輕的捧起蘇苓兒的臉頰,雲澈默默的注視着,輕輕道:“苓兒……你長大了,這些年……”

    雲澈聲音嚥住,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解釋讓她苦等的六年,只能蒼白的說道:“……是我不好,讓你等了那麼久。”

    蘇苓兒輕輕搖頭,美眸含淚,微微而笑,然後再一次抱住了他,安安靜靜的伏在他的懷中,發出夢一般的聲音:“雲澈哥哥,我一定不是在做夢,對嗎……”

    “也許,真的是夢,不過,是永遠都不會醒來的夢。”雲澈也微笑着。

    六年前的苓兒像個活潑無邪的小精靈,會咯咯大笑,會嚎啕大哭,而不算太長的六年,她卻變得格外的恬靜……幽蘭般的恬靜。

    反而更像是……自己當年痛失的蘇苓兒。

    而那時的苓兒除了幽蘭般的恬靜,更多的是彷彿永遠無法化開的憂鬱與悽傷。

    兩人在山風中沐浴了很久很久,始終緊緊的抱在一起,似乎想要將對方揉入自己的身體。

    直到山風悄然間變換了風向,他們的身影才終於輕輕的分開。

    “苓兒,你不問我……這些年爲什麼一直沒有回來找你嗎?”雲澈內疚的道。

    蘇苓兒卻是輕輕的搖頭,朦朧水眸徵徵的看着他:“因爲我知道,雲澈哥哥一定是有着不得已的原因,而不是不要苓兒,忘記了苓兒。”

    “……”雲澈眼眶溫熱,感動的無法言語。

    上一世,她對他無限的遷就,無限的寵愛,無限的付出……

    這一世,她依然如此……

    這就是他的苓兒。

    “我在跳下絕雲崖後,原本以爲,今生今世,再也見不到你。”蘇苓兒伸出手,柔柔的撫摸着雲澈的臉頰,美眸似霧似迷:“沒想到,雲澈哥哥的天毒劍,雲澈哥哥送給我的龍鱗寶甲救了我……我相信,一定是因爲雲澈哥哥一直在思念、牽掛着我,纔會發生這樣的奇蹟,讓我可以再一次見到雲澈哥哥。”

    雲澈微微搖頭,心中依舊深深的後怕:“苓兒,你真傻,爲什麼要跳下去,我在知道你……”

    雲澈的聲音忽的中斷,他愣愣的看着蘇苓兒,聲音變得格外僵硬:“苓兒……你……你……你爲什麼會知道……天毒劍?”

    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