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那漠然的樣子,竟分明是不準備救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的人。紫極一手抱着奄奄一息的曲封憶,忍着巨大痛苦,竭力發出聲音:“雲宮主,還請……高擡貴手……救我們……”

    “救你們?”雲澈頭也不回,冷冷的道:“我和鳳凰神宗有再多恩怨,如今也是鳳凰神宗的半個女婿,救他們算得上天經地義。古蒼真人是元霸的師父,對我亦有恩情,救他更是應當。你們?呵,我和你們一不熟二沒親三沒恩,你們的死活關我屁事,我沒學你們當初對我那樣落井下石已是仁至義盡了!”

    雲澈心中冷笑……紫極一定不知道茉莉離開的當天,皇極無慾、曲封憶、夜魅邪離開鳳凰神宗後去而復還,聯手第二次落井下石,若不是小妖后及時到來,後果根本不堪設想。若是他知道這些,估計都沒臉向他求救。

    紫極語塞。聖域苦痛真人艱澀的道:“雲宮主……我們都不畏死……但軒轅問天是……共同敵人……先前恩怨……不提……至少眼下……合力對付……軒轅問天……”

    身爲聖域十二真人之首,苦痛真人的玄力僅次於皇極無慾,但這一番話卻說得碎亂不堪,可想而至在魔毒之下承受着多麼巨大的痛苦。強大如苦痛真人都是如此,更不要說他人。

    “哼,既然不怕死,那我就更沒必要浪費力氣多管閒事。至於軒轅問天……”雲澈眼睛微眯:“我一個人就夠了。”

    “唔……”苦痛真人嘴脣顫動,再也說不出什麼話來。

    “呵呵呵呵,”軒轅問天意外的沒有大笑,而是發出低沉的笑聲:“雲澈,本尊真是越來越欣賞你的性格,多麼的狂妄。只可惜,這世上,已經沒有人有資格在本尊面前狂妄。”

    他伸出發黑的手掌,掌心面對雲澈:“你一定想象不到,本尊的實力已達到了何種境界。”

    “彼此彼此。”雲澈淡淡一笑。

    “坦白說,本尊如今的力量,強大到連本尊自己都覺得害怕。你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玄力再次跨越一個大境界,着實讓本尊驚訝,但可惜……可惜你的的玄力就算再增長十倍,也絕無可能是本尊的對手!”

    “嘿嘿嘿嘿,”雲澈低聲笑着:“那些死在我手上的人,每一個臨死前都這麼認爲。”

    對雲澈的話,軒轅問天沒有半點在意,他感覺自己到了如今境界,這世上,已不存在任何可以將他觸怒的言語,他輕蔑的道:“小妖后呢?沒有和你一起來麼?加上她,你或許死的可以稍微慢那麼一點。”

    “我說過,對付你,我一個人就夠了!”

    雲澈手臂一揮,紅芒乍閃,劫天誅魔劍傲然現形,硃紅劍芒凌空揮下。

    轟隆隆隆……

    如今的雲澈,加上如今的劫天誅魔劍,雖然只是隨意的輕舞,卻是讓周圍空間瞬間塌陷,龐大的海神臺在空間轟鳴聲中四分五裂,一股災難風暴像是忽然掀起的驚濤駭浪卷向整個海神臺。

    在無數驚恐的喊叫聲中,除了雲澈和軒轅問天,所有人都像是被駭浪捲起的孤舟,全部被卷出了海神臺,墜落向了下方的至尊海殿。

    鳳雪児迅速出手,將夏元霸和蒼風皇室的人護在溫和的火焰之中,讓他們落下之時安然無恙。

    從海神臺這樣的高度砸落,對至尊海殿、皇極聖域衆強者而言原本根本不算什麼,但他們身中魔毒,稍稍運轉玄力就會痛苦加劇,平時對他們而言不堪一提的高度,此刻卻是將他們摔的七暈八素。

    鳳橫空快步衝到鳳雪児身前,急聲道:“雪児,不要繼續留在這裏……快走快走……快走啊!不然就真的來不及了!軒轅問天已經徹底成了魔鬼,他連聖主都能一招擊敗!你留下來只是白白送死啊!”

    鳳雪児微微搖頭,目光看向上方已變得格外遙遠的身影,輕聲道:“我相信雲哥哥。”

    “……”鳳橫空急着的直咬牙跺腳。

    崩裂的海神臺、塌陷的空間、漫天的驚叫……雲澈和軒轅問天卻是無比平靜的凌空相對,似乎已與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絕。雲澈平舉劫天誅魔劍,劍尖指向軒轅問天的眉心,身上的氣息卻是沉靜如沙。

    一股極其不舒服的氣息讓軒轅問天眉頭大皺,他收回手掌,淡淡問道:“雖然並不重要,但本尊還是想問問,你那把劍,究竟是從哪裏來的!”

    “你可以考慮死後去問閻王。亮出你的魔劍吧……如果你不想死的太快的話!”面對狂傲到已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裏的軒轅問天,雲澈卻釋放着完全不輸於他的傲慢。

    “呵,這世上已沒有人有資格讓本尊動用魔劍,你同樣不能。”軒轅問天蔑笑道,他向雲澈伸出手掌,手腕勾起:“來,讓本尊看看你能掙扎到什麼程度。本尊不但不會動用魔劍,而且只會用這一隻手掌……來徹底粉碎你脆弱可笑的自信。”

    (↑flag!)

    “那你可別死的太快!!”

    雲澈一聲低吼,劫天誅魔劍驟然揮出,滔天劍威捲動天地風雲,這一劍之下,浮空數千年的海神臺徹底崩碎,散成漫天碎玉飛射而去,一股劍氣風暴轟向軒轅問天,軒轅問天絲毫沒有抗拒,任由這股劍氣風暴將他帶向近百里之外,空中唯有他狂肆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

    他明白雲澈是想將戰場拉遠,以免波及到還留在至尊海殿中的人,這也頗合他意,畢竟他唯一的兒子也在下面,而且基本是最脆弱的一個。

    “軒轅問天,受死吧!!”

    “煉獄!”

    雲澈全身金烏炎和鳳凰炎同時燃燒,玄氣和眸光也變成了暴躁的赤紅色,遠離海殿百里,他終於可以再無顧忌,大吼一聲,劫天誅魔劍帶着彌天烈焰,直轟軒轅問天。

    這一劍揮出的剎那,百里之內的飄雲全部消散。

    被籠罩在這一劍的威勢之下,軒轅問天雙目中光芒大盛,放射出興奮了數倍的黑光:“真是驚人的壓迫,本尊還是低估了你。沒想到你居然已達到了如此境界!居然已經差不多超過了一個月前的本尊……但可惜……”

    “可惜再強的凡人,又怎配和魔神相較!!”

    “當本尊忽然踏入那個境界時,這世間的一切,包括一個月前的本尊,皆是微不足道的螻蟻!!”

    軒轅問天出手,他右手背在身後。僅僅伸出了那隻左手,手掌黑光環繞,一道黑影隨着手臂的揮舞凌空閃現,和雲澈的硃紅巨劍當空相撞。

    “砰”的一聲巨響,虛空瞬間炸裂,雲澈的劍勢頓時被震碎,人也被震得倒翻回去,但他又馬上瞬間衝出,劫天誅魔劍再次轟向軒轅問天。

    “呵……”軒轅問天低笑,漆黑的手掌迎着硃紅巨劍再次抓出,甩出一個接一個的黑暗虛影將雲澈的劍勢全部遠遠震開……雖然在他眼中,雲澈也不過是勉勉強強有和他交手的資格而已——不,可能連交手的資格都沒有,但他依然不願自己的軀體和那把硃紅巨劍直接碰撞。

    當初在幻妖界,他捱了一劍後的痛苦,至死都不可能忘。

    轟!轟!轟!轟!轟……

    兩人力量的每一次碰撞,都如九天玄雷震世,而對留在至尊海殿的衆人而言,每一次的轟鳴都是可怕的災難,他們感覺到整個海殿都在顫抖,腳下根本無法站穩,縱然死死捂住雙耳,全身血液依然如煮沸了一般劇烈翻騰。

    轟!!

    一聲爆響,海域之中一道巨浪被掀起,直達萬丈之高。

    “啊……啊……”活了一千多年的鳳祖奎被驚得老臉煞白,看着北方不斷顫動的空間,他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這竟然還是來自百里之外:“這……這是人類可以擁有的力量嗎?”

    “雲哥哥……原來已經這麼厲害了。”鳳雪児也驚訝的低喃道。

    雲澈連轟四十多劍,全部被軒轅問天隔空震開……而且只用一隻左手,右手始終好整以暇的背在身後。自始至終,雲澈別說傷到軒轅問天,甚至都沒能靠近到他三十丈之內。

    “看來,這應該就是你的極限了。”軒轅問天淡笑了起來:“雖然的確強得出乎本尊的意料,但也僅此而已了。在本尊眼中,天下皆爲螻蟻,而你,雖然是最大的那一隻,但也同樣只是螻蟻。”

    “現在,該換本尊攻擊了。”一直悠然防禦的軒轅問天手勢終於一變,不再是甩出,而是驟然前抓,一隻漆黑手掌從虛空中張開,瞬間張開到數十丈之大,直抓雲澈而去。

    “來!在本尊的魔爪下盡情的掙扎,掙扎的越頑強越好,這場遊戲若是過早結果,可就太無聊了,哈哈哈哈哈……”

    這隻漆黑魔爪看似移動的極爲緩慢,卻似在穿越空間,瞬間來到雲澈身前。

    雲澈眼睛半眯,身影微微一晃。

    “嚓!!”

    百丈空間和雲澈的虛影被黑暗魔爪撕的粉碎,雲澈的真身已如瞬移般出現在了軒轅問天十丈之前,低吼一聲,一劍砸向軒轅問天的頭顱,眼眸深處閃過一抹詭異的炎光。

    “哦?”軒轅問天微微驚詫,隨之戲虐一笑,左臂甩出,一道黑影撞向了劫天誅魔劍:“給本尊乖乖的滾回去!”

    轟!!

    劫天誅魔劍與黑暗魔影當空相撞,但這一次,先前每次都被撞開的劫天誅魔劍僅僅是頓了一下,隨之忽然火焰爆燃,非但沒有被震開,其威勢、速度竟暴漲數倍,一瞬間將軒轅問天的力量轟散,帶着漆黑的空間殘影,直轟至軒轅問天的頭頂。

    “黃金斷滅!”

    “嗯!?”

    軒轅問天本以爲方纔已是雲澈力量的極限……而且這個極限之強都已大大超過了他的預期,根本是做夢都想不到他的力量竟會在一瞬間又暴漲了數倍。他迅速抽身暴退,左臂急促的揮出……但僅僅擡起一半,便被來自劫天誅魔劍的覆天巨力死死壓回。

    “嘶?”

    軒轅問天第一次心中大驚,一直背在身後的右臂匆忙的想要擎起,卻已根本不及,他左臂的力量被瞬間壓潰,劫天誅魔劍無比兇狠的砸在軒轅問天胸前,暴戾的金烏炎光猛烈炸開。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傲立當空的軒轅問天像個陀螺一般被轟飛出去,並帶着殺豬般的慘叫,一直飛出十幾裏才堪堪停下,卻依然慘叫不止,全身發抖,叫的簡直比那些中了魔毒的人還要悽慘,胸口,赫然印着一道近一尺長的硃紅印記。

    雲澈笑眯眯的擡起劫天誅魔劍,再次指向軒轅問天:“軒轅問天,可千萬別忘了自己說的話,要繼續只用一隻手唷,不然你這所謂的天尊多沒面子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