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面對雲澈的詫然,蘇苓兒將自己的小手放在了雲澈的掌心,螓首溫軟的依在他的胸前:「我被天毒劍阻住之後昏了過去,醒來后,我依然被掛在天毒劍上。很快,我恢復了一些力量,就順著旁邊的石頭,爬到了一個可以不那麼危險的地方。」

    「你……為什麼會知道天毒劍?」雲澈依然在發愣。

    天毒劍是他上一世的東西,為什麼苓兒會一口喊出它的名字?

    天毒劍的劍身上,絕對沒有刻印它的劍名。

    蘇苓兒繼續輕語:「那裡很黑,很冷,我好害怕,害怕好幾次想要直接跳下去……後來,我不知不覺睡著了,並做了一個夢……」

    「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蘇苓兒抬起臉頰,美眸脈脈的看著他。這道眸光讓雲澈的心劇烈一跳,因為這是上一世的蘇苓兒看他的眼神……凄迷、寵溺、憐愛……

    「苓兒……你……你……」

    「夢裡,有清澈的小河,有翠綠的竹林,有自己搭建的小屋,有雲澈哥哥。」蘇苓兒音若迷夢:「夢裡的雲澈哥哥總是受那麼多的傷,總是流那麼多的血,每一道傷口,每一道血流,都讓我心痛的無法呼吸……他原本那麼溫柔,卻變得好可怕,像瘋掉了一樣,但我依然愛他,迷戀他……我每一天都守在竹林小屋前,拚命祈禱著他能活著回來,卻又每一天,都會被噩夢嚇的醒過來,不停的哭泣……」

    「…………」雲澈的大腦一片轟然:「苓兒,你……你……怎麼會……」

    「在夢的盡頭,我死掉了,死在了他的懷中,他抱著我拚命的大哭,哭的那麼傷心,哭幹了眼淚,最後流出的全是血……他在竹林的中心,用手為我挖了一個安眠的地方,挖的自己滿手是血……他用帶血的手,為我刻下了墓碑……墓碑上寫的……是愛妻蘇苓兒……」

    蘇苓兒的聲音從顫抖,到哽咽,最後的話語,更是一字一淚:「我原本以為,對他而言,報仇才是生命的全部,而我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但那場夢讓我知道,我所愛的雲澈,他的心裡一直都有我的存在。我給了他我那一生所有的眼淚,而我得到的,也是他那一生所有的眼淚,原來,我一直……都幸福著……一直都擁有著我最奢望的東西……」

    轟——

    雲澈的腦海再次一片轟然,他的眼眸,還有全身都顫抖了起來。

    「雲澈哥哥,」纖柔的雙臂抱著雲澈的脖頸,蘇苓兒痴痴的道:「我們已經……再也不會分開了,對嗎?」

    「苓兒……苓兒!!」兩聲呼喊,帶著跨越了時間和空間的情感,他反手將蘇苓兒抱緊,用顫抖的聲音錚錚的道:「是……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再也不會!」

    那不是夢境,那是她上一世的記憶,不,是上一世的人生。

    懷中的蘇苓兒,既是這一世的蘇苓兒,也是上一世的蘇苓兒……是完完整整的蘇苓兒。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或許是上天對他,對蘇苓兒上一世命運的彌補……

    但無論是因為什麼,都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他不僅重新擁有了蘇苓兒,還是完整的蘇苓兒,這已經是太過完美的結果。

    而其實,造就這一切的,是一個奇妙的意外。

    當年,雲澈跳下絕雲崖,在命竭的最後時刻,或許是潛意識裡不想讓天毒劍與他一起埋葬絕雲深淵,而用盡最後的力量將它丟出,也幾乎是在同一瞬間,一直被他佩戴在胸前,預知到雲澈必死的輪迴境發動了穿越輪迴之力。

    違逆天道的輪迴之力作用在了雲澈和天毒珠之上,也有些許的力量觸染到了天毒劍上,從而讓天毒劍沒有因滄雲大陸時間輪的變動和因果修正而消失,也讓觸碰到天毒劍的蘇苓兒蘇醒了「前世」的記憶。

    這是微妙到極點的巧合,也說不定,真的是命運的安排。

    兩人在絕雲崖上停留了很久很久,在沉浸了許久太過美好的二人世界后,他們開始面對起已經發生的現實。

    雖然蘇苓兒沒有詢問,但云澈知道她一定想知道自己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滄雲大陸又發生了什麼,而這些,他都會一五一十的告訴她,甚至迫切的想要告訴她。因為在茉莉離開之後,同樣擁有「兩世」記憶的苓兒,是他唯一可以訴說這些的人。

    也是唯一真正知道他曾經的人。

    但眼下,蘇苓兒最關切的,一定是太蘇門的事。他將自己回到太蘇門后發生的事詳細的告訴了蘇苓兒,蘇苓兒靜靜的依偎著他,反應很平靜,心跳也同樣平靜,在蘇醒了「前世」的記憶之後,她變得和雲澈一樣,成為了擁有「兩世」人生的人,太蘇門的命運如何,蘇浩然會是什麼後果,對此時的苓兒而言,已經很淡很淡,因為她已得到了她想要的全部,得到了兩生的依戀與靈魂寄託,只要和他在一起,其他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而在最後,雲澈說起蘇橫山把魂晶交給他后,忽然自斷心脈時,蘇苓兒才瞬間驚起,雙手一下子抓緊了雲澈的手臂,驚慌失措的道:「爹爹……爹爹他……」

    雲澈連忙道:「苓兒你放心,你爹爹他沒事,雖然自斷了心脈,但馬上被我救了回來,現在已經完全沒事了,而且再也不會做同樣的傻事。」

    蘇苓兒臉上展露的強烈驚慌,讓雲澈無比的慶幸自己當時傾盡全力救回了蘇橫山的性命。否則,若是蘇橫山真的就這麼殞命,他無法想象自己失而復得的苓兒會難過成什麼樣子。

    「爹爹他……真的沒事嗎?」蘇苓兒原本錯亂的眸光又稍稍的緩和。

    「當然,你忘了嗎,當年師父雖然經常苛責我,但在你面前,卻好多次偷偷誇讚我的醫術,還說過我一百歲之後,醫術說不定可以超過他呢……這些可都是苓兒悄悄告訴我的。如果我連苓兒的爹爹都救不好,又怎麼對得起師父的恩情。」

    「嗯!」蘇苓兒輕笑起來,神情間的緊張煙消雲散。

    「我現在就帶你去看蘇叔叔。」雲澈站起身來。

    「啊?現在?」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雲澈滿臉神秘的召喚出太古玄舟,然後帶著蘇苓兒一起,進入了太古玄舟的內部世界。

    空間的忽然切換,讓蘇苓兒的唇瓣久久張開:「這裡是……」

    「這裡,是太古玄舟的世界。」雲澈微笑道:「它可以直接跨越很遠的空間,瞬間達到想要去的地方,我這次能回到滄雲大陸,就是依靠它。關於太古玄舟的事,我以後會慢慢的講給你聽。」

    「嗯。」蘇苓兒輕輕頷首,隨之她目光一訝,然後急急的沖向了前方正躺在石板上的人。

    「啊……爹爹!」

    蘇橫山安靜的躺在那裡,依舊處在很深的昏迷之中,不過他的臉色已頗為紅潤,呼吸也均勻平穩,唯有氣息還有些孱弱。

    雲澈來到蘇橫山身邊,伸手探視了一番他心脈的癒合情況,隨之目光猛地一動……蘇橫山心脈的癒合度竟達到了近三成。

    而要到這個程度,至少應該需要十天的時間。

    也就是說,他在黑暗深淵下被幽冥婆羅花攝魂之後,並不是很快醒來,而是昏睡了近十天的時間!

    那麼蘇苓兒也同樣在黑暗中停留了十天的時間……也或者,她這十天,都在做著那個漫長的「夢」。

    感受著蘇橫山雖然虛弱,但格外平穩的生命氣息,蘇苓兒最後的擔憂也全部消散,她眸光盈盈的道:「雲哥哥,謝謝你。」

    雲澈馬上搖頭:「和你對我的付出,以及我對你的虧欠相比,這些連一百頭牛身上的一根毛都不算。而且,他可是我的岳父大人,保護自己的岳父大人是天經地義。」

    「嘻……」蘇苓兒欣然而笑,有些俏皮的道:「雲澈哥哥,你變得更會哄女孩子了,嘻嘻。」

    「呃……」雲澈眼神直飄,然後迅速的轉移話題方向,斬釘截鐵的道:「苓兒,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遭受這樣的危險和委屈,太蘇門和蘇叔叔的賬,我也一定會向七星神府一分不少的討回來!」

    「啊……」蘇苓兒一聲輕吟,本是嬉笑的眼眸一下子飄起了驚慌:「不要……我找到了雲澈哥哥,爹爹也會馬上好起來,我沒有委屈,現在的我,比任何時候都要幸福,誰都不恨,誰都不怨,我不要你去報仇,真的不要……」

    看著蘇苓兒眸光中湧現的擔憂甚至害怕,雲澈頓時恨不能狠狠扇自己兩個耳刮子。上一世,就是因為自己執著於報仇,才苦了她一生,負了她一生,那時,她不知道多少次的哭求他不要再報仇,但他從來沒有聽從,每天像一隻失了心的瘋狗去撕咬那些他仇恨的人……

    他跨越了輪迴,費盡千辛萬苦才重新尋回苓兒,又怎麼能再重蹈曾經的大錯,讓她再一次傷心害怕。

    他抓起蘇苓兒的手,看著她的眼睛,無比認真和輕鬆的說道:「好,我聽苓兒的話,管他什麼神府鬼府,一萬個加起來我沒有我的苓兒一根頭髮重要,我現在抱我的苓兒還來不及,哪有空再去理他們。」

    「噗嗤……」蘇苓兒嗤笑了起來,她靠在雲澈胸前,手指在他輕輕胸口畫著圈,甜膩膩的道:「雲澈哥哥,你變得油嘴滑舌了唷,我不在你身邊的這些年,你是不是已經偷偷騙到很多女孩子了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