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大笨蛋,自以爲是自找麻煩的大白癡,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眼睜睜的看着雲澈被編入考覈隊伍,沐小藍氣的直跳腳。

    “小藍,他真的是冰雲宮主親自從下界帶回來的?”沐夙山走過來,皺着眉頭問道。

    “對啊,不過……”沐小藍差點脫口而出並不是因爲雲澈資質多好,而是有其他原因,但好在及時掩口。

    沐夙山滿臉失望,搖了搖頭:“冰雲宮主難得帶回一個下界的人,卻是看走了眼啊,唉。”

    一組的考覈名冊中,多了雲澈的名字。沐鳳姝目光側過,輕推厲明成:“回去準備考覈,雖然這個隊伍裏,應該沒有人能勝過你,但也不要輕慢懈怠。寒峯,準備開始。”

    “是,殿主。”紀寒峯恭敬的應聲。

    交代完畢,沐鳳姝不再停留,大步離開,都不屑於再多看雲澈一眼,估計隨着她的轉身,連雲澈這等卑微又“勢利”的小人物什麼相貌都基本忘的一乾二淨。

    厲明成走回隊伍,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剛好站到了雲澈旁邊,剛一站定,便斜了雲澈一眼,笑眯眯的道:“小子,想必你剛纔也聽到了,這寒雪殿的總殿主,就是我的親姑姑。不得不說,你想抱我姑姑大腿的想法很明智,畢竟,那沐冰雲雖是冰凰宮主,但誰都知道她說不定哪天就死了。但可惜……就你這種連垃圾都稱不上的貨色,還沒資格向我姑姑獻媚。要不這樣,你來抱抱我的大腿如何?”

    一邊說着,厲明成右腳腳尖拍了拍地面,斜看着雲澈的雙目絲毫不掩飾在打量小丑的目光:“這寒雪殿,你就別做夢了。但落雪宮嘛,再過個十年八年你說不定還有機會,你以後若是能乖乖聽我的話,當我的忠實狗腿子,那麼我在寒雪殿吃肉的時候,說不定會時不時賞你幾根骨頭。你覺得我是在罵你?不不不,我是在很誠心的可憐你啊,因爲你這纔剛來吟雪界,就馬上要成爲一個大笑話,若是沒個人罩着你,你就永遠只能是個笑話……怎麼樣啊。”

    “……”雲澈雙手抱胸,眼睛半睜,毫無反應。

    “怎麼?你是個聾子?”厲明成冷笑道。

    “唉。”雲澈幽幽吐了一口氣,低語道:“傻逼。”

    “你……說什麼!!”厲明成臉色劇變,五官一下子擠到了一起。在雲澈這個玄力只有君玄境中期,還眼巴巴的想要抱沐鳳姝大腿的弱者面前,他自感自己簡直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可以居高臨下的任意蔑視他、嘲諷他,可以隨意決定他的命運,要弄死他更是動動手指頭的事。他甚至覺得自己主動跟他說話,都是對他的一種恩賜。

    而且以他剛纔趨炎附勢,還要強行參與寒雪殿考覈的表現與智商,要將他收來當個隨便使喚的狗腿子應該是手到擒來——好歹自己馬上是寒雪殿的弟子,還是總殿主的侄子。再不濟,也該是唯唯諾諾,惶恐唯諾。

    卻是做夢都沒想到,雲澈的迴應,竟是帶着不屑的辱罵!

    厲明成全身直哆嗦,但這裏是寒雪殿,他根本發作不得,很快,他的臉色又一點一點的平復下來,但眼神卻是一片陰寒,低笑着道:“好……很好,你小子真是有種!今日過後……你等着……”

    “……”雲澈雙目閉起,毫不理會,在心中一遍遍默唸:低調、低調,不要惹事找事犯事,呼……

    沐鳳姝離開,主持一組考覈的紀寒峯神色頓時從恭敬轉爲傲然與凌厲。他掃了一眼四周,沉聲道:“第二輪考覈的玄陣已整備完成,隨時可以開始。不過在這之前,我有件事必須要提醒你們。你們這一組,目前共有一萬零三百二十三人,但能通過第二輪考覈的,唯有一千人!至於剩下的,就只能五年之後再來。”

    平均十個人中,纔有一個能通過……這還僅僅只是第二輪。

    “進入第三輪考覈的千人中,則只有百人可以通過。”紀寒峯伸出手指,淡淡的道:“也就是說,你們這些人之中,最終能進入寒雪殿的,一百人中才有一人。寒雪殿這個地方,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你們之中,或者在吟雪界其他地方被稱作天才,或者在一些下界稱雄稱霸,但到了這裏,你們可要重新掂量掂量自己,不想敗的太難看,就把曾經那些驕傲全部收起來……因爲在這裏,那不過只是笑話!”

    “另外,再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紀寒峯不緊不慢的拿出一枚水晶瓶:“每年考覈,成績最優者,一般都會有獎勵。畢竟,垃圾就該扔出去,而天才有資格受到優待。而今年的獎勵,嘖嘖,簡直可以說得上是近萬年之最,就連我看到,都是垂涎三尺。”

    紀寒峯將玉瓶拿在掌心,動作頗爲小心,放緩音調道:“玉…落…冰…魂丹!”

    譁——

    “玉落冰魂丹”五個字一出,原本屏住呼吸的衆玄者們瞬間發出失控的驚呼聲,雲澈擡頭看去,發現周圍每一個人都赫然是雙目外凸,嘴巴大張,喉嚨裏不時發出吞嚥聲。就連旁邊的厲明成都是兩眼瞪大,灼灼放光,雙手死死攥緊,激動的微微發抖。

    就連拿着“玉落冰魂丹”的紀寒峯,眼神中都分明透着極力掩飾的灼熱。

    雖然雲澈是第一次聽說“玉落冰魂丹”之名,但看周圍之人的反應……毫無疑問,它縱然在冰凰神宗,都定然是相當不俗的丹藥,對這些意在寒雪殿的玄者而言,更是有着巨大無比的誘惑和衝擊。

    “啊?玉落冰魂丹!?”沐小藍也發出一聲驚呼:“寒雪殿今年的考覈獎勵,怎麼會這麼誇張?”

    “再有大概三十個月,就是玄神大會了。”站在沐小藍的沐夙山顯然知道內情,他頗有深意的道:“任誰都看得出這場玄神大會來的極爲不尋常,各大王界的動向,也都透着相當的詭異,神界,或許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因此,大界王親自下令,宗中資源無需再吝嗇,全力培養天資上乘的弟子。寒雪殿今次以‘玉落冰魂丹’爲考覈獎勵,應該也與此有關。”

    “不過,”紀寒峯將玉瓶一收,目光轉向了厲明成,表情也頓時變得緩和起來:“我們這一組,除非是有什麼大的意外,否則,這顆玉落冰魂丹當屬明成師弟了。”

    無數豔羨、嫉妒的目光頓時轉向厲明成,同時,他們那些渴望之光也都快速暗淡了下去……因爲他們很清楚,厲明成在這一組考覈隊伍中太過突出,根本沒有人能與他競爭。紀寒峯說的雖然很是直白,但卻是誰都知道的事實,毫不誇張。

    厲明成精神一震,極力壓下臉上的喜色和得色,連忙道:“寒峯師兄言重了,能站在這裏的,除了個別的跳樑小醜,都是實力超凡,接下來的考覈定然是一番苦戰,這個第一……小弟雖從不妄自菲薄,但也萬萬不敢志得意滿。”

    “呵呵,”紀寒峯讚許的點頭:“不愧是總殿主的侄兒,不但天資非凡,還如此謙遜。明成師弟今日之後,定能爲寒雪殿平添一抹亮彩。”

    紀寒峯之所以會如此誇讚厲明成,他的實力在考覈者中最高只是其次,關鍵,當然是因爲他是總殿主的侄兒!

    紀寒峯當下臉色一肅,手掌一揮:“好!第二關考覈就此開始,想進寒雪殿的,都給我打起精神來!”

    錚!!

    隨着紀寒峯聲音落下,一個巨大的玄陣被啓動,白色的玄光從下方照射而出,一個足有千丈之寬玄陣現形在這一組所有考覈者的腳下,有些冰冷的光芒照耀在每一個人考覈者的身上。

    “第二關的考覈,名爲‘暴雪境’!”紀寒峯面無表情的道:“當你們腳下的玄陣啓動之時,你們將會出現在一個暴風雪的世界,那裏,要遠比你們想象的寒冷。那裏的風暴,會將你們卷向除了終點方向所有的方位。”

    “而終點,就在你們前方只有三百里的地方。”

    “你們要做的,就是抵禦寒冷和風暴,到達終點。而只要碰觸到終點,就會被帶出玄陣。”

    “前一千個被帶出玄陣的人,便通過這次的考覈。至於剩下的……”紀寒峯冷笑一聲:“就可以全部滾蛋了。”

    紀寒峯話一說完,不少人便狠狠的倒吸一口冷氣。而這時,站在前方的一個年輕玄者忽然弱弱的道:“可是……可是這不公平……那種環境,修煉冰系玄功的會有很大優勢,來自吟雪界的人,幾乎都修煉冰系玄功,我們來自下界的玄者,卻很少有人修煉冰玄力……這……這對我們太不公平了。”

    “公平?”目光盯着那名說話的玄者,紀寒峯一步步的走了過來,剛一靠近,忽然手掌伸出,一把抓在了那人的衣領上,隨着他全身藍光爆閃,一層厚厚的冰層瞬間蔓延了年輕玄者的全身。

    雲澈眉頭猛然的一動……這個人的玄力氣息,分明還要超過沐小藍!

    “啊……”年輕玄者眼瞳放大,口中發出驚恐的呻吟聲,他下意識的想要掙扎,但他的玄力、行動竟被徹徹底底的封死,根本無法動彈一分,就連知覺,都在快速喪失。

    “只有強者,纔有資格說公平。”紀寒峯眼睛微眯,嘲諷的道:“想要公平,你大可以回你的下界,去和那些生活在卑微星球的垃圾去要,在這裏,你沒資格!”

    砰!!

    那名年輕玄者被紀寒峯狠狠的丟到了地上,冰晶在破碎中飛濺,周圍的玄者連忙退開,沒有一個上去攙扶。紀寒峯轉過身去,冷冷的道:“我冰凰神宗的所有玄功,皆爲冰系,有冰系玄功基礎的人,也當然更爲契合。關於這一關考覈,我要說的,已經全部說完了,誰再多廢話一句,直接滾出去!”

    所有玄者噤若寒蟬,再沒人敢說出半個字。而那名被摔在地上的年輕玄者似乎已被嚇傻,半天都沒有站起。

    “我這就送你們去‘暴雪境’,好好享受吧!”

    紀寒峯手指一彈,頓時,他們腳下的玄陣快速旋轉起來,隨之一股白光沖天而起,將所有身影完完全全的吞沒其中。

    “唉……該怎麼和師尊說好呢。”沐小藍愁苦滿面。

    ————————————————

    三週年活動,貌似還有最後十天啦,欲購從速:【/p/5275658303】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