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玄境中,渾然不知考覈已進入最後尾聲的雲澈依然在和寒冰喋狼惡戰之中。

    連續迎戰了十一波寒冰喋狼,雲澈的身上已是傷痕累累,鮮血淋淋,但他全身溢動的氣息卻幾乎絲毫沒有減弱,甚至幾乎要比先前還要狂暴之分,就連他的眼瞳,也透着幾乎比寒冰喋狼還要暴躁的瞳光。

    “死吧……煉獄紅蓮!!”

    轟!!

    金烏炎在窄小的空間瘋狂爆裂,撲向他的所有寒冰喋狼全部慘叫一聲,每一個狼身都被炸裂的火蓮吞噬,一大半被直接焚碎。

    嘶~~

    鋪開的火海中,一道危險氣息忽然逼近,一隻未死的寒冰喋狼帶着遍體火焰從火海中撲出,染血的狼爪帶着恐怖的威力和仇恨撕向雲澈。

    嘶啦!

    殘影被瞬間撕碎,瞬身後的雲澈手掌抓出,凝氣爲冰,一道半丈長的冰錐毫不留情的刺向寒冰喋狼,將遍燃火焰的狼身直接刺穿。

    寒冰喋狼本就已被焚至重傷,被冰錐刺穿之下,一聲慘嗚,狼身還未落地,便已化作殘光消散。

    至此,第十一波,整整十一隻寒冰喋狼也全部葬身雲澈手下。

    呼……

    雲澈長舒一口氣,他遍體傷痕,但如果細看,便會發現這些傷口雖然看着嚇人,便沒有一道深至骨頭。

    而且由於沒有使用劫天劍,他的消耗可謂極小,到了現在,也只是稍微有那麼一點氣喘而已。

    “時間應該差不多過去一刻鐘了。”雲澈自言自語道,他在對付這些寒冰喋狼時,也一直在默默計算着時間。因爲沐夙山和他說過,一刻鐘左右,是勉強能通過最終試煉的時間。

    “不過……”雲澈皺了皺眉頭,低語到:“那個叫沐夙山的人不會是故意忽悠我的吧?只堅持一刻鐘,會不會太簡單了點?這種程度的試煉,能在暴雪境中衝入前一千名的神道強者,就算最差的一人,在這裏堅持一刻鐘應該也並不怎麼困難吧?”

    因爲除了最初面對寒冰喋狼時稍有壓力,在洞悉寒冰喋狼的攻擊方式和弱點後,之後的連續十波,他都應對的頗爲輕鬆,就連消耗也很小……而且他完全確信,如果動用劫天劍的話,別說受傷,這些寒冰喋狼就算扎堆上,也別想靠近他十步之內。

    與他一同參與這最終考覈的人,都是擁有神道之力的人,應付力量和速度強大,但身體頗爲脆弱的寒冰喋狼,就算同時應對多隻,也應該不會太困難纔對。

    爲了保險起見,要不要……

    雲澈正在思索和猶豫時,他的周圍藍光再閃……第十二波寒冰喋狼在藍光中現行。

    第十二波,亦是一次出現整整十二隻!

    十二道兇暴的氣息瞬間將雲澈鎖定,但他卻沒有馬上做出反應,因爲他的心緒依舊處在糾結之中,糾結着是就此結束,還是再繼續上一兩波……最終,他還是選擇了後者。

    那個沐夙山一身正氣,我和他又素不相識,沒有理由故意對我說謊。我之所以應對的這麼輕鬆,應該和我不懼冰寒,以及星神碎影有很大關係,也可能,我還是低估了自己如今的實力層次。

    一念至此,雲澈的身體絲毫不動,任由十二隻寒冰喋狼撲向他。

    嗷!!嘶……呼!!砰……

    十二隻寒冰喋狼一同瘋了般的攻擊,冰玄境空間捲起恐怖絕倫的災難風暴。雲澈身上瞬間多了數個血洞、幾十道血痕……

    但,也僅此而已。

    如果換了外面的其他玄者,在這樣的陣勢之下,早已被直接撕裂成或冰凍、或血淋淋的碎片。

    雲澈的軀體太過強橫,有龍神之髓的存在,他就算是睡夢中,龍神血脈也每一息都在變得更爲濃郁,如今,他的龍神血脈已到達何種程度,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當初和軒轅問天的惡戰,他的身體在被束縛的狀態下,正面吃了軒轅問天最強的“無歸絕劍”都沒有被刺穿,何況這些寒冰喋狼的攻擊!

    十二隻寒冰喋狼一陣撕裂撲咬,弄的他遍體鱗傷,卻根本要不了他的命,倒是把雲澈痛的齜牙咧嘴,一聲怒吼:“你們還是全部去死吧!!”

    “黃泉灰燼!!”

    轟!!!

    一聲嚎叫,最極限的金烏炎無情爆發,將寒冰的冰玄境瞬間燃成金色的火焰煉獄。恐怖絕倫的焚滅之炎中,逃無可逃的寒冰喋狼連嚎叫聲都來不及發出,便被全部焚燒成灰燼。

    待火光散去,冰玄境再也沒有了一絲冰寒,每一個角落都透着駭人的灼熱。至於寒冰喋狼,已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絲狼毫都沒有剩下。

    “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嘶……白受了這麼一遭罪。”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臂,雲澈痛的一陣齜牙,然後仰起頭來,喊道:“我放棄。”

    紀寒峯說過,在試煉中如果不敢面對死亡,可以直接喊出“我放棄”三個字,也可直接結束考覈。

    只不過,他卻不是因爲怕死。

    隨着他聲音落下,一束白光從虛空中降下,落在了他的身上,隨着白光的閃爍,他消失在了冰玄境中,而隨着他的離開,他剛剛所在的冰玄境也隨之崩塌,消失於無形。

    冰玄境並非是寒雪殿鑄造的獨立空間,而只是一個個由玄陣之力開闢的臨時空間而已。

    ——————————

    砰!

    考覈玄陣光芒一閃,在所有人的等待之下,一個人影終於從中飛出,帶着白光落在了地上。

    “是厲明成……厲明成終於出來了!!”

    “不愧……不愧是厲明成,竟然比第二名多停留了一百多息,好……好厲害。”

    “那是當然!從小在冰凰界長大,又是寒雪殿總殿主的侄子,我們根本沒得比。”

    “如果在其他組,還能試着競爭一下玉落冰魂丹,和厲明成分到一組……也是倒黴啊。”一個排名極爲靠前的玄者嘆息道。

    厲明成身上白光消失,他坐在地上,臉色慘白,口中大口喘氣。剛剛經歷被寒冰喋狼圍攻的可怕情境,這種狀態再正常不過,不過他恢復的也是極快,很快就站起身來,而紀寒峯也在這時大笑着走了過來:“哈哈哈哈,真不愧是被總殿主寄予厚望的明成師弟,居然能在冰玄境中停留如此之久,簡直讓人驚歎。”

    耳邊紀寒峯的聲音讓厲明成臉上快速轉爲紅潤,周圍各種豔羨、拜服、驚歎、自慚形穢的目光更是讓他全身飄飄然,連忙“謙遜”的道:“哪裏哪裏,比起師兄,我還差得遠呢。”

    “明成師弟這話我可受不得。”紀寒峯笑着道:“你師兄我當年在冰玄境考覈**撐過了八波寒冰喋狼,已是自認不凡,明成師弟這番成績,應該是撐過了足足十波,這般資質,我可是遠遠不如。看來,不出十年,明成師弟的修爲便足以超過我,到時,在寒雪殿中,我這個當師兄的還要多靠明成師弟提攜啊。”

    之前還是暗地裏巴結,如今目睹厲明成驚人的成績,紀寒峯已是**裸的當衆奉承了。雖然厲明成現在還遠不如他,但以他的資質和身份,將來必定是寒雪殿的一棵大樹,作爲一個聰明人,當然要選擇在最恰當的時機先抱牢了。

    “啊哈哈,寒峯師兄這是哪裏的話,真是折煞小弟了。”厲明成一副惶恐的樣子,卻難以掩飾眼瞳深處的自得和傲然,馬上,他又迫不及待的小聲道:“寒峯師兄,那顆玉落冰魂丹……”

    “嘿嘿,難道還能落到別人手裏不成?”紀寒峯迴了他一個眼神,然後轉過身來,目光掃過已站成整體隊列,所有通過最終考覈的玄者,大聲道:“很好,我們這一組的考覈,至此已全部完成。先恭喜衆位師弟師妹,經歷了三輪考覈,你們已有足夠的資格成爲我寒雪殿的弟子,待領取了屬於你們的冰凰銘玉,你們就正式成爲寒雪殿的弟子,從此一飛沖天,光宗耀祖!”

    “而作爲本次考覈的第一名,亦是我們這一組最爲優異的新晉弟子,”紀寒峯擡起手掌,緩緩的拿起了那枚“玉落冰魂丹”,夢幻般的藍光之下,所有人的目光如被磁石吸引,牢牢的聚焦在上面,每一道目光都透着深深的渴望與豔羨。尤其是厲明成,已是激動的四肢發顫,雙目冒光,恨不能馬上撲上去將這枚聖丹抱在懷中。

    紀寒峯的目光,也在這時落在了厲明成的身上:“這枚玉落冰魂丹,自然是屬於……”

    “等等!”

    紀寒峯話未說完,便忽然被一個淡然的聲音打斷,紀寒峯面色一冷,但馬上,他意識到打斷自己的聲音的竟是來自一直在旁邊觀望的沐夙山,臉色連忙緩下,轉身低頭,恭恭敬敬的道:“夙山總管,不知對弟子……有何見教?”

    沐夙山伸手,指向了考覈玄陣:“你難道就沒有注意到,考覈玄陣的玄光並沒有散盡麼?”

    紀寒峯疑惑着看向考覈玄陣,微微一愣後,忽然反應過來,臉色猛的一變,有些結巴的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衆玄者也都看向依舊白光沖天的考覈玄陣,滿臉不解。唯有厲明成也一下子呆在了那裏。

    “紀寒峯,你已不是第一次主持考覈,應該很清楚,這個玄陣是爲考覈而存在,考覈完成,玄光自然消散。而它此時依舊在運轉,就證明考覈並沒有真正完成。還有一個考覈者沒有從冰玄境中出來。”

    “這一點,弟子當然明白。可是……可是這是不應該的事啊。弟子已清點過,淘汰的九百個人已全部離開,厲明成完成考覈後,九十九個通過考覈的已全部在列,一個不多,一個不少。再加上考覈前逃離的雲澈……”

    紀寒峯的聲音在這裏忽然卡住,隨時眼瞳微微放大:“難道……”

    ——————————

    【咳,這段時間母親回老家,保姆請假,自己帶娃,更新大坑了……我尋思下如何彌補吧……恩,尋思下……】

    然後:宣一下官羣:

    修羅殿:167577005(縱橫訂閱羣)

    凌天城:5010609

    星神界:82250946

    進羣十分鐘內需要根據管理要求提供符合入羣標準的截圖,改羣名片。

    ——————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