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說……什麼!!」小妖后的音調低沉而僵硬,她的氣息,也出現了無比劇烈的動蕩。

    「哦?」明王眸光微抬,饒有興趣的看著雲澈:「你說的這些話,本王似乎不怎麼聽得懂。」

    「嘿嘿!」雲澈面露冷笑,目光甚至帶上了明顯的蔑視與嘲諷:「你明王有著篡奪天下的野心,有天下無敵的玄力,有鬼神莫測的心機,更有著比蛇蠍還要惡毒千萬倍的心腸……我本還以為你是一個再合格不過的梟雄,可惜……今日一見,原來也不過是個敢做不當承認的慫貨,真是讓人失望啊。」

    「找死!」淮王瞬時勃然大怒,猛然伸手抓向雲澈,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竟然辱罵自己的父王。

    明王卻是一伸手,阻住了淮王的動作,隨之仰頭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讓我兒一敗塗地的年輕人,這嘴和心機果然厲害的像刀子一樣,居然罵的連本王都不知道該怎麼還口。」

    明王重新眯起眼睛,那狹長眼縫中透射出來的光芒比毒蛇還要讓人心悸:「本王知道你在想方設法的拖延時間,不過,這世界上能讓本王感興趣,想要知道的答案的事可真是少的可憐,本王便賞賜你一些活命的時間,來,告訴本王,你還知道些什麼。」

    明王的這些話,無疑是間接的承認,小妖后的氣息徹底大亂,身上的火焰驟然躥高,眼瞳之中所燃燒的,已不再單單是金烏之炎,而是彷彿來自九幽煉獄的滔天恨意。

    雲澈淡淡冷笑,不緊不慢的道:「當年,天玄大陸忽然入侵幻妖界,便是因為你!你用某種方法向天玄大陸的四大聖地告知了幻妖界妖皇至寶『輪迴鏡』的存在,並編造了『輪迴鏡』擁有某種逆天能力,激起對方的野心,從而引得天玄大陸的人不惜代價入侵幻妖界,想要奪取輪迴鏡……而他們之所以能一次又一次入侵成攻,還全身而退,都是因為你在作著內應!」

    雲澈手指淮王,冷冷的道:「而你做這些的目的,就是要取代妖皇地位,成為幻妖之主!先妖皇之所以會親自追殺到天玄大陸,絕不應該是盛怒之下的衝動……而必是你從中設計!小妖皇死……也根本不是酒後衝動強闖天玄大陸,而是……死於你明王之手!!」

    「這些,你可要否認?」

    雲澈幾乎每說一句話,淮王的臉色便會變幻一次,眼眸深處儘是震驚。以為他的這些話,在這個世界上,是只有他們父子才知道的秘密,絕無可能有第三人知……甚至就連天玄大陸的那些人,都不知道當年給他們傳達消息的人是誰。

    啪…啪…啪…啪……

    「哈哈哈哈!」明王大笑著拍手,眼神卻是無波無瀾:「精彩,真是精彩絕倫。雲澈,看來我一直引以為傲的兒子在你面前灰頭土臉,還真是一點都不冤枉。本王大大方方的認了:你說的一點都沒錯。天玄大陸的那幾個聖地之所以入侵幻妖界,便是因為本王。本王當年不過是告訴他們幻妖界的妖皇至寶輪迴鏡蘊藏著神玄之秘,只要參破輪迴鏡的奧秘,就可以突破君玄境的界限,踏足神玄之境,成就神話中的『玄神』。」

    「那幫傢伙比本王預想的還要貪婪和愚蠢,不但信了,而且在一年之後,就開始迫不及待的準備踏足幻妖界。本王自然樂意幫助他們築起空間通道,告知他們本王想讓他們知道的事……這些天玄大陸的人果然沒讓本王失望,讓妖皇城一片大亂,還讓妖皇和小妖皇死的比本王預想的還要順利!」

    明王狂笑起來:「哈哈哈哈!什麼天玄聖地,不過是被本王利用和玩弄於鼓掌之中的棋子。至於那妖皇和小妖皇,在本王的手下,也不過是兩隻可憐的爬蟲。本王不過略施小計,便將妖皇輕易的引到空間通道的所在。當然,他就算再愚蠢,也不會衝動到追入空間通道,到達天玄大陸的地盤上去送死……是本王適時出現,幫了他一把。綵衣公主,你那可憐的父皇對本王在那時出現真是一臉的驚喜啊,本王靠近到他兩步之距時,他都沒有半點的防備,然後就被本王輕輕的一腳,踢入了空間通道之中……」

    小妖后:「!!!!」

    雲澈:「……」

    「空間通道的對面,可是有著『天威鎮魂陣』在等著他,入了『天威鎮魂陣』,就算他有著蓋天的玄力,也無法施展。」明王淡淡的笑,那傲然無際的神情,彷彿這世間的一切,都無從脫離他的掌控:「至於那剛剛登基的小妖皇,就更簡單了。和你大婚的那一夜,他就如今天的你一樣,大大方方的送了本王一個絕好的時機,居然獨自一人去拜祭先妖皇……不過,本王並沒有殺了他,只是將他廢了,然後扔進了通往天玄大陸的空間通道中,如此一來,半點關於本王的痕迹都不會留下。本王再幫他隨便留下點遺言……第二天,整個幻妖界,便都知道剛剛登基的小妖皇和小妖后大婚之夜酒後衝動,獨闖天玄大陸……相比哀痛小妖皇的死,更多的人肯定在罵他的愚蠢,哈哈哈哈!」

    「明……王!!!」

    小妖後身上火焰瘋狂搖曳,瘦小的身軀更是劇烈無比的顫抖著。和她最近的雲澈,清楚的感覺到她的憤怒、恨意和殺氣強烈而暴.亂的幾乎要將空間都徹底撕裂,他側目看向小妖后,發現她明明身罩火焰,但赤黃色火光的映照下,她的臉色,依然慘白的如同白紙……而她的嘴角,卻是一道猩紅的血跡在緩緩流下。

    她和淮王的交手沒有受傷,那絲血跡……是她太過強烈的憤怒與怨恨所衝擊出的內傷。

    而這一刻,對於小妖后,雲澈心中升騰起深深的敬佩……

    直到今日,她方才知道害死她父皇和皇弟的罪魁禍首不是天玄大陸,而是眼前的明王!他害死了她的兩個至親,害的妖皇族血脈斷絕,害的妖皇城一片大亂,更害了整個幻妖界,雲澈可以想象那股怨恨和殺意該是強烈到何種地步……

    但即使如此,她竟依然能死死的保持著理智,沒有在錐心刺骨的怨恨之下不顧一切的去攻擊明王。因為那樣,她非但不可能殺的了實力無比恐怖的明王,她和雲澈,都只會死的更快……此時此刻,她必須博取每一息的生機,才有日後雪恨的可能!

    明王轉眸,眯眼欣賞著小妖后此時的神色……沒錯,是欣賞,那股恨不能將他挫骨揚灰的恨意,恨不能將他撕成碎片的殺意,卻是讓他享受和快意:「知道了這些真相,居然還能忍得住不對本王出手,倒真不愧是綵衣公主。不枉你讓本王一百多年都沒抓到殺你的完美機會。你應該好好謝謝本王,讓你在臨死之前能夠知道你們一族是毀在何人的手裡……哦對了,你知道小妖皇當年在看清本王的臉時,表情是多麼的精彩嗎?嘖嘖,真是精彩到了讓本王現在回想起來,都是回味無窮啊。」

    「明……王……」

    小妖后的聲音,沙啞、低沉的到已根本不像是人類的聲音,短短兩個字,陰寒如來自九幽煉獄,卻及不上她心中恨意之萬一。雲澈的臉色雖然一片平靜,但他心中之恨意,又豈會比小妖后少,因為爺爺雲滄海的死,也是因為明王!他雲家的衰落,他和蕭雲的命運殘劇……歸根結底,也都是因為眼前的這個明王!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冷冷的道:「明王,你們一族,之所以能為王族,都是妖皇族所賜!你非但不承恩效忠,反而狼子野心,歹毒至此!你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嗎!」

    「多幼稚的話。」明王淡笑著:「天下之帝,自然是有能者居之,本王從出生的那一刻,便註定是主宰天下之人。而阻擋在本王面前的人,無論是誰,本王都會不擇手段的除之。所謂的忠城仁義,這可笑的東西只會屬於可笑的弱者!」

    「你要本王承認的東西,本王都已經承認了。來,現在告訴本王,關於本王的這些事,你是從哪裡知道的。」明王直視著雲澈,兩道刃錐般的目光幾乎要刺穿他的心魂:「本王自以為無論做什麼事,都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迹。這一百多年來,整個幻妖界還從未有人對本王有任何的懷疑,你雲澈,又究竟是如何得知?難道本王還曾留下什麼破綻不成?」

    「很簡單。」雲澈隨意的退步,站到小妖后的身側:「你應該已經知道,我雖是雲家之子,卻是來自天玄大陸。而在天玄大陸時,我和四聖地的天威劍域有過接觸……這些,自然是從天賦劍域那邊聽來的!」

    「天威劍域?呵!」明王顯然對這個回答並不滿意,但卻也沒有再繼續追問,而是淡笑一聲,本就危險之極的眸光一下子變得更加陰寒:「本王姑且相信你的回答。那麼,你拖延時間的目的已是達成的足夠完美了,可惜,你一直在等待的救兵並沒有出現。接下來,你要怎麼在本王面前保住你自己,還有綵衣公主的命呢?嗯?」

    雲澈也是冷冷一笑,道:「那明王認為,我明知道你在這裡還趕過來,是為了白白送死嗎?」

    「所以本王很是好奇,你能憑什麼脫離本王的手掌心呢?」明王笑眯眯的道,那危險而從容的神情,彷彿在告訴著雲澈縱然他有天大的手段,也絕無可能逃脫他的手掌:「是憑你一直握在手中的那枚天絕寒晶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