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相比於封王,其他賞賜雖然也無比豐厚,基本都不算什麼了。雲澈連忙拽了蕭雲一下:「還不快謝過小妖后……」然後又壓低聲音:「千萬不要拒絕。」

    「啊……」蕭雲如夢方醒,他有些惶恐支吾的道:「蕭雲……謝過小妖后……恩……恩典。」

    「很好,你願接受,再好不過。」小妖后欣然點頭。

    明眼人都看得出,小妖后名為大賞蕭雲,實為鼎助雲家。赫連狂臉色一陣抽搐后,終於忍耐不住,大聲道:「小妖后,封王之事非同小可,豈能……」

    「你不用再說了!」赫連狂聲音未落,便已被小妖后冰冷的聲音打斷,她眸光看都沒看赫連狂一眼,冷冷的道:「你們先前不是一而再的高呼妖皇璽之事大過於天,雲家因丟失妖皇璽,滿族抄斬都不為過……既如此,讓妖皇璽回歸,那不就是天大的功勞!封王賞賜有何不妥!」

    「可是……」

    「有何可是!」小妖后的聲音更加冷厲了幾分,她冷哼一聲:「赫連家主,你若當年為救我父皇而不惜性命遠赴天玄,若為了帶回妖皇璽而人亡家破,只剩一個兒子孤苦於世,你的兒子,本后也定然願意封他為王,榮華一生!既沒有,便閉嘴。」

    赫連狂頓時面紅耳赤,再也說不出話來。那些準備出言的人也都是脖子一縮,一時間再無人敢出言反對。

    雲澈嘴角微微一勾,淡笑道:「雲澈謝小妖后成全……另外,還請小妖后將霸皇丹也賜予蕭雲,雲澈目前玄力低微,距離霸皇境還有很遠的距離,短時間內用不到這霸皇丹,而蕭雲已在半步霸皇的境界停留很久,霸皇丹賜予他再合適不過。」

    「大哥……」蕭雲轉過臉來,滿臉感動。

    大殿眾人盡皆瞠目……霸皇丹這等連守護家族都視為神物的東西,雲澈竟然就這麼拱手讓人!這是何等博大的胸懷。

    小妖后道:「這枚霸皇丹本就已決定賜予你,你自然有權利決定它的歸屬,你既然願意將之讓於蕭雲,那便如你所願。」

    「寶青王,現在便將這霸皇丹,賜予蕭雲吧。」

    「是!」

    寶青王應聲起身,捧起一個黑玉盒子走向蕭雲。在他邁步之時,一雙雙眼睛都牢牢的盯在那隻黑玉盒子上,目光充滿了無法壓制的強烈艷羨,有不少年輕人甚至不斷的吞咽著口水。誰也沒有想到,這枚霸皇丹的最終歸宿,竟然是平日里毫不起眼,只會被人們當成談資的雲蕭。

    相比於別人的驚詫,有一人卻是喜不自勝……天下第七。她沖著身邊的家人們一陣激動的大喊:「你們聽到沒有!雲哥哥他被封王了……被封王了!哇啊啊啊!我就知道……雲哥哥會成為最了不起的人!」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哥!叫你們一直都看不起雲哥哥……現在雲哥哥可是被小妖后親口封王了!比你們全部了不起一百倍,看你們以後還有什麼資格看不起他!」天下第七捏著拳頭,鼓著腮幫,對自己的兄長們做著最強有力的反擊。隨著,她的興奮又逐漸冷卻,變得黯然起來,小聲自語道:「可是,雲哥哥好可憐,他的親生父母竟然已經……已經……」

    「這小子,居然會是這種來頭。」天下第三摸了摸下巴,歪著嘴道:「七妹,你先別急著興奮,現在這小子身份已經今非昔比,再加上雲家勢頭逆轉,就怕馬上會有不少王族公主主動倒貼,到時候他哪還會再理會你。」

    「你胡說!」天下第七狠狠的拍了天下第三一巴掌,氣鼓鼓的道:「雲哥哥才不是那樣的人,他這輩子永遠只會喜歡我一個,哼!」

    「沒想到這雲蕭的背後竟然隱藏著這樣的情恩,也難怪雲輕鴻夫婦這些年對他一直視若己出。即使外界議論紛雜,依然愛護有加。」天下雄圖頗為感慨的道。

    天下無敵看了天下第七一眼,笑呵呵的道:「有雲澈這等後人,有小妖后當眾的重諾,雲家強勢崛起已成定數,雲蕭現被封王,成為妖王之後的第二個外王,現如今,已經不存在他配不上七寶的問題了,而是七寶配不配的上他的問題了,呵呵呵呵。」

    天下無敵笑的頗為促狹。天下雄圖淡哼一聲,沒有說話。

    蕭雲接過存放著霸皇丹的黑玉盒子時,大腦依然處在發懵狀態,直到寶青王退步離開都愣愣的說不出話來。

    小妖后道:「蕭雲,你目前的玄力修為剛好是半步霸玄,服用這枚霸皇丹,可助你一朝突破瓶頸,步入霸皇之境。封王儀式,會在大典之後擇日進行。你暫且退下吧。」

    「是……」蕭雲應了一聲,一抬頭,忽然問道:「不知……我可不可以把手中的這枚霸皇丹送給別人?」

    小妖後面無表情的道:「它既已賜予你,該如何處置,自用、送人、焚毀、丟棄,皆隨意你。」

    「蕭雲謝過小妖后。」蕭雲的神色輕鬆歡喜了許多,他小心的捧著黑玉盒子,在眾人目光各異的注視之中走下。

    「雲澈,如此,你可滿意?」小妖後向雲澈問道。

    「當然滿意,感謝小妖后成全。」雲澈真誠的頷首道。

    「既如此,你的第二個要求又是什麼?」小妖后問道。

    雲澈的神情變得肅然,他站到雲滄海的遺體旁邊,轉身面向神色陰暗不定的東席七家主……在他目光投來時,七家主的心臟便同時揪緊了一下,之前被雲澈連番折騰,此刻面對雲澈那忽然陰沉下來的臉色,他們幾乎成了驚弓之鳥。

    沒讓他們失望,雲澈抬起手臂,手指直直的指向他們七人,緩慢而堅決的道:「赫連、九方、赤陽、南宮、嘯家、白家、林家……我要這七族家主,今日在這大殿之上,在我爺爺的遺體前面,在這天下人的注目之下……向我爺爺跪地懺悔……並宣誓今生誓死效忠小妖后!否則後代萬世為奴為娼!!」

    雲澈今天說出的話已是無數次的石破天驚,他這番話一出,再次讓所有人……尤其是妖皇城的人狠狠的吃了一驚。他手指七家主,每一個字,都是無比強硬的命令語氣,而他命令的……可是七大守護家族的家主!

    但參照雲澈之前的言行,他會說出這種話來,人們卻又並不覺得太過意外。七家族這些年對雲家,對雲滄海做過什麼,人盡皆知,他們自己也已承認,他們向雲滄海賠罪,道義上來講,本就是應該。

    至於向小妖后宣誓效忠,更是天經地義。

    七家主均是牙齒暗咬,心中怒到極點。雲澈用一言一行,羅列著他們的「重罪」,碾踏著他們的辯駁,撕碎著他們的偽裝,將他們訓斥怒罵的如同被扒光衣服站在所有的目光之中,直到無法辯駁,甚至幾乎無地自容。這百年來他們做著什麼,他們自己心裡最為清楚……但讓他們就此當眾向雲滄海跪地賠罪,他們身為守護家族的家主,怎麼可能甘願!

    因為,這豈不是等同於他們七家族,今日當著天下人之面,向雲家俯首!!

    赫連狂黑著臉,強自冷笑道:「雲澈,你一個雲家小兒,還沒資格要求我們做什麼……」

    「赫連家主你搞錯了!」赫連狂的話還未說完,便被雲澈毫不客氣的打斷,他用比赫連狂更僵硬低沉的聲音道:「我不是在要求你們,而是在命令你們!要求?呵,你們這百年一直為了惡意打壓我雲家做了多少的齷齪之事,你們心知肚明,我爺爺的一世英名是被哪些人玷污,你們也比誰都清楚!你們如此待我雲家,還要我雲家要求你們?呵,我雲家人可沒這麼賤……是命令!因為這本就是你們欠我們雲家,欠我爺爺的!」

    「還有!」不等對方開口,雲澈已舉起了妖皇璽,低吼道:「可千萬不要說我沒資格命令你們,現在妖皇璽在我手中,你們今天若不遵從,我就永遠不會把它交給小妖后!」

    「你們先前不是號稱妖皇璽之事大過於天,因丟失妖皇璽我們雲家罪惡大過應該被滿門抄斬,若為妖皇璽你們可以粉身碎骨,若為忠心可以不惜自己的尊嚴榮辱……而現在,不用你們冒死趕赴天玄大陸去尋回妖皇璽,不用你們冒半點風險,耗半點資源,只需做一件你們本就應該做的事,做一個還有點最起碼廉恥的人應該做的事就可以讓這妖皇璽回到小妖後手中,讓整個幻妖界都獲得新生……我想你們這七大守護家族的家主,應該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吧?除非你們之前所有的話,還有你們口中的『忠誠』與『尊嚴』都只是隨口放出的屁!」

    七家主的臉頓時僵硬難看的如同風乾了數天的大便,雲澈不但要他們當眾向雲滄海跪地賠罪,還徹底封死了他們的退路……而封死他們退路的,卻分明是他們自己之前陳述雲家「大罪」時所「大義凜然」喊出的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