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次,兩道藍光在他前後同時顯現,映出兩隻寒冰喋狼的影子。

    兩隻!?

    心中微驚,但神經和身體已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雷霆般的衝到了正前方的寒冰喋狼前方,寒冰喋狼剛剛現身,還未來得及看清周圍的風景,便已被雲澈一拳轟在頭部,金烏火焰猛烈炸開。

    “嗷!!”

    寒冰喋狼一聲慘叫,帶着全身火焰橫飛了出去,與此同時,一股危險的氣浪從雲澈的後方驟然逼近,雲澈來不及回身,身體貼地一轉,閃電般倒滑而去,後方的寒冰喋狼從他身上飛撲過去的同時,他的手掌向上猛的一劈。

    咔嚓!!

    相比於它們的危險與嗜血氣息,這些寒冰喋狼的身軀的確有些“脆弱”,雲澈這一劈之下,第二隻寒冰喋狼的右後腿直接崩斷,在慘叫中栽落在地,雲澈身體快速剎住,然後直接前撲,剛要趁機重擊它的要害,後方忽然寒風襲至。

    第一隻被他以金烏炎轟開的寒冰喋狼帶着全身的灼傷和被徹底激發的兇性,嘶叫着撲向雲澈的身後。

    雲澈眉頭一沉,手勢頓時一變,一把抓在前方寒冰喋狼的斷裂的後腿上,瞬間將之拎起,轉身砸向了後方。

    砰!!

    雲澈雖只是簡單一甩,卻是帶着數百斤的巨力。兩隻寒冰喋狼狠狠相撞,兩團血花當空爆開,隨着兩隻狼身在慘叫聲橫飛出去,冰玄境中下起了一片駭人的血雨。

    雲澈雙臂伸出,在兩隻寒冰喋狼落地的同時,幾十波金烏炎連續釋放。

    轟轟轟轟轟……

    火焰連續爆裂,散開的金烏炎力將冰玄境的寒氣都短暫驅散。在他停止轟擊時,兩隻寒冰喋狼也已完全停止了慘叫,在火光中快速消散。

    “呼……還算輕鬆。”雲澈微吐一口氣。

    這個冰玄境中難道都是這種冰狼?還是會有其他更強的玄獸……雲澈不自禁想到。

    消滅兩隻同時出現的寒冰喋狼後,又等待了和之前差不多的時間,危險的氣息再度來臨。

    這次,是三道藍光一起閃現,現出的,是三隻帶着嗜血戾氣的寒冰喋狼。

    三隻!!

    看着三隻同時出現的寒冰喋狼,雲澈非但沒有緊張,眼神反而稍稍放鬆了幾分。第一波一隻,第二波兩隻,第三波三隻,而且每次出現的間隔似乎相同。

    也就是說,這場考覈很可能是每隔固定的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波寒冰喋狼,而且每次都會比上一次多出現一隻。

    寒冰喋狼的強度和威脅度,他已摸清了大概,再加上它們出現的時間間隔,已足以讓雲澈相信,在這裏撐過一刻鐘並不是太難的事。

    這比之當年在龍神祕境,每次敵人都翻倍出現的試煉強度,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三股陰森刺骨的戾氣將雲澈牢牢鎖定,三隻寒冰喋狼剛要攻擊,雲澈身上已“轟”的一聲炸開一團巨大的火光,火光之下,寒冰喋狼的血瞳全部一縮,猝然後退,狼口中發出更加陰森的嘶叫聲。

    寒冰喋狼懼火,雲澈剛纔就已發現。作爲冰系玄獸,懼怕火焰再正常不過,冰火本就相剋……但,在雲澈身上,卻顯然成爲了單方面的剋制。

    寒冰喋狼在後退,雲澈則主動出擊,冰玄境中再次炸開狂暴的火光……

    ……………………

    砰!!

    考覈玄陣一聲重響,第二個玄者被彈了出來,沐小藍下意識的向前,很快發現,那個人依舊不是雲澈。

    隨着時間的持續,越來越多的考覈者在冰玄境中死亡,然後一個接一個的彈出,越到後來,考覈者被彈出的速度越快,有時短短數息之間連續十幾個人被彈出。

    他們脫離冰玄境後的狀態都格外相似,都是臉色煞白,面帶驚恐,全身虛汗,當他們從“死亡”的陰影中清醒過來,確認自己沒有真正被撕裂,而且全身上下連傷痕都沒有時,迎接他們的,是另一個殘酷的事實。

    “失敗者馬上從那邊的玄陣離開,不要再佔用這裏的空間!”

    紀寒峯半眯着眼睛,頗爲冰冷的道:“我們冰凰神宗從來不會憐憫失敗者,更不會在失敗者身上浪費心情和時間,馬上離開,我沒耐心說第二次!”

    前九百個在冰玄境中死亡的玄者,就意味着最終考覈的落敗,也意味着他們進入寒雪殿的夢想化作泡影。這些失敗者的臉色灰暗,卻無人敢違抗紀寒峯的命令,拖着沉重的腳步就這麼離開。

    沒錯,在競爭殘酷的神界,沒有人會憐憫廢物和失敗者,更不會有人將目光在他們身上停駐。

    “奇怪,那個叫雲澈的小子怎麼還沒有出來?”紀寒峯大惑不解的低念道。

    “又……又不是他?啊?好奇怪,已經出來六百多個人了,爲什麼還是沒有他?”

    越來越多的人被彈出冰玄境,卻始終沒有云澈這個玄力最弱,本該第一個落敗的人。暴雪境試煉還可以通過道具“作弊”,但冰玄境是“投影”,是實打實的對實力的考覈,不可能以任何形式作弊……君玄境五級的玄力,在寒冰喋狼面前根本不堪一擊,又怎麼可能堅持到現在。

    紀寒峯驚疑不定,沐小藍瞠目結舌,一直旁觀中的沐夙山眼神不斷的變幻着。

    隨着最終考覈的進行,被彈出冰玄境的考覈者越來越多,終於,隨着玄陣的一聲響動,第九百個考覈者在一聲慘叫聲被彈了出來。

    錚!!

    考覈玄陣的光芒在這時發生了劇烈的變動,由深邃的藍光,變成了灼目的白光。

    砰!

    第九百零一個考覈者從玄陣中彈出,不同的是,這個考覈者的身上環繞着一層和玄陣一模一樣的白色光芒,這抹白光證明着他成功通過了冰玄境的試煉……也意味着他通過了寒雪殿的最終試煉,有資格成爲寒雪殿的弟子。

    看着身上的白光,那名玄者瞬間忘卻了“死亡”的恐懼,興奮的振臂狂呼,在他之後,更多的考覈者被一個接一個的彈出,每一個身上都帶着證明他們考覈通過的白光。在這個時間,依舊還停留在冰玄境中的考覈者都已是通過考覈的人,最後的角逐,只剩下誰可以取得第一名,得到那枚在他們眼中猶如聖物的“玉落冰魂丹”。

    但,沐小藍依舊沒有看到雲澈的出現。

    “這是怎麼回事?”紀寒峯來回踱步,眉頭始終擠在一起。第一個被彈出的考覈者不是雲澈,這已足夠讓他吃驚不解,之後,每彈出一個考覈者,他都會更加吃驚一次,到了現在,他已經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眼睛或者記憶出現了問題。

    “難道,那小子剛纔並沒有進入考覈玄陣,而是用什麼方法偷偷溜了?”紀寒峯暗忖道,因爲除了這個解釋,他找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夙山前輩,剛纔……剛纔你有沒有看清雲澈是不是真的待在試煉玄陣中?”沐小藍所想的和紀寒峯幾乎相同:“他該不會……用什麼奇怪的空間玄器,在考覈開始之前偷偷走掉了吧?不然怎麼會現在還沒有出來?”

    君玄境五級的玄力,打死她都不相信能在冰玄境中堅持這麼久。雖然沐冰雲不止一次的誇他是個天才,但是……但是那畢竟只是君玄境啊。而且她也和雲澈交手過一次……

    在冰極雪域,初次相見的時候,她隨手一巴掌把雲澈給轟飛了出去……

    沐夙山沒有正面回答,他手託下巴,聲音中透着驚歎:“看來,你師尊這次帶回來了一個相當不得了的傢伙啊,呵呵,已經很多年沒有如此期待的感覺了。”

    “哎?”沐小藍完全沒有聽懂。

    砰……砰……砰……

    在他們說話間,又是數個考覈者被彈出。

    隨着時間的推移,冰玄境試煉的難度也越來越大。到了此刻,平均每隔幾息,就會有一個考覈者被彈出。

    第八十個……

    第九十個……

    第九十五個……

    第九十八個!!

    在第九十八個全身纏繞白光的考覈者被彈出後,玄陣終於安靜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都沒有考覈者被彈出。

    而九十八這個數字,也證明着還有兩個人,正在冰玄境之中!

    厲明成沒有出來,證明着其中一人正是厲明成……這一點,也絲毫不出人意外。

    另一人……會是誰?

    “不愧是厲明成,居然堅持了這麼久還沒有死。”距離上一個考覈者的彈出,已經過去了整整百息的時間,玄陣依舊沒有動靜。一個通過考覈的玄者滿臉驚歎的低聲道,他們剛剛經歷了冰玄境試煉的恐怖,每一隻寒冰喋狼,都是噩夢般的存在。

    “厲明成能堅持這麼久也就罷了,畢竟他絕對有那樣的實力,可是……另一個人會是誰?居然堅持到了現在還沒出來?”

    “不知道。暴雪境試煉好像並沒有出現能和厲明成並駕齊驅的人。”

    “難道是在隱藏實力?”

    “哼,你們沒必要胡亂猜測。”紀寒峯冷哼一聲,到了此刻,他已是完全確認了自己的猜想,淡淡的道:“現在還在冰玄境中的,不是兩個人,而是隻有一個人而已。因爲有一個廢物怕自己敗的太醜,在冰玄境開啓前,用某種空間器具逃走了……大概是和在暴雪境中作弊所用的同一種東西。”

    紀寒峯的話,頓時讓衆考覈者們“恍然大悟”。

    ————————————————————

    三週年同人比賽作品:

    《雲谷》:/p/5349214270

    《諸神終結》:/p/5350641952

    《那年雪落》:/p/5352197428

    國慶七天每天都會推送一篇讀者創作的《逆天邪神》精品番外,有興趣的可以前往貼吧或者微信公衆號觀看,十月八號在微信公衆號投票選出自己最喜歡的一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