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

    軒轅問天的慘叫聲簡直驚天動地,百里之外的至尊海殿都聽的清清楚楚。他們看向北方,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深深的震驚和不敢相信。

    “那個慘叫聲……是軒轅問天!?”

    “是軒轅問天的叫聲!”

    “難道……難道軒轅問天不是雲澈的對手?是雲澈重傷了軒轅問天?”一個七國玄者激動無比的道。

    軒轅問天在他們面前表現出的,是如傳說中魔神般的強大,他們想象不出這世上有什麼力量可以與他對抗。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雲澈和軒轅問天的交手……他們聽到的卻是軒轅問天的慘叫聲。

    “這是……真的嗎?”鳳橫空等人頗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

    “不……不可能!”天威劍域的人全部雙目圓瞪,臉上滿是惶然:“天尊的力量已堪比魔神,怎麼可能會輸給雲澈!”

    “呼……真是難以置信。”秦無傷看着北方的天空,深深感嘆道:“七年前,他纔是個初入玄府,需要我暗中庇護的孩子。如今,短短七年,竟已達到如此境界。與其說是空前絕後的傳奇,倒更像是一場難以讓人相信的夢幻。”

    “就年齡而言,現在的他在我們面前,不依然還是個孩子麼?”東方休淡笑着道:“他性格邪異,霸道專橫,骨子裏不願爲任何人所控,不願居任何人之下,這樣一個人,自然不會有什麼凌然大義或願意揹負什麼使命,但就是他,卻救起了蒼風國,又在今天,一個人擔負起整個天玄大陸的未來……”

    “雖然他自己一定毫不在意,但,天玄大陸若就此擺脫軒轅問天的陰影,那麼,他必定成爲天玄大陸前所未有,或許以後也無人可超越的神話。”

    ————————

    “呃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捂着胸前泛着硃紅光芒的傷口,一張面孔在極大的痛苦下扭曲如真正的惡鬼。但任憑他如何凝力,傷口都沒有半點緩和,就連血流都無法停止,他的整隻手掌都很快被赤黑色的血液浸溼。

    雲澈雖然表現的無比自信,但他根本不知道如今的軒轅問天究竟強大到了何種地步,也就不可能有絕對的把握。所以他上來先示敵以弱,利用軒轅問天的過度的自信和狂妄驟下陰招,給了他狠狠一劍。

    劍傷雖然很長,但也很淺,這樣的傷對一個普通的帝君而言都算不了什麼,但,這是來自劫天誅魔劍的劍傷,對軒轅問天的“魔軀”是而言是世上最爲可怕的噩夢。這個帶着硃紅光芒的劍傷不但會帶給他極大的痛苦,而且會嚴重阻滯他的行動,對其黑暗玄力的運轉也會有相當大的影響。

    更爲可怕的,是這個劍傷根本不是黑暗玄力所能療愈,軒轅問天的玄力縱然再強上十倍,也別想快速緩和這個傷口——甚至會持續更久。

    “雲澈……你竟敢損傷本尊高貴的魔軀!”

    身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恥辱,讓軒轅問天徹底失了先前的雲淡風輕,睥睨天下的傲然姿態,憤怒、暴躁、殺機在黑暗玄力的催動下徹底爆發。

    砰!!

    軒轅問天身上黑光炸裂,原本就強盛無比的黑暗氣息陡然間暴增數倍,一層黑光環繞着他的魔軀流轉,其中閃滅着道道雷點般的漆黑玄光。

    一股黑暗威壓迎面而來,將雲澈的身體瞬間逼退了數個身位,他抓握誅魔劍的雙手微微收緊,臉色也變得慎重起來。

    “啊啊啊……雲澈,本尊要將你撕成碎片!!”

    傷口依舊在滴血,痛苦更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休止。軒轅問天嘶聲咆哮,身上黑光動盪,陡然放射出三束黑暗光影,化作三道觸手卷向雲澈。

    這三道黑暗觸手所攜帶的黑暗威壓與先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語,速度更加快了數倍。雲澈全身疾退,手臂翻轉,劫天劍掠起一道硃紅色的弧光……而就在他一劍轟出時,瞳孔微微一縮。

    因爲他看到三道黑暗觸手的後方,陡然現出了數百道黑暗劍芒。

    轟!!

    三道黑暗觸手碰觸到誅魔劍,頓時如三條被切斷的蚯蚓,在扭曲中快速消散,而就在他收劍的剎那空檔,數百道劍芒帶着冰冷的劍嘯聲驟然飛至,每一道劍芒上的氣息,都絲毫不弱於剛纔被轟散的黑暗觸手。

    “雲澈……死吧!!”

    雲澈的眼睛瞪大,身體以最快的速度倒退,卻根本無法快過這數百道撕裂着空間的黑暗劍芒,劍芒近身之時,他眼神一陰,猛然停止,口中一聲低吼。

    雲澈全身玄光爆裂,玄氣暴漲,“封雲鎖日”瞬間發動,凝起無形的邪神屏障,在錐心刺魂的撞擊聲中,所有的黑暗劍芒全部釘在了邪神屏障之上。

    軒轅問天雙手成抓,掌心、還有全身都是黑光舞動,暴躁的催動着黑暗劍芒。雲澈牙齒緊咬,雙手張開,死死的支撐着邪神屏障。

    先前劇烈翻蕩的空間忽然變成了靜止,兩人隔着百丈距離出現了長時間的僵持。軒轅問天雙手的黑光翻騰的越來越劇烈,面孔在逐漸的扭曲,似乎根本不敢相信雲澈居然擋了下來。

    “雲澈……本尊看你能……支撐多久……”

    “嘿……”雲澈反而在笑,一字一字的道:“不會……太……久……的……”

    聲音落下,他忽然眼神一變,發出一聲震天般的大吼。

    “喝!!!!!”

    大吼聲音中,金烏炎沖天燃起,雲澈的身上本就比先前膨脹了數倍的玄氣再度膨脹,僵持許久的玄氣忽然全力釋放,帶動着邪神屏障猛然炸裂,那些釘在邪神屏障的黑暗劍芒發出戰慄的嘶鳴,被全部遠遠震開。

    無比巨大的反噬力狠狠作用在正催動黑暗劍芒的軒轅問天身上,讓他全身劇震,臉色更是猛的一變。

    雲澈驟然向前,劫天劍震空橫掃,轉眼間便將所有飛散的劍芒全部轟滅,然後腳踩星神碎影,直逼軒轅問天,劫天劍上爆竄起數百丈長的火焰劍芒,斬向軒轅問天所在的空間。

    軒轅問天的目光已變得無比陰沉,他甩出一道黑暗光幕,將火焰劍芒遠遠震開,然後忽然伸手抓在了胸前傷口上,直抓了滿手的鮮血。

    染血的手掌抓向前方,隨着赤黑血液的滴下,一個黑紅色的玄陣在他掌心緩緩生成,緩慢旋轉,並逐漸釋放出可怕的血光。

    “雲澈,這是以本尊的魔血爲引所生成的天魔煉血陣……”被擋下黑暗劍芒,軒轅問天的情緒顯然變得更加暴躁和憤怒:“本尊原本還打算留你全屍……但現在……本尊要將你煉成濃血!!”

    嘶啞的吼叫聲中,軒轅問天的手掌甩出,只有半尺寬的血色玄陣快速飛向雲澈。

    一股極其壓抑的氣息迎面而來,讓雲澈心中陡然生出極其不安的感覺,他下意識的倒退,但,飛至上空的血色玄陣忽然如一副畫卷般鋪開,一下子膨脹數百倍,瞬間將雲澈捲入其中。

    “哈哈哈哈……”軒轅問天狂笑起來:“煉血陣中,你馬上就會化爲血水,靈魂也會被煉化成虛無,永世不得輪迴……這就是你觸怒本尊的下場!”

    被捲入天魔煉血陣,雲澈周圍的空間完全化作血色,如同浸泡在滿是濃血的世界中,無數縷陰森的氣息從周圍席捲而至,這些氣息似乎並無攻擊性,但云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血液自行沸騰起來,全身上下也逐漸生出越來越強烈的灼熱感。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雲澈眼睛微眯,鳳凰炎與金烏炎同時爆發,翻騰的火焰瞬間排開所有的血氣,燃燒在玄陣的每一個角落,雲澈也飛身而起,全身玄氣激盪,劫天劍如暴風般轟出,重重的砸向這個血色玄陣。

    轟轟轟轟轟轟轟……

    兩百多萬斤的硃紅巨劍在雲澈手中如輕盈稻草般揮舞,短短數息之間已是連續百劍轟出,每一次都會引得血色玄陣劇烈激盪,百劍過去,玄陣中的森然血氣已是一片大亂,甚至發出了幾欲崩潰的嘶鳴。

    轟!!!

    隨着雲澈最後一劍的轟出,血色玄陣直接被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火焰從中爆竄而出,隨着,竄出的火焰忽然分開,雲澈的身影從中飛射而出,一劍揮出,背後天狼之影與鳳凰之影同時閃現。

    “鳳凰天狼斬!”

    “什……什麼!?”

    從天魔煉血陣罩住雲澈到其崩潰,一共才短短五息的時間,軒轅問天終於徹底駭然失色。

    先前他中了雲澈的陰招而負傷,雖然暴怒,但他自認這完全是自己的輕敵大意,而絕不認爲雲澈有能抗衡他的資格,畢竟那個時候,他才動用了不過兩成玄力而已。

    而之後的黑暗劍芒,他在暴怒之下,赫然是全力出手,誓要將雲澈撕裂成無數碎片……之後的天魔煉血圖,甚至是以他的魔血爲引,威力更是強大無比。

    但,黑暗劍芒被雲澈完全抵禦,就連天魔煉血圖都被快速擊潰。

    他在暴躁和極怒之下,分明已用出了目前狀態的全力,居然……完全無法壓制雲澈!!

    “啊啊啊!!!”

    暴吼聲中,軒轅問天黑影驟閃,躲過了雲澈的天狼劍影,卻沒有隨之反擊,而是嘶聲吼叫道:“爲什麼!!爲什麼才短短一個月,你的玄力會暴漲到這種程度!!”

    “本尊修煉了兩千年,籌劃了一千年,隱忍了一千年,殺了無數的人,染了無數的血,耗費了無數的心機,更承受了不知多少風險,最終還將自己的肉身化成血水……才擁有了今天的力量!!”

    “而你……”軒轅問天氣喘如牛,憤怒、震驚、不解……還有強烈的不甘與嫉妒:“你憑什麼……憑什麼才隔了短短一個月,就擁有了這樣的力量!你……你從哪裏得來的這些力量,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

    【麻蛋……好累啊。你們不要適應現在的更新節奏啊,真的特麼累啊……關鍵最近收到的激勵有點多,還真不好意思斷更了……靠!!不要這樣啊,這樣真的容易累成胖子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