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先前聽段黑沙幾人提起的“天毒珠”,他以爲只是名稱上的巧合,因爲真正的天毒珠就在他身上,世間也不可能存在兩顆天毒珠。

    而當雲谷將“天毒珠”拿出時,他的心中涌現出清晰的靈魂聯繫,體內的天毒珠也出現了強烈的感應,腦海之中,直接浮現出“天毒珠”三個字。

    他體內的天毒珠是真的,雲谷手中的天毒珠也是真的!

    但,這又是兩枚截然不同的天毒珠。

    與雲澈身體融合的天毒珠有着強大的淨化和淬鍊能力,卻毫無毒力。而毒力,本是天毒珠的主能力,但這麼多年過去,天毒珠的毒力卻連一絲復甦的跡象都沒有。而這件事,雲澈雖然從未對茉莉提過,但心中出現過多次的疑惑。

    而云谷手中的天毒珠,擁有的卻是純粹的毒力!

    當這“第二枚”天毒珠自行融入到他的身體,上面所載的記憶印記才解開了雲澈的疑惑……

    當年在滄雲大陸,雲谷在把天毒珠交給雲澈時,告誡他絕不可釋放天毒珠中的劇毒。雲谷死後,雲澈失心之下,將雲谷辛苦鎖住的天毒瘋狂釋放,毒滅了無數的人和宗門,而最後一次釋放,直接讓天毒珠毒力枯竭,同時就連其毒源,也隨着最後一絲天毒的釋放而流落而出。

    原本毒源復甦後會自行迴歸天毒珠,但在輪迴鏡干涉下,失去毒源的天毒珠不但詭異和雲澈身體結合,還因穿越輪迴而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連時間都出現了錯層。留在滄雲大陸的毒源雖沒有因輪迴鏡之力而消失,但在復甦之後,卻因無法迴歸天毒珠,而自生載體,化成了另外一顆天毒珠。

    如今雲澈臨近,兩枚天毒珠互相感應到了對方的存在,再次融合。

    也是到了今天,雲澈方纔知道,他所擁有的天毒珠一直都非完整,而是失去了毒源的天毒珠這也是爲什麼它的毒力始終沒有一絲一毫的天毒珠。

    雲谷手中的那枚,則是純粹只有毒力的天毒珠。

    如今兩者在時間、空間的錯位之後終於再度融合成一體,完整的集中在雲澈的身上。

    “小兄弟,這……這……”雲谷難得露出震驚的神情。

    雲澈意念輕動,手掌間的綠光瞬間熄滅,所有的毒息也都消失無蹤。比之當年只能勉強駕馭天毒珠,和天毒珠融爲一體的他對天毒珠的一切瞭若指掌。天毒珠毒源迴歸,其天毒也在緩慢復甦,如今,其甦醒的天毒,幾乎已達到當年的一成左右。

    若是全部釋放,足以將一個小城化作毒獄。

    “醫聖前輩,”雲澈不知該作何解釋,只能真誠的道:“這枚天毒珠現已認晚輩爲主,可由晚輩隨心駕馭。如此,再也不會出現毒力失控的狀況,還請前輩寬心。”

    雲谷畢竟非常人,他短暫的錯愕之後,卻是微笑了起來:“如此,真是再好不過,老朽也可完全放心了。”

    沒有追問其中的緣由,也沒有深究雲澈的意圖,他寬心微笑的樣子,亦是發自肺腑。在他看來,雲澈的眼神如淨水般清澈,說話時更是字字真切,明明有着強大無比的實力,卻毫無驕縱傲狂。

    而且以他連當世三大宗門都可以信手碾壓的實力,又豈會貪圖一枚不知是福是禍的天毒珠。

    “先蒙救命大恩,如今又爲老朽了卻一件天大的心事,老朽卻還未知小兄弟名諱。”雲谷溫和的道。

    “醫聖前輩千萬不要如此客氣。”雲澈連忙行禮道,隨之稍稍一頓:“晚輩姓雲,單名一個澈字,這位是晚輩的紅顏知己,蘇苓兒。”

    雲澈……這個名字,就是您老爲我起的啊。

    “雲……澈……”雲谷低念一聲,隨之微笑而嘆:“如雲之悠,如水之澈,真是好名字,不但與老朽同爲一姓。且與醫道之心如此之契合,看來你我二人當真是有緣啊。”

    嗡

    雲澈的腦中一陣輕微的嗡鳴,嘴脣嚅動,卻是說不出話來。

    如雲之悠,如水之澈……這正是雲谷當年爲他取名“雲澈”的寓意和期望啊。

    “能遇小兄弟這等人物,實爲老朽今生之幸,小兄弟玄力震古爍今,氣度卓然不羣,到此定有要事要辦,老朽便不再多加叨擾,他日若有老朽可效勞之處,知會老朽一聲,老朽定付諸全力。”

    “前輩留步!”

    不等雲谷離開,雲澈連忙喊住他,急切的問道:“不知前輩接下來欲往何處。”

    雲谷笑着搖頭:“行醫之人,居無定所,哪有病者,哪裏便是歸處。只是老朽壽元終有盡時,也是時候尋得一位可託付醫術和醫道之心的傳人。只嘆世道污濁,此人可遇而不可求,老朽也不知何日才能了卻此願。”

    醫道之心……

    雲澈雙手微緊,愧疚的不敢看雲谷的眼睛,他承載着雲谷的所有期望,最終卻非但沒有承下醫道之心,反而走向了完全相悖的另外一個極端……

    “醫聖前輩,”雲澈道:“剛纔那些被前輩寬恕逃走的人都知道天毒珠就在前輩的身上,用不了多久,這個消息定然會迅速傳開,天下皆知,就算你告訴世人天毒珠已不在你的身上,也不會有人相信。到時,前輩必定會因此蒙受無法預料的劫難,這些,前輩可曾想過?”

    “是福是災,自由天定。”雲谷卻是淡淡搖頭:“且有小兄弟給予的教訓,他們懼怕之下,或許也再無膽量爲難老朽。”

    “恐懼終是有限,但貪婪卻是無限的!”雲澈站到雲谷身前,語氣已是有些激動,他很確定,雲谷若是繼續留在滄雲大陸,用不了多久,就會遭遇和今天一樣的場面:“醫聖前輩,對於此事,晚輩有一個解決之道。晚輩並非滄雲大陸之人,而是來自一個名爲幻妖界的地方,懇請前輩隨晚輩去往幻妖界,在那裏,晚輩可以保證沒有一人會爲難前輩,沒有一人會對前輩不敬。”

    “……”雲谷眸光轉過,深深的看了雲澈一會兒,卻是搖了搖頭:“老朽先前便猜測小兄弟或許是來自世外之人,果真如此。小兄弟一片善心誠心,老朽萬分感激,只是,老朽的根畢竟種在這片土地上,老朽的醫道,也是鋪在這片土地上……”

    “不,不對!前輩你說的不對。”雲澈卻是忽然打斷、否認起雲谷的話,無比嚴正的道:“醫聖前輩有着讓世人敬重的醫道之心,醫道之心亦是前輩一生所秉。而若是純粹的醫道之心,應該是救更多病患,濟更多世人,無善惡、種族、尊卑、地域之別!”

    雲谷的全身微微一震。

    “既然一生獻於醫道,一生秉承醫道之心,那麼,在滄雲大陸行醫,和在幻妖界行醫,又有什麼區別?何況幻妖界版圖大過滄雲大陸,有着更多的生靈,更多的種族,更需要前輩這樣的人。”

    “在幻妖界,前輩可繼續懸壺濟世,相信用不了幾年,整個幻妖界都會知曉前輩聖名,若強行留在滄雲大陸,前輩一旦遭遇意外,一生所學,一生所求,都將付諸塵埃。前者,可一生圓滿,福澤萬萬人,而後者卻……或許不僅會少救這萬萬人,還將無法尋得傳世之人,讓後世蒙受福澤。”

    “……”雲澈的話,讓雲谷長久失聲,眼神開始動盪了起來。

    “醫聖前輩,雲澈哥哥說的很對,請你隨我們一起去幻妖界吧。你繼續留在這裏,真的太危險了。”蘇苓兒輕聲懇求道。

    “前輩……”雲澈屏住呼吸,緊張的看着雲谷。

    “呵呵呵呵,”雲谷忽然轉過頭,溫和的笑了起來:“沒錯,既是一生爲醫,在哪裏又有何不同。而唯有活的更久,纔可醫更多的人,救更多的命。小兄弟,是你點醒了老朽啊,看來老朽的醫道之心,終究還是有些欠缺。”

    “這麼說……前輩你……答應了?”雲澈欣喜的道。

    “呵呵,”雲谷再次微笑:“如此,就叨擾小兄弟和小姑娘帶我這個老頭子同行了。”

    “太好了!!”雲澈和蘇苓兒同時驚喜出聲,又同時激動的熱淚盈眶。

    看着兩個年輕人歡喜的樣子,雲谷也開懷笑了起來,而且不知道爲何,眼眶竟有些不受控制的溼潤。

    當下,雲澈帶着蘇苓兒與雲谷同入太古玄舟,返回太蘇門取回蘇苓兒孃親的遺物後,最後在滄雲大陸停留了一段時間,然後重啓太古玄舟,進行着第二次近千萬裏的空間穿梭。

    蘇苓兒已在身邊,師父已在身邊,他對滄雲大陸,真的再也沒什麼可留戀的了。

    他此來滄雲大陸,原本只是在自知必死的情形下來完成最後的一個心願,想要再見蘇苓兒一面。沒想到,他不但找回了苓兒,還找回了師父,就連一直殘缺而不自知的天毒珠,也成爲了真正完整的天毒珠。

    原本必定會奪走他性命的魔源珠不再成爲禍患,反而成爲他自己的東西,他不但不用死了,就連玄力,也發生了一次歷史上最誇張的跨越。

    還隱約碰觸到了一個頗爲可怕的祕密。

    這一趟滄雲之行,他不但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整個人還重獲新生,脫胎換骨。心境,也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微妙的蛻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