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刻鐘?有那麼久嗎?”沐小藍小聲自語道。雖然她沒有參加過寒雪殿的考覈,但在冰凰神宗這麼多年,多少也有所耳聞。

    “這個並不重要。”沐夙山笑呵呵的道:“或許你該好好想想,他爲什麼會特意問你剛纔的問題。”

    “唉?”沐小藍一臉不解。

    “暴雪境的考覈頗爲消耗體力,”沐夙山緩緩的道:“大部分玄者,無論是通過的還是沒有通過的,在暴雪境關閉後都氣喘吁吁,而云澈不但以君玄境的玄力衝入前一千名,而且面色如常,幾乎毫無氣喘之態……呵呵,這個冰雲宮主從下界帶回來的年輕人,果然不簡單啊。過會兒,會有什麼驚喜也說不定。”

    “啊?”沐小藍更加懵然。

    雲澈站到了玄陣之中,一眼便看到那個叫風陌的人也在其中。他不但通過了第二關考覈,而且排名似乎頗爲靠前。感受到目光的注視,風陌也擡眼看向了他,露出的是頗爲怪異的眼神。

    “最後的考覈……冰玄境!可別死的太快!”

    紀寒峰聲音落下,一道藍光從玄陣中沖天而起,將陣中所有考覈者的身影完全淹沒其中。

    雲澈周圍的世界頓時變得冰藍一片,隨之,他感覺到了周圍世界的變動,所有的氣息都在一瞬間消失不見,當週圍的光芒忽然散去時,一個冰晶築成的空間呈現在他的眼前。

    冰玄境的世界!

    這個空間獨立而封閉,而且格外狹小,長寬高都不足百丈,一眼就可以看到盡頭和邊緣。封閉這個世界的是由層面極高的冰玄力所凝化的冰層,折射着冰魂刺心的寒光。

    雲澈剛剛看清所在的世界,眼前便寒光一閃,快速映現出一個體長一丈的獸影……全身雪白,爪如寒刃,雙目如血,赫然是一隻釋放着嗜血氣息的冰狼!

    冰狼雲澈並不稀奇,因爲在冰極雪域隨處可見。但,眼前的這隻,縱然冰極雪域的所有冰狼加起來,都不及它一根毛髮。它所釋放的氣息之可怕,分明還要遠遠的勝過鳳雪児和小妖后。

    這赫然是擁有神道之力的可怕玄獸!實力堪比神元境初期的玄者!

    冰狼出現的第一個瞬間,便一聲喋血嘶吼,驟然向他撲來。雲澈是投影,這隻冰狼也同樣是投影。它沒有情感,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不惜一切的撕碎眼前的生靈,不給對方哪怕一絲的喘息之機。

    “煉獄!!”

    擁有神道之力的玄獸,絕不是常態下的雲澈所能抵擋。他的邪神境關瞬間開啓,全身玄力暴漲,卻依然沒敢硬接,而是以星神碎影快速瞬身。

    嘶啦!

    冰狼一撲而空,前爪剛剛觸地,便如閃電般折身,再次撲向雲澈,與此同時,冰玄境的溫度忽然下降,無數的冰刺在虛空中滋生,帶着尖銳無比的嘯音向雲澈穿刺而去。

    什……麼!?

    冰狼的速度之快讓雲澈心中陡然一驚,他身下一矮,貼地再次瞬身,從冰狼的身下閃過,和冰狼瞬間交換了位置,但在這狹小的空間,冰刺已變得無處不在,雲澈低喝一聲,身上玄氣爆裂,將所有襲向他的冰刺全部轟碎,但氣機瀉盡的剎那,依然有十幾枚冰刺刺穿力量餘波,狠狠的釘刺在他的身上。

    砰砰砰砰……

    以雲澈的身軀強度,真的是極難受傷。但此刻襲在他身上的,是超脫天玄大陸層面的神道之力,他胸前、後背頓時血花四濺,劇痛讓雲澈皺下眉頭,一拳砸在自己胸口,頓時,扎入他身體的倒刺全部被震出,碎成冰粉。

    好可怕的玄獸……畢竟是神界的玄獸。

    第二次撲空的冰狼已再次折身,雪白的狼身飛撲而至,還未臨近,狼爪已凌空撕出,一道比它身體還要巨大的冰刃瞬間凝現,向雲澈橫切而至。

    …………………………

    “夙山前輩,這最後一關考覈……冰玄境裡究竟有什麼?”沐小藍向沐夙山問道。

    “哦?現在纔開始擔心那小子?”沐夙山似笑非笑的道。

    “我才懶得擔心他。”沐小藍翹了翹鼻尖:“只是好奇而已。”

    “是寒冰喋狼。”沐夙山回答道。

    “寒冰喋狼……神雲境一級的玄獸?”沐小藍一聲輕呼。

    “沒錯,而且不止一隻。”沐夙山解釋道:“考覈者進入冰玄境後,會首先面對一隻寒冰喋狼,之後每過一段時間,會有更多的寒冰喋狼出現,但不再是一隻,而是兩隻、三隻、四隻……每一次,都會多出現一隻。”

    “參加寒雪殿考覈的,大部分是初入神元境,能通過第二關考覈的佼佼者,面對一隻寒冰喋狼都能輕鬆應對,同時面對兩隻,就有些棘手了,三隻就會險象環生,同時面對四隻更是難上加難。而且每一波寒冰喋狼都是在固定時間出現。比如,第三波會一次出現三隻寒冰喋狼,但若在第四波寒冰喋狼出現之前沒有能將這三隻殺死,那麼,第四波出現之後,考覈者將同時面對七隻……呵呵,結果當然是必死無疑。”

    “寒冰喋狼……雖然軀體比較脆弱,但攻擊能力,在同級別玄獸中幾乎是最強的,而且還擁有極強的兇性,雲澈他……他……”沐小藍說話有些結巴起來:“他一定會馬上就被撕成碎片的。”

    “啊!!!!”

    沐小藍聲音剛落,一聲慘叫響起,玄陣之中,一個人影飛了出來,重重砸在了地上。

    第一個死在冰玄境的玄者被彈出。

    “哼,廢物。”監督考覈的紀寒峰一聲不屑的冷哼。

    “啊……雲澈!!”沐小藍下意識的一聲驚呼,急急的向那個人影衝了過去。以雲澈只有君玄境五級的玄力,在殘暴可怕的寒冰喋狼面前,唯一的後果就是被一瞬撕碎。第一個死在寒冰喋狼爪下的人,也只有可能是他。

    但她還未靠近,便又停在了那裡,一雙冰眸瞪的老大……因爲那個砸在地上的人影,並不是雲澈。

    “嗯?”另一邊的紀寒峰也眉頭大皺。

    第一個被彈出玄陣的考覈者癱坐在地,臉色煞白,一時間還沒有從“死亡”的恐懼中恢復過來。因爲在冰玄境,他清楚的看到自己被寒冰喋狼撕成了碎片。

    ……………………

    砰!!

    冰刃斬裂雲澈的虛影,重切在後方的冰牆之上,直接釘在了上面。

    冰狼的可怕攻擊,全部被雲澈以星神碎影閃過。但他心中無比清楚,以冰狼和可怕速度和這個空間的狹窄,自己這樣和它周旋絕對不是明智之舉,必須主動出擊。

    而這次,冰狼並沒有前撲,而是狼口大開,一股寒氣狂噴而出,濃重的冰霧頓時在冰玄境中快速瀰漫,本就冰寒的空間,溫度以一個恐怖絕倫的速度下降着。

    寒氣!?

    雲澈目光一閃,竟迎着冰霧,閃電般的衝向冰狼。

    冰狼所噴出的寒氣,就算是一個帝君稍稍碰觸,也會被瞬間凍成冰雕。隨着寒氣的蔓延,整個冰玄境中的所有存在都將被冰封。

    但卻絕對影響不到雲澈。

    它的力量、利爪、冰刺、冰刃,雲澈都沒有敢硬接。但它以寒氣對付雲澈,卻是愚蠢至極的行爲。

    釋放寒氣的冰狼破綻大露,雲澈直衝至它的身側,玄力凝聚,一拳轟擊在它的身上。

    在冰玄境中無法使用武器,這是紀寒峰親口所說。但紅兒或許有可能是例外……因爲她本質上並不是武器,而是與他靈魂與意志相連的特殊存在。不過他並沒有打斷嘗試召喚紅兒,因爲他不屑“作弊”。

    在雲澈的轟擊之下,冰狼一聲慘叫,橫飛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冰牆之上,直震的整個小空間微微顫蕩。雲澈看着自己剛纔重擊在冰冷身上的拳頭,瞳眸中閃過錯愕……因爲剛纔那一拳,他分別感覺到了冰狼骨骼的碎裂。

    冰狼的攻擊格外可怕,每一次都讓他有一種窒息的感覺,但它的軀體,似乎並不是那麼強硬。

    冰狼站起,但身體已出現了輕微的搖晃,證明着雲澈所感受到的骨頭斷裂感並非是錯覺。雲澈眼神一凝,目光從謹慎變得危險起來,主動衝向了冰狼。

    “嘶……吼!!”

    受傷的冰狼戾氣暴增,狼瞳中釋放着嗜血的兇光,它怒嚎一聲,一躍數十丈,帶着冰冷狂暴的氣浪衝向雲澈,大半個冰玄境瞬間被捲入災難的冰風暴中。

    雲澈也同時躍起,直迎而上,臨近之時身影一晃,鬼魅般閃現在了冰狼的上方,以手爲劍,直轟而下。

    “隕月沉星!!”

    砰!!

    咔嚓!!

    一聲重響,傾注雲澈全力的手掌砸在了冰狼的狼背之上,隨之而來的,是一道清脆到震耳的斷裂聲。

    雲澈的力量何其龐大,這一擊之下,冰狼的脊骨直接被震成數段,它一聲慘吼,狠狠砸落在地,連續的翻滾後,如一團爛泥般癱在了地上,再也無法站起,不多時,便在一團藍光中緩緩消失。

    雲澈緩緩落下,微吐一口氣,甩了甩稍稍有點疼的手掌,低聲道:“也不過如此。”

    “不過,這只是剛開始,想要通過,起碼要堅持一刻鐘以上,後面肯定越來越難。”雲澈自語道:“還是注意省點力氣吧。”

    在天玄大陸,隨着軒轅問天的神魂俱滅,就再也沒有擁有神道之力的人。所以,雲澈之後雖然在快速成長,卻找不到了一個可以衡量他實力層次的參照物。

    包括他當時在和軒轅問天交手時,也並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已是怎樣的層面——畢竟,他那時還完全不知道“神玄七境”的存在。

    所以,絕非寒冰喋狼“不過如此”,而是他並不知道,自己已在悄然之間,達到了一個遠超他意料的境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