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永安,小心一點,不要急……唔小心小心,呵呵呵……”

    蕭永安挪動着稚嫩的手腳,在木榻上頗爲靈活的爬來爬去,口中不時發出“咯咯咯”的笑聲,蕭烈小心翼翼的在旁邊護着,唯恐他不下心磕下來,臉上滿是開懷之笑。

    “永安真是了不起,纔不到兩個月,居然就可以爬的這麼快了。”蕭泠汐雙手托腮,笑吟吟的看着蕭永安,每當蕭永安目光看向她時,她就會忍不住做一個可愛的鬼臉。

    “或許再有兩三個月,就可以學會走路了。”蕭烈笑呵呵的道。蕭永安畢竟不是普通的嬰兒,他的母親可是精靈一族的公主,有着非同尋常的體質與天賦。

    “唉,”蕭烈在這時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輕輕嘆了一口氣,低聲自語:“不知不覺,離開流雲城已經好多個月了。”

    蕭泠汐:“……”

    “汐兒,”蕭烈深深的看了蕭泠汐一眼,道:“你的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考慮下終身大事了。”

    “啊?”沒想到蕭烈竟忽然說到這個問題,蕭泠汐一下子愣住,慌亂的道:“我我我……我從來沒想過這類的事,只想要好好照顧老爹。”

    “呵呵,”蕭烈笑了笑:“你這孩子就是太過孝順,總是不放心我這個小老頭,那些年身體不佳,着實也拖累了你。距離澈兒第一次成婚都過去快八年了,再不把你嫁出去,怕是你娘在天之靈可要怪死我了。”

    “這妖皇城裏,對你中意的公子可是不少,而且個個家世不凡,不知道其中有沒有你看中的?若是有的話,爹替你說說去?”

    “沒有沒有,當然沒有!”蕭泠汐連忙搖頭,就在她慌的手足無措時,雲澈剛好走了進來:“爺爺,小姑媽。”

    救兵到來,蕭泠汐馬上起身迎了過去:“小澈,你傷好了沒有?”

    “已經好的不能再好了,剛剛還和苓兒去城外兜了一圈。”雲澈笑着道,然後向蕭永安伸出手臂:“永安,給大伯抱抱。”

    “哦哈哈哈哈!”雲澈剛伸手,一個粗礦無比的大笑聲從外面傳來,天下雄圖滿面紅光,大搖大擺的走進,手裏抱着一個木製的小馬:“乖外孫,外公來看你了,看外公給你帶什麼好東西來了!”

    天下雄圖的一嗓子可謂是聲震四野,蕭永安停止了爬動,扁了扁嘴巴,忽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天下第七聞着哭聲,飛一般的衝了進來,抱起蕭永安一頓好哄,還不忘把天下雄圖臭罵一頓:“老爹!這已經是第八次了!你閉着嘴進來能死啊!!”

    “……”天下雄圖窘在那裏,向蕭烈不好意思的笑笑:“老爺子,你看我這記性……哦哦哦,我的乖外孫,不哭了不哭了,外公下次一定小點聲。”

    雲澈笑着搖了搖頭,來到蕭泠汐身邊:“小姑媽,我們先出去吧,我剛好有事要和你說。”

    兩人走出庭院,雲澈看着蕭泠汐的樣子,疑惑道:“泠汐,你好像有心事?”

    “老爹他……應該是想家了。”蕭泠汐幽幽道。

    “想家……”雲澈點了點頭:“其實,我也感覺出來了。爺爺對流雲城一直有着很深的感情,這次又離開這麼久,這麼遠。”

    當年他曾把蕭烈接到蒼風皇城,那裏受蒼月直接關照,一切的一切都要比一個小小流雲城好百倍,但最終他沒停留多久,便執意要回流雲城……即使那裏有着諸多不好的回憶。如今在幻妖界這幾個月,雖然他在努力掩飾,但依然多少看得出,他的思鄉情緒一天比一天重。

    似乎在流雲城,有着什麼他無法割捨的東西。

    “其實……與其說是老爹對流雲城有感情,不如說,他是無法忘記我娘。”蕭泠汐輕輕的道。

    “你娘?”雲澈愕然。

    蕭泠汐沒有見過她的母親,因爲她在生下蕭泠汐不久後,便過世了。他或許見過,但那時他只有一歲,根本毫無印象,記憶裏哪怕一個模糊的輪廓都沒有留下。

    “雖然我沒有見過我娘,但我知道,老爹和孃的感情特別好,我娘留下的所有遺物,老爹都一直好好的保存着,幾乎每天都會拿出來看一遍,每次去祭拜我娘,他都會在她的墓碑前說上很久很久的話。而且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過要再娶的打算……”

    “……”這些,雲澈其實也都知道,他心裏甚至一直很明白,當年若不是爲了照顧只有一歲的他和剛出生的蕭泠汐,他或許真的會就此隨她而去。在他成名天下,蕭泠汐也安然無恙後,蕭烈便忽然萌生出了無比強烈的死志……原因,是他已經了無牽掛,終於可以去另一個世界陪他的亡妻,若不是他強行讓天下第七有了身孕,他的醫術就算再高十倍,也救不了一個滿心死志的人。

    蕭烈和亡妻的感情之深,可見一斑。

    “老爹那麼眷戀流雲城,最大的原因就是那裏是他和娘一起生活過的地方,有着他們所有的回憶。但他同時又捨不得永安,畢竟永安的爹孃都在這裏,哎唔……該怎麼辦呢。”蕭泠汐有些煩惱的搖了搖頭。

    “放心吧,這件事馬上就會解決的。”雲澈卻是滿臉信心的樣子:“再有二十天,天玄大陸和幻妖界的傳送陣就可以打通,而且天玄大陸那邊應該還會有人幫忙打通連接流雲城的傳送陣,到時候,爺爺想要往返兩個地方,都是輕而易舉的事。”

    “啊?”蕭泠汐驚喜出聲:“真的可以這樣?”

    “那當然,”雲澈笑吟吟的道:“好歹是天玄大陸最強大的五個宗門,若這點事都做不好,簡直白瞎了那麼多年的底蘊。”

    “太好了!”正在煩心中的事一下子豁然,蕭泠汐頓時歡欣雀躍起來,然後忽然想到雲澈之前的話:“對了小澈,你剛纔說有事有和我說,是什麼事呢?”

    “嗯……”雲澈想了想,終於還是直截了當的說了出來:“幾個月前,軒轅問天用一種特殊的方法奪舍了焚絕塵的身體,從那一刻起,他們兩個其實就是以一種‘共體’的方式存在。軒轅問天死的時候……就等於焚絕塵也死了。”

    “……”蕭泠汐垂下頭,神色微微黯然:“我已經猜到這件事了。不知道爲什麼,命運要對焚大哥這麼不公平,他雖然看上去很可怕,但其實真的不是一個壞人,相反,他很多時候,要比大多數人還要善良、”

    “命運又什麼時候公平過呢?”雲澈悵然道,馬上話音一轉:“他的確不是個純粹的壞人,但要說他善良……估計全世界只有你一個人會這麼覺得。”

    “唉?”蕭泠汐張了張脣:“可是,我真的覺得焚大哥是一個很善良的人。以前和他素不相識,他就救過我一次,後來不但救了流雲城,還保護了流雲城很久很久,他原來那麼想殺小澈,但最後還是願意放下仇恨,後來在冰極雪域,又是他救了我們。”

    雲澈看着她,認真的道:“其實這些,和他是否善良完全沒有關係,而只是因爲……他喜歡你。”

    “啊?”蕭泠汐美眸瞪大,然後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還笑。”雲澈一聳肩膀:“就知道你不會相信。”

    “相信纔怪。”蕭泠汐道:“焚大哥怎麼可能會喜歡我……不對不對,焚大哥那麼冷冰冰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會喜歡哪個女子的。”

    “所以說啊,你明明都這麼大了,還是單純的像個小孩子一樣。”

    禁術輪迴下的靈魂殘缺,讓焚絕塵的性情格外孤僻極端。他傲到極致,這一點,雲澈在蒼風玄府時就領教過。他要恨誰,自是極端的恨,相反,若是他喜歡一個人,同樣也會喜歡到極端。

    蕭泠汐努力的想用自己的方式化解焚絕塵對雲澈的仇恨,她成功了,但她並不知道這絕非是她的方法多麼的高明,而是因爲這世上唯有她能讓他如此。

    包括他身具黑暗玄力卻不再濫殺無辜、保護流雲城、在冰極雪域救下他們……全都與他是否善良無關,都只是因爲蕭泠汐一個人而已。

    蕭泠汐從未真正瞭解過焚絕塵,因爲焚絕塵在她面前,和在其他人面前,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再強大的男人,也總有會一個女人能成爲他生命中最大的剋星。蕭泠汐就是焚絕塵的剋星,但同時,卻也讓把靈魂獻祭給黑暗的他在生命的最後得到了救贖,至少靈魂消散那一刻,他沒有帶着仇恨或歇斯底里,而是格外的安靜安然。

    只是這一切,蕭泠汐全然不自知。

    “小孩子?”蕭泠汐脣瓣一翹,不服氣的道:“沒大沒小,我可是你的小姑媽,在我面前,你纔是小孩子。”

    “只有在爺爺面前,你纔是小姑媽,現在嘛,你只是我的泠汐。”

    雲澈忽然轉身,一把抱住蕭泠汐,在她的驚呼聲中,將她壓在了旁邊的牆上,身體緩緩壓在了她嬌軟的胸前。

    “啊——小澈你……你要幹嘛……”蕭泠汐下意識的縮起身體,緊張兮兮的道。

    雲澈把臉逐漸貼近,呼吸輕輕打在她的臉頰上:“剛纔進屋之前,我可是聽到了,爺爺好像在和你說終身大事的事。你該不會……真的想要嫁人了吧?”

    “……對啊。”蕭泠汐美眸微轉,一臉認真的道:“我今年都二十三歲了,再不嫁人,就真的沒有人要了。”

    “不行!”雲澈的臉色肅了下來:“你誰都不許嫁!誰都不許喜歡!”

    “哼,”蕭泠汐別過臉頰:“不可以嫁別人,那你娶我啊?”

    你娶我啊?——八年前和夏傾月的大婚之日,同樣的一句話,只是其中所蘊的情感,早已有了微妙的變化。

    “如果你不是我小姑媽,我一定娶你。”雲澈看着她的眼睛,微笑着道……也是那一天,他和夏傾月的花燭之夜,卻是和蕭泠汐在後山相依着看星星,那時的他,情不自禁的說出了這句誓言。

    “……”這句話,蕭泠汐從未忘卻,她怔看着雲澈,眸光一下子變得朦朧。

    “而現在,你已經不是我的小姑媽,而是我的泠汐。”雲澈微笑着道。

    蕭泠汐輕輕咬下嘴脣,身體微微有些發顫:“那你敢和老爹說你要娶我嗎?”

    “不敢……”

    “就知道你不敢。”蕭泠汐小聲道。

    “現在的確不敢,但很快……”雲澈露出神祕的微笑:“很快我就敢在爺爺面前堂堂正正的說這件事。”

    “唉?”蕭泠汐美眸蕩動起瀲灩的眸光:“很快?”

    “嗯,很快。不過呢……”雲澈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危險起來:“現在我必須先讓你無比清楚的知道另外一件事。”

    “啊?什麼……”

    “那就是……我可不是小孩子!”

    “啊——”蕭泠汐一聲驚呼剛剛出口,芳脣已被雲澈用力的吻上,所有的聲音頓時化作無力的嗚咽,初始她還下意識的掙扎,但馬上,她的掙扎變得越來越微弱,直至整個人完全癱在雲澈的胸前,輕閉美眸,任由他侵犯。

    雲澈的手掌輕輕一撩,瞬間便無比嫺熟的將她的衣帶與玉扣全部解開,手掌長驅直入,直接襲入裏衣之中,順着楊柳的纖腰向上,抓握在一隻嫩滑飽滿的柔軟雪丘……

    “唔……”蕭泠汐口中一聲驚吟,美眸一下子瞪大,這裏還是雲家小道,光線很是明媚的灑在他們身上,她怎麼都沒想到雲澈竟會在這裏這麼大膽,她慌忙擺脫雲澈的脣齒,氣喘吁吁,細巧的眉毛在緊張中輕輕發顫,卻掙扎不開雲澈在她裏衣中肆虐的魔掌,一雙平時她自己都羞於碰觸的香脂軟玉被肆意揉捏成各種形狀。

    “現在,還說我是小孩子嗎?”雲澈在她耳邊輕聲道。

    蕭泠汐把螓首深深埋在他胸前,嬌顏殷紅如霞,不敢去看雲澈的眼睛,口中發出小動物般的輕吟:“小澈……你……你變得……好壞……啊!”

    在她又一聲驚吟間,她的小衣被雲澈直接撩起,雙乳頓時暴露在空氣中,雖不是那麼豐滿,卻玉潤無暇,如一雙倒扣在胸前的白瑩玉碗。

    “啊……不要……”蕭泠汐慌忙把雙手護在胸前,緊張的看向周圍:“會……會被人看到的……”

    一般人又豈能逃得過雲澈的靈覺,他笑吟吟的樣子就像是一隻要吞吃小綿羊的大灰狼:“放心好了,誰要敢看,我非挖了他的……”

    話未說完,他忽然感覺到後方有視線掃過自己的身體,頓時閃電般的回頭,一眼看到了後方的天空,一個嬌小玲瓏的少女正靜靜的浮在那裏,面無表情的看着他,身上的七彩長裙在光線下折射着彩虹般的霞光。

    小妖后!

    “啊!!”隨着雲澈轉首的動作,蕭泠汐也一眼看到了小妖后,頓時一聲驚叫,無比慌亂的把自己的衣裙拉下,臉上的紅霞瞬間蔓延到了脖頸,羞赧的幾乎都要哭出來。

    這輩子,她從來都沒有如此糗過,被雲澈在光天化日下侵犯……還被人看到了。

    “綵衣,你……來了。”雲澈轉過身來,很努力的擺出笑臉:“哈哈……今天天氣……真的很好。”

    裏衣和外衣都已完全拉下,但蕭泠汐還是不放心的把雙手都牢牢護在身前,她不敢去看小妖后,深深低着頭,還不忘記偷偷伸手在雲澈的腰上掐了一下。

    “你們……肯定有重要的事要說……我……我先走了。”

    說完,她保持着護胸的動作,逃也似的跑開。

    小妖后:“……”

    “那個……我和泠汐……”

    “不必解釋。”雲澈剛一開口,小妖后卻是沒好氣的打斷他,冷冷的道:“我們又不是傻子,真當我們無知無覺嗎?”

    “呃……?”雲澈略微發懵。

    “我今天來是要和你說兩件事。”小妖后的樣子看上去和平時並沒有什麼不同,但話裏還是微微帶了那麼一點生氣:“第一件事,傳送陣的位置,我準備設在雲家別院,權衡過很多地點,唯有這裏最爲方便和讓人放心。”

    雲澈短暫思慮,用力點頭:“嗯不錯不錯,還是我綵衣老婆最聰明。”

    “第二件事……”小妖后微微別過臉去:“你的傷也差不多養好了,今晚開始,給我搬回妖皇宮!”

    “嘿嘿,”雲澈飛到小妖后身邊,笑嘻嘻的道:“綵衣,就知道你肯定是又想我了。我也正準備和爹孃說回妖皇宮住呢……對了,我想帶着苓兒一起,讓她以後晚上也住在妖皇宮吧。”

    “……”小妖后眸光轉過:“你還沒有和我們解釋,苓兒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雲澈頗爲糾結的道:“不是不想解釋,而是真的很難解釋。以後有合適時機的話再講給你們聽吧。苓兒現在是治好你命患的關鍵,讓她到妖皇宮去住,也是爲了這件事。”

    “?”小妖后眉頭動了動,顯然在疑惑苓兒要治癒自己和她是否住進妖皇宮又有什麼聯繫,但她並未追問。

    “對了綵衣,我剛好準備去一趟金烏雷炎谷,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雲澈一本正經的說着,雙手卻忽然環到她的胸前,在她的一雙酥.乳上很用力的一抓。

    “嚶……”小妖后發出了一聲只有在雲澈面前纔會有的低啼,她慌忙閃身擺脫,緊張的掃了一眼四周,然後一聲似是生氣,卻過分嬌軟的輕哼後遠遠飛離,唯恐雲澈獸性大發之後讓她步了蕭泠汐的後塵。

    溫軟的感覺在手掌間久久不散,雲澈看着自己的手掌,低聲自語道:“不愧是仙脂玉液,效果越來越明顯了。嗯……要不要給泠汐也弄一些呢……”

    ——————————

    【有件事不得不狠狠吐槽下(再不吐就要炸了)——看清楚,“泠”!“泠”!“泠”!三點水,這麼大個三點水!讀音“ling”,二聲!不是冷!不是冷!不是冷!!是“蕭泠汐”!不是“蕭冷汐”!】

    【前年也就罷了,去年也就忍了,今年的各種後臺留言還是滿屏的蕭冷汐!!冷你妹!以後誰再把“蕭冷汐”三個字糊我臉上,我非找你們語文老師談人生不可——如果你們的語文是語文老師教的的話!】

    【呼!瞬間神清氣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