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竟然……這麼厲害?”沐小藍怔然道:“可是,他明明只有君玄境啊,怎麼會……”

    “未入神道的玄力,居然堪比初入神道的神元境,”沐夙山感嘆道:“不要說你,連我都聞所未聞。怕是在我們吟雪界的歷史上,都從未出現過。你師尊帶回來的這個人,是個相當不得了的傢伙啊。”

    “這等前所未聞的天姿,怕是足以將大界王都驚動。”

    沐小藍:“……”

    厲明成氣喘如牛,周圍各異的目光如無數把尖刀一般扎刺在他的身上。他做夢都想不到,雲澈的實力,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明明君玄境界,卻可以直面他的力量而不敗。

    此刻,他縱然心驚,卻已無法不明白,先前的考覈,他應該真的沒有作弊!

    甚至在暴雪境,還是故意放水。

    他苦等這麼多年才參加考覈,爲的就是玉落冰魂丹。他本是志在必得,但眼下,想要再強行說雲澈是作弊已不可能,也就意味着玉落冰魂丹將會就此落入雲澈之手。

    進入寒雪殿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以自己過人的天賦和總殿主侄子的身份快速積累聲威名望,但現在,在無數人衆目睽睽之下,他非但沒能揚威,反而臉面丟盡,還分明成爲了雲澈揚威的踏腳石!!

    厲明成牙齒緊咬,全身微顫,幾乎要被氣炸了肺,他已無暇去震驚爲什麼只有君玄境玄力的雲澈竟可以擁有那麼驚人的力量,只想拼盡一切的去踩過他,奪回自己的臉面和聲威!

    “喝……”厲明成一聲低吟:“雲澈,你的確是讓我驚訝了。我承認我小看了你,但就憑你,還沒資格在我面前囂張得意!!”

    在他說話間,身上忽然開始浮現起一層淡淡的藍光,並逐漸變得濃郁,當光芒變得有些灼目時,大量的冰靈在他身體周圍衍生,環繞他快速飛舞。

    寒雪殿的溫度,也在以一個驚人的幅度急劇下降。

    叮!

    一聲輕鳴,似水落冰晶,厲明成的身後,忽然映現出了一道梅花狀的玄印,隨着梅花印記的出現,瀰漫空間的寒氣陡然暴增,一股錐心刺骨的冰寒穿過所有人的身軀,然後直刺心魂,讓他們全身顫慄。

    “這……這是……”

    “是青凜陣!厲明成竟然修成了青凜陣!!”紀寒峯驚聲道,他在寒雪殿這麼多年,還從未聽聞過誰能在神元境三級就可以釋放青凜陣。

    離的稍近的玄者們都在顫慄中下意識的後退,單單氣息便已如此驚人,這個“青凜陣”的威力有多恐怖,可想而知。

    誰都看得出來,厲明成這是無法接受剛纔的結果,已被徹底激怒,搞不好,是真的會直接殺了雲澈。

    厲明成不斷膨脹的氣息讓沐小藍都深感心驚,她連忙大喊道:“雲澈,快遁開!厲明成,你瘋了麼!”

    “嘿……雲澈!”厲明成手掌伸出,臉上是猙獰的冷笑:“有種,你再接我這招試試!!”

    嘶吼聲中,厲明成雙臂交錯,便要將青凜陣釋放,但就在這時,他眼前忽然光影一晃,赫然出現了雲澈的面孔。

    轟!!!!

    雲澈腳踩幻光雷極,如鬼影般瞬間穿過數十丈的距離,閃現到厲明成的身前,手肘狠狠的撞擊在了他的小腹上。

    **的碰撞,帶起的卻是驚雷般的悶響。

    雲澈的軀體力量何其恐怖,這迅猛絕倫的一擊,對厲明成來說簡直像是忽然從虛空中轟出,沒有半點的防備。他原本挺直的身體被瞬間撞成直角,小腹完全陷下,後背誇張的凸出,身後剛剛成型的梅花玄印也直接潰散,隨之整個人像一枚被髮射出的炮彈般飛了出去。

    砰!!

    厲明成瞬間飛出幾十丈,然後重重砸在後方的大廳立柱上,在悶響聲中又狠狠彈落,下巴先於身體着地,摔了一個無比標準的狗吃屎,兩顆帶血的大牙從他口中遠遠飛出,其中一顆很是巧合的滾落到了雲澈的腳邊。

    寒雪正殿一片安靜,只有無數下巴砸落到地上的聲音。

    “啊……啊啊……啊……”

    厲明成雙手緊捂腹部,像只蝦米般蜷縮在地上,卻久久沒有站起,嘴角鮮血混着白沫不斷流出,就連呻吟聲都格外的微弱與痛苦。

    一道道呆滯的目光落在厲明成身上,所有人,尤其是厲明成自己,都無法相信,僅僅只是承受了雲澈這麼一擊而已,爲什麼會直接不堪到這種程度。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的實力不但是真的勝過厲明成……還是遠遠的勝過!

    若是換做他人,遭受同樣的對待,面對身爲總殿主侄兒的厲明成,也斷然不敢下重手讓他如此狼狽。但他招惹的卻是雲澈這個煞星。他之前連番挑釁,剛纔又連續數次要對他下重手甚至死手,這樣的人,雲澈豈會讓他好過。

    雖然他無數次的告誡自己在神界一定要低調再低調,但,本性這種東西,若是那麼容易就能遏制或改變,也就不能稱之爲本性了。

    紀寒峯怔了足足數息,才連忙衝到厲明成身側,小心扶起他的上身:“明成師弟,你沒事吧?”

    厲明成雖然痛苦不堪,但氣息並沒有微弱太多,內傷也不是很重,紀寒峯這才重重舒了一口氣。厲明成可是總殿主沐鳳姝的親侄子,而且明面上都對他格外袒護,要是真的出什麼事,連他都會吃不了兜着。

    雲澈一腳踩過厲明成的斷齒,走到厲明成和紀寒峯的前方,面無表情的道:“五招已過,厲明成,你現在還要繼續說我作弊嗎?”

    “你……唔!”厲明成剛一出聲,嘴角便忽然涌上一股帶血的白沫,上身再度痛苦的蜷了下去。

    但身上的痛苦,又怎及他靈魂屈辱的萬一。

    爲了今天,他等待、苦修了那麼久,本以爲今日,會是他的新生,會是他一飛沖天的起點。

    沒想到,這一切,居然被一個來自下界,被一個玄力還沒有踏入神道,先前在他眼中連廢物都不如的人給毀了!

    他完全不會將這一切歸於自己的咎由自取。

    雲澈不再看他一眼,甚至沒有看一眼紀寒峯,轉身面向沐夙山道:“夙山前輩,如此,我已足夠證明我沒有作弊了吧?”

    說話的時候,他注意到沐夙山身邊的沐小藍正星眸閃閃,粉脣大張,一臉呆呆的看着他,像是完全不認識他的樣子,心下頓時得意洋洋的哼道:這小丫頭這次可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哈哈哈哈,”沐夙山大笑一聲,伸手撫須,眼神意味深長:“坦白說,縱然是我,先前雖絕不相信有人能在冰玄境中作弊,卻也無法相信一個人竟能以君玄境界的玄力,在冰玄境中停留如此之久。看來,我一直自傲的見識廣博,終究也不過是坐井觀天啊。”

    “你和厲明成的交手,非但沒有五招落敗,反而在僅僅五招之內便將他反敗,而且看起來……”沐夙山目光微動:“這還依舊不是你的全力。冰雲宮主此番爲我冰凰神宗,帶回了一個不得了的奇才啊,雖只是第一天見面,但我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如此迫切的想要看到你的未來會達到何等驚人的境地。”

    聽着沐夙山對雲澈奇高無比的評價,沐小藍本就沒有合攏的嫩脣更是大大的張開。

    “……謝夙山前輩誇獎。”雲澈微微苦笑道。這番話一出來,自己以來在冰凰神宗還低調個淡。

    雲澈先前所在的世界並沒有神道的概念,今天又纔是第一天到神界,所以根本不清楚以未入神道的玄力擊敗神道玄者是何等的驚人……或者說是“逆天”之舉。

    至少在場所有人,沒有一個人聽聞過。

    這也是爲什麼壓根沒有人相信雲澈能以自己的實力通過冰玄境的考覈。

    沐夙山在寒雪殿地位極高,高於所有殿主和導師,基本僅次於總殿主沐鳳姝。他對雲澈的這番話,別說那些剛剛通過考覈的玄者,在場的寒雪殿正式弟子都是驚的久久瞠目。

    那一道道看向雲澈的目光再也沒有了半點的蔑視和嘲諷,想到之前的鬨笑,他們唯有面紅耳赤。

    “寒峯,把玉落冰魂丹交予雲澈吧,然後帶厲明成去療傷。”沐夙山淡淡出聲,然後伸出手來:“我沒有忘記剛纔的許諾,你既已證明自己沒有作弊,那麼,除了玉落冰魂丹之外,這塊摘星石,也一併賞賜給你,它用在你身上,也定然不會辱沒。”

    “……”厲明成雖然在雲澈那一擊下痛苦欲死,但足夠他聽清周圍的聲音。雲澈嘲諷的言語,沐夙山的讚許和獎賞,他全部聽的一清二楚,而本該是主角的他,卻已根本無人注目,像個被打斷腿的死狗一樣癱在那裏,他彷彿感覺到了衆人的嘲笑和憐憫,彷彿看到了自己已經成爲了整個寒雪殿今後的笑話,只要雲澈不死,這個陰影和恥辱就會一直籠罩着他,讓他永遠都別想擡起頭來。

    “雲……澈……”厲明成牙齒打顫,大腦一片轟亂,忽然一聲野獸般的嘶吼,猛然掙脫紀寒峯,以一個扭曲的姿勢撲向了背對他的雲澈,一把寒冰長劍被他抓起,凝聚着他癲狂之下的所有力量,在狂吼中刺向雲澈的後心。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雲澈不但背對厲明成,而且相距只有短短不到五丈距離,沐夙山臉色微變,但如此短的距離,縱然是他想出手阻攔都已不及,而沐小藍只能來得及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

    “啊—”

    在厲明成出手之前,雲澈已無比清晰的感覺到一股不斷瀕臨失控的怨毒正死死的鎖在自己的身上,早有防備。在厲明成出手的剎那,他已如閃電般折身,讓厲明成瘋狂下的一劍直接刺空,隨之,雲澈的臂肘狠狠向後砸去,層層碾碎厲明成的玄力氣場,重重轟擊在他的心口上。

    在力量爆發的那一瞬間,雲澈的眼神微動,心中低念一聲:糟了。

    厲明成這癲狂下的一劍凝聚了他所有的力量和怨恨,根本沒有留有任何的護身之力,這一下本不算太重,卻必定會讓此時狀態的他重傷……

    “嗚哇啊啊啊啊……”

    大殿之中響起一陣無比淒厲的慘叫聲,厲明成當空噴出一道足有一丈多長的血箭,像個破了洞的血袋般灑血橫飛出去,與此同時,一聲大吼在雲澈的耳邊炸開:“住手!!”

    幾乎在雲澈擊中厲明成的同時,飛撲而來的紀寒峯竟忽然出手,一道冰冷的玄氣毫不留情的轟在雲澈的後背上。

    誰都沒有想到厲明成會忽然喪心病狂之下偷襲雲澈,更沒有人想到,紀寒峯竟也會忽然對雲澈出手。紀寒峯可是已達到神元境中期的寒雪殿正式弟子,和厲明成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根本不是雲澈所能承受。

    雲澈如被山嶽轟頂,眼前猛的一黑,被狠狠轟飛了出去。

    “雲澈!”

    沐小藍一驚驚呼,迅速飛身而起,將橫飛中的雲澈牢牢接下,然後快速卸去他身上的餘力,她剛要詢問雲澈傷勢如何,但忽然感覺到他身上竟似乎沒有受傷的跡象,頓時愣了一下,纔有些弱弱的問道:“你……沒事吧?”

    雲澈全身氣血翻騰,他雙手攥起,目光猛然轉向紀寒峯,一股戾氣衝頂而出:“紀……寒……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