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強烈推薦:

    一晃六個月過去。……

    軒轅問天灰飛煙滅後,天玄大陸和幻妖界都歸於平和,天玄大陸早已人人皆知當世霸者已不再是聖地,而是公認的“千古第一人”雲澈。他蒼風皇室駙馬、冰雲仙宮宮主的身份,讓蒼風國和冰雲仙宮赫然成爲當世的至高存在,在大陸的地位穩穩壓過了僅剩的兩大聖地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

    大陸七國的霸主地位,也自然從神凰國,一朝轉向了蒼風國,蒼風國也在這樣的情勢之下迅猛崛起,一日千里。冰雲仙宮則是成爲大陸玄者人人皆知的神聖之地,以往冰極雪域就很少有人踏入,如今更是無人敢近。

    六個月的時間,冰雲仙宮的重建已然完成。冰雲衆弟子的平均實力比之以往數代都高出整整一個大境界,凝冰成宮的效率自然也高了數倍,新成的冰雲仙宮赫然要比原來的規模大上了一倍。只不過內部要簡單很多,像冰夷神殿這類地方已註定無法再現,但冰雲寒潭卻是在這六個月中由地下寒脈重新再生。

    冰極雪域的北方,雖然有着鳳凰結界的相隔,但依然不斷傳出着震天般的轟鳴聲,雲澈以劫天誅魔劍與鳳雪児連番惡戰,今日這一戰,已持續了整整三個時辰,中間沒有哪怕片刻的停止。

    轟!!

    一道鳳凰箭將劫天誅魔劍震開,直轟在雲澈胸口,雲澈頓時像枚炮彈般飛了出去,後背狠狠砸在鳳凰結界上,半天沒有站起,劫天誅魔劍也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呼……今天就到這裏了。”雲澈說完,一頭無力的仰倒了下去。

    “雲哥哥,你的進步真的好快,我今天用了接近七成力量了。”鳳雪児落下來,開心的道。

    “嘿嘿,畢竟昨天剛剛完成突破,君玄境每一次的提升,果然和之前的境界提升全然不同。”雲澈閉上眼睛道。以重劍激戰三個時辰,縱然是他的龍神之軀,也幾乎快到了極限。

    這半年之中,雲澈每天修煉四個時辰,他本身天賦就高至變態,又有着鳳雪児這樣的完美修煉對手,半年時間玄力已是連升四個小境界……這可是君玄境的四個小境界!

    半年時間從君玄境一級到君玄境五級,這絕對是足以載入天玄史冊的成長速度。縱然是鳳魂覺醒的鳳雪児,和霸皇神脈覺醒的夏元霸,都從未達到如此可怕的程度。

    完全不動用邪神訣的常態,已是能匹敵鳳雪児接近七成的力量。若是現在和軒轅問天交手,他有絕對的自信不開轟天、不動用黑暗玄力,單以煉獄狀態下的實力都可以戰勝他。

    他成長的同時,鳳雪児的鳳神之力也在進一步覺醒着。距離她突破某個天玄大陸從未有人突破過的瓶頸,達到傳說中的神道,已是越來越近。

    這時,雲澈手臂中的冰雲仙魄微微一閃,一個清冷的女子聲音響起在雲澈的心海中:“宮主,鳳凰神宗鳳橫空來訪。”

    “……”雲澈從地上坐起身來,向鳳雪児道:“雪児,你父皇來了。看來這兩個月沒見到你,他按捺不住主動來看望你了。”

    “啊?那我們先回冰雲仙宮吧,我也有些記掛父皇他們,不知道新的鳳凰城建的怎麼樣了。”

    雲澈微笑道:“你先自己回去吧,我剛剛想到了一些東西,想靜下來好好想一想。”

    鳳雪児以爲是雲澈忽然領悟到了什麼,馬上頷首:“嗯,我知道了,雲哥哥加油。”

    鳳雪児離開,且並沒有收起鳳凰結界。

    天空飄雪落下,但都被結界隔絕在外。雲澈坐在地上,目光不斷閃動,似乎在掙扎什麼,好一會兒後,終於還是從天毒珠中拿出了一把漆黑的大劍。

    永夜魔劍!

    永夜魔劍裏的劍魂已徹底消亡,整個劍身除了隱約散發着一抹很淡,但頗爲陰抑的氣息,便再無什麼氣勢,看上去已是一把徹底的死劍,但云澈這段時間以劫天誅魔劍全力轟砸過它數次,卻始終未能對它造成任何的傷痕。

    沒有劍魂劍靈,連力量都似已被完全抽空的死劍,卻依然無法以劫天誅魔劍摧毀……這畢竟是貨真價實的上古魔劍,單單它的材質,就絕非天玄大陸這個位面所能理解。

    雲澈右手放在劍身上,意識沉入劍中,一部玄功的完整玄訣便映現在他的心魂之中。

    永夜幻魔典!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掙扎着要不要修煉這部永夜幻魔典亦是焚絕塵和軒轅問天成魔後所用的可怕玄功。

    其強大,毋庸置疑。

    但,它卻是以黑暗玄力催動的魔道玄功!

    雲澈如今最強的狀態,便是將魔源珠中的玄力全部釋放之時。魔源珠雖融入了玄脈,但卻又是單獨存在,邪神玄脈中的玄力,雲澈可以將之任意轉化爲水、火、雷、暗四種元素玄力,但魔源珠中的力量,卻只能是黑暗玄力……至少現在,雲澈還沒有將之轉化爲其他屬性玄力的能力。

    而且,魔源珠一直在自發的成長,他縱然毫不修煉,魔源珠的力量也會一直靜默增長,化作他更爲強大的力量……就像是他什麼都不用做,也在日益濃郁的龍神血脈一樣。

    動用黑暗玄力是他最強的狀態,如果再加上這部黑暗玄功……

    其實這段時間以來,雲澈數次探查永夜魔劍中的永夜幻魔典,其玄訣早已深深的印在了心魂之中,想忘都忘不掉,但他始終沒有修煉。因爲這畢竟是與正道相悖的魔道之力,茉莉也明顯表示出了對黑暗玄力的厭惡。

    雖說力量只是力量,沒有對錯。但修煉永夜幻魔典的焚絕塵與軒轅問天,卻都出現了明顯的性情扭曲……

    他怕修煉後自己的性情也會不受控制的被扭曲……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心底那股對“魔”的排斥。

    何況,他不止一次的警告過自己,絕不能在外人面對動用黑暗玄力。就連當初對戰軒轅問天,都是刻意將他拖到海洋之底後才釋放魔源珠的力量。既如此,又爲什麼要修煉這部可怕的黑暗玄功。

    “主人,你在做什麼呢?”

    雲澈正在反覆糾結間,一個如雲雀般靈動的少女聲音冷不丁的響起在耳邊,雲澈一轉頭,看到紅兒竟不知什麼時候自己跑了出來,正笑嘻嘻的看着他……手中的永夜魔劍。

    “紅兒?你出來幹嘛?”雲澈下意識的問道,然後忽然注意到了她的視線……

    “因爲忽然聞到了好香的味道呀。”紅兒的嫩顏笑意盈盈,一雙瞳眸撲閃着硃紅色的瞳光。

    “你該不會要……”

    嗖!!

    雲澈話音未落,眼前忽然一道紅光閃過,他手上頓時一輕,永夜魔劍已沒了蹤影,而紅兒已從他的左側出現到了他的右側,懷裏正抱着比她身體還要巨大很多的永夜魔劍,眼睛裏閃爍着興奮的光芒,一大排口水毫無前奏的從她脣瓣中傾下,一直拉到劍身上。

    “紅兒你你你你你……”雲澈眼睛瞪大,心急火燎的撲上了去,口中大吼道:“那個不能吃!!”

    “哇啊啊啊!”看到雲澈忽然撲來,明顯一副要搶奪她“食物”的樣子,紅兒驚叫一聲,拔腿就跑。

    雲澈一把撲空,然後速度全開,向紅兒直追而去:“那是魔劍!不能吃不許吃!!”

    “人家要吃,它明明很好吃的樣子!”看到雲澈追來,紅兒懷抱永夜魔劍,一邊大叫,速度也在陡然間提升了數倍,竟是快到了猶如化作一道紅色流光,瞬間將他遠遠甩開。

    在遇到紅兒的第一天,雲澈就被她的速度所驚,死活沒有追上。而今,雲澈和那時相比已是天壤之別,他眉頭一凝,“煉獄”開啓,腳踏幻光雷極,速度瞬間快到了猶如切裂空間的光影。

    但,視線中的紅兒卻是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竟是比他極限下的速度還快。

    而且懷裏還抱着個比她身體重上幾百倍的永夜魔劍。

    “我!#¥%……”雲澈完全傻眼。

    而狂奔中的紅兒看到已經把雲澈甩開,一把抱起永夜魔劍,嘴脣大張,小巧晶瑩的牙齒一口咬在漆黑的劍身之上。

    “嘎嘣!”

    一個大大的牙齒狀缺口出現在了永夜魔劍的劍身之上。

    永夜魔劍竟和先前紅兒吃過的所有劍一樣,被她直接一口就咬下了一個缺口。

    這可是來自遠古時代,還是屬於一個魔族君王,甚至承受了百萬年邪神封印之力都未損壞,他以劫天誅魔劍更是半點無法摧傷的上古魔劍啊啊啊啊啊!!

    在紅兒的牙齒之下居然活生生像是一片餅乾那樣脆弱!!

    “哇!好好吃!”

    上古魔劍的“美味”豈是尋常的劍可以相比,紅兒一口之下,瞳眸裏頓時閃爍起星辰般的光芒,她一邊狂奔着,一邊把永夜魔劍直接扛到脣邊,以無比驚人的速度吃了起來……無論是狂奔的速度,還是啃咬的速度,都快到了驚天地泣鬼神。

    “……”雲澈已經停了下來,嘴巴張的比河馬還大。

    咔咔咔咔咔咔咔……

    在連片響亮的啃咬聲中,永夜魔劍快速消失在了紅兒的口中,短短十幾息的工夫便只剩下漆黑的劍柄。紅兒在雪地之中兜了一個大大的圓弧,又“嗖嗖”的跑了回來,站到雲澈面前,高高鼓着腮幫,一邊陶醉的嚼動着,一邊含糊不清的道:“唔……真的好好吃……已經快吃完了,再追人家也沒有用了哦……哼,主人原來一直藏着這麼好吃的東西。”

    “……”雲澈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紅兒,依舊保持嘴巴大張的姿態,硬是無法合攏。

    當年相遇的第一天,她就把龍闕吃了,當時把他嚇的不輕,但之後他便很快習慣,她吃任何劍,他都不會再奇怪。

    但永夜魔劍……這是上古魔劍啊!是神魔時代的劍啊!居然也被她……三兩口給吃的只剩下慘兮兮的劍柄!

    啪!

    劍柄被紅兒隨手一丟,她微微眯起硃紅色的眼睛,滿臉陶醉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吃的好飽啊……唔?好奇怪,忽然變得很困……嗚啊,主人,人家已經吃飽了,該回去乖乖睡覺了。”

    紅兒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一抹她自己都毫無察覺的黑光也在這時在她的眼眸深處一閃而過。然後她直接不理會雲澈,化作紅光回到天毒珠中,撲到她(霸佔了茉莉)的小牀上,倒頭便開始了酣睡。

    雲澈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頭,好不容易纔回過神來。

    紅兒這小丫頭……到底是個什麼怪物啊!

    對了!紅兒剛吃了永夜魔劍……劫天誅魔劍會不會因此而有什麼明顯的變化?

    一念至此,雲澈迅速伸手,也不管紅兒剛剛沉睡,直接喚出了劫天誅魔劍。

    巨大的硃紅劍身凌空而現,雲澈伸手握住劍柄,剛要抓起,卻陡然間感覺自己的雙臂彷彿忽然墜上了萬丈山嶽,猛然下沉。

    轟!!!!!!!!

    劫天誅魔劍的劍身狠狠的砸在了雲澈腳下的土地上,周圍的鳳凰結界瞬間崩裂,整個冰極雪域都劇烈震顫,

    雲澈死死的抓着劍柄,雙臂所有的青筋都全部高高鼓起,就連整張面孔也完全變成了青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