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不出意外,澈兒的下一個對手,應該會是赤陽家的女兒。」慕雨柔輕輕的說道,臉上顯露著擔憂。

    「不要擔心。」雲輕鴻拍拍慕雨柔的手背,安慰道:「赤陽家的丫頭雖然實力遠遠勝過九方昱和嘯東來,但方才也絕非是澈兒的全部實力,他直到現在,連武器都沒有動用過。」

    「爹,你知道大哥是用什麼武器的嗎?我都從來沒見過大哥使用過武器,還一直以為大哥不擅任何兵刃呢。」蕭雲問道。

    雲輕鴻搖頭,想到雲澈的練功房中所傳出的沉重呼嘯聲,他低聲道:「你大哥他並非不擅兵刃,如果為父沒有猜錯,他擅長的應該是某種重武器。」

    「重武器?」蕭雲瞪大了眼睛。

    「你大哥他直到現在都沒動用武器,並非是他託大,而應該是所擅長的兵刃使用起來會伴隨著巨大的消耗。」雲輕鴻看著場上的雲澈,沉著的道:「他顯然是為了應對眼下的局面,而儘可能的讓消耗減輕到最小,在他認為對手足夠強大,可以威脅到自己的時候,他自然會動用武器的。」

    而在這時,一個火紅的身影已站在了雲澈的身前。

    這是一個面容艷麗,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子,她有著一頭張揚的赤色頭髮,就連小麥色的皮膚,都透著隱約的艷紅色。正是赤陽家族的赤陽炎舞!

    赤陽炎舞上場的那一刻,大殿之中響起頓時一片男人的呼聲。她的容顏雖然俏麗,但還不至於絕色,但她的穿著卻是野性撩人之極,上身火紅色的緊身短皮衣,下身一條只堪堪勒住兩瓣臀部的緊腰短皮褲,胸脯的輪廓、雙臂、小腹、大腿都完全暴露在外,直看的無數青年男性雙眼放光,口水直流。

    赤陽炎舞顯然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目光和聲音,她高昂著頭,高貴如貓,驕傲的如同孔雀。

    赤陽家族身為真龍一族,本就有著血脈和種族上的高貴與傲然,十二家族之中,赤陽一族的綜合實力僅次於赫連和蘇家,位列第三,而赤陽炎舞作為赤陽家族這一代的最強者,又是女性,還是家主赤陽百烈唯一的女兒,無論身份、種族、實力,都自然有著絕對的驕傲資本。即使是面對輕易戰勝九方昱和嘯東來的雲澈,她的傲然……或者說傲慢都沒有半點的收斂。

    「兩個沒用的男人,簡直丟我們守護家族的臉。」赤陽炎舞火紅色的眉毛上翻,這句話雖是自言自語,但聲音絕對不小,足以讓九方昱和嘯東來聽的清清楚楚。她一把抽出纏在腰間的火紅色長鞭,長鞭一甩,帶起飛濺的火花和震耳無比的「啪」聲:「你,是叫雲澈是吧?不想輸的太難看,就老老實實把武器拿出來,本公主還不屑於欺負一個赤手空拳的男人。」

    赤陽炎舞所喊出的每一個字之中都蘊含著深深的高傲,從她的身上,雲澈嗅到了真龍的氣息,龍作為萬獸之尊,無論是人也好,妖也好,在這種氣息之下,即使實力高於對方,也會本能的感覺到一種威懾……但云澈卻絕然不會,因為他的身上,可是有著太古蒼龍的血脈,若單論龍息,赤陽火龍壓根連和太古蒼龍做比較的資格都沒有。

    面對傲氣盈然的赤陽炎舞,雲澈沒有拿出武器,反而雙手直接抱在了胸前,不緊不慢的道:「我正好相反,我偏就喜歡赤手空拳的欺負拿武器的女人。」

    「咯咯咯咯……」雲澈的姿態,讓赤陽炎舞直接笑了起來,笑的清脆又刺耳,她一甩長鞭,輕蔑的道:「雲澈,你以為自己贏了兩個廢物男人,就能在我赤陽炎舞面前狂妄了么?我赤陽炎舞這輩子,同級之中,還從來沒有人能贏了我。待會兒死的難看的時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雲澈歪了歪嘴,道:「好好一個大姑娘,卻生的這麼狂妄,連看人都是用半隻眼睛,看來你家人平日里沒好好管教你啊。也罷,我今天就替你家人,管教管教你,至少要讓你以後在和別人說話時收斂點!」

    「管教我?整個妖皇城,還沒有男人有資格管教我赤陽炎舞。」赤陽炎舞鳳眼一眯:「倒是你,敢和我這麼說話,看我今天不打的你跪地求饒!」

    「赤陽家的丫頭,脾性果然如傳聞一般。」雲輕鴻淡淡的說道。

    「她是赤陽百烈的獨女,又是赤陽家族這一代的最強者,整個妖皇城,同齡之中無論男女都無人是她的對手,再加上少女心性使然,她會這麼目空一切,也是正常。」慕雨柔說著,目光之中依然透著擔憂。

    「這種脾性,早晚會吃大虧。」雲輕鴻平靜的道,聲音落下,他眉頭微沉,凝神向雲澈傳音:「澈兒,不要輕敵。你面前的赤陽炎舞身負真龍血脈,有著與生俱來的強大體質和龍炎之力,她手中的鞭子名為『龍煞烈陽鞭』,看似輕巧,卻是一把霸玄器,更是赤陽家族的三絕器之一,不注入玄力,都可以催山裂石,舞動漫天龍炎……千萬不小心不要被它沾上!」

    雲澈微微點頭,回應雲輕鴻的傳音。他的視線中,赤陽炎舞已飛身而起,身上燃起深紫色的龍炎,龍炎竄空而起,轉眼之間便已竄至大殿之頂,猶如從大殿之上拉下一道灼眼的紫色火幕。

    赤陽炎舞雖然言語姿態傲慢,但一出手卻幾乎便是全力,顯然對於連勝九方昱和嘯東來的雲澈,她也並不敢太過輕視和託大,她的出手架勢,也讓赤陽家族的眾人暗舒一口氣……赤陽炎舞雖然平日里很是驕傲,但她有著足夠的驕傲資本。她既然全力出手,那就沒有敗在雲澈手上的理由……更何況,她手上還握著足以讓高級霸皇都見之色變的龍煞烈陽鞭!

    「雲澈,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們之間的差距!!」

    呼!!!

    赤陽炎舞龍煞烈陽鞭一甩,數十條火焰飛出,化作極速飛舞的紫色炎龍,伴著震顫天地的龍吟,呼嘯著飛向了雲澈,她的身影緊隨龍炎之後,整條龍煞烈陽鞭已燃燒起了深邃無比的紫炎。

    炎龍所到之處,空間劇烈扭曲,雲澈身後的數萬人全部感覺到一股灼熱無比的氣浪鋪面而來,幾乎要將他們的五臟六腑都給燒灼,讓他們發出大片的驚呼聲。

    隔著這麼遠尚且如此,可想而知這些龍炎是何等的可怕。

    雲澈的頭髮和衣袂被灼熱的氣浪帶起,但腳下卻沒有半步的退卻,雙臂一揮,全身藍光閃爍,冰夷神功傾力釋放。

    咔咔咔咔咔咔……

    寒冰凝結的聲音刺耳無比的響起,二十多條火龍在臨近雲澈五丈距離時,全部以極快的速度被凍結,隨著藍光的蔓延,寒冰的凝結也已驚人的速度蔓延著,將一條條紫色的火龍化作一條條藍色的冰龍。

    「我靠!連……連龍炎都能冰封!」看到這一幕的慕雨白直接跳了起來,連他都是如此反應,可想而知慕家的其他人得是驚駭到何種程度。

    這種情形,赤陽炎舞這輩子自然是第一次見到,她微微一怔,臉色稍變,然後一聲嬌喝,身上燃燒的龍炎再度升騰,一條赤色炎龍的影響也在背後清晰的閃現,霎時,舞動的龍炎之中,有三道強行的破開冰封,直轟雲澈。

    轟!

    宛若三塊天外隕石砸落,大殿顫動,火焰衝天,炸開的火光之中,雲澈高高的躍起,他剛浮住身形,身前便赤影一晃,龍煞烈陽鞭甩動起漫天鞭影,鞭影又帶著四散的紫色火光,如暴風雨一般向雲澈罩來。

    雲澈目光一凝,以星神碎影瞬間移位,讓所有的鞭影直接揮空,他手掌一招,一朵冰蓮頓時穿過重重龍炎鞭影,在赤陽炎舞的胸口炸開。

    乒!!

    赤陽炎舞一個后翻,全身失衡,但手中的龍煞烈陽鞭卻強行甩出,本是九尺長的鞭身,在這時忽然暴漲至九丈之長,狠狠一鞭子抽在了面露錯愕的雲澈身上。

    啪!!!!

    赤陽炎舞手中的可是龍煞烈陽鞭,她這一鞭子之下,足以將一座高山都給削平。這一鞭子抽在雲澈身上時的響聲,震耳到了讓所有人的心臟都狠狠跳動了一下,雲澈也毫無疑問的,被這一鞭子直接抽飛了起來。

    「澈兒!」慕雨柔一下子站起,發出驚慌的喊聲,赤陽家的龍煞烈陽鞭,她清楚的知道這一鞭有著多麼恐怖的威力。

    雲輕鴻快速伸手拉住她,眉頭也緩緩的擰了起來。

    看著被抽飛的雲澈,大殿之中一片呼聲,赤陽家族那邊臉上都露出了淡笑,方才赤陽龍炎被雲澈大面積冰封,他們還心中震驚,但,他的冰玄力再強大詭異,挨上這一鞭子,起碼也要丟半條命,這場比賽到現在,雖然雲澈的出現帶來了一點小波折,但如今,也是到了徹底結束的時候了。

    但,他們的笑意才剛剛露出,便又馬上凝固在了臉上。

    被抽飛的雲澈並沒有如他們預料的那邊狼狽的滾倒在地,而是在空中一個旋轉,慢慢悠悠的落在地上,他被抽中的部位是後背右側,那裡的衣服已被徹底抽爛,簡直比女人還白嫩的後背皮膚上橫著一道一尺長的紅痕,他手伸向後背,摸了摸那道紅痕,口中不斷的抽氣齜牙:「嘶……疼!疼疼疼疼……還真疼!」

    之前的驚呼聲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尤其是赤陽家族的人,每個人都嘴巴大張,下巴都幾乎要砸到地板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