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這個……我……”夏元霸完全被嚇懵,拿着混元天尺和聖帝印一時手足無措,結結巴巴的道:“弟子只是……只是一個剛入聖域幾年的小輩,怎能……怎能……”

    “元霸,此事絕非開玩笑。”皇極無慾鄭重道:“就算沒有今日之事,繼任聖帝,也非你莫屬。當初我許你動用天聖神舟,便是等同於告知了聖域上下此事,此番,不過是稍稍提前而已。”

    “可是……”

    “元霸,不用推脫了,你已接下混元天尺和聖帝印,受了我們跪拜之禮,從此刻起,你便是我們皇極聖域的新任聖帝,從此我們聖域上下,皆會遵從聖帝號令。”苦痛真人急急的道,同時心中一陣叨唸:我的小祖宗,趕緊認了吧,不然我們這羣老骨頭今天全部都要交代在這裏了。這小祖宗的成長速度跟怪物似的,怎麼腦袋還是和石頭一樣。

    “元霸,既然聖域今後願以你爲首,那便是對你的認可,又有什麼好推辭的。”雲澈笑着道:“你父親他知道了,不知會多麼的高興和榮耀。”

    “而且如果都成爲聽命於你的人的話,我自然就可以考慮解掉他們身上的魔毒。”

    夏元霸繼續懵了一會兒,這才連忙道:“好吧好吧,聖帝大人,師父,各位前輩,你們快起。”

    雲澈也在這時伸出手來,一團翠綠的光芒將皇極聖域所有身中魔毒的人籠罩其中,須臾,便將他們身上的魔毒也全部淨化。

    痛苦與死亡逼近的感覺消失,皇極聖域的衆強者如同從噩夢中醒來,緩慢的站起身來,每一個人都是大汗淋淋。幾大真人同時行禮道:“謝雲宮主出手相救。”

    “不必,我不過是爲了元霸而已。”雲澈冷冷的道。

    偏遠的角落,看着皇極聖域與至尊海殿的人都在雲澈的手下襬脫了魔毒之患,秦無傷嘆道:“雲澈顯然是變了,要變得比以前溫和仁慈的多。當年他因爲一件在外人看來並不嚴重的事而屠盡整個焚天門,這件事,怕是沒人忘記。”

    “不,”東方休卻是搖頭:“並非是他的性情變了,而是他所站的高度不一樣了。”

    “哦?”

    “當年的雲澈之所以要屠盡焚天門,是因爲他當時除了怒,還有怕。怕任何可能的後患。而今,呵呵呵呵,這普天之下,還有人配讓他忌憚?”東方休笑呵呵的道。

    秦無傷微微沉思,然後一邊點頭,一邊也笑了起來:“我們的女皇陛下,也終於可以回來了。有云澈在,曾經的蒼風小國,怕是要成爲天玄霸主了。”

    “哈哈哈哈。”東方休也禁不住開懷大笑起來。誰能想到,當年蒼月化名藍雪若,走遍蒼風國後找回來的這個人,竟會站到如此的高度……而且,還是帶着蒼風國一起。

    魔毒侵蝕外加身受重傷,皇極無慾氣息無比虛弱,他腳步蹣跚的來到雲澈身前,道:“雲宮主,若非你,不要說我們皇極聖域,整個天玄大陸都要陷入厄難之中。我皇極無慾曾兩次欲對你下毒手,自知無顏求諒,如今皇極聖域已交予新的聖帝,我再無遺憾,任由你處置。”

    “聖……聖帝!”皇極無慾此言讓聖域衆人全部大驚。

    “呵,”雲澈冷笑一聲:“你想死,我當然不會攔你。不過你暫時還不用急着死,你的命,還有用處。”

    皇極無慾:“……”

    雲澈轉過身,面向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聲音低沉的道:“我今天救你們的最大原因,是因爲你們至少還稱得上是正道門派。我雖解了你們的毒,但不代表我已忘了我們之間的恩怨。你們如果想要在這大陸繼續安生……就必須答應我三件事!”

    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衆人皆是一凜,海殿紫尊者小心翼翼道:“不知……不知雲宮主吩咐何事,我們的命都是雲宮主所救,若能做到,定不遺餘力。”

    “雲宮主請說,我們絕不推辭。”苦痛真人道。

    “好!”雲澈微微點頭,平靜無比的道:“第一件事,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三十日內,必須築造一個連接天玄大陸與幻妖界的空間傳送陣!天玄大陸的傳送點,就設在蒼風國極北的冰極雪域,幻妖界的傳送點,就設在妖皇城……妖皇城那邊,自有我來告知。”

    衆人皆是面面相覷,當年他們四聖地聯手,打通從天玄大陸到幻妖界的空間通道都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若只有兩聖地,不但艱難,而且耗費是一個天文數字。

    但他們豈敢回絕,海殿紫尊者馬上道:“雲宮主放心,一個月後,絕不讓你失望。”

    “很好,那麼第二件事。”雲澈的雙眸微微眯了下去:“三十日,也是空間玄陣完成之後,你們所有人都必須通過傳送陣前往妖皇城,向幻妖皇族叩首賠罪!若小妖后要殺你們,無論殺誰,殺多少,你們誰都不許反抗!這是你們自己做的惡,也是你們該得到的報應。”

    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衆人的臉色都暗了下去,連一句爭辯的話都無法說出。當年,他們雖是被軒轅問天所算計,但推使他們陷入算計的,毫無疑問是他們的貪婪。他們不但給妖皇城帶去了災難,甚至在天玄大陸,將幻妖界描述成對天玄大陸虎視眈眈的妖魔之地。

    他們可以在天下人面前否認,又豈能在雲澈這個幻妖“妖君”的人面前辯解。

    “當年之事,雖是受軒轅老賊蠱惑,但畢竟大錯。我們到時……定會前去賠罪。若能有命回來,我們也會在天玄大陸爲幻妖界正名。”九嘆真人愧然道。

    “很好……那麼第三件事。”雲澈目光微微斜起,殺起四射:“三十天後,我不希望這世上還有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的存在。”

    短短一句話,赫然是對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的絕殺令——對這兩大萬年聖地的殘酷絕殺令!

    一直處在戰戰兢兢中的兩大聖地驟聞此言,全部駭得面無人色。軒轅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道:“雲宮主……饒命,饒命啊!我們也是被劍主……哦不,被軒轅問天那個惡賊逼迫,”

    “雲宮主,”神宮衆神使慌忙向前,誠惶誠恐道:“要效忠軒轅老賊的只是天君,我等絕無此意。還請……還請雲宮主手下留情,我等以後定會鞍前馬後,無所不從。”

    “呵,”雲澈冷笑:“你們是否想去效忠軒轅問天與我何干?要殺我這件事,我倒是可以選擇性遺忘,但……百年前,你們兩聖地聯手害死妖皇,害死我幻妖雲家十一個前輩!害死了我的爺爺,又在二十多年前追殺我的父母,險些讓他們萬劫不復,讓我和他們骨肉相離二十多年,讓流雲城蕭家家破人亡……”

    雲澈每說一句話,身上的殺氣就會加重一分。他滿身是血,滿身是傷,看上去簡直離死不遠,但身上那沉重到極點的煞氣,卻是讓這些絕頂強者全身瑟縮,胸口發悶,心中唯有恐懼,生不出哪怕半點的反抗之心。

    “這些罪過,必須要你們的血來償還!”

    雲澈的話和殺機讓他們的臉色更加慘白,軒轅博滿臉悲愴的喊道:“雲宮主,我們……我們都只是奉命行事啊。冤有頭債有主,雲宮主玄力遮天,心若滄海,一定……一定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啊……對,對了,雲宮主先前說過一句話,活人總是比死人有用。我們天威劍域好歹鼎力萬年,一定能爲雲宮主辦好多事。雲宮主已慈心饒恕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若饒恕我們劍域,我劍域上下以後完全聽憑雲宮主調遣,絕……絕不有半點違逆。”

    軒轅博說的無比卑微,很顯然,他是個惜命之人。有軒轅博開口,日月神宮的神使也一咬牙,躬身道:“我們以前都是聽天君之命行事,根本別無選擇。若能得雲宮主饒恕,我們今後必定以雲宮主爲主,雲宮主之命,定萬死不辭。”

    “……”雲澈短暫沉默了一下,忽然微笑起來:“你們的話倒是提醒了我,不錯,兩個萬年聖地的能力自然非同尋常,若能留下,的確比死了要划算無數倍,軒轅問天和夜魅邪這兩個罪魁禍首也已經死了,我若是遷怒到你們身上,豈不是顯得我殘忍無情。”

    雲澈的話,讓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上下喜出望外,只聽雲澈繼續說道:“既然如此,好吧。今天殺了軒轅問天,我心情倒也很不錯,只要你們以後足夠聽話,我也懶得再沾滿手血腥。”

    這番話,將他們徹底從死亡邊緣拉回,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的所有人全部拜了下去,激動無比的道:“謝雲宮主不殺之恩,我們今後定誓死追隨雲宮主。”

    “好吧,那這個月,你們就幫着皇極聖域和天威劍域一起,築好打通天玄大陸和幻妖界的空間傳送陣,可要不遺餘力,千萬別讓我發現什麼異心。”

    “是是是。”軒轅博等人連忙應聲,在鬼門關走了一圈的他們已是滿身虛汗,點頭如搗蒜。

    雲澈側過身去,背對向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皇極無慾離他最近,雲澈轉身那一刻,他分明看到了雲澈嘴角斜起一個無比陰森的弧度,那一瞬間的殺機並不強烈,卻如一道來自地獄的鋼針,狠狠的扎刺了他的靈魂一下,讓這個當了千年聖域之帝的絕視強者全身一僵,冷氣蔓延全身,久久不散。

    ——————————

    【嗯?收到很多很多很多的留言,都不忍心焚絕塵就此狗帶,希望可以再搶救一下,甚至覺得他的死有些突兀,懷疑我是不是頭腦一熱乾脆將他寫死。看來,果然沒有人注意到“焚絕塵”這個名字的涵義啊。】

    【雖然我對龍套角色起名字很隨便(沒錯,起名.器),但主要角色的名字還是有點講究的。比如破軍秋水冷崖元霸,都指向他們的性格或將來走向,而“焚絕塵”這個名字,就是焚滅的連灰塵都不剩的意思……從設定他名字的那一刻,就註定是個神魂俱滅的結局。因爲他的存在就是個悲劇,是軒轅問天‘創造’出來的工具,也是我用來創造一個**oss的工具。而且由於經歷了禁術輪迴,他的靈魂是扭曲加殘缺的,所以極爲自閉極端,而不是天辰中冷崖那般面冷而心嬌,本以爲會是個極不討喜的角色,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多人喜歡。】

    【看來他可以瞑目了。】

    【復活?少年們,別想太多,不存在的,天玄大陸又沒有七龍珠。就算真的穿越到那美剋星收集了七星珠讓他活過來,又能幹嗎呢?軒轅問天死了,他的人生目標都沒了,所有的親人也都木有了,連個去處歸宿都木有,他喜歡蕭泠汐,但蕭泠汐只把他當恩人,心心念念只有殺了他一世所有親人的大仇人雲澈……】

    【活過來的焚絕塵轉念一想,算了,還是狗帶吧……卒!】

    【神龍:mmp!】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