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煞烈陽鞭的大名不僅僅是幻妖城皆知,在整個幻妖界都是聲名赫赫。一個霸皇手持龍煞烈陽鞭,引動其中的龍煞和烈陽之力,可以輕易掃平山嶽,抽斷精鐵,就算是抽在一個中期霸皇的身上,最輕也要抽出一道深深的血溝,甚至抽斷大片的骨頭和大半條命。

    但云澈的身上,卻僅僅只是多了一道紅痕……紅痕之上,連一滴血珠都看不見!

    所有聽過「龍煞烈陽鞭」大名的人腦子裡都閃過完全相同的五個字:這怎麼可能!

    雲澈的身體,難道比萬年精鐵還堅硬嗎!

    還是……赤陽炎舞那一鞭子根本沒用到多少力量?

    或者,這是唯一的解釋了。

    他們絕不會想到,雲澈的身軀不但有著龍神血脈、天地之力守護,還經歷過比地獄還可怕千萬倍的淬鍊。太古玄舟之中的那十八個月……雖然對一個強大的玄者來說,十八個月的時間很短,但云澈身體在這十八月中的淬鍊,卻是普通玄者數千年的疊加都無法比擬。這十八個月,雲澈玄力突飛猛進,身體,更是被淬鍊到了近乎變態的程度。他目前的玄力雖然遠遠不及帝君之境,但他的軀體,縱然是一個初期帝君的全力一擊,都不可能要了他的命……連能不能讓他重傷都是未知數。

    恢復能力,更是高級帝君都拍馬難及。

    又何況一個中期霸皇手中的霸玄器。

    這把龍煞烈陽鞭能在他的身上抽出一道紅痕,倒是讓他都稍稍驚訝……當然,他所驚訝的東西,和眾人所驚訝的截然不同。

    「你這個小丫頭,我剛才一直對你手下留情,你居然敢抽疼我……今天要是不抽回來,我就不信雲!」

    雲澈一陣齜牙,然後飛身而起,主動攻向赤陽炎舞,十幾朵冰夷蓮花當空綻放,旋轉著砸向赤陽炎舞。

    作為龍煞烈陽鞭的主人,赤陽炎舞最為清楚手中霸玄器的威力,看著挨了一鞭子卻僅僅是大聲喊疼,連血珠子都沒掉出一滴的雲澈,她的心中第一次生出了失措不安的感覺……平時里,她拉著父親赤陽百烈切磋,這一鞭子抽在赤陽百烈身上,也大概是這樣一道紅痕。

    他的身軀,難道竟然比得上父親……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才二十來歲,年紀似乎比自己還要小……而自己的父親,可是傲視天下的帝君,怎麼可能相提並論!

    一定是剛才的那一鞭子匆忙之下沒有擊實……一定是這樣!

    赤陽炎舞高高抬起頭,握緊龍煞烈陽鞭,全身火焰升騰,隨著她一聲低喊,雙手手背,還有額頭之上,清晰的映現出赤紅色的鱗片,就連她的頭髮也快速生長,轉眼間長至三倍之長,在升騰的龍炎之中肆意的飛舞。

    她身上的龍息,和火焰氣息,比之剛才整整提升了一倍。

    與此同時,她身上的火焰快速擴散,短短一息之間便輻射至了整個賽場範圍,讓賽場變成了變成了深紫色,如同一下子跌入了紫炎煉獄,而這片煉獄之中,數百條赤色的炎龍快速凝成,肆意飛舞。

    「這是赤陽家族的赤陽領域,赤陽炎舞開始用出全力了!」周圍有人驚呼道。

    「我的赤陽領域已經大成!你……連一個小小的王座都不是,也就不可能用領域技將我的領域抵消,在這個限定的賽場範圍,你若脫離領域,就是敗,若是留在在裡面,就是死!」赤陽炎舞冷笑著喊道,隨著赤陽領域的築起,雲澈釋放的冰蓮在碰觸到她身體之前全部融化。

    火屬性的領域大都為攻擊型領域,赤陽領域也不例外,單單是領域之中的高溫,就足以將玄鐵融化,而領域中混亂舞動的火龍,更是能直接將敵人帶入死亡深淵……不過,別說赤陽炎舞只是個中期霸皇,就算是能俯視整個幻妖界的高等帝君施展出這個領域,都不可能傷到雲澈一根頭髮。

    雲澈站在原地,默默的看著赤陽炎舞在那白費力氣,他手掌伸出,掌心藍光驟閃。

    「冰夷之樹!!」

    賽場中心,亦是赤陽領域的中心,一棵粗壯的冰夷大樹拔地而起,在深紫色的火焰領域之中極速生長,一股極重的寒氣也隨著冰夷大樹的生長快速蔓延,在這火焰和高溫的世界,卻強橫無比的將高溫死死的壓下,將火焰和舞動的火龍強行的凍結……甚至,將這赤陽領域的中心,硬生生的撕裂開了一個大洞。

    「什……什麼!?」赤陽家主赤陽百烈一下子站了起來,他怔怔的看著赤陽煉獄中心的那棵冰晶大樹,滿臉的震驚之色,那棵冰晶大樹分明釋放著天玄層面的氣息,卻又渾厚的不啻於中期霸皇,幾乎和赤陽領域的玄力氣息持平,但明明是持平,卻又傲立在這赤陽領域之中。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冰系玄功的層面,遠遠的壓過他們赤陽家族的龍炎!

    「這……這簡直不可思議。」慕雨白瞪大著眼睛,聲音都有著發顫:「這到底是什麼玄功!這麼厲害的冰系玄功,我感覺它的層面幾乎不下於妖皇一族的金烏炎……為什麼以前居然從來沒有聽說過!」

    「這個雲澈,究竟是什麼來頭!居然只用一招玄技,就破了赤陽炎舞完整的赤陽領域!」不少人失控的驚呼道。

    明明身在赤陽領域之中,赤陽炎舞感受到的,卻是一股刺骨的冰寒,那株冰夷大樹就這麼直立在火海之中,沒有半點融化的痕迹,反而將赤陽領域一點一點的緩慢吞噬,她的瞳孔連續收縮,忽然一咬牙,嬌斥一聲,甩起龍煞烈陽鞭,向雲澈猛然抽來。

    顯然,她的赤陽龍炎在雲澈的冰夷神功面前一敗塗地,她現在要勝雲澈,就只能依靠手中的龍煞烈陽鞭。

    她手腕一甩,一個輕微的動作,卻是瞬間帶起漫天的赤色鞭影,雲澈剛才領教了這個鞭子的厲害,當然不敢再讓這鞭子碰觸到自己……抽傷自己身體也就罷了,要是不小心抽到臉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如果雲澈重劍在手,面對這萬千鞭影,他只需一劍橫掃過去便可,連眼睛都不需要睜開,但赤手空拳,自然就沒這麼愜意,他迅速後撤,在鞭影的籠罩下迅疾閃動,掠動著一個又一個的殘影,星神碎影配合幻光雷極,任憑赤陽炎舞鞭影遮天蔽日,但連續幾千道鞭影下來,卻是連他一根頭髮都沒碰到,直看到的下方眾人目瞪口呆。

    「這玄功,身法,都強的不可思議。」雲輕鴻忍不住深深感嘆,「澈兒的師父,必定是一個曠世奇人啊。」

    「是啊。」慕雨柔的手依然放在心口部位,但臉頰上已經沒有了緊張,只有滿滿的驚喜、歡欣和驕傲。她知道,這一戰,雲澈已經不可能敗。

    「炎龍之怒!!」

    維持著赤陽領域,又全力攻擊,赤陽炎舞已經是面頰嬌紅,氣喘吁吁,反觀雲澈雖然一直在躲避,卻是氣定神閑,沒有半點狼狽和力竭的樣子,赤陽炎舞氣憤的一咬牙,身上龍影閃動,空中的漫天鞭影重疊在一起,化作一條十丈之長的憤怒炎龍,怒然砸向雲澈。

    轟!!!

    火焰竄起數十丈高,堅硬無比的玄玉地板竟是被砸出了一道漆黑的深痕,雲澈快速閃身到半空,躲過這一擊,但隨之,他感覺到周圍的赤陽領域忽然暴.動起來,他一抬頭,便是看到整個赤陽領域在一瞬間完全崩塌,領域中的所有紫炎、炎龍,全部瘋狂的向他湧來。

    「澈兒小心!」慕雨柔全身一緊,發出一聲緊張的呼喊。

    這女人,居然玩陰招……雲澈不屑的冷笑一聲,雙臂張開,身上藍光閃動,身體周圍十丈區域頓時化作了冰藍色的冰之世界,所有紫炎、炎龍一旦靠近,便被快速的凍結,沒有一絲火焰能碰觸到他的身體。

    而就在他支撐著冰夷神功時,龍煞烈陽鞭從周圍火海的一個角落忽然竄出,瞬間跨越十丈距離,鞭首如吐信的毒蛇,直點雲澈的右眼。

    龍煞烈陽鞭會忽然伸長,雲澈已是領教過,心中也早有準備,但在注意到這一鞭的攻擊點時,他眉頭一擰,心中怒氣橫生。

    本以為這女人只是跋扈傲慢……沒想到心腸竟然是如此歹毒!

    雲澈這次沒有躲避,手掌閃電般的伸出,直接抓向了飛甩來的龍煞烈陽鞭,看到雲澈的這個動作,赤陽炎舞一怔,然後冷笑起來:「自己找死!」

    啪!!

    一聲震響,龍煞烈陽鞭抽在了雲澈的手心上,然後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之中,被他就這麼抓在了手中,下一瞬,龍煞烈陽鞭上忽然紫炎燃燒,並瞬間蔓延了雲澈的整個手臂,赤陽炎舞還沒來得及發出得意的笑聲,雲澈手臂上的紫炎便又忽然的熄滅,任憑她如何灌輸玄力,都再也無法燃起。

    雲澈抓著龍煞烈陽鞭的鞭梢,用力一纏一拉,他的力量何其之大,又豈是赤陽炎舞所能抗拒,再加上她之前已是玄力大耗,在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之下,她的龍煞烈陽鞭瞬間脫手,在空中劃了一個赤紅色的圓弧,被雲澈抓在了手掌之中,然後直接一鞭子抽了下去。

    「你!!」

    失了武器的赤陽炎舞頓時心神大亂,龍煞烈陽鞭當空飛來,她驚叫一聲,奮力向後閃身,龍煞烈陽鞭也隨之揮空,但她還沒來得及喘息,一股寒氣便忽然從腳下襲來,讓她全身一僵,隨之又一棵冰夷之樹快速生長,散開的冰晶枝葉將她牢牢的封鎖其中。

    雲澈手中的鞭子也在這時再次揮出,精準無比的穿過層層冰晶枝葉,狠狠的抽在她被火紅皮褲緊緊包裹的屁股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啊!!」

    「這一鞭子,是教訓你之前抽我那一下!」雲澈鞭子一收,惡狠狠的道。

    清脆的鞭子聲響徹整個大殿,還伴隨著赤陽炎舞的一聲慘叫。正鬧哄一片的大殿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是徹底的驚呆,尤其是妖皇城的青年一輩的俊傑,差點沒把眼珠子從眼眶裡瞪出來。

    赤陽炎舞,從來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裡,全妖皇城最為高傲的赤陽公主,竟然在這妖皇大殿,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拿鞭子抽了屁股!!

    還抽的那叫一個響!

    雲澈這一鞭子當然不會用多大的力氣,所以也僅僅只是抽開了她的玄力防禦,讓她受點皮肉痛楚,但褲子都沒給她抽破。赤陽炎舞的臀部傳來火辣辣的痛感,但再痛十倍,也不及心中屈辱之萬一,赤陽炎舞從小到大就被整個家族捧在手心,被所有男人女人所仰望,走到哪裡,都是驕傲的孔雀,承受著無數男人自慚形穢的目光和仰視……但今天,她竟然被一個男人拿著她的鞭子,當眾打她的屁股。

    「雲澈,你這個混……」

    赤陽炎舞的話還沒喊完,雲澈的鞭子便又甩了過來,「啪」的抽在了她另一瓣屁股上。

    「這一鞭子,是教訓你之前竟歹毒的想要廢我的眼睛!」雲澈手一揚,瀟洒的將鞭子收了回來,雖然鞭子里的靈性讓它在自己手裡很是不安分,但用起來……好像還是滿順手的。

    「雲澈……我跟你拼了!!」

    這等奇恥大辱,讓赤陽炎舞嘶聲發狂,被封鎖在冰夷大樹中的身體劇烈掙紮起來,但她身上的龍炎勉強燃起,便又瞬間熄滅,而冰夷大樹的枝葉始終在快速蔓延,變得更加密集,讓她無論怎麼掙扎,都無法擺脫半分。

    雲澈晃了晃手中的鞭子,斜眼看著她:「你現在可以認輸了。」

    「你……你有本事殺了我,我就是死……也不向你這個混蛋認輸!!」赤陽炎舞臉色赤紅,胸腔都快要被氣炸,她依然在死命的掙扎,一雙眼睛更是死死的瞪著雲澈,似乎恨不能用目光將他燒成灰燼。

    「哦,很好!我非常欣賞你的性格。」雲澈笑眯眯的點頭:「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過會兒……可千萬不要認輸哦!」

    淡笑聲中,雲澈不緊不慢的揚起鞭子,又是一鞭子「啪」的抽在了赤陽炎舞的屁股上,這一鞭子,將她的短皮褲直接抽出一道不長不短的裂痕。

    「雲澈……我總有一天要把你碎屍萬段!!」赤陽炎舞如同一隻發怒的母豹子,聲嘶力竭的咆哮著。

    雲澈充耳不聞,笑呵呵的又是一鞭子抽了過去:「不要認輸……可千萬不要認輸哦!」

    「啪!」

    這一鞭子,終於把赤陽炎舞抽出一滴眼淚來,她清楚的感覺到緊緊裹臀的褲子已經裂開了。

    「你哪天能不能把我碎屍萬段我不知道,」雲澈把玩著鞭子,淫笑著道:「但我可以確定的是,再來這麼幾鞭子,你這衣服可就爛了,到時候,所有人都可以清清楚楚的欣賞到你赤陽公主的春光……你說,他們會有多感謝我呢!哦對了,你可是說過,一定不會認輸的,那可千萬不要認輸哦!」

    說完,雲澈手腕一動,又是一鞭子甩了過來,「啪」的一聲脆響,將她皮褲的另一半也抽出一道裂縫。

    「你……你……我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赤陽炎舞再怎麼倔強,再怎麼高傲,此時的聲音中也明顯帶上了哭腔,她看著雲澈的目光七分憤怒,二分殺意……還有一分分明是哀求。

    「夠了!!」

    一聲隱含憤怒的低沉聲音響起,瞬時,一道火紅的影子從赤陽家族的坐席中飛起,瞬間來到了赤陽炎舞身側,這個人同樣是一身紅衣,有著火紅色的頭髮,赫然是赤陽家主,亦是赤陽炎舞的父親赤陽百烈。

    女兒眾目睽睽之下被如此教訓折辱,他就算涵養再強十倍,也根本已忍耐不住。赤陽百烈手掌一揮,封鎖著赤陽炎舞的冰夷大樹直接汽化消失,全身被凍僵的赤陽炎舞倒在赤陽百烈身上,她鼻子一酸,一時間所有的憤怒、屈辱、委屈終於找到了發泄之處:「爹!替我殺了他……我要把他碎屍萬段,我要把他……把他……」

    「閉嘴!」赤陽百烈一聲怒斥:「你嫌不夠丟人嗎!」

    「嗚……」赤陽炎舞平時極少被赤陽百烈呵斥,她也知道自己今天丟了家族的顏面,頓時紅著眼,不敢再吱聲,看著雲澈時,依然是殺人的目光……她從小到大所有的顏面,都在今天,都因為雲澈而徹徹底底的丟盡了。

    赤陽百烈的臉色極不好看,但赤陽炎舞敗給雲澈是技不如人,眾目睽睽之下,他根本發作不得,他轉向雲澈,臉色生硬的伸出手掌:「拿來。」

    就算是個傻子,也知道赤陽百烈要的是被雲澈從赤陽炎舞手中奪去的龍煞烈陽鞭,但云澈卻是一臉的迷茫之色:「拿來?拿來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