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分成兩顆?」眾人都是面露異色,天下第一道:「雲兄弟,你可能有所不知,這霸皇丹不同尋常寶丹,它的材料易得,但煉製卻是極為困難,將成型的霸皇丹鎖住藥力更是難上加難。煉成之後,一般都是儘早謹慎服之,若是稍有妄動,便極易造成藥力大幅度流失。分成兩顆……很有可能會直接毀了霸皇丹啊。」

    其他人的臉上也都是深以為然的神色。雲澈卻是一臉篤定的道:「天下兄放心,我在丹藥煉製之上略有造詣,自有把握不毀掉這霸皇丹,也不會讓其藥力有絲毫的流失。」

    蕭雲對雲澈早就是有些盲目信任,今日之事,自然又讓他對雲澈的盲目信任度直接飆升,他馬上點頭道:「大哥說可以的話,就一定沒問題的。如果是和七妹一人用半顆的話,當然是再好不過了……大哥,那就麻煩你了。」

    一邊說著,蕭雲便把手中的白玉盒子交到了雲澈的手上。

    雲澈會提出這個建議,自然有他的用意。他接過霸皇丹之後,直接收起。

    他淡然篤定的樣子讓天下一族的人都是心中驚異不已,想到他用短短几個月的時間便治癒了雲輕鴻夫婦,想到他今日那驚天動地的表現,似乎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發生在他的身上,都不會顯得那麼誇張。天下第七目光閃閃的看著雲澈道:「我也相信雲大哥既然敢說,就一定能做到的。雲大哥,小妹現在對你要崇拜死了,改天你給小妹講講你的故事好不好!」

    雲澈哈哈一笑:「當然沒問題。等你和我兄弟蕭雲喜結連理之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到時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我當然是沒理由不遵從。」

    這番話,明顯是對天下雄圖說的,直聽的天下第七心花怒火,笑吟吟的道:「雲大哥,這可是你親口說的,一言為定哦!」

    「咳咳!」天下雄圖的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了,他一把拉過天下第七:「你一個女孩子家……這成何體統……咳,雲老弟,我便先告辭了。妖王前輩安葬之日,可定要提前知會一聲……」

    天下家族的一行人剛一離開,身後,一個急促的喊叫聲便遠遠的傳來。

    「外孫!外孫……哎唷我的外孫啊!」

    目前的十二家主中,慕飛煙年齡最長,輩分最大,也最有威望,平日里又不苟言笑,讓人看一眼便敬怯三分,但此刻卻是滿臉潮紅,激動的如同孩子一般迎了上來,腳步還帶著明顯的錯亂。

    雲澈轉過身來,毫不猶豫的拜下:「雲澈拜見外公。」

    「哎哎哎……好外孫,快起來!「這一喊一拜,直讓慕老爺子心花怒放,眼眶中還差點崩出淚來,他連忙上前把雲澈扶起,近距離仔仔細細的打量著他,臉上的潮紅之色也是越來越深:「好!好!好!!」連說三個「好」,慕老爺子抓著雲澈的手,快意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我的外孫回來了,這是我慕飛煙的親外孫啊,哈哈哈哈。」

    慕雨白、慕雨青、慕雨空三兄弟不緊不慢的跟了上來……本是一向走在最前方的老大慕雨白這次卻不知道為啥,居然落後半個身位,臉色更是糾結的一塌糊塗。

    「爹,你看你這激動的樣子,也不怕人笑話。」慕雨柔笑吟吟的道,眸中也隱含淚花。

    「哈哈哈哈!老子今天高興,誰愛笑話誰笑話去!」慕老爺子一揮手,又是一陣大笑:「那幫老崽子們天天在老子面前炫耀他們的孫子玄孫,現在老子的外孫回來了,看他們誰還有臉在老子面前提他們的孫子……跟老子的外孫一比,他們的那些玄子玄孫,簡直就沒法出來見人,哈哈哈哈。」

    慕飛煙做夢都想著早日有個孫兒,但直到現在都沒能如願,如今有了一個外孫,自然也是喜不自勝,再加上這個外孫太過優秀,整個幻妖界年輕一輩,怕是無人能與之相比……已經有幾百年,他沒有像今天這般欣喜開懷過。

    「謝謝外公誇獎。」雲澈淡笑著道。

    「咳咳,」慕雨青託了托下巴,笑眯眯的道:「嘿嘿,好外甥,你舅舅我從小就是在你外公的黑臉下長大的,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老爺子這麼夸人。不過嘛,你可完全當得起老爺子這麼誇獎。」

    「那是那是。」慕雨空深以為然的點頭:「也不是看看澈兒是誰的外甥。都說外甥隨舅,有我們這麼優良的舅舅,好外甥能有今天這般成就,也是應該的。」

    「滾犢子!」慕飛煙一瞪眼一揮手,頓時一股寒風將慕雨青和慕雨空呼出去老遠:「兩個不成器的兔崽子,你們年輕的時候,加起來連我外孫的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少在我外孫面前丟人,一邊玩沙子去!」

    慕雨青和慕雨空的臉頓時變成苦瓜,站在那裡吶吶的不敢還口。慕雨柔莞爾一笑,道:「爹,澈兒在呢,好歹給二哥三哥這兩個做舅舅的留點面子。澈兒,還不重新見過你的幾位舅舅。」

    「嗯。」雲澈點頭,站到慕雨青和慕雨空身前拜道:「外甥雲澈,見過兩位舅舅。」

    「嗯。」

    「昂!」

    慕雨青和慕雨空擺出做長輩的姿態,舒舒服服的受著。雲澈的優秀,他們今日都是有目共睹,如此一個一朝之間震撼整個幻妖界的絕世人傑竟是自己的親外甥,他們心中,也同樣生出異樣而強烈的驕傲感。

    慕雨白站在那裡一直沒吭聲,此刻再也無法忍耐,跳出來咆哮道:「什麼兩位舅舅!兩位舅舅是什麼意思!老子難道不是你舅舅嗎!你把老子當透明人么!!」

    慕雨白這一頓吼剛落,雲澈還沒來得及回應,慕飛煙已是「呼」的擋在了雲澈身前,眼睛圓瞪,聲若雷霆,指著慕雨白鼻子一頓大罵:「慕雨白!我外孫丟了二十多年,歷經萬難今日才回來,你個當前輩的屁大點的表示都沒有,卻先來嗷嗷一通罵!還張口一個『老子』閉口一個『老子』!你好大的威風啊!!」

    說著轉向雲澈,神色立馬變得和藹可親:「乖外孫不要怕,這兔崽子從小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他以後要是再敢這麼吼你,外公一定親手打斷他的腿。」

    在慕飛煙完整的喊出「慕雨白」三個字時,慕雨白全身的汗毛就「刷」的全豎了起來,在慕老爺子那猛虎咆哮般的喝罵下,他哪敢有半點氣焰,站在那裡老老實實的低著頭,連口大氣都沒敢喘。

    慕老爺子的在慕家的絕對威嚴,在這三個慕家少主的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

    慕雨柔心中暗笑,站出來打圓場道:「好啦,爹,大哥也是心中激動,哪會捨得真的吼澈兒。澈兒,還不趕緊見過你的大舅舅。」

    雲澈向前,向慕雨白恭恭敬敬的道:「外甥見過大舅舅。」

    見雲澈一臉恭敬,半點沒提那「結拜兄弟」的事,慕雨白的臉色頓時完全緩和下來,心中一塊大石頭落了地,那聲「大舅舅」更是喊的他心中舒坦,頓時一本正經的道:「嗯,好外甥……」

    然後雲澈在這時好死不死的來了一句:「大舅舅,那個結拜兄弟的事……」

    「噗……」慕雨青和慕雨空瞬間沒控制住噴了出來,慕雨柔掩口而笑,慕老爺子也是額頭青筋顫動,嘴角直抽。

    今天上午之前,他是鐵了心的想和雲澈拜把子,而且這事還整的雲、慕兩家人都知道。在他得知雲澈竟是自己的親外甥時……他差點忍不住想把自己的腦袋鑽到地縫裡去。

    慕雨白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慕老爺子的臉色,強忍著一巴掌把雲澈扇飛出去的衝動,拍著雲澈的肩膀,像個神經病一般乾巴巴的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當舅甥,肯定比當拜把子兄弟好的嘛……哈……哈哈哈……大外甥,你能回來,我這個當舅舅的,可是高興的很呀!!」

    慕雨白臉上乾笑,暗中那個咬牙切齒……這事如果傳出來,他慕雨白的一世英名,可就要變成一世笑柄了!

    慕老爺子道:「這裡人多口雜,不是長談的地方。澈兒,你都回來三個月了,卻還沒能到外公家坐坐,今天無論如何,也要跟著外公回一趟慕家,看看你娘生長的地方,也好讓外公好好看看我的好外孫。」

    一邊說著,他已拉起雲澈的手臂不肯放開,平日里充斥著威壓和寒芒的雙目之中,此刻卻全部是期盼和疼愛,讓雲澈根本無法忍心去拒絕。

    「也好。」雲輕鴻稍一思慮,點了點頭:「澈兒已經回來了這麼久,卻一直沒能回娘家一看,也的確是不該。雨柔,我們便和澈兒,還有蕭兒一起,回去一趟,我們一家好好的聚一聚。」

    「那當然好。」慕雨柔欣然點頭,「聚一聚」如此簡單的三個字,卻是讓眾人心頭都是一酸。雲澈已出生二十二年,這卻是他們這輩子第一次真正的相聚。

    「好!」慕老爺子聲音有些顫抖,他拉起雲澈的手,大步向前:「走,我們回家!」

    「大長老,勞煩你們先護送父親遺體回去,我們黃昏時刻便回。」雲輕鴻向雲外天等人簡單的叮囑,帶著慕雨柔和蕭雲隨慕家隊伍而去。

    ——————————————

    妖皇城之北,金烏雷炎谷前。

    一個巨大的火焰玄陣豎亘前方,玄陣緩緩旋轉,中心閃現著金黃色的金烏影像,每次閃現,都釋放出讓人無法逼視的金色火光。

    玄陣不大,只有十丈徑長,卻牢牢的封死了金烏雷炎谷唯一的入口,縱然是幻妖界所有的高級帝君聯手,也沒有將其轟開的可能。其上所釋放的恐怖高溫,讓普通的玄者連靠近都不能。

    對幻妖界來說,這裡是一處禁忌之地,除了金烏雷炎谷五年一次的封印消失之日,平日不允許任何人靠近。

    而此刻,卻有一個暗灰色的玲瓏身影,悄然的出現在了金烏玄陣的前方。

    ——————————————

    【從老家回來了~~~~(>_<)~~~~】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