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他……他死了嗎?”一個鳳凰長老神情驚恐的道。

    他們先前看到雲澈的火焰被黑暗完全噬滅,方纔又親眼看到雲澈被軒轅問天的無歸劍轟到他們的視線之內,然後灑血落入海域,就算不死,也必定已經重傷。

    而反觀追來的軒轅問天,除了胸前一道血痕,看不到任何其他的創傷,氣息甚至比初始更加恐怖。

    “他就算現在沒死,過會兒也一定會死……你們還是先顧好自己吧。”

    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忽然傳來,讓衆人全身一凜。

    雲澈和軒轅問天都墜入深海後,世界終於平靜了下來,連遮天的黑暗也開始快速消散。夜魅邪和軒轅博緩緩的走了過來,後面是一衆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的人,他們的眼神、臉色,分明帶着陰戾、戲虐和……殺氣。

    “夜魅邪,你要做什麼……唔!!”紫極頓時感覺到了不妙,但他魔毒浸體,一番話已讓他痛不欲生,全身幾乎無法站起。

    “我們要做什麼,睿智的紫先生難道真的猜不出來麼?”夜魅邪向前一步,寒光閃過,手中已抓起了一把翠玉長劍,然後緩緩指向了紫極。

    “夜魅邪……你……你敢……”聖域九嘆真人怒斥,他強行站起,但玄氣剛剛涌起,整個人便又痛苦的跪了下去。

    “呵,看看你們現在的樣子,多麼的可悲可憐啊。”夜魅邪的面孔有些猙獰,自從他被小妖后斷了一臂,又在軒轅問天手下挫敗後,性格似乎也被扭曲,看着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衆人在魔毒之下悽慘可憐的樣子,他心中翻騰着強烈的快意,因爲相比於自己被斷了一臂,這些人比他還要悽慘可憐的多!

    “豈止是可憐,現在就算只有我一個人,都能輕易屠滅聖域的聖帝和十二真人啊,哈哈哈哈!”軒轅博大聲狂笑:“雖然不知道雲澈那小子爲什麼會忽然變得那麼厲害,但他玄力再強,又怎麼可能比得上已入神道的天尊!你們也親眼看到了,他的力量在天尊面前根本不堪一擊,你們這些蠢貨剛纔居然還盼望着雲澈能擊敗天尊,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變得格外破敗的海殿氣氛一下子冷凝下來,那些七國勢力瞬間就明白了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的意圖,慌忙的遠遠躲開,瑟瑟發抖,沒有一個敢於向前。

    “夜魅邪……軒轅博!”皇極無慾掙扎着站起身來,重傷加上魔毒,他全身每一個部位都在痛苦的抽搐,他手掌一抓,混元天尺已被他抓在手中:“就憑你們……也配殺我皇極無慾!”

    皇極無慾一聲低吼,混元天尺脫手飛出,幾乎是同一瞬間,他的臉上閃過巨大的痛苦,一下子跪了下去,全身顫抖,再也無法站起。

    如今狀態的皇極無慾,連平時一成的玄力都無法放出,軒轅博向前一步,一劍砸向混元天尺,“當”的一聲巨響,混元天尺便被遠遠震開,軒轅博只是被震開了三步,仰頭狂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原來皇極聖域的聖帝也不過如此。夜宮主還請退後,讓我嚐嚐親手了結天玄玄道第一人是什麼滋味。”

    身爲劍域長老,若是以前,軒轅博在皇極無慾和夜魅邪面前縱然不是畢恭畢敬,也定然不敢有半點造次,如今不但在皇極無慾面前囂張狂肆,對夜魅邪也赫然是命令的語氣,他獰笑一聲,一劍驟然刺向皇極無慾的心口。

    完完全全,毫不留手的奪命一劍。

    “住手!!”

    大喝聲中,鳳祖奎如雄鷹般撲至,燃燒着鳳凰炎的右手撞擊在了軒轅博的劍上,軒轅博臉色一變,慌忙倒退,鳳祖奎剛要追及,眼前忽然寒光一閃,夜魅邪如鬼魅般出現在兩人之間。

    砰!!!

    “唔!”鳳祖奎一聲悶哼,被狠狠震飛,落地後連退十幾步才被鳳天威扶住,身體劇烈搖晃,臉色也一陣發白,顯然是受了內傷。

    “鳳凰神宗,你們不用着急,馬上就會輪到你們。”夜魅邪低沉的道。

    “上!不用客氣,這些人已經沒有反抗之力,把他們全部殺了!”被鳳祖奎震開的軒轅博氣急敗壞的吼道:“他們的屍體,就是我們獻給天尊的封神之禮!!”

    軒轅博一聲令下,天威劍域和日月神宮所有人快速衝上,玄氣和殺氣震盪着搖搖欲墜的海殿。日月神宮和至尊海殿衆人全部目眥盡裂……若論綜合實力,日月神宮加天威劍域,絕不可能是皇極聖域加至尊海殿的對手,但,他們如今全部身中魔毒,兩大聖主一個重傷,另一個直接瀕死。

    他們別說抗衡,根本就是一羣幾乎連掙扎之力都沒有的待宰羔羊。

    至於鳳凰神宗,就算被解除了魔毒,也根本不可能阻擋兩大聖地,同樣只會是覆滅的結局。

    “夜魅邪……軒轅博……你們一定會……不得好死!!”苦痛真人嘶聲吼道,他涌動着所有可以動用的玄力,想要做最後的掙扎。

    “我怎麼死我並不知道,但我知道你馬上就會死!”軒轅博一馬當先,一劍刺向苦痛真人。他的身後,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的長老弟子也已全部撲了上來。

    啾……

    就在衆人徹底絕望之時,一陣鳳鳴聲劃破蒼穹,世界忽然變成了紅色,一隻巨大的鳳凰之影如降世神靈般現身於蒼穹,傲然盤旋。

    霎時,整個世界火焰滔天,彷彿天地間所有的火焰氣息都被這隻巨大的鳳凰之影所牽引,帶着滅世之威翱翔於空。

    “那……那……那……那是什麼?”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的人全部停了下來,恐怖絕倫的威壓讓他們全身都不受控制的瑟瑟發抖。

    “啊啊啊啊……”就連鳳凰神宗的衆人也全部仰望上空的鳳影,發出震驚無比的驚叫聲,那隻巨大鳳影,讓他們恍惚間彷彿看到了鳳神降臨。

    去而復返的鳳雪児從空中緩緩而落,美眸之中閃動着讓鳳祖奎都屏息的威壓與威嚴:“全部退開,誰再向前一步,便會永遠化作灰燼!”

    上空的鳳靈威壓大到讓他們靈魂戰慄,但,他們畢竟沒有親眼目睹過一個月前她和軒轅問天的惡戰,打死他們也不會相信,如今鳳雪児的實力已完全超越了聖主。軒轅博雖然心中不受控制的驚悸,但身後兩大聖地勢力,連鳳祖奎都可完全不放在眼裏,何況鳳雪児。

    他一聲戲虐的狂笑:“可憐的小鳳凰,你這掙扎的樣子實在是讓人憐愛……哦不不,是憐憫。來,讓我看看,你要怎麼將我們燒成灰燼!”

    “都停下來做什麼,上!!全部殺了!一個不留!他們的命,就是你們效忠天尊的證明。”

    “上!”夜魅邪也陰沉的道。

    天威劍域與日月神宮衆人齊齊應聲,暫時停滯的腳步再次撲上,濃烈的殺機將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死死罩住。

    鳳雪児嘴脣輕咬,在短暫的掙扎後,終於閉上眼睛,鳳炎映照下的雪玉小手輕輕揮下。

    呼轟——

    鳳凰炎影一聲長嘯,彷彿從恆星中心衝出,席捲着滔天火海飛墜而下,所到之處,空間盡碎。

    夜魅邪冷哼一聲,飛身而起,雙手直接抓向鳳凰炎影……但就在他手掌伸出的剎那,他的臉色驟然大變,瞬間痙攣的身體瘋狂的想要倒退,但已根本來不及,瞬間被炎影吞沒。

    “嗚啊啊啊啊啊啊!!”

    海殿之上,響起了夜魅邪一聲悽慘的嘶叫。

    鳳凰炎影帶着已完全化成火人的夜魅邪繼續飛墜而下,在大片同時爆發的驚恐吼叫聲中墜落海殿,火海炸裂,萬丈炎光沖天而起,將所有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衝上前的人全部吞沒……

    ————————————

    萬丈海淵,軒轅問天與雲澈相對而立。

    “終於認命了麼?”軒轅問天低沉的笑着:“能在本尊的魔神之力下支撐這麼久,你的確有資格得到本尊的嘉獎。”

    “認命?嘿……嘿嘿。”雲澈在笑,在他停下逃遁,主動面向軒轅問天時,他就一直在笑:“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認命。”

    “哦?”

    “軒轅問天,”雲澈低低的笑着:“我身上的傷,你難道就不覺得奇怪麼?”

    “本尊的確覺得奇怪。”軒轅問天無所謂的道:“你被本尊傷了這麼多劍,換做他人早已死了萬次,而你,就連氣息都沒減弱多少。看來你的身軀,要比你的玄力優秀的多,說不定,足以比得上本尊的魔軀。本尊現在對你這幅血肉之軀的祕密極有興趣,在得到這些祕密之前,簡直都不忍心給毀了。”

    “不不不,”雲澈笑的更加詭異,他擡起自己的手臂,慢悠悠的道:“你就沒有發現,我身上所有的傷,都是劍傷,你所謂的魔神之力,在我身上連半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來麼!”

    “……”軒轅問天的眼縫一下子眯了起來,瞳孔中的黑光出現了微微的震盪。

    火焰玄力會造成灼傷,冰玄力會造成凍傷,而黑暗玄力則更爲可怕,一旦被黑暗玄力傷及,血肉將會被殘噬,輕則焦黑,重則連肉帶骨都化作黑水。

    當初在弒月魔窟與弒月魔君惡戰時,雲澈的全身便會黑暗玄力殘噬的慘不忍睹。

    而此時的雲澈,身上雖然大大小小的傷口衆多,但都是或輕或重的劍傷,傷口毫無腐爛痕跡,流滲的是殷紅的血。

    軒轅問天的黑暗魔息,以及每一劍所充斥的黑暗玄力,似乎從來沒有碰觸到雲澈的身上。

    “你想和本尊說什麼?”軒轅問天的聲音沉了下來。

    “嘿……嘿嘿……”雲澈笑的更加怪異,無論眼神、表情,都逐漸變得邪異,還隱約有那麼一點猙獰。他緩緩的擡起眼眸,瞳孔之中,一團漆黑的光芒在閃現。

    軒轅問天眼神猛的一動:“嗯?這是……”

    呼!!!!

    如同一隻蟄伏許久的惡魔在雲澈的身體之中忽然甦醒,雲澈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一團濃郁無比的黑氣,他的頭髮也全部倒豎而起,在黑光中肆意飄揚,一股森然的威壓感,無比冰冷的罩住了軒轅問天的全身。

    “什……什麼!?”

    軒轅問天的瞳孔一下子擴張到了最大,萬丈海淵的黑暗無法封鎖他的視覺,雲澈身上的黑光,還是他陡變的氣息,分明是……

    黑暗魔息!!

    而且是無比純粹和濃郁的黑暗魔息!!

    ——————————————

    【明天,會在微信號上發一些關於神界篇的設定,包括人物設定和等級設定。涉及大量劇(wu)透(dao)……謹慎觀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