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看到雲澈,紀寒峰也愣了一下。

    “這個小子……是怎麼回事?他竟然這麼快就出來了?”厲明成一副大白天見了鬼的表情。

    “的確是不正常。”紀寒峰看了一眼厲明成的反應,若有所思:“明成師弟,你對這小子似乎頗爲上心啊,莫非你剛纔話中所指的那個人,就是他不成?”

    “嗯,的確是他,倒讓寒峰師兄笑話了。”厲明成攤手道。

    “哈哈哈哈,”紀寒峰果然笑了起來:“那可真是有意思,莫非是他試圖巴結你不成而惱羞成怒,從而讓你不爽了。”

    “說出來寒峰師兄可能都不信,”厲明成冷笑一聲:“這小子可比我們想象的要‘出息’的多,大概是仗着沐冰雲的勢吧。哼,算了,終歸只是個一無是處的挑樑小丑,實在不配讓我和寒峰師兄浪費口舌。考覈完成後,只要我願意,隨隨便便就能捏死。”

    “還是稍微謹慎點好。”雖然口中說着“謹慎”,但紀寒峰的語氣卻滿是輕蔑:“好歹是一個冰凰宮主從下界帶回來的。”

    “嘿,寒峰師兄說笑了。”厲明成不屑的冷笑:“他是沐冰雲帶回來的不假,但一個連神道都沒踏入,腦子還有問題的垃圾,我可不認爲堂堂一個冰凰宮主會特意護着他,她之所以帶回這麼個垃圾,我猜……”厲明成的聲音頓時壓到了最低:“這小子倒是有一張能勾引女人的小白臉。那沐冰雲知道自己沒幾天好活了,倒是想開了帶個小白臉回來快活。”

    “哈哈哈哈哈哈……”紀寒峰狂笑了起來:“明成師弟看的果然透徹,總殿主若是聽到這番話,心情定然愉悅,哈哈哈哈。”

    “嘿,我現在倒是格外好奇,他是怎麼衝到千名之內的。”

    “管他呢。”紀寒峰一撇嘴:“第二關考覈是不限制使用玄器或各種道具的,有無數種可以作弊的方法,通過了又如何,何況只是個吊車尾,就當多了個樂子。明成師弟,接下來的最後一關考覈纔是重頭戲,你可要全力以赴。畢竟,玉落冰魂丹,是你師兄我都求不來的聖藥啊。若能完美煉化,不但能讓玄力在短時間內暴增,還可深度淬血淬髓,對你將來修煉冰凰封神典有着巨大的益處。”

    “那是當然。”厲明成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他再度壓低聲音:“姑姑之所以讓我拖到今年纔來參加考覈,就是爲了這顆‘玉落冰魂丹’,就憑這羣人,還沒資格和我搶奪它。”

    另一邊,沐夙山在雲澈出現的第一瞬間,視線就鎖定在了他的身上,隨之若有所思的低聲道:“看來果然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唉?夙山前輩,你說什麼?”沐小藍擡頭問道。

    “你帶來的雲澈通過第二關考覈了。”沐夙山道:“以不入神道的力量通過寒雪殿第二關考覈……在吟雪界歷史上,似乎還從未有過。”

    “啊?你說雲澈……通過考覈?”沐小藍聽的一愣,差點以爲自己耳朵出現問題,她下意識的一擡頭,一眼看到了站在玄陣之外的雲澈,嘴脣一下子張大。

    也在這個時候,隨着最後一道白光的閃動,第一千個通過考覈的玄者脫離玄陣,瞬時,考覈玄陣的光芒完全散去,現出了陣中的九千多個身影,他們大多都癱坐在地,臉色黯然。

    暴雪境關閉,也意味着,他們這次考覈失敗。想要再一次參加考覈,至少要等五年之後。

    “第二關考覈結束,暫且恭喜一下通過考覈的人。”紀寒峰向前,不緊不慢的道,然後目光掃向陣中:“至於你們,哼,已經可以走了,好好修煉,五年之後再來吧!”

    說完,他手掌一抓,同樣的位置,另一個玄陣顯現,將所有未通過考覈的人瞬間傳送至寒雪殿之外。

    “雲澈……你……你竟然通過了考覈?”沐小藍盯着走過來的雲澈,滿臉驚呆。

    “我通過了你好像很不開心啊。”雲澈一臉鬱悶道。

    “這和是否開心沒有關係!”沐小藍快速靠近雲澈幾步,小心道:“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和你一起參加考覈的人,每一個都有着神道之力,最弱的一個也比你強幾十倍上百倍!你怎麼可能通過!你該不會是……藉助了什麼可以作弊的東西吧?”

    “……”雲澈按了按額頭:“嗯,搞不好你猜對了。”

    “哼!果然!”單純的沐小藍沒有聽出雲澈話中的意味:“該不會是師尊在天玄大陸的時候和你講過寒雪殿的考覈內容,並且給了你某種可以在暴雪境穿梭的玄石吧?哼,怪不得你居然敢參加寒雪殿的考覈。”

    “好好好,你猜的都對。”雲澈撇了撇嘴。

    通過第二關考覈的共有一千人,而云澈在其中,是個徹頭徹尾,也是唯一的異類,衆人的目光大都集中在雲澈的身上,或大惑不解,或竊竊私語。

    紀寒峰的聲音,在這時傳了過來:“能通過第二關考覈,已經在某種程度上證明了你們的實力。不過,先不要高興的太早,你們不過是又跨過了一道不高不低的門檻而已。而接下來的第三關考覈,纔是決定你們命運的時候。”

    紀寒峰的話讓現場氣氛一下子變得分外凝重,每一個玄者臉上的興奮完全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緊張。通過第二關考覈,僅僅只是代表他們距離寒雪殿又近了一小步,接下來,纔是真正決定命運的時候……能不能入寒雪殿,絕對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命運。

    他們這些通過考覈的人中,在最後一關考覈,會有整整九成的人被淘汰!可謂殘酷至極。

    “最後一關考覈,名爲‘冰玄境’。”紀寒峰目光冷峻:“這一關的考覈,相對而言要比第二關簡單的多。它考驗的,是你們身上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你們的真正實力!”

    “在冰玄境中,你們會遭受強大玄獸的攻擊,你們在其中的時間越長,所遭遇的玄獸就會越多!而且空間是限定的,你們唯有戰,根本無處可逃!至於如何通過冰玄境的考覈,相信你們心中已經明瞭……”

    紀寒峰伸出了手:“那就是堅持的時間越久就好!最晚離開冰玄境的一百人,便是通過了最後的考覈,從今之後便是我寒雪殿的弟子!而堅持時間最長者,便可獲得‘玉落冰魂丹’!”

    聽到紀寒峰口中“玉落冰魂丹”的名字,大半玄者依舊無法控制的狠狠嚥了一口口水。

    “暴雪境的考覈,是將你們的真身傳送至暴雪境,而且並不限定你們使用任何玄器,所以,或許會有人藉助某些傳送玄石之類的東西來作弊……哦不不不,倒也稱不上什麼作弊,既然沒限定,那也可以算得上是允許的。”

    紀寒峰說這些話時,很刻意的掃了雲澈一眼:“畢竟,第二關的試煉,只是用來篩掉多餘的人,決定結果的,是第三關。一個垃圾就算用了外物通過第二關試煉,也不可能通過最終試煉,還白白浪費能干涉暴雪境的珍貴玄器,嘖嘖。所以嘛,我們寒雪殿歷來都懶得禁止這無謂的‘作弊’。”

    “而最後一關考覈,任何人不要奢望可以投機。”紀寒峰冷笑起來:“因爲進入冰玄境的,不是你們的真身,而是你們的‘投影’!你們的力量和意志會被完整的投影,但你們在其中別想動用任何的外物……包括你們的武器和契約玄獸!你們能依靠的,只有你們真正的力量!”

    “在冰玄境中,你們一旦死亡,就會被馬上傳送出來,沒有第二次機會。不過你們放心,在冰玄境中死亡的只是你們的‘投影’,無論你們在裡面死的有多慘,你們也不會真的死,連一絲傷痕都沒有。不過,若是你們誰怕死,也可以大喊‘放棄’二字,就會如你所願,直接送你脫離冰玄境。”

    “換言之……想要通過冰玄境的考覈,就儘量在裡面死的慢一點,聽明白了麼!!”

    “明白!”厲明成第一個回答,滿臉志在必得的淡笑:“寒峰師兄,我已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始。只希望冰玄境中的玄獸不要讓我太希望。”

    “很好。”紀寒峰點頭,他伸出手臂,依然是同一個地方,第三個玄陣被他啓動,而這一次,卻是湛藍色的玄光:“現在,所有通過第二關考覈的人。全部站到玄陣中央,決定你們命運的最後考覈……馬上就要開始!”

    雲澈大致聽明白了第三關考覈是怎麼回事。但他第一天來吟雪界,並不像其他考覈者一樣都對考覈內容有着預先的瞭解。最關鍵的一點是,第二關的考覈,他還可以根據其他考覈者的氣息來判定自己的名次,但這最後一關考覈,每個人似乎都是被“投影”到獨立的空間,看不到其他考覈者的存在,更不可能互相干涉,他也就無法根據自己所堅持的時間來確定自己所在的名次。

    若是堅持的過久,不小心拿了個靠前的名次,必定會給自己找麻煩。

    若是放水放脫了,落在百名之外,他就別想進寒雪殿,爲沐冰雲爭顏面的想法更是成爲泡影了。

    “喂,要通過‘冰玄境’試煉,一般需要在裡面堅持多長時間?”雲澈沒有馬上走進玄陣,而是小聲問道。

    “我怎麼知道,我可是直接入的冰凰宮,又沒參加過寒雪殿試煉。”沐小藍得意道,然後白他一眼:“你問這個幹嗎?你剛纔也聽到了,他們誰都看出來你在暴雪境一定作弊了,而在冰玄境,是絕對……絕對……絕對不可能作弊的。”

    “我就隨便問問。”雲澈小聲嘟囔一句。這小姑娘除了會懟人,真是問什麼都不知道……

    “依照往些年的結果看來,要通過冰玄境考覈,堅持一刻鐘算是最基本的底線了。”沐小藍身側的沐夙山忽然道:“而某些了不起的天才,甚至能堅持到近兩刻鐘,祝你好運吧。”

    雲澈轉頭看向沐夙山,微微驚訝後點頭道:“謝前輩指點。”

    說完,他轉向走向了玄陣。

    與此同時,沐夙山的嘴角微動,雙目中閃過一抹神秘的異樣。

    ————————————

    【投影】的概念,以後會有好些地方用到……比如極爲關鍵的“玄神大會”,稍稍留意下。

    邪神三週年同人活動徵稿完成,進入前七的同人名單會在九月三十號中午在貼吧公佈。七天國慶節期間,每天都有一篇精彩的《逆天邪神》同人文發佈,有興趣的書友可通過逆天邪神吧置頂貼或者火星引力微信公衆號(huoxingyinli99)查看。

    若是覺得看不過癮,關注逆天邪神吧,還有更多未進前七的同人也會在國慶期間於貼吧發表,國慶結束後,所有的《逆天邪神》外傳都會收錄到《逆世天書》中,期待大家的關注。

    ——————————————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