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輕鴻微一沉吟,卻沒有阻止雲澈,微微點頭道:「既然如此……雨柔,蕭兒,你們先回家,我和澈兒一起去一趟金烏雷炎谷。」

    「不用了!」雲澈卻是連忙擺手:「爹,我只是按捺不住想要去證實一下自己的猜測和直覺而已,又不是做什麼危險或緊急的大事,所以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經歷過今日大典,我們雲家上下現在肯定是無法平靜,爺爺的遺體也才剛剛正式回家,一切都等著爹回家主持大局,全然不是離城的時候。」

    「可是,現在淮王府對你必定恨之入骨,眾王府和那七個家族也都對你懷恨在心,你就這麼一個人孤身去的話……實在是太危險了。要不,讓為娘和你一起去吧。」慕雨柔滿心擔憂的道。

    雲澈知道他們定然會擔心自己的安全,一臉輕鬆的笑道:「你們放心好了,我才沒那麼容易被人察覺到行蹤。」

    聲音一落,他氣息一收,「流光雷隱」悄然發動,霎時,他身上的玄力氣息就如被清風無聲吹散的煙霧,以極快的速度減弱,短短兩息之後……竟是消散的無影無蹤。

    「啊?」蕭雲一下子張大了嘴巴,半天都無法合攏。雲輕鴻和慕雨柔也是目光微顫,面露驚容。

    「啊啊……這……這……大哥的玄力氣息竟然……竟然完全不見了!」蕭雲瞪大眼睛,口中發出難以置信的低呼,雲澈明明就在他的眼前,但,他卻是感覺不到哪怕一絲一毫的玄力氣息……他閉上眼睛,竟是直接感覺不到了雲澈的存在。彷彿站在自己身前的雲澈,壓根只是個虛幻的影子。

    而縱然以雲輕鴻和慕雨柔的修為,也只是感覺到了只能以「絲縷」來形容的微弱氣息,這還是他們刻意凝心探知,且雲澈距離他們只有三步之遙的情形之下……這般隱匿的程度,他們絕不懷疑,若是平常,哪怕雲澈就躲在他們十丈之內,他們也可能毫無察覺……哪怕他們都是君玄境的強大修為。

    雲澈微笑著道:「這個玄功名為『流光雷隱』,能近乎完美的隱匿自身氣息,消耗也極小。並且它對玄力氣息的隱匿絕不是強行壓制,而是將氣息禁錮在體內,對玄力毫無干涉,隱匿之中,可隨時全力出手。」

    「這世上竟有這等不可思議的神技!」雲輕鴻不由得驚嘆道,以他的見聞和所在的高度,平生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強大的隱匿技,同時心中對雲澈安全的擔心也減弱了一大半。

    「既然你堅持的話,那便去吧,注意安全,早去早回。」雲輕鴻沒有再勸阻雲澈。短短三個月的相處,他已是清楚雲澈絕不是個容易被他人干涉決定的人。而且對於雲澈,他早已有了一種比相信自己還要強烈的信心。

    「爹,娘,你們放心。別忘了,我身上可是有外公送的天絕寒晶,就算真的遇到危險,有它在,我也絕對不會有事。」雲澈一臉輕鬆的道。

    慕雨柔依然滿目擔憂,但也沒有再說出勸阻的說來,她輕聲道:「你有這般隱匿能力,一個人的確反而會更加安全……唉,雖然娘相信你一定不會有危險,但是……還是放心不下,要不……」

    「好了,澈兒可是要比我們想象的要厲害的多。」雲輕鴻拍了拍慕雨柔的肩膀,安慰著道,然後向前一步,伸出手指點在雲澈的眉心上,隨著淡紫色的玄光一閃,他將手掌緩緩收回,雲澈的腦海之中,也多了一副清晰的畫面。

    「這便是金烏雷炎谷的所在和入口處的樣子。」雲輕鴻道:「你到達那裡之後,若是封印玄陣依然存在,那便直接回來即可。若是封印玄陣已消失……千萬不要輕舉妄動,第一時間傳音給我。」

    「嗯,我明白。」雲澈點頭。

    「另外……」雲輕鴻微一猶豫,還是說道:「雖然我萬分相信你有能力護好自己的安危,但是……就算是為了不讓你娘擔心,你每隔半個時辰便傳音一次,若是超過半個時辰未收到你的傳音,我會馬上動身去金烏雷炎谷。」

    「好,爹的話我一定不忘。」雲澈再次點頭。他知道,就算對自己再相信,就算自己已經展現了強大的流光雷隱,他們依舊會擔心……因為他們是自己的父親和母親。

    「去吧。」雲輕鴻微笑著點頭,平淡而輕盈的兩個字,傳到心間,卻帶起一層很難詮釋的溫暖漣漪。

    「爹、娘、雲蕭,我很快就回來。」雲澈浮身而起,轉過身來,未感覺到絲毫玄力的波動,他便已在十丈之外。

    「澈兒,一定要小心!」

    看著雲澈快速消失在夜幕中的身影,慕雨柔抓著雲輕鴻的手不自覺的收緊:「夫君,澈兒他一定會……沒事的吧……」

    「放心吧,他只是去金烏雷炎谷確認一下自己的猜測而已,又不是去和人交手。他的能力,只會比我們所看到的,想到的更強,一定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雲輕鴻安慰道。

    「我知道,可是……」慕雨柔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有些失神的道:「可是心臟依然跳的好快,總感覺……」

    「好了,別胡思亂想了。」雲輕鴻笑著道:「我們的孩子都回來三個月了,這才離開一小會兒,你就心慌的六神無主了。放心,澈兒去去就回,我們回去安心的等他就好,說不定午夜之前,他就回來了。」

    ——————————————

    為了儘可能的隱匿行跡,雲澈的速度只有全力之下的一半,但也絕對不慢。在流光雷隱和夜幕的雙重遮掩下,雲澈按照雲輕鴻所指引的方位,直赴北方。

    「為什麼忽然對那個小妖后這麼上心起來?」茉莉冷不丁的問道:「又是因為她是個美人?讓你的色魔本性開始躁動了?」

    茉莉的話讓雲澈飛行中的身體猛的一歪,他低吼道:「當然不是!是因為小妖后絕對不能出事,否則的話,妖皇城的局面必定天翻地覆。投向淮王府的那些王府和守護家族會洋洋得意,而我雲家,勢必將受到極其慘重的打壓,甚至用不了太久,雲家會有不復存在的可能……這種事,絕對不能發生。」

    「雖然只是個猜測,但它極有可能關係著小妖后的生死,無論如何也要確認一下,萬萬分之一的險也不能冒!」

    雖然雲澈解釋的無比認真,有理有據合情合理,但茉莉的回應卻是一聲很是不屑的冷笑:「哼,你看光了她全身是不是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雲澈:「……」

    雲澈很清楚,自己在茉莉心目中的「色魔」屬性是無論如何都別想抹去了。他索性不去爭辯,看了眼前方,默然小心翼翼的想到:難道……還真有那麼一點點的原因……畢竟那天晚上佔了她那麼大便宜……咳……

    「有一個不錯的消息要告訴你。」茉莉淡淡的道。

    「什麼?」

    「我靈魂中的魔毒,已經凈化整整一半了。」

    「一半?真的!?」雲澈的精神一震,臉上不由得露出喜色。

    從雲澈的聲音中,茉莉捕捉到了他下意識帶上的喜悅情感,她輕哼一聲,道:「從我認識你到現在,已將近六年的時間。我體內的魔毒是毫無疑問的大千世界第一毒,卻只用了短短不到六年的時間,便凈化了一半……不愧是天毒珠。哼,若不是這期間我有數次不得不強行出手,這個時間或許還要再縮短上許多!」

    「太好了!」雲澈欣然道:「魔毒剩下的越少,就越容易被天毒珠壓制和凈化。從毒漫魂體到凈化一半用了不到六年,那剩下的一半,應該只需要兩到三年的時間便可以。」

    「不。」茉莉眯眼淡笑:「以天毒珠目前的凈化速度,剩下的一半魔毒,只需一年左右的時間便可……當然,前提是這段時間我沒有妄動玄力!」

    「一年?」這的確是個相當好的消息:「也就是說,一年之後,你就可以完全恢復?」

    「差的遠呢!」茉莉卻是冷笑:「一年之後,僅僅是魔毒被完全凈化而已!別忘了,我現在僅僅是一個依附你命脈和軀體而存在的魂體!我若要完全恢復,還需要霸玄以上的玄丹、七十斤紫脈神晶,以及幽冥婆羅花……這些你不會都忘了吧!」

    「我當然沒忘。」雲澈連忙道:「我的意思是,在魔毒完全凈化之後,你是不是就可以隨意使用玄力了?」

    「……沒錯。」茉莉回答,聲音毫無感**彩:「你是準備到時候肆無忌憚的借用我的力量嗎?」

    「那倒不是。」雲澈道:「我是在想,那個時候,你是不是就會去自己尋找紫脈神晶和幽冥婆羅花之類……畢竟你那麼厲害,尋找起來一定比我要快速的多。」

    「不能。」茉莉淡漠回答:「我的魂體並不是簡單的依附於你,而是與你命脈相連,在我重鑄身體之前,不可離你太遠,亦不可離你太久!否則,魂力會不可逆的衰弱。」

    「那就好。」雲澈小舒一口氣。

    茉莉:「??」

    「我怕一年之後的某一天我一覺醒來,你已經悄悄離開了。那樣的話……我一定會很孤單,和難過吧。」雲澈看著前方,緩慢的道。

    茉莉冷笑:「這種哄女孩子的話,你難道還真的妄想能在我身上生效么?」

    「哼,我完全恢復之後,的確會馬上就走。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悄無聲息的走,走之前,我會如之前所答應過你的,把我的星神玄技傳授給你……畢竟,我是你的師父,也是你救了我的命。」

    「到時,無論幻妖界也好,天玄大陸也好,將無人是你的敵手。你便可以逍遙於世,想多威風就多威風,想要誰俯首誰就必須俯首,想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那之後,我們自然兩不相欠,也再不相見。」

    「……」

    夜風迎面而來,微帶清涼。茉莉的話在清楚的告訴他:她完全恢復的那一日,可以讓他天下無敵……這是夢幻般的四個字,但從茉莉的口中說出,那便是毫無虛假的真實,但卻沒有讓雲澈露出笑容或者喜色,他沒有再說話,迎著夜風,直線向北,不知不覺,已離開了妖皇城範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