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氣泄盡,段黑沙全身都被冷汗打溼,活像是一隻剛被從水中拎出來的落水狗.他不斷抽搐的四肢和麪孔證明着他並沒有死。

    七星神府府主段黑沙在雲澈的一擊之下,就此玄脈盡廢,玄氣泄盡!

    “府……府……府……府主……”

    正衝來的幾個長老全部呆傻在那裏,兩眼瑟縮,雙腿發軟,有幾個更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半天都沒有回魂。

    七星神府之外,折天教和飛仙劍派的衆人也都是瞳孔放大,驚駭的臉色煞白,就連折天教主左寒朔和飛仙劍派總宗主木郢禪也都驚然失色,在段黑沙玄氣狂.泄時,木郢禪甚至驚的倒退了一步。

    他們眼睜睜的看到,七星神府的府主,滄雲大陸最強三人之一,有着九級帝君之力的段黑沙,竟然被廢了!!

    而且是被人一擊……僅僅一擊給廢了!!

    “府主……府主!!”

    離的最近的幾大神府長老幾乎是爬到了段黑沙身前,他們伸出顫抖的手掌想要去試探他的氣息,卻發現段黑沙的全身已變得鬆軟無比,哪還有半點玄力的存在,就連玄脈,也被毀成一團漿糊。

    不但被廢,而且被廢的徹徹底底,就算是想從初玄境重新修煉都不能。

    段黑沙沒死,就連意識也還存留些許的清醒,但他雙目一片灰暗,空洞的和死人無異,全身皮膚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乾枯。

    從當世之巔一下子淪爲徹頭徹底的廢人,這對一個絕世玄者而言,絕對要比橫死殘酷千萬倍。而這殘酷的一切發生的太快,太突然,或許他自己現在還以爲只是沉浸在噩夢之中。

    “段黑沙,你要感謝我的師父。”雲澈背過身去,冷冷的道:“若不是因爲我師父在,你別說還留着一條殘命,連一段殘屍都不會留下!”

    雲谷是個醫者,而且是個太過純粹的醫者,所以他能成爲“醫聖”,能擁有與天奪命的醫術。雲澈的醫術都是來自雲谷,無論在天玄大陸還是幻妖界,都是無人可及,縱然如此,他也自知自己的醫術也勉勉強強只學到了雲谷的五六成而已。

    如果說雲澈的醫術可以救命,那麼雲谷,則可以真正的做到“與天奪命”。

    而也正是因爲對“救命”的純粹,他從不殺生,也從來無法接受殺生,哪怕是惡人之死,都會引來他的哀嘆。

    “你……你……”跪在段黑沙身邊的神府長老猛然擡頭,全身煞氣剛剛涌起,又迅速弱了下去,之後的聲音已分明帶上了深深的驚懼:“你……到底是什麼人……”

    雲澈沒有回答,冰冷的眸光已直刺在了完全變了臉色的木郢禪與左寒朔身上:“你們兩個,是自行了斷,還是要我親自動手!”

    在雲澈的目光之下,木郢禪與左寒朔瞬間感覺到全身骨髓都泛起冰冷的寒氣。一擊徹底廢掉段黑沙,這是他們根本無法相信,無法理解的力量。他們很努力的想用段黑沙只是措手不及來解釋,但,這種解釋說給傻子,傻子都不會相信。

    他們身爲滄雲大陸當世霸主,比任何人都清楚要完全廢掉一個九級帝君,比殺他十次都難!

    更不要說一擊而廢。

    “你……到底是……誰!”木郢禪的話已分明帶上了顫音。

    “我們之間無冤無仇……你爲何要下如此重手?”左寒朔也連忙道,他的話,分明已是在懼怕服軟。

    “無冤無仇?你們這次齊聚扶蘇國,是爲了搶奪我師父的東西,若不是我來了,以我師父的性情,他一定會再次被……他一定會被你們給逼死!現在,你卻和我說無冤無仇?”

    雲澈牙齒微咬,當年的無盡仇恨,又被輕微的攪了起來。

    “你是醫聖雲谷的弟子?”左寒朔搖頭:“不可能!我們從來沒聽說過雲谷有弟子!你……你分明就是想獨得天毒珠!”

    雲澈眼睛微眯,口中發出只有他自己能聽到的低念:“師父的賬,苓兒的賬,我自己的賬……師父不喜殺生,苓兒心腸柔軟,那就簡單討些利息好了……”

    他向左寒朔和木郢禪伸出三根手指,無比淡漠的道:“我給你們三息的時間,放心,不會要你們的命。要麼,你們在三息之內自廢玄力,要麼,我親自動手廢了你們全身!”

    “你……”左寒朔和木郢禪的瞳孔同時收縮。

    “一!”雲澈收回了第一根手指。

    “二!”雲澈收回了第二根手指,全身原本靜若死水的氣息也猛然升騰。

    今天之前,如果有人說左寒朔和木郢禪會有被嚇破膽的時候,估計整個大陸都不會有人相信,他們自己更是會當成天大的笑話。但現在,百息之前還和他們齊名的段黑沙已變成死狗般的廢物,面對雲澈伸出的手指,他們深深感覺到了心膽欲裂的恐懼感。

    “三!”

    左寒朔和木郢禪同時向後騰空而起,大聲嘶吼道:“殺!殺了他!全部上……殺了他!!”

    三大宗門的長老弟子也都明顯聽出了左寒朔和木郢禪的懼意,連他們都在恐懼,連段黑沙這樣的人物都被瞬間廢掉,可想而知對面是何等可怕的人物。但宗主之命不可違,在兩大宗主倉皇逃遁的同時,他們不得不硬着頭皮一擁而上,攻向雲澈。

    而也有近半……尤其是七星神府的弟子,卻是和兩大宗主一樣轉身而逃。

    雲澈瞄了一眼左寒朔和木郢禪遁去的方向,卻沒有馬上追趕,而是身影一閃,移位至百丈以上高空,一道藍光傾空而下。

    咔咔咔咔咔咔……

    藍光在寒冰凝結中聲蔓延,瞬間冰封十幾裏,當寒冰凝結聲停止時,整個世界都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所有的喊叫聲全部消失不見。

    三大宗門四十帝君,數百弟子,除了遁開的左寒朔和木郢禪,全部被定格在了厚厚的冰層之中。

    太過異常的聲響讓全力潰逃中的左寒朔與木郢禪下意識的回頭,所看到的場景,讓他們駭的魂飛魄散。但他們目光掃視間,卻沒有看到雲澈的身影。

    左寒朔心中愈加不安,他猛一咬牙,將速度提升到近乎突破極限,回過頭的剎那,卻忽然看到雲澈正安靜無聲的站在他的前方。

    這一驚讓左寒朔更是魂飛天外,但他全速之下,別說逃開,就是想剎住都完全不及,別無退路的他驚懼之下,只得狂吼一聲,雙臂齊出,拼命涌動全身玄力,在雙手間快速凝起一個藍紫色的玄陣,直轟向雲澈的胸口。

    左寒朔手間的玄陣雖小,卻是滄雲大陸玄界無人不知的頂級玄技折天陣!有着轟天斷地之威。但云澈卻是看也不看,面無表情的迎風一拳砸向左寒朔的胸口。

    砰!!!!!

    一聲震響,凝聚着左寒朔全部力量的折天陣被雲澈一拳轟穿,巨大的反震力讓左寒朔的雙臂也齊齊寸斷,雲澈的拳頭去勢不減,直轟在左寒朔的胸口,轟鳴之中,一道火光從左寒朔的後背暴竄而出。

    “唔……”左寒朔雙目外凸,他做夢都不曾想過,自己無敵了一生的力量在一個人面前竟會是如此不堪一擊。

    那一瞬間,他完全感覺不到了自己玄脈的存在。

    “你……究竟……是……什麼……人……”

    左寒朔艱澀的問出這句話,全身像先前的段黑沙一樣,化成了一個被紮了萬千針孔的氣球,所有的根源玄氣狂.泄而出。

    同樣的,雲澈留下了他的命……雖然這對一個大陸霸主而言,死了反而是解脫。

    雲澈手臂一甩,一把將左寒朔扔到了幾十裏之外,剛好落在了段黑沙的身側,然後身上炎光一閃,直追逃向另一個方向的木郢禪。

    木郢禪在狂逃之中,感覺到了後方左寒朔釋放折天陣的氣息,他心中驚懼的同時還稍稍鬆了那麼一口氣。因爲他和左寒朔逃去的是相悖的方向,他去追左寒朔,就不會再有機會追上他。

    但短短下一瞬,他忽然感覺到折天陣的氣息直接消失,隨之就連左寒朔的氣息都極速衰弱,木郢禪下意識的回首,赫然看到,雲澈的身影就在他後方不到十里的距離。

    “什……什麼!?”

    木郢禪全身一沉,被驚的臉上瞬間沒了血色,他瘋狂提氣,沒命的向前奔去,他再次回首時,發現雲澈距離他後方居然只剩不到三裏的距離。

    這一次,木郢禪直驚得險些膽囊破裂他堂堂九級帝君全力下的速度,在雲澈面前居然就像是靜止一樣!

    自知繼續逃下去根本毫無意義,木郢禪猛一咬牙,忽然折身,手中抓起一把七尺半長的白瑩長劍,瞬間釋放的洶涌劍意讓周圍周圍猛烈緊縮。

    若說軒轅問天是天玄大陸的劍道第一人,那麼,木郢禪就是滄雲大陸的劍道之帝,他手中的【玉白龍皇劍】,更是滄雲大陸的劍中至尊,玄氣注入,輕然揮舞,都可蕩起震空龍吟。

    “呃!!飛仙劍陣!”

    玉白龍皇劍在空中華麗飛舞,一個巨大的圓形劍陣快速生成,就在木郢禪連舞三百六十劍,距離飛仙劍陣成型只差最後六劍時,追至前方的雲澈忽然消失了。

    木郢禪手中的劍也跟着同時消失。

    木郢禪整個人完全僵在了那裏,大腦一片空白,他感知不到雲澈是如何消失的也就罷了,居然也完全不知就在自己手中,和自己幾已融爲一體的劍是怎麼消失的。

    像是忽然被虛空吞沒了一樣。

    “真是浪費時間。”

    一個冷漠的聲音從他的後方冰冷的傳來,聲音落下的同時,一股龐大到無法形容的巨力轟在了他的後背上。

    噗!!

    木郢禪七竅流血,玄脈崩碎,意識潰散,翻滾着飛落了下去。

    【左寒朔+段黑沙+木郢禪】:天玄大陸的皇極無慾、軒轅問天、曲封憶、夜魅邪名字各個霸氣側漏有氣質還不容易忘,爲什麼同爲大陸霸主,我們的名字卻像是後媽起的!

    【煋】:因爲那四個是主線的霸主,活了好幾百章,而你們是活不過三章的副本龍套啊!那四個名字想了一天一夜,你們三個用起名.器十秒就搞定了,還要啥自行車……我甚至一直都不曉得【郢】字是啥,怎麼讀?每次都要複製很麻煩啊。

    【本火星微信公衆號:“huoxingyinli99”或直接搜索“火星引力”,那些騙吃騙喝的請聯繫管理公衆號的火女妹子,她說會給安排直播間。】rw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