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紀寒峯一掌將雲澈轟開,然後連忙飛身接住厲明成。手掌剛一碰觸到厲明成的軀體,全身便狠狠抖了一下。

    厲明成氣息無比混亂,並且在以極快的速度衰弱,身體一片酥軟,像是斷了所有骨頭。瞳孔則已大幅度渙散,口中血流瘋狂涌出,伴隨着虛弱不堪的絕望呻吟,全身如將死一般不斷抽搐。

    他的心口,呈現着一個足有碗口大小的凹陷,觸目驚心。

    厲明成是從紀寒峯身邊衝出,紀寒峯離兩人最近,雖然來不及阻攔厲明成對雲澈出手,但足夠來得及阻攔雲澈反擊厲明成,他沒有這麼做,而是趁着雲澈重擊厲明成之時攻擊雲澈,因爲在這個“正當”的時機之下,就算把雲澈給重傷廢了,也沒有人能說他什麼。

    但他絕沒有想到,厲明成在雲澈的重擊之下,竟會傷到如此地步。

    紀寒峯大腦一陣懵然,後背直竄冷氣。他片刻都不敢忘記厲明成可是總殿主的親侄子,所以一直都在明裏暗裏的巴結,剛纔趁機攻擊雲澈,也是爲了給他出氣,卻做夢都想不到厲明成竟會直接被傷成半個死人。

    以總殿主對厲明成的袒護,怪罪下來……單單一想,紀寒峯已是不寒而慄。但他此刻後悔也已來不及,猛的轉身,將所有怨氣都撒向雲澈:“雲澈!你竟敢出手如此惡毒!!”

    “發生了什麼事?你們都圍在這裏做什麼?”

    這時,一個帶着無盡冰冷和威嚴忽然從天而將,隨之,一抹藍影從虛空中走出,面如朝雪,峨眉如劍,面罩寒霜,正是寒雪殿總殿主沐鳳姝。

    她的到來,讓這裏混亂起來的場面瞬間冷凝。

    沐鳳姝目光橫掃,一眼看到了被紀寒峯抱在身前,全身染血,氣若游絲的厲明成,臉色陡然一變,藍影一晃來到了厲明成身前,手掌落在厲明成身上的同時,全身原本冰寂的氣息瞬間暴亂,帶着巨大的怒氣瘋狂釋放。

    這可是來自寒雪殿總殿主的憤怒,整個寒雪正殿都彷彿一下子墮入了寒冰煉獄,所有的元素都完全停止了流動,寒雪殿中所有人都瞬間臉色蒼白,全身瑟縮,他們感覺到自己的血液,甚至靈魂都在被冰封凍結。

    “是誰,是誰下的手。”

    沐鳳姝轉過身來,聲音格外的平淡,但即使是玄力最弱的那個人,都清楚的感覺到了一股陰寒之極的殺氣。

    在自己的地盤上,自己的親侄子竟然被人重傷到如此地步,她豈能饒恕!

    一道道目光悄然轉向了雲澈,剛纔沐夙山的稱讚與獎勵,讓他們無比豔羨,而此刻,只有深深的憐憫。

    他們無比相信,這一次,雲澈是絕對死定了——即使是厲明成偷襲雲澈在先。

    “回……回總殿主,”紀寒峯牙齒在打顫,出口說出第一句話後,他便心猛的一橫,起身直指雲澈:“是雲澈!是他下重手暗算明成師弟,把明成師弟傷成這個樣子。弟子……弟子阻攔不及,也沒有想到雲澈居然會這麼惡毒,沒有保護好明成師弟,弟子有罪,請……請總殿主重罰。”

    “你!?”沐鳳姝目光陡然落在雲澈身上,雖有三分詫異,但更多的是冰冷的憤怒與殺機。

    “你……你胡說!”沐小藍下意識的站到雲澈身前,急聲辯解道:“明明是厲明成偷襲,想要暗算雲澈,雲澈不過是……”“閉嘴!!”

    沐鳳姝一聲厲喝,嚇得沐小藍瞬間收聲。沐鳳姝顯然怒極,胸口呈現着明顯的起伏:“你當本殿主是白癡麼,這麼可笑的話也說的出來。雲澈區區帝君,明成是何等修爲,對他還需要暗算!?”

    “總殿主,”沐夙山向前道:“厲明成雖的確是雲澈所傷,但事情並非如此簡單……”

    “夠了!!”沐鳳姝臉色陰沉似水,身上蕩動的怒氣讓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口:“無論是誰,無論什麼原因,什麼理由,竟敢惡毒重傷我沐鳳姝的侄兒,我必會讓他付出萬倍的代價!!”

    “……”沐夙山張了張口,卻只能是輕嘆一聲。雖然是厲明成偷襲在先,但云澈反擊的那一下實在太重,將厲明成重傷到近乎瀕死也是既成的事實,面對徹底暴怒的沐鳳姝,他也是愛莫能助,只能暗中傳音沐小藍:小藍,馬上傳音你的師尊,現在能保下雲澈的,應該只有你師尊了……唉,怕是也來不及了。

    “紀寒峯!馬上把雲澈給我拿下!”沐鳳姝雖然怒極,但以她的身份,斷然不會屑於親自向一個後輩出手,她目光一掃沐小藍:“我看誰敢阻攔。”

    “是!”紀寒峯也正一肚子憋屈沒處撒,一聽命令,連忙應聲,將厲明成放倒在地,然後爆射而出,雙手齊出,直抓向雲澈的喉嚨。

    “不要!”

    沐小藍在驚呼聲中擋在雲澈前方,但一隻手卻忽然抓在她的肩膀上,將她遠遠的推開。

    籠罩他的,是寒雪殿總殿主的憤怒與殺機。她在整個冰凰神宗,都有着最上層的實力和極高的地位。換做他人,早已嚇得心怵腿軟,但云澈的瞳眸之中卻沒有一絲的恐懼,有的,只有濃烈到駭人的陰戾。

    在藍極星,天玄大陸也好,幻妖界也好,他都是絕對的王,是隻手遮天的存在,無人敢觸犯他……他豈能忍受這樣的對待!

    先前一直竭力壓抑的憤怒與戾氣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瘋狂釋放。他雙手攥起,雙目如餓鷹一般死死盯住迫近的紀寒峯,口中發出沙啞的低吼:“想拿下我……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居然還妄想反抗,不自量力!”雲澈的話讓紀寒峯一聲冷笑,他俯空而下,直取雲澈,周圍的氣機全部被他的力量牽引,化作一個密度極高的力量風暴,罩向雲澈全身。

    wωω •ttκā n •c o

    厲明成雖玄力已入神道,但他帶給雲澈的壓迫,尚不及死在他手上的軒轅問天。所以面對厲明成時,他根本毫無壓力。

    但眼前的紀寒峯卻全然不同,他的玄力高達神元境六級,氣息不但遠勝軒轅問天,還要明顯勝過沐小藍!絕對是雲澈今生所遇最強大的對手。

    當空降下的威勢無比可怕,這是和厲明成完全不在一個層面的神道之力。這股威勢之下,他全身驟僵,身體已先於他的意志作出反應,調動全身力量抵在身前。

    砰!!

    如被天外飛石狠狠砸中,雲澈全身劇震,被撞擊的橫飛而去,紀寒峯腳下停頓,臉上的冷笑卻更加陰毒,手臂猛然抓向雲澈被轟飛的方向,隨着他手勢的快速變化,雲澈倒飛中的身體忽然閃現出一個藍色的六角玄陣,閃現的剎那,便以雲澈的身體爲媒介無情爆開。

    “嘶……”周圍衆玄者全部被駭的臉上失色,沐鳳姝的命令是“拿下”,他們本以爲紀寒峯是會將雲澈制服,然後封住他的玄力,沒想到,竟然會下這麼重的手。

    這一下,雲澈很可能當場橫死,縱然能不死,也必定受到極重的重傷。

    “這……”沐夙山猛的向前一步,但結果已經鑄成,他也唯有再次發出一聲低嘆。

    “雲澈!!”沐小藍大驚失色,失措的飛撲過去,她剛剛靠近,卻看到雲澈竟單手支地,緩緩的站了起來。

    所有的目光,被一瞬間引回了雲澈的身上,雖然雲澈只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起身動作,卻讓他們眼瞳放大,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雲澈的衣服已經殘破,胸口和後背各印着三道半尺長的血跡,但已經沒有鮮血在流出。除此之外,他的氣息竟幾乎完全沒有衰減,瞳眸之中也沒有絲毫的渙散,唯有讓人觸之不寒而慄的兇狠。

    “什麼?!”紀寒峯臉上的冷笑消失,目光一下子沉了下來。剛纔那一擊,他有足夠的把握將雲澈徹底廢了,再不濟,也會絞斷他全身一半以上的骨頭。

    但他竟然站了起來,身上只是多了幾道不輕不重的傷痕?

    不對!他一定只是強撐,不可能沒受重傷。

    “雲澈,你……你沒事吧?”沐小藍呆看着他,惴惴的問道。

    “閃開!”雲澈的目光,卻是死死的盯在紀寒峯的身上。他此時可怕的樣子,讓沐小藍嚇得倒退了一步,一時都不敢向前。

    “煉獄!”

    雲澈的身上如有一座火山噴發,玄力瞬間暴增,玄氣的顏色也轉爲淡赤色,他雙手擡起,劫天誅魔劍橫空而落,在一聲震天般的轟鳴中砸落在地,深深刺入鋪就大殿的神石之中。

    “哦!!?”沐夙山目光劇變,雲澈此時的氣息所產生的威壓感,赫然已臨近神元境五級的強度!

    他先前還說過他戰勝厲明成時一定還不是全部實力,但斷然想不到,他隱藏的實力竟可怕如斯。

    君玄境五級的玄力……釋放出了堪比神元境五級的威勢!!

    這次,就連沐鳳姝也眼神微變,剛纔還翻騰不休的憤怒逐漸被越來越深的震驚取代。

    “小子,你竟然……”直面雲澈威勢的紀寒峯已震驚的不知該如何形容。

    雲澈不發一言,雙手抓起劫天誅魔劍,飛身而起,硃紅的劍身在揮舞間捲起恐怖絕倫的毀滅風暴,向紀寒峯橫掃而去。

    “你以爲這樣,就配當我的對手?”紀寒峯牙齒微咬,低吼一聲,迎着雲澈一躍而起,竟直接伸手抓向雲澈的劍身。

    但剛要臨近,他的臉色便猛的一變,瞳孔深處閃過剎那的驚恐。因爲迎面轟來的劍威之可怕,遠遠的超出了他的預料,讓他的靈魂竟陡生恐懼!

    紀寒峯反應極快,手掌閃電般的收回,全身猛的翻轉,向後倒翻而去。

    轟!!!!!

    劫天劍砸落在地,神石鋪成的地面瞬間爆碎,蛛網一般的裂痕向周圍快速延伸,一直蔓延到三十丈之外。以劍身爲中心,一股重劍風暴橫卷而去,讓所有人的視線都出現了長久的扭曲。

    這還好是在神界,若是天玄大陸,周圍百丈空間都會完全坍塌。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