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心一點,這個人修鍊的玄功有些詭異,金烏血脈的濃度近乎有那個小妖后的四分之一,你如果不用重劍的話,應該不是那麼好對付。」茉莉忽然出聲道。

    茉莉是最為清楚雲澈實力的人,她的警告,雲澈無法不重視,緩緩的點了點頭。

    聽了雲澈的話,輝夜郡王淡淡笑了起來:「本王一直自詡是個狂人,這輩子倒還真是第一次見到比本王還要狂的人,而且還是在本王面前如此狂妄。」

    雲澈點頭,一本正經的道:「理解,我非常理解,輝夜殿下應該一輩子沒怎麼出過妖皇城,所以見識短淺也是應該的,有那麼幾個詞……好像叫什麼坐井觀天,夜郎自大,想必按在你身上再合適不過,輝夜殿下可要學會自省自勉,以後多多出去走走見見世面,否則讓人笑話也就罷了,自打耳光的滋味,可是相當不好受啊。」

    若論閱歷,輝夜遠遠不及雲澈,論罵人損人的本事,他更是連雲澈的腳趾頭都比不上。他臉上的淡笑剎那僵硬,目光寒光閃動,他不屑的冷聲道:「你老老實實的呆著,本王連看都不會看你一眼,以你的實力,將來說不定還真能有點名望,可你偏偏要自己找死……和你這種不知死活的白痴說話簡直是浪費時間和唇舌……看本王不直接撕了你的嘴!」

    輝夜郡王右臂伸出,五指呈抓狀,全身玄氣涌動,未見他有別的什麼動作,前方十丈之處,一團赤黑色的火焰忽然憑空出現,狠狠轟向雲澈的面門。

    金烏炎不是普通的玄炎,因而其火焰顏色並不會隨著玄力的增長而產生和普通玄炎一樣的變化。低等的金烏炎和低等的鳳凰炎一樣,呈現著赤紅色,其中夾雜著些微的金黃色,金烏血脈濃度越高,金黃色便越是濃郁,而純正的金烏炎,則是純正的金色。

    輝夜郡王有著金烏血脈,自然可以燃燒低等的金烏炎,但他此刻燃起的火焰……卻是詭異的赤黑色!而且以黑色為主。眼前的火焰,沒有讓雲澈感覺到絲毫的灼熱感,反而有一種刺骨錐心的陰冷感。赤黑火焰所到之處,下方堅韌無比的玄玉地面,竟是瞬間變得一片焦黑……這種焦黑色並非是被燒焦,而分明是被腐蝕!

    幻妖王族因為身具金烏血脈的關係,基本都會修鍊火系玄功。茉莉之前剛剛警告過輝夜郡王修鍊的玄功很是詭異……現在看來,果然有些邪門。

    「這就是傳說中,淮王府的『墮炎魔功』?」

    「沒錯!據說這墮炎魔功配合金烏炎,威力僅僅次於金烏焚世錄!輝夜郡王雖然還不到三十歲,但據說融合度已經達到了驚人的七成……而輝染郡王,聽說已達成了近九成的融合度!」

    在赤黑火焰還未出現時,雲澈便感覺到了氣流的不正常動向,他雖然有了剎那的詫異,但意志上絲毫不為之所動,這類顏色和氣息火焰,他並非是第一次見到,當年在滄雲大陸被天下群雄追殺,他什麼邪門的玄功沒有見過,別說赤黑色的火焰,純黑的鬼炎,血色的吞噬之炎,甚至碧綠色的毒炎他都見過不知多少次。

    雲澈毫不猶豫的一掌推出,冰夷神功之下,轟向他的赤黑火焰頓時停滯,在掙扎了短短不到半息之後,便被強行的凝結,就連顏色也從赤黑之色以極快的速度轉化為冰藍色。

    「啊!竟然連輝夜郡王的魔炎都封住了!」大殿之中響起眾人的驚呼聲。

    輝夜郡王眉頭微動,隨之冷笑一聲,赤黑色的火焰在身上爆燃而起,伸出的五指以更大的幅度張開,頓時,一陣如轟雷般的氣爆聲響起,澎湃的氣浪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洶湧散開,一團比之前狂暴了整整三倍的赤黑色火焰橫空燃起,直轟雲澈,在涌動中竟快速的扭曲成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形狀,張開恐怖的大嘴,向雲澈當空罩來,並伴隨著鬼哭一般的慘厲嘯聲。

    一股陰冷的氣息瞬間充斥了整個大殿,一些玄力相對較低的人一時間全身瑟縮,甚至眼神渙散,如同精神被帶入了陰寒的地獄之中。

    「這……這是什麼玄功,好可怕!」蕭雲雖然早就聽過淮王府的「墮炎魔功」,但還是第一次真正見到,那種不該屬於火焰的陰森感,讓他感覺到全身的骨頭都在戰慄。單單氣息就已如此可怕,他難以想象這赤黑色的火焰會有著多麼恐怖的威力。

    赤黑色的骷髏之火不但擁有著極強的焚滅、腐蝕能力,甚至能直接干涉到精神,雲澈的眼前出現了剎那的黑暗,但隨之馬上恢復清明,但眉宇之間也聚起了一絲凝重,他退後半步,抬手指空,一道藍芒迎向臨近的骷髏之火,赤黑色的邪魔之炎,與純凈無暇的冰藍之芒,在半空形成了鮮明之極的對比。

    咔……

    飛散的赤黑色火星被迅疾冰封,巨大的骷髏火焰轟下的速度頓時減緩,然後逐漸的停滯了下來,但停滯的時間僅僅持續了半息,一聲魔哭般的聲音猛然激蕩,隨之一聲巨響,冰夷神功的冰封便被強橫的沖開,化作漫天的冰夷碎片,骷髏頭帶著彷彿來自地獄的陰森咆哮,直轟雲澈的面門。

    「哈哈哈哈!」輝夜郡王的大笑聲響了起來:「你的冰玄力的確有點意思,但想要封住本王的魔炎,根本是痴人說夢!」

    面對破開冰夷神功轟擊而下的骷髏魔炎,雲澈眼睛半眯,沒有匆忙退避,而是一掌轟出,帶起一股巨大無比的玄力風暴。

    「隕月沉星!!」

    轟隆!

    整個妖皇大殿劇烈顫動,一股玄力風暴當空炸開,澎湃洶湧的如同忽然爆發的海嘯。如果不是妖皇大殿,而是一個普通的殿堂,那麼僅僅是玄力的餘波,便足以將這裡毀滅成一座徹頭徹尾的廢墟。

    爆開的玄力風暴之下,帶著陰森氣息的火焰骷髏也完全炸開,赤黑色的火焰漫天濺射,將殿頂、地板腐蝕出無數的黒痕,密密麻麻的如同馬蜂窩一般。

    雲澈的身體也在炸開的骷髏火焰中被沖飛出去,連沖幾十丈后,穩穩的落了下來,他身上的衣服出現了數百個大大小小的孔洞,孔洞的邊緣都是焦黑一片,但他的身上,卻並沒有顯眼的傷痕,唯一可見的,是他的右手手背出現了一小片並不深的黑色。

    以雲澈不懼火焰的能力,只要稍加控制,身上的衣著也不會被火焰所焚毀,但輝夜郡王的魔炎除了火,還帶有可怕的腐蝕能力,他雖然轟滅了骷髏魔炎,但也被大量飛散的火星濺到,這些散落的魔炎還不足以傷到他,但衣服卻是遭了秧。

    「擋下來了……雲澈竟然擋下來了!」

    兩人才剛一交手,輝夜郡王所釋放的魔炎之可怕,便讓大量的一方霸主都驚然失色。更讓所有人震驚的是,締造了連勝三場奇迹的雲澈,在如此恐怖的火焰之下,竟然完全的擋了下來!

    看著雖然被轟開,但卻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傷的雲澈,輝夜郡王的眼眸深處閃過一抹驚色,但臉上卻是露出冷笑:「不錯不錯,居然能抗下本王六成力量的魔炎,看來本王還是多少小看了你。不過,看你現在這狼狽的樣子,你覺得自己還能掙扎多久呢?」

    空中依然有散碎的赤黑色火焰落下,在「哧哧」的聲音之中將地面灼出一個又一個空洞,雲澈瞥了一眼手背上的黑痕,淡淡的道:「金烏之炎可是神獸之炎,你卻居然將它融合入這等煞氣極重的魔功,簡直是對金烏炎的褻瀆。我要是你們的金烏老祖,非清理門戶不可!」

    輝夜郡王並不惱怒,冷笑道:「我們淮王府的火焰,又豈是你這等垃圾配評論的。天墮魔炎是這世上僅次於金烏焚世錄的絕世玄功,到了如今,金烏焚世錄已經不可能再出現,我淮王府的墮炎魔功配合金烏炎,便是這幻妖界最強大的玄功,最強大的火焰,最無敵的力量!在本王的火焰面前,你能做的只有嚎哭和掙扎!」

    「最強火焰?」雲澈笑了:「就你這等玷污了金烏火焰的邪魔之火,也配自稱最強火焰?」

    低喝聲中,雲澈手臂抬起,赤紅色的鳳凰火焰在他的掌心熊熊的燃燒起來,隨著他手掌猛然推出,鳳凰之火化作赤紅之箭,攜著尖利而高昂的鳳凰長鳴飛射向輝夜郡王。

    雲澈身負鳳凰血脈,鳳凰炎更是他最主要的力量構成,對於這等鳳凰之魂所賜的神力,他心底一直有著敬仰和感激,而眼前的這個身負稀薄金烏血脈的人,卻是將與鳳凰炎齊名的金烏炎融合入一種邪煞陰森的魔功之中,這讓他心中無法自抑的生出怒氣。

    「火?怎……怎麼會是火?雲澈之前用的不一直都是冰系玄功么,怎麼還可以燃燒玄火?」

    「難道,雲澈還修鍊了一種火系玄功?這這這……水火是截然相剋的兩種屬性,同時修鍊水系和火系的玄功,不是很有可能造成玄氣大亂,甚至傷及玄脈么?就算能完美的控制住,兩種玄功每次也只能釋放一種,不但不能有任何的配合和相輔,還隨時可能爆發危險……」

    看著雲澈竟忽然釋放玄炎,輝夜郡王先是一愣,隨之直接狂笑起來:「啊哈哈哈哈!竟然同時修鍊冰系玄功和火系玄功,這世上居然真的存在如此可笑的白痴,本王今天可真是大開眼界啊……而且你這玄炎才修鍊到區區紅色,居然也敢在本王面前班門弄斧。」

    最低等的玄炎為橙色,稍高等點為赤色,而一般玄者到了靈玄境後期,便可以燃燒出藍色的玄炎,雲澈所釋放的赤色火焰,在輝夜郡王的眼裡簡直連個笑話都算不上,狂笑聲中,他隨手一巴掌抓向了飛射而來的赤紅火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