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夙山總管說的也是.”沐鳳姝淡哼一聲:“沐冰雲可是冰凰三十六宮的宮主,又是大界王的親人,我身爲寒雪殿總殿主,雖然無法容許這種徇私之事發生,但又豈敢一點面子不給。”

    沐鳳姝斜了雲澈一眼,道:“你叫雲澈是吧?好,既然是冰雲宮主的親口命令,那我就給你個機會。想入我寒雪殿的人,都需經過三道考覈。今天站在這個殿中的所有人,都是已經通過第一道考覈的人。因爲第一道考覈是玄力測試,所有玄力低於神元境的人,全部被刷了下去。因爲連神道都沒觸及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接受後面的考覈。至於你這等修爲,呵……”

    沐鳳姝最後的那一聲低笑,毫不掩飾深深的嘲諷之意。不過,以她的實力地位,當然不會屑於專門去嘲諷雲澈……而分明在嘲諷將他帶來的沐冰雲。

    “……”雲澈一言不發。

    “不過今天,我就破一破例,直接免除你的第一道考覈,可以和這裏的所有人一起,直接參加第二和第三道考覈,若是通過了,你自然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入寒雪殿,我不會再多說半個字。如何?我身爲寒雪殿主,連我的親侄兒都沒有半分徇私,卻對你破瞭如此大的先例……可千萬不要說我沒給沐冰雲面子!”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

    沐鳳姝的話讓那些看熱鬧的玄者們直接噴出了聲,隨之更是成片的肆意大笑起來。

    就算是傻子也能聽的明明白白,這哪裏是讓步,分明就是譏諷……或者可以稱得上是羞辱。讓一個才君玄境五級的人直接參加寒雪殿第二、三道試煉……這根本就是個笑話。

    “唉。”沐夙山搖了搖頭,無奈的不再說話。周圍輔助考覈的寒雪殿弟子也都強忍着笑,並不斷用憐憫的目光掃着雲澈。

    沐小藍直氣的臉色發青,但對面是寒雪殿總殿主,她就算心裏無比窩火也不敢罵出聲來,只能咬牙轉身,氣憤的道:“雲澈,我們走!”

    “哦?這麼說,你們是拒絕本殿主的好意了?”沐鳳姝不屑的轉過頭去,鳳眸之中晃過快意:“那你們回去之後,可別忘了向沐冰雲傳達我的好意,面子,我可是給過她了!”

    沐小藍拖着雲澈一直走出好遠,後面依舊是大片的鬨笑聲。沐小藍雙手緊攥,臉色時紅時白:“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她氣憤的喊着,眼眶中已有淚光在打轉。

    相比之下,雲澈卻是淡定的多,他拿手在沐小藍眼前晃了晃,疑惑道:“剛纔那個總殿主,她是不是和沐仙子有仇?”

    “哪有什麼仇!”沐小藍一抹眼睛,發泄似的喊道:“還不是因爲她想取代師尊的位置成爲冰凰宮主!”

    “師尊在一千多年前中了炎毒,又因爲失去力量,導致炎毒入魂,回到吟雪界時,已根本無法可醫,必死無疑。至尊如果仙逝,身爲寒雪殿總殿主的她就可以順利成章的繼承師尊的第三十六宮宮主之位,因爲分宮主的地位,也是要高於總殿主的。於是從千多年前開始,她就完全做好了要成爲冰凰宮主的準備,冰凰神宗上下也都知曉了此事。結果,大界王和師尊姐妹情深,不惜代價的爲師尊續命,全宗上下所有可以用來續命的東西,都被大界王用在了師尊身上,所以一年年過去,師尊安在,而早早宣告要成爲宮主的沐鳳姝卻是顏面盡失,好像也受了不少嘲笑。”

    “我還聽說,幾百年前,沐鳳姝在試煉之地得到了一株千年難尋的‘暮寒飛鴻花’,可以輔助她玄力突破,卻被大界王知道,強行取走爲師尊續命……這些事結合之下,讓她對師尊一直有着很深的怨恨。她不敢明着對師尊怎樣,但那些暗地裏流傳的關於師尊的壞話,大部分都是來源自她。而師尊太過心善,又覺得一直是自己愧對她,所以從來不會反擊,這反而讓她變本加厲。”

    “……原來如此。”雲澈微微點了點頭。

    “但今天……今天她真的是太過分了。”沐小藍用力一跺腳,氣惱的道:“師尊畢竟是冰凰宮主,還是大界王的妹妹,沐鳳姝以前就算再怎麼樣,也從不敢當衆這樣針對至尊……今天……今天……氣死我了!!”

    “很簡單,因爲這次她完全佔理啊。”雲澈攤手道:“詆譭之言,當然不敢當衆說出。但她今天的話,卻是字字義正言辭,走後門本就是可恥的行爲,她說的完全沒錯,就連她自己的親侄子也的確是在考覈隊伍之中,她絲毫沒有徇私這一點也是人人可見。傳出去,就算都知道她是在針對沐仙子,輿論也只會倒向於她……尤其是對那些千辛萬苦進入和想要進入寒雪殿的玄者們而言。你剛纔也聽到了他們的鬨笑,坦白說,如果我在裏面,估計我也會跟着一起嘲笑。”

    “你……師尊還不都是爲了你,你還幫她說話。”沐小藍氣急的道。

    “走吧,我們回去。”雲澈停下腳步,然後忽然轉身向回走。

    “回去?唉?你要幹嘛?”沐小藍連忙拉住他。

    “雖然,我在神界的第一準則就是絕不惹事。”雲澈微微呼了一口氣:“但是,這件事終究是因我而起,沐仙子一切爲我,我再怎麼也不能讓她因爲我而遭受這樣的羞辱。”

    “你……你要做什麼?喂喂!你可不要亂來!這裏是吟雪界,不是你們天玄大陸,不要是說總殿主,就算隨便一個寒雪殿弟子都能把你……啊啊啊站住!!”

    雲澈對沐小藍的話完全充耳不聞,速度陡然加快,轉眼間便已折返到沐夙山和沐鳳姝所在,沐小藍想要阻攔都已來不及,只能硬着頭皮追到了身後。

    他們的氣息,又豈能逃過沐鳳姝的感知,兩人折返回來時,沐鳳姝也已轉過身來,冷冷道:“怎麼?還有話說?”

    “鳳姝殿主,”雲澈學着沐小藍的樣子稱呼着沐鳳姝:“你剛纔說容許我可以免除第一道考覈,直接參加寒雪殿的第二、三道考覈,這話可算數?”

    “呵,”沐鳳姝一聲淡笑:“本殿主的話,當然字字九鼎。怎麼?莫非你們改變了主意,準備接受本殿主給予你的特例?”

    沐小藍急聲道:“雲澈,你不要亂……”

    “當然!”雲澈完全無視沐小藍的呼喊,無比認真的道:“鳳姝殿主公正嚴明,卻對晚輩網開一面,如此好意,晚輩若是不領情,就太不應該了。鳳姝殿主先前所言也字字在理。晚輩若想入寒雪殿,經歷考覈是天經地義,依賴捷徑不但對他人不公,也是對宗門紀法規則的不尊。那麼,就勞煩鳳姝殿主安排晚輩參與今日的考覈。”

    “雲澈你……”沐小藍又氣又急,恨不能跳起來,但當着衆人之面,又不能太大聲的喊出,只能強壓着音調道:“你……你瘋了嗎!”

    “哈哈哈哈!”沐鳳姝笑了起來,周圍等待考覈的一衆玄者們也全都大笑出聲。沐鳳姝這次頗有深意的看了雲澈一眼……很顯然,她把雲澈的這番話當成了對她的溜鬚拍馬,而她當了兩千多年的寒雪殿總殿主,阿諛奉承見過無數,早已不屑一顧,但云澈的這一番,卻是讓她頗爲愜意加快意因爲這個人是沐冰雲所帶來,還專門安排他直入寒雪殿,可見頗爲重視。而現在這個人卻在向她溜鬚拍馬,這讓她在更加輕視鄙夷雲澈這個人的同時,心理上卻是快意橫生。

    “……”沐夙山暗歎一口氣,失望至極的搖了搖頭,雲澈的這番話,不僅在沐鳳姝眼裏,在任何人眼裏,都是實打實的奉承拍馬。雲澈是沐冰雲這些年唯一從下界帶回來的人,雖然玄力很低,但讓他頗爲上心和好奇,沒想到,卻是一個如此不堪之人。

    “很好。”沐鳳姝微微點頭,卻是轉過身去,不屑多看雲澈一眼:“既然如此,那你就進第一組吧。紀寒峯,將他編入第一組,整備的已經差不多,今日的考覈也該開始了。”

    “是,殿主。”一個身着藍衣,高大挺拔的青年男子起身行禮。而他,便是身屬寒雪殿第一殿的弟子紀寒峯。而今日第一組的考覈,便是由他來安排、主持和見證。

    而這第一組,便是離雲澈和沐小藍最近,全程在看他們笑話的那一組……沐鳳姝剛纔喊出來的侄兒,玄力高至神元境三級的厲明成,也是在這一組。

    沐小藍“蹭蹭”向前兩步,一把抓住雲澈,壓低聲音惡狠狠的道:“快跟我走,不要在這裏丟人了。你這樣會連累師尊一起被笑話的。”

    雲澈卻是不緊不慢的道:“我這麼做,就是爲了不連累沐仙子被人笑話,你就在旁邊看着好了。唉,真是麻煩……”

    雲澈頗爲無奈的嘀咕一聲,身體一轉,同時將沐小藍抓着自己衣袖的小手掙脫開。

    紀寒峯向雲澈走過來,淡淡的道:“你,入組吧,考覈馬上就會開始……你可是我寒雪殿歷史上進入第二輪考覈的‘第一人’,可千萬別忘了總殿主對你的這份特別恩賜。”

    “噗……”周圍頓時再次鬨笑聲一片,誰都知道這個“第一人”是什麼意思是指玄力最低的第一人。

    在雲澈舉步走向考覈隊伍時,第一組上萬玄者的目光都跟隨着他,他們都一掃先前的緊張和小心翼翼,目光充滿了鄙夷和譏笑,因爲在寒雪殿一直大氣不敢喘的他們,此時卻從一個人的身上找到了優越感……一種實力和智商上的強烈優越感。

    沐鳳姝提出“看着沐冰雲的面子上”爲他免除第一輪考覈,本就是一種嘲諷和羞辱。任誰都沒有想到,這個玄氣只有君玄境五級,還是來自下界的人不但沒有識趣的落荒而逃,反而竟是就這麼接了下來。

    他們已經開始看到,一個巨大的笑話將在這場寒雪殿的考覈中上演。

    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