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全身緊繃,牙齒緊咬,完全是用盡了全力,纔沒有讓自己身體下陷和讓劫天誅魔劍脫手。.

    這個重量……

    雲澈猛一提氣,頓時一聲悶響,他的下半身完全沒入地面,但劫天誅魔劍卻是絲毫沒有提起。

    紅兒每吃一把劍,劫天誅魔劍的劍勢、重量以及揮出的威力都會隨之增長。至今爲止,紅兒已經吃了五把霸玄劍、二十七把王玄劍,以及好幾百把天玄劍,外加一大堆的各類玄晶。

    天玄劍和王玄劍在天玄大陸與幻妖界本就存量很少,霸玄境更是少如鳳毛麟角,五把霸玄劍、二十七把王玄劍,這兩個數字足以讓聖地級的玄者驚的面無人色。紅兒用了短短几年時間,將兩片大陸近一半的頂級玄劍全部吃到了肚子裡。

    才成就了和軒轅問天交手時的劫天誅魔劍。

    而紅兒吃下永夜魔劍後,劫天誅魔劍的變化竟是完全超越了先前所有成長的總和!

    雲澈雙臂已是灌入全力,卻硬是無法將其擡起,就連握緊劍柄不讓其砸下都無比勉強……而這種程度,如今的劫天誅魔劍,單單其重量,至少已達到了千萬斤的恐怖程度。

    “喝!!”

    雲澈煉獄境關開啓,玄力瞬間暴增,他低吼一聲,劫天誅魔劍終於被他抓起,整個人也騰空而起,向前方一劍揮出。

    轟—

    這一劍,他僅僅是無比平實的揮出,不帶任何的玄功玄技,但那一剎那,一股大到讓雲澈都駭然的劍勢傾覆而下,劍尖所指,前方十里空間瞬間塌陷,地面被直接掀翻至高空,然後完全消失在塌陷的虛空之中。

    雲澈全身僵在那裡,這一劍之威,讓他愣是半天沒有回過神來,甚至不敢再揮出第二劍。

    隨手一劍,便是如此威勢。若是全力轟擊……如此恐怖的劍威,就是軒轅問天被罩在其中,也會至少掉半條命。

    只是,伴隨如此威勢的,是巨大無比的消耗。雖然僅僅只是揮出一劍,卻是讓雲澈雙臂微麻,而且縱然是煉獄狀態,手臂上依然是堪稱可怕的沉重感。

    估計就算是他全盛狀態,連揮幾十劍也必定力竭。

    永夜魔劍……它終究是上古魔劍,是屬於魔之層面的劍。雖然已成死劍,但紅兒吃下後所能轉化的力量,依然絕非天玄大陸這個位面的劍可比。紅兒吃下永夜魔劍的後果,是讓劫天誅魔劍簡直變成了另外一把劍。這樣的威勢,顯然已經完完全全超出了君玄器的範疇,已根本不是天玄大陸這個層面的等級所能評定。

    “呼……”

    劍柄上的寶珠中,紅兒正在深深酣睡,剛纔那驚天動地的動靜都沒有把她驚醒。雲澈將劫天誅魔劍收起,伸手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看來,必須要花費相當長的時間來重新適應它的重量和劍勢了。”雲澈自言自語道。同時他亦想到,若是有一天,他能以常態自由駕馭如今的劫天誅魔劍,那麼,他也應該差不多真正踏入神道了。

    和鳳雪児的激戰加上剛纔那一劍,雲澈玄力大耗,他坐在地上緩了好一會兒,才站起身來,直接以行走的方式慢吞吞的返回冰雲仙宮。

    冰雲仙宮一如以往般冷清靜寂。經過了這些年的風雨顛簸,冰雲仙宮終於迎來了真正的新生。再過半年,待一切完全平靜下來,她們也將開始準備招收新弟子的事宜。

    無人發覺,極其遙遠的上空,一雙如幽泉般的冰眸正默默注視着在冰雪中新生的冰雲仙宮,她一身如雪白衣,全身被籠罩在如夢般的雲霧之中,無法看清她的容顏,只能隱約捕捉到一抹飄渺似仙,卻又曼妙如妖的仙影。

    她的身邊,是一個身材玲瓏的藍衣少女。少女看上去只有十**歲,眸若冰晶,顏若初雪,周身浮動着比世間最純淨的水晶還要瑩透清澈的冰靈。她雙手攏着白衣女子的手臂,似是在小心的攙扶着她。

    “師尊,冰雲仙宮的樣子,好像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是弟子記錯了嗎?”藍衣少女也在看着下方的冰雲仙宮,疑問道。

    “不,”白衣女子輕語:“不僅僅是冰雲仙宮,這裡的元素氣息,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咳咳,看來,在那之後,冰雲仙宮又遭受了更大的厄難,被完全摧毀,之後,又得以重生……咳,咳咳……”

    白衣女子聲音很輕,透着隱隱的虛弱,短短一番話,夾帶着數次痛苦的咳聲,迷霧繚繞下,她冰雪般的臉上透着病態的蒼白。

    藍衣少女輕聲道:“這些年,弟子陪師尊來到這裡三次,每次都會看到完全不同的冰雲仙宮,看來,冰雲仙宮這些年一直都在遭受很多很大的波折呢。”

    “劫難已過,此番不但新生,且所有弟子的氣息都有了頗大的變化,今後的冰雲仙宮,只會更加鼎盛。咳……這一切,應該都是那位新任宮主的功勞。也無怪乎前任宮主會不惜逆破歷史,將宮主之位傳予一男子。”白衣女子緩緩的道,她每咳一聲,身上的氣息就會弱上一分。

    “是呢。她們的氣息比起上次來,都提升了很多很多。如此一來,師尊也終於可以安心了吧,能被師尊一直牽掛着,冰雲仙宮真的很幸福呢。”藍衣女子轉過臉頰:“師尊,我們已經看到了比預想還好的結果,現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這個世界的氣息太污濁了,停留久了,會加劇您的傷勢的。”

    “咳咳……”白衣女子伸手捂脣,手指離開時,掌心已多了一抹淡紅色的血跡,她雪手輕握,將血跡掩下,目光看向下方的無邊雪域,輕語道:“小藍,這次,陪我在這多留一段時間吧。”

    “啊?”藍衣少女驚訝的看着她。

    白衣女子目光微朦,迷離若霧:“回首復看一生沉浮,卻是在這裡那段沒有記憶,沒有神力的時光最爲舒心安和。回到吟雪界的這些年,我這條殘命雖又苟延殘喘千年,卻無一日真正快樂。”

    “這些年,冰凰宮以無數珍貴靈寶爲我這個必死之人強行續命,我深知他們對我依舊恭敬,不過是因爲姐姐,背後他們想着什麼,說着什麼,我都知道。”白衣女子緩緩的閉上冰眸:“這次臨行前,我已給姐姐留下遺音,我大限已近,將長眠於我最想長眠的地方,不要尋我。”

    “而這裡,或許便是最合適我的長眠之地。”

    “師……尊……”藍衣少女沒有因爲這些話而激動哭喊,她雙眸盈淚,然後低下頭,輕泣了起來。她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她能支撐到今天,已經是天大的奇蹟。

    她此時與她身軀相貼,更是清楚的感受着她的生命氣息已枯竭到何種程度。

    “他來了。”白衣女子輕然道。她的瞳眸一片冰瑩,無喜無悲……因爲她早已看淡了生死。

    雲澈從北方步行而來,總算回到了冰雲仙宮的主門前。他的前方,蘇苓兒忽然探出頭來,衝着他嬌俏的一笑:“雲澈哥哥,你總算回來了。快來,我給你帶了好吃的東西。”

    “玲瓏酥!”嗅着飄入鼻中的味道,雲澈眼睛一亮,快步來到了蘇苓兒的身邊。

    兩人依着冰牆,坐在鬆軟的雪地上,蘇苓兒用她的纖纖玉手將一枚枚玲瓏酥喂到雲澈嘴邊,微笑看着他一個接一個的吞下。

    連接天玄大陸與幻妖界的玄陣就在冰雲仙宮前,雲澈白天在冰雲仙宮的時候,蘇苓兒她們也經常會跟着過來。看着雲澈把最後一枚玲瓏酥吃完,她的手指輕拭着雲澈嘴角,一邊問道:“雲澈哥哥,爲小妖后姐姐治療的事,她依然沒有答應嗎?”

    “呼!”雲澈一口氣泄了下來,鬱悶道:“豈止是沒有答應,我這個月一共和她提了兩次,第一次把我罵了一頓,第二次差點把我打一頓……我很久以前就想到以她的性格,肯定很難接受這種奇怪的治療方法,所以讓你提前好幾個月到妖皇宮住,但結果依然是這樣。”

    “是啊,小妖后姐姐那麼尊貴又高傲的人,要她接受真的有些難呢。連我當初都嚇了一大跳。”蘇苓兒雙手托起了腮幫,一副努力思考的樣子。

    “苓兒,你好像……並不是很排斥的樣子。”雲澈把臉湊到蘇苓兒耳邊,壞笑着道:“你難道就不會覺得……特別不好意思?”

    “我還好啦。”蘇苓兒笑了起來,但臉頰依然有些發紅:“如果是別人的話,雖然醫者以救人爲天命,但我可能真的做不到,但小妖后姐姐不一樣啊,她是雲澈哥哥的女人嘛,再說……”蘇苓兒的聲音小了下去:“我都那麼多次和小妖后姐姐一起服侍雲澈哥哥,爲什麼她還是那麼堅決的排斥呢?難道是她不喜歡我嗎?”

    “呃……當然不是,現在妖皇城上下,還有誰不喜歡苓兒?以她的性情,要是那麼容易接受,我反而會覺得奇怪。唉,到底該怎麼做呢……嗯,要不要和雪児一起把她打昏,然後再……好像行不通……”

    “那這樣好不好?”蘇苓兒好像想到了什麼,美眸忽然微微亮了起來:“由我親自去勸小妖后姐姐。”

    “啊?你去?”雲澈愣住。

    “嘻,”蘇苓兒一臉神秘的笑了起來:“我覺得這件事,我和小妖后姐姐當面說可能會更加好。雖然小妖后姐姐平時最聽雲澈哥哥的話,但這件事……不一定哦。”

    “我現在就去。”蘇苓兒站起身來,然後直接小跑向傳送陣:“雲澈哥哥,天黑前要早些回來,說不定會有好消息!”

    “……”雲澈嘴巴微張,伸手撓了撓鼻頭,自言自語道:“真的沒問題嗎?”

    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