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妖后之事已不可耽擱,老朽既已有眉目,定然會付諸全力,只是……一切,還要看接下來的機緣。」

    雲谷說著一番雲澈一時聽不懂的話,然後忽然說道:「小兄弟,可否煩勞一事。」

    雲澈連忙道:「前輩儘管吩咐。哦……前輩以後請直接稱呼晚輩雲澈即可。」

    「呵呵,也好。」雲谷微笑點頭:「雲澈,你去把苓兒姑娘喚來此處。」

    「苓兒?好!」

    雲澈沒有細問,馬上衝出大廳,很快,便攬著蘇苓兒飛回。

    「醫聖前輩?」蘇苓兒一臉的疑惑忐忑:「不知有何事吩咐苓兒?」

    雲谷輕輕搖頭,他上下打量蘇苓兒,尤其是看了好一會兒她的眼睛,然後不住的點頭,神情間竟有些激動:「從十年前開始,老朽便開始著手尋找可繼承我一生醫道所成的人,但,整整十年,卻是一無所獲。這世道,終究是以玄力為尊,人人追求玄力,人人追求權勢。都是俗世之人,又有幾人能不沾塵俗慾念,真正沉心於醫道。」

    「近些年,老朽幾乎已準備放棄找尋,轉為尋找撫育一嬰孩,為他洗滌心靈,繼承老朽衣缽。卻又恐其天性難定,枉費數十年心血。」

    雲澈:「……」

    「直到……老朽遇到苓兒姑娘你。」雲谷看著蘇苓兒,動容的道。

    「啊?我?」蘇苓兒一時懵住。

    「苓兒姑娘,老朽一生識人無數,如你這般內心清澈,目無塵埃的人,卻是老朽今生僅見,不知……」雲谷說到這裡,臉上居然露出了些許緊張之態:「不知你對醫道,可有些許興緻?」

    話已至此,雲澈哪還聽不出什麼,驚喜萬分的喊道:「苓兒,快……快拜師啊!」

    「噗通」一聲,蘇苓兒已重重跪拜了下去:「晚輩蘇苓兒……請前輩收苓兒為徒,以後一心跟著師父學醫行醫,好好聽師父的話……」

    雲谷的樣子,則比之蘇苓兒還要更加激動一分,眼眶都微微濕潤了起來:「苓兒姑娘,你……你真的願意跟著老朽學醫?」

    蘇苓兒真摯的道:「能得醫聖前輩為師,是苓兒的福氣,也是苓兒一直以來的願望。只是苓兒愚笨,以後……還請師父多加教誨。」

    雲澈手按胸口,無比欣喜的笑了起來。只有他知道,苓兒那句「也是苓兒一直以來的願望」絕不是虛假奉承之言,當年,她就想和雲澈一樣,隨著雲谷一起學醫,雲谷對她也極是喜歡,只是,他這一生只能有一個親傳弟子,任何事都格外平和的他,唯獨在這件事上極為堅持,因而,蘇苓兒雖然和雲澈一起跟在雲谷身邊多年,卻始終沒有能成為他的另一個弟子。

    沒想到,卻是今時,達成溯源。

    「好,真好,太好了。」雲谷連連點頭,激動不已,因為這對他而言,真的就是餘生最大的一個心愿。他緩步來到蘇苓兒身前,取下手上的一枚青銅指環,親手將它戴到了蘇苓兒的左手拇指上:「蘇苓兒,以後,你就是我雲谷唯一的親傳弟子。為師無門無派,無權無勢,給不了你任何榮華權貴,唯有一生所學所悟的醫道之理與醫道之心。」

    當初戴在雲澈手上的那枚指環如今戴到了她的手上,就像是一種奇妙的命運輪迴。蘇苓兒深深的拜下:「徒兒蘇苓兒,拜見師父……」

    站在一邊的雲澈直興奮的齜牙咧嘴,雖然自己已經不配再成為雲谷的弟子,但苓兒成為他的弟子,師父的夙願也就此達成……多麼兩全其美的結果。

    不,是三全其美。

    「綵衣,你有救了……真的有救了!」雲澈抓著小妖后的手,在她耳邊激動的喊道。

    「他……到底是什麼人?」小妖后凝眉問道。她從未見過雲澈對一個人敬重到如此地步,在他面前簡直是畢恭畢敬,言聽計從。

    比在她面前聽話多了!!!!

    這一定不是一個簡單從外面世界帶回來的人。若沒有足夠的緣由,足夠的淵源,以雲澈那滲到骨子裡的傲氣,怎麼可能會在一個人面前如此乖巧。

    「他……」雲澈想了一想,感懷的道:「我的醫術,我所通曉的所有醫理毒理,都是他所教。他對我的恩情大過於天,只是,他自己卻已不記得了。」

    「……!?」小妖后美眸中閃過深深的詫異。

    「這些事,解釋起來很難,以後,我會慢慢和你們說的。」雲澈微笑著道:「我的醫術在你們看來很厲害,但與他相比,卻是差的很遠很遠。他已親口說有辦法救你……就一定可以!」

    雖然,就連金烏魂靈,甚至茉莉都說小妖後幾乎無法可救,但,那是她們在玄道之上的認知。

    而醫道之上,雲谷才是絕對的權威,一個真正可以與天奪命的人,他說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雲谷與蘇苓兒完成了簡單的拜師之禮,當年在雲澈懂事之後,雲谷要他拜他為師時,也只是如此簡單之極的禮節。雲谷轉過身來,微笑道:「小妖后,你的病患,老朽雖初知治癒之法,但涉及命脈氣機,只可由同為陰氣的女子施為,老朽會在半年之內,先教授苓兒氣機之理,之後,便可嘗試為你擺脫病患。苓兒雖初入醫道,但有著冰雪純心,半年定然足以。」

    小妖後向雲谷深深一禮,頷首道:「有勞了。」

    雲谷身邊的蘇苓兒則笑吟吟的向雲澈眨了眨眼睛。

    醫道需要極慎,因而雲谷是個從不會把話說滿的人,而他能說到如此地步,說明必定有著相當之大的把握,而不是他所說的「嘗試」。

    不過,雲澈卻並沒有從小妖後身上感受到什麼喜悅之類的感覺。雲澈當然知道其原因……因為面對隨便可能再次到來的軒轅問天,小妖后已決意和妖皇城共存亡,早已不認為自己能活到半年之後。

    雲澈也並未馬上告訴她要解決死局,必須先泄去全部玄力……大敵當前,她絕對一萬個不許。

    看來,要讓小妖后安心接受治癒,必須先除掉軒轅問天這個心頭大患啊。

    之後,就算小妖后玄力全失,有自己在,有雲家在,有那些忠於她和在奴印下更忠於她的守護家族、各大王府在,她依然是君臨幻妖的小妖后。

    且以她的金烏血脈和對玄力法則層面的認知,重新修鍊,境界也定會一日千里。

    雲澈和小妖后等人從主廳中走出,雲輕鴻先一個人快步迎了上來,急切而小聲的道:「結果如何?」

    雲澈沒有回答,給了父親一個安然的微笑。

    雲輕鴻的臉上露出狂喜之態,他向雲谷深深一拜,道:「醫聖前輩,若你能救愈小妖后,你將是我整個幻妖界的大恩人。」

    「雲家主言重,老朽不過是在做一個醫者該做之事而已……而且,也並無十足的把握,還是要盼老天善佑。」

    雲谷的言行間依舊平淡如水,絕沒因對方是小妖后而有什麼不同的波瀾。雲輕鴻心下更是敬佩,道:「醫聖前輩初來幻妖界,應該暫無去處,便先居於我雲家如何?」

    雲谷微微一想,沒有推辭:「如此,那就叨擾了。」

    「庭院已經備好,澈兒,你先帶醫聖前輩去往庭院安歇。」

    「好。」

    從冰雲大陸到幻妖界的連番折騰,雲谷的確已有些疲累。在去往庭院的路上,雲澈終是忍不住問道:「前輩,醫治小妖后的方法,究竟是什麼?晚輩實在是想不出,也聽不明白。」

    「呵呵呵呵,」雲谷微微而笑,收蘇苓兒為徒后,他的心情顯然極為不錯,也不吝解釋道:「因同時涉及玄脈命脈,因而醫治過程會極為艱難漫長,但其原理,卻也單一。玄脈和命脈氣機完全異常,也自然是違逆了人體世界的氣機法則。那麼,以正常之人的氣機去逐漸引導其異常的氣機,修正其異常的氣機法則,久而久之,便可成矣。」

    「這……」自認對醫理深有造詣的雲澈卻聽的一頭霧水:「以另一個人的氣機去引導和修正?這……這個要怎麼做到?難道,這就是那段醫經所闡述的醫理?」

    「不錯,」雲谷微微頷首:「小妖後為女子,氣為陰氣,也便需要同為女子的陰氣來引導和修正。那段老朽參悟了半生的醫經,講述的便是以陰順陰,以陽理陽的氣機之理,讓老朽著實看到了另外一片廣闊天地。」

    「……」雲澈依舊一臉懵逼。

    「老朽會先教授苓兒這番氣機之理,待她領悟與融會貫通之後,便可與小妖後會陰相觸,陰氣相通,從而重理小妖后被強行融合的玄脈氣機與命脈氣機。如此堅持數月,若無太大意外,會有卓然成效。不過這一切能否成功,需要多久,還要看苓兒的天資與悟性。」

    「……」

    「~!¥……!!!」

    雲澈像是被人在後腦勺抽了一記悶棍,眼前都有些發黑。

    其他的,他聽的雲里霧裡,但「會陰相觸」這四個字,他絕對明白是什麼意思!!

    會陰相觸……

    苓兒和……小妖后!?

    這尼瑪……

    那畫面……簡直……

    而且以小妖后的性情,怎麼可能會接受!她寧願死都不可能接受這種療愈方式。一直以來,除了自己,她連根手指頭都不會讓別人碰一下——包括女人。

    ……嗯?等等,要說在床上的話,小妖后其實還是特別聽話的,簡直要比月兒還溫順。

    如果能先搞好小妖后和苓兒的關係……或許,還是有可能行的。

    看來,在苓兒通曉氣機醫理的這段時間,自己必須努力「搞好」小妖后和苓兒的關係啊……

    唉,看來雖然不用自己直接著手,但任務依舊無比艱巨啊!

    身側的雲澈忽然沉默,雲谷以為他在沉眉思索,卻不知,他腦中正晃蕩著幾萬種荒淫的念想。

    ————————————————

    【著重強調一下,弒月魔君身上爆出的神秘黑玉不是鴻蒙生死印!絕對不是!再問自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