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人的死,也代表着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所有的中堅力量全部覆滅。此後,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縱然繼續存在,也已徹底不復聖地之名。

    雲澈轉過身,在他目光投來時,至尊海殿與皇極聖域的人無不是眼瞳瑟縮,腳步下意識的後退。

    “從明天開始,你們去把天威劍域和日月神宮的人全部收入你們之下,若不順從或無法掌控,直接格殺。他們所有的高手已經全部葬身在此,剩下的人你們處理起來應該簡單之極。”雲澈語氣無比冷漠的道。

    “至於那天威劍域和日月神宮的資源,一半運送到妖皇城,另一半,你們自己看着分吧。”

    見雲澈絲毫沒有要殺他們的意思,他們已是大鬆一口氣,陡然聽到兩大聖地的資源他們居然可以分走一半,心中無不是喜出望外。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和他們一樣都是鼎力萬年的聖地,萬年積累的無疑是龐大無比的資源與底蘊,他們兩聖地能共得一半,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大好事,他們豈有不盡心盡力之理。

    “砰”的一聲,雲澈將已經完全嚇癱的夜玄歌扔到了夏元霸腳邊,然後低低的向夏元霸說了幾句話,夏元霸目光一閃,然後微微點頭,足有云澈兩個大的手掌將夜玄歌牢牢提在手中……而直到現在,夜玄歌都完全不明白雲澈爲什麼要如此“優待”他。

    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在夏元霸和紫極的帶領下很快離開幻妖界。雲澈陪着小妖后留在皇陵前,他關切的問道:“綵衣,你真的不去天玄大陸,親自將天威劍域和日月神宮清理掉麼?”

    小妖后微微搖頭:“罪魁禍首已經全部伏誅,如今的一切,已足以告慰父皇他們在天之靈。剩下的,只是一些被擺佈的棋子,便任由他們自生自滅吧。”

    與當初誅滅淮王府九族、血洗妖皇城的小妖后相比,如今的她心境明顯的平靜了許多,鋒芒與威凌依舊,卻沒有了曾經似海的怒怨與仇恨。雲澈輕輕的抱過她,在她耳邊道:“綵衣,你放心好了,以往的災禍,再也不會出現了。”

    ————————————

    隨着空間玄陣的完成,曾經只能依靠太古玄舟進行的空間穿梭,如今已可以通過玄陣來完成。歸心似箭的蕭烈在第一天就返回了流雲城,不放心他的蕭泠汐自然隨他一起。

    一起回到流雲城的還有蕭雲夫婦與蕭永安。

    一直牽掛着國事的蒼月也很快回到了蒼風皇城。

    幾天之後,雲澈和鳳雪児一起,帶着冰雲仙宮上下兩千弟子,通過空間玄陣,返回了已經久違的冰極雪域。

    當初小妖后和軒轅問天的惡戰,讓大半個冰極雪域的冰雪近乎全部融化。如今隔了小半年,在這裏的酷寒之下,大地已再次變得雪白一片,腳下鋪着已經很厚的雪層與冰層,只是,視線之中卻幾乎看不到了冰川的存在。

    “慕容師伯,你們真的要自己重建冰雲仙宮?真的不要妖皇城那邊幫忙嗎?”雲澈嚮慕容千雪等人道。

    慕容千雪道:“曾經的冰雲仙宮,便是先祖們以冰雲訣自行建起,先祖們可以做到,我們同樣可以。而且,在宮主的引領下,我們這一代的整體實力要勝過先前的任何一代,新的冰雲仙宮,也只會比以前更好。”

    “在那之前,我們會先尋找先祖們的遺體。她們都置於冰層深處,一定都安然無損。”楚月璃道。

    “那好吧,”雲澈點頭,她們以冰雲訣凝化的寒冰,再加上這裏恆古的酷寒,要比琉璃磚瓦還要堅固百倍:“相信這段時間,新冰雲仙宮的樣子,衆位師伯師叔,師姐師妹都已是心有成竹。”

    “宮主儘管放心,說不定,到時候還可以給宮主一個驚喜哦。”風寒雪笑嘻嘻的道。

    冰雲仙宮的弟子紛紛散開,當初冰雲仙宮灰飛煙滅,她們黯然神傷,淚盈眼眶,如今要以自己的雙手來重建冰宮,她們每一個人表現出的,卻又是深深的興奮和期待。

    看着她們的樣子,雲澈面露微笑,徹底的放下心來。這幾年間,冰雲仙宮先後遭遇了數次劫難,如今終於可以迴歸平靜。他也算沒有愧對帶着眼淚和乞求將宮主之位託付給他的宮煜仙。

    ……也保住了小仙女從小到大的家。

    “雲哥哥,那邊爲什麼還有兩個玄陣?”鳳雪児忽然指向了南側,就在連接兩大大陸空間玄陣的前方,赫然還存在着兩個小上許多的空間玄陣:“而且這兩個玄陣,似乎……似乎還殘留着我們鳳凰神宗的氣息。”

    雲澈笑着道:“這兩個也是空間傳送陣,玄光顏色稍淺的那一個,連接着流雲城,顏色稍深的那一個,連接着鳳凰城。這兩個,都是你父皇在這一個月內盡全力鑄造而成的。”

    “啊?父皇?”鳳雪児輕吟一聲。

    “那日我在海殿只是隨口一提,他果然放在了心上。在流雲城,也同樣有一個連接鳳凰城的空間玄陣,你父皇這麼大費周章,就是爲了方便你經常回去。”雲澈看着鳳雪児道。

    “……”鳳雪児張了張脣,星眸一陣微微的氤氳,忽然道:“雲哥哥,我的確都好久沒有回去了,父皇他們一定很牽掛我。鳳凰城現在應該正在重建,也是最需要我幫忙的時候,所以,我想回鳳凰城一段時間。”

    雲澈欣然點頭:“我這段時間會在流雲城,有玄陣相連,我們隨時可以相見。雪児可以白天在鳳凰城,晚上呢,就乖乖回到我的懷裏來。”

    “雲哥哥,你……你越來越壞了,”雪児一聲嬌嗔,綺麗的紅霞浮上仙顏。

    兩人在傳送陣前分開,一個回到了鳳凰城,一個回到了流雲城。

    流雲城的傳送陣就設在蕭門大院中,雲澈走出傳送陣,卻沒有馬上去找蕭泠汐他們,而是騰空而起,靈覺瞬間籠罩了這個流雲城。

    雲澈現在的靈覺之強已是今非昔比,凌雲城中的每一縷氣息都清楚的呈現在他的靈覺之下,很快,他便鎖定方位,如閃電般掠向城東,落在了一個全身銀衣的中年男子身旁。

    人前忽然多了一個人影,那個銀子男子瞬間警覺,但看清雲澈,他慌忙拜了下去:“在下皇極聖域羅聖殿殿主駱池,奉聖帝之命在此等候雲宮主多日。”

    “多日?居然這麼早就來了。”雲澈嘀咕一聲。

    “是,雲宮主交代之事,豈可怠慢。”自稱駱池的銀衣中年人無比恭敬的道。

    “人呢?”雲澈道。

    “就在我背後的小屋中。”駱池答道。

    “把軒轅問道交給我,至於另一個……你在這裏繼續等候一天。”

    “是。”

    很快,一個身着黑衣的人被駱池拎了出來,放到了雲澈身邊。

    軒轅問道臉色焦黃一片,沒有了平日裏哪怕半點的氣勢和傲然,癱在那裏的姿勢,活生生像是被打斷了全身骨頭的狗。

    “唔……”軒轅問道的喉嚨裏溢出艱澀的呻吟,緩緩的擡起頭來,然後終於看到了雲澈的面孔,那一剎那,他如遭電擊,瞳孔一下子放大了幾十倍:“雲……雲澈!”

    “哼,”雲澈冷笑一聲:“軒轅問道,還認得這是什麼地方麼?”

    “啊……啊……”軒轅問道嘴巴大張,看到雲澈的那一剎那,他便徹底跌入絕望的深淵,在極致的恐懼之中,他別說回答,連完整的說出一個字都已無法做到。

    雲澈將他拎起,騰空而去,很快返回了蕭門,然後循着氣息,直接落向了蕭烈的庭院。

    “澈兒,你回來了。”

    看到雲澈,蕭烈將懷中剛剛哄睡的蕭永安輕輕放下,臉上滿是溫和的笑:“既然回來了,就多住幾天吧。這兩天,汐兒已經把你的房間重新收拾打掃過了。”

    “嗯,已經離開家這麼久,當然要多住幾天。”雲澈應聲道:“爺爺,我有一件禮物要送給你。”

    “禮物?”

    雲澈手臂一伸,將門外的軒轅問道一把吸了過來,然後丟在了蕭烈面前。

    蕭烈被嚇了一跳,驚疑道:“這個人是?”

    “他叫軒轅問道。”雲澈微吸一口氣,然後字字錚錚的道:“二十四年前,就是他,毒手害死了蕭叔叔!”

    “……”蕭烈如聞霹靂,身體劇烈搖晃了一下,本是帶着溫和笑意的臉上快速浮起一層蒼白。

    雲澈連忙向前扶住蕭烈,沉着眉頭道:“當年整件事的罪魁禍首已經死了,參與這件事的人也都得到了該有的下場。我唯獨留下了這個人的命……因爲他該由爺爺你親自來處決。”

    蕭烈將他和蕭泠汐撫養長大的那些年,永遠渴望的兩件事,便是治好他的玄脈,以及找到當年害死蕭鷹的兇手。前者,雲澈不但玄脈恢復,而且揚名天下,後者,便成了蕭烈這一生最大的心結。

    如今,他一直苦苦追尋,做夢都想找到和手刃的兇手終於找到,而且就在他的眼前,沉積了二十多年的痛苦和怨恨在他靈魂之中瘋狂的涌動。

    “你……是你……是你……殺死了我的兒子……是你!”

    一直平和如水的他,臉色在短短几個瞬間便扭曲的不成樣子,全身釋放着濃烈的悲傷和同樣濃烈的戾氣。雲澈沒有安慰和規勸,因爲他知道這是蕭烈一生最大的仇恨和心結,必須讓他盡情發泄,親手了結,否則,他的心魂一輩子都會被壓在沉重的陰影下,永遠不會真正輕鬆。

    蕭烈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軒轅問道的衣領,扭過他蠟黃絕望的面孔,看着眼前這個不同戴天,殺了他兒子,毀了他一家的仇人,蕭烈眼瞳欲裂,全身不受控制的戰慄:“我……我……我殺了你!!”

    雲澈一輩子,都從未見過蕭烈露出如此可怕的表情,發出如此可怕的聲音,他的手掌向上,抓在了軒轅問道的喉嚨上,顫抖的雙手凝聚着他所有的痛苦與仇恨……

    “嗚哇哇哇……”

    就在這時,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聲響了起來。這個熟悉的啼哭聲讓蕭烈全身一抖,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一把扔下軒轅問道,急匆匆的衝到屋內,匆忙而小心的抱起了忽然被驚醒的蕭永安……在抱起蕭永安的那一剎那,他身上所有的戾氣幾乎一瞬間全部消失。

    “永安乖,不哭了不哭了,是太爺爺不好,太爺爺一定嚇到永安了……”

    蕭烈抱緊嬰兒,溫聲輕哄,微垂的目光無比的溺愛和柔和,沒有了哪怕半點剛纔恨意下的凶煞,彷彿已完全忘記了軒轅問道的存在。很快的,蕭永安便停止了啼哭,在他的懷中繼續安穩的睡去。

    雲澈:“……”

    “澈兒,”蕭烈沒有把蕭永安放下,再次面向軒轅問道時,他的目光竟已是格外的平靜平和:“這個人殺死了我的兒子,我做夢都想找到他,想把他碎屍萬段。但是……我這雙手,要用來抱永安,豈能染上骯髒罪惡的血腥。所以,你幫爺爺,把他獻祭在永安爺爺的墳前吧,讓他在天之靈,可以安心瞑目……”

    “好!”雲澈重重的答應,心中一陣難言的輕鬆……要比預想中蕭烈親手殺死軒轅問道來複仇雪恨的結局輕鬆的多。

    “嗯。”蕭烈抱緊懷中安睡的孩子,擡頭起來,看向天空,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雖然笑意中透着些許的感傷,但,卻比雲澈在他身上所見過的所以笑顏都要輕鬆和平和。

    當下,雲澈抓起軒轅問天,來到了蕭門後山,將他丟在了蕭鷹的墓碑前。

    “軒轅問道,是時候送你去和你爹團聚了。”雲澈一腳踩在他的身上,讓他的腦袋深深的叩在了蕭鷹墓前:“哦不不,你爹死的時候是形魂俱滅,你就算是走完十八層地獄都別想找到他了。”

    “我蕭叔叔一家大恩大義,卻因爲你這樣一個垃圾,而發生了那麼巨大的慘變……你真是死一萬次都不夠償還!”雲澈陰沉着臉,恨恨的道:“下地獄贖罪去吧!”

    鳳凰炎瞬間燃起,軒轅問道只來得及發出一聲絕望的慘叫,便直接化成飛灰,灑在了蕭鷹的墓前。

    雲澈退後兩步,向着蕭鷹的墓碑深深拜下,低聲道:“蕭叔叔,你當年救了我們一家,卻讓你自己遭遇災禍。你的恩情,我們雲家終生難報,直到今日,才總算是爲你報仇雪恨。如今你大仇得報,蕭家也有了後人,希望你在天之靈,可以含笑安心。”

    再次深拜,雲澈騰空而起,剛要準備飛回蕭門,卻又忽然頓了一下,然後轉移方向,向流雲城的東方疾飛而去。

    他的心裏,一直都盤踞着一個很大的疑問。

    那就是藏匿在流雲城東的那整整一百斤紫脈神晶。

    一百斤紫脈神晶是何種概念?

    整個天玄大陸平均一百年都產出不了多達一百斤的紫脈神晶。而明明無比貧瘠的流雲城,卻是一下子冒出了整整一百斤。

    而最爲詭異的一點是,如此龐大量的紫脈神晶,生成的過程應該要幾千年甚至萬年。其存在期間必定釋放出極爲濃郁的紫晶氣息。而那些龐大宗門,尤其是四大聖地,對紫脈神晶這種最高等資源都有無比敏銳的嗅覺和偵測方法,卻是這麼多年都沒有發現一個如此龐大的神晶礦?

    反而是被鳳凰神宗在短短數年前發覺。

    就好像……這多達百斤的紫脈神晶是在近些年一下子冒出來的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