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雲澈忽然的停滯讓正沐浴和風的蘇苓兒一聲驚叫,匆忙問道:「雲澈哥哥,怎麼了?」

    「師父……」雲澈失神的低念一聲,然後猛地轉過身,他剛要不顧一切的狂衝過去,但玄氣剛凝起,又被他的理智死死壓下。

    段黑沙剛才所喊的「雲谷」,那是他師父的名字!

    滄雲大陸人人皆知,人人敬重的「醫聖」之名!

    他沒想過,自己正在念叨著師父,猶豫著要不要去找他,是遠遠的看他一眼,還是來到他面前和他說幾句簡簡單單的話……卻在措手不及間,忽然聽到了師父的名字。

    他更沒有想到,折天教、七星神府、飛仙劍派一起出動,三大霸主親自到場,堪稱滄雲大陸百年都不一定見到一次的龐大陣仗,居然是為了師父和……

    天毒珠……

    天毒珠!!??

    「師父?你說師父?」蘇苓兒也在激動中緊緊抓住了雲澈的手臂:「是真的嗎?他在哪裡?師父在哪裡?」

    雲澈對雲谷有著無與倫比的敬重,雖一直都以「師父」相稱,但在滄雲大陸的那一世,那是他唯一的父親!

    而蘇苓兒對雲谷又何嘗不是有著很重的敬重與感情。

    雲澈目光閃爍,沒有馬上回答,心中一片疑惑……段黑沙口中的「天毒珠」是怎麼回事?這些話,分明表示這三大宗門在此,是為了搶奪他師父雲谷身上的天毒珠。

    可是,天毒珠明明就在他的身上,而且還和他的身體融合,隨著他一起回到了天玄大陸,怎麼可能又出現一顆?

    而且,茉莉說過輪迴鏡的穿越輪迴會伴隨因果修正,絕對不可能違逆因果律,滄雲大陸雖然時間輪變動,但不會再出現另外一個他,也不會再出現另外一顆天毒珠。

    何況天毒珠它不是一般的東西,而是和輪迴鏡一樣的玄天至寶啊!

    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會被「複製」!

    還有一件事讓他不解……當年師父雖是因天毒珠被人逼死,但那時逼死他的宗門只是一些滄雲大陸的一流宗門,頂多在蒼雲某國或某一個地域稱雄,而絕非折天教這類聖地級宗門。

    後來,他在仇恨下瘋狂釋放天毒珠的毒力,讓世人看到了天毒珠的可怕,才引來了折天教這等宗門的貪婪……以及整個大陸的追殺。

    他本以為師父雲谷這一世沒有天毒珠在身,以他的慈心和醫術,一定在世人敬重中安然一世,沒想到,他竟然還是遭受了這樣的境地……

    不但時間上比上一世要提前,而且是比上一世更加可怕……三大聖地級宗門的逼迫!

    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無論如何,無論對方是誰……他又怎能再讓師父遭遇同樣的厄難!

    「苓兒,剛剛那些人圍著的,就是師父。」雲澈已冷靜了下來,他低聲道:「當年,我沒有能力救師父,這一次,就是天王老子,也別想再動師父一根頭髮!!」

    「啊……」蘇苓兒轉眸看向了後方,神態一下子緊張起來。緊張雲谷,更緊張雲澈。

    「苓兒,我們悄悄過去……放心,不會被他們發現的。」

    雲澈重新抱緊蘇苓兒,以流光雷隱將兩個人的氣息都完美掩下,然後悄然靠近……他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想要知道剛才聽到的「天毒珠」會不會真的就是天毒珠。

    靠近到千丈之內,目光穿過層層樹木和人群,雲澈一眼就看到了那個被三大宗門圍在中間的老人,雲澈的心弦也猛然的顫抖,在重逢蘇苓兒后數次失控的眼眶再次溫熱了起來。

    長長的白須,長長的白眉,長長的白髮,但面容卻是毫無褶皺,目光清澈如水,整個人像是從雲中走出的仙人,全身帶著一種超凡於世,不然塵埃的卓然之姿。

    即使被三大霸主宗門合圍中間,即使直接面對三大巔峰宗主的威壓,他依舊面淡如水,唯有眸光帶著深深的嘆然,似乎在嘆息著世人的貪婪與污濁。

    「師父……」雲澈激動的低念,幾乎要控制不住讓玄氣外溢:「我終於……終於又見到你了……」

    「雲谷,你不會是想說天毒珠並不在你身上吧?」折天教教主左寒朔向前幾步,目光悠然,似笑非笑:「七個月前,南天國第一宗門驚鴻山莊因私藏天毒珠,遭遇天毒珠之禍,山莊中整整二十七萬人都化作毒水,整個山莊成為死亡廢墟,慘不堪言,就連之後走入其中的人也都全部喪命。」

    「毒散之後,驚鴻山莊之中卻並無天毒珠蹤影,那之後天毒珠便再無音訊。但就在近期,我們確認了一件事……在驚鴻山莊毒散之前,有一個人走進去后,卻是活著出來,那就是你——雲谷!這件事,你可要否認么?」

    「唉。」雲谷一聲悠長的嘆息。

    「教主,何須和這個老頭廢話,直接將他拿下便是。」一個折天教長老便要上前。

    「哎,不可無禮,」左寒朔卻是淡淡一抬手:「雲谷乃當世醫聖,救人無數,世人皆贊,又豈是不識抬舉,不顧整個大陸安危的蠢人。」

    這當然不是對雲谷的敬重,如果只有一個宗門再次,他們早已無所不用其極,但三大宗門齊聚,表面一片和諧,但誰若先動,必遭合擊。

    「天毒珠,的確為老朽所得。」雲谷緩緩出聲,聲音渾厚,卻毫無蒼老感。

    雲澈:「……」(雲谷的話,竟是直接承認)

    「哈哈哈哈,」七星府主段黑沙大笑起來:「不愧是醫聖,果然是識抬舉的聰明人。既然如此,那你是乖乖的交出來,還是要我們親自從你身上取下來呢?」

    「你們為何想要天毒珠?」雲谷抬頭仰天,問出著一個他已知道答案的問題。

    「哼,這還用問么?」飛仙劍派總宗主木郢禪緩步向前,大義凜然道:「自四年前天毒珠現世,我滄雲大陸已有無數人葬身其劇毒之下。最初其毒一次毒殺幾十人,但之後每次出現,便會引發更為可怕的毒禍,從幾十人到一次毒殺幾百人,再到千人……幾千人……幾萬人……」

    「而上一次現世,將驚鴻山莊整整二十七萬人全部毒殺,所有人屍骨無存,整個山莊寸草不生,而且劇毒持續了整整一個月才散去。這等災難之物,若是繼續留於世間,必將給滄雲大陸帶來天大的禍難。我飛仙劍派一直苦尋天毒珠,便是要將它永恆封鎖,再也不能為禍世間。」

    「而縱觀滄雲大陸有能力徹底封鎖天毒珠的,也唯有我們飛仙劍派。」

    雲谷:「……」

    「呵呵呵呵,木宗主這話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段黑沙譏諷道:「若論劍道,我們七星神府的確自愧不如,但若論醫道毒道,貴宗怕是連我們的腳趾都夠不上。若真把天毒珠交到貴宗,嘿……木宗主就不怕力不能及,讓飛仙劍派步了驚鴻山莊的後塵?」

    木郢禪也不生氣,笑眯眯的道:「這就不勞段府主操心了,我飛仙劍派若是還治不了一個天毒珠,也枉在滄雲大陸立足萬年。倒是段府主,貴府剛被人殺了一個長老和一眾弟子,卻至今都毫無頭緒,外患未消,卻強行跑來插手天毒珠的事,本宗主才是擔心貴府應接不暇,一不留神,步了驚鴻山莊的後塵,那可就大不美了。」

    段黑沙冷笑一聲:「和滄雲大陸的安危相比,區區外患又算得了什麼。」

    他們的言語一字不漏的落在雲澈耳中,讓他愈加驚疑。

    他們所說的「天毒珠」是四年前現世,會釋放無比可怕的劇毒。

    而與他融合的天毒珠擁有著完整的凈化、淬鍊之力,但這麼多年過去,曾經的毒力始終沒有恢復……連一丁點都沒有。

    當年師父雲谷被人逼死,他們之所以搶奪天毒珠,為的就是雲谷在為人醫治時,以天毒珠展露的解毒與淬鍊之力。

    雲谷以天毒珠救人,而被救者卻將天毒珠之力泄露,以至於滄雲大陸盛傳天毒珠能解天下萬毒,能淬鍊天下萬物,有了天毒珠,就再也不怕任何毒,就沒有練不成的丹藥。

    最終,在無數宗門的貪婪之下,雲谷自盡而亡。他的自儘是為了保護雲澈,但云澈卻……

    至於天毒珠的毒力,則是在雲谷死後,由被仇恨蒙心的雲澈不計後果的釋出毒殺那些逼死雲谷的人,才讓世人知道天毒珠最可怕之處是滅世毒力。

    而現在,三大霸主宗主逼搶「天毒珠」,為的分明是其毒力,他們的言語之間,隻字未提它擁有凈化和淬鍊之力。

    他們現在所搶的「天毒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雲谷目光掃過周圍,輕嘆道:「若你們真是為了封天毒珠之力,以免其毒禍滄雲,那麼,你們大可就此離開。」

    「這話什麼意思?」折天教主左寒朔不緊不慢的道。

    「天毒珠之毒非尋常之毒,如今其毒力只是微微覺醒,便已恐怖至斯。其毒力,絕非簡單的玄力玄陣可以駕馭封鎖。老朽深諳醫道毒道多年,且在毒道之上,有些特殊的造詣,才可勉強控住天毒珠,而若是交於你們,其毒力一旦失控暴走,又會是一場無法挽回的天災。」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折天教主左寒朔狂笑了起來,段黑沙和木郢禪也都大笑出聲,左寒朔譏諷道:「我道那所謂的醫聖是何許人物,本以為真的是個心繫蒼生安危的聖人,原來也不過是個貪圖天毒珠的俗人。」

    「何等可笑的話,唯有你能控住天毒珠而我們不能?也就是說,我們三個在滄雲大陸鼎盛萬年的宗門,還比不上你一個行醫的老頭子,哈哈哈哈哈,這簡直是本府主這輩子聽過的最愚蠢的笑話。」段黑沙狂笑著。

    「雲老頭」,木郢禪卸下偽裝,對雲谷的稱呼已變得無比輕蔑,他向雲谷伸出手:「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這可是為了天下蒼生啊。」

    「你們為的,不過是天毒珠的毒力。」雲谷目光清澈中帶著悲哀,聲音依舊淡若幽風:「若把它交給你們,才是真的災禍與大錯。」

    「呵,」木郢禪目光陰下,一隻冰冷蒼白的手伸出,搭在了雲谷的左肩上:「真是讓人意外的嘴硬啊,為了獨佔天毒珠,居然連命都不想要了。就是不知道,你若是少了一條胳膊的話,說出的話會不會不一樣呢?」

    木郢禪的話音剛落,一個冰冷刺骨的聲音從他後方傳來:

    「把你的臟手從他身上拿開!」

    ——————————————

    【手動滑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