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妖皇大殿一片大亂時,小妖后和雲澈終於到來。他們來的可以說正是時候,卻也驚險萬分。因為若他們再來的稍遲一分,雲輕鴻的血色轟雷一旦爆開,他將必死無疑。

    在歸來妖皇城的路上,雲澈想了十幾種自己用來閃亮登場的英姿,足夠霸道和威凌的台詞更是想了幾十套。畢竟,身邊有了小妖后這個超級大靠山,就算是面對明王,他也可以盡情的嘚瑟一番。

    妖皇殿的大亂,讓他眉頭鎖起,而一眼看到雲輕鴻和慕雨柔的狀態時,這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拋之腦後,他驚呼一聲,再也顧不得其他,以最快的速度沖了下去。

    「爹,娘!!」

    「澈……澈兒!!」

    看著視線中越來越近的雲澈,雲輕鴻和慕雨柔雙目都是朦朧失神,如在夢境之中。雲澈飛墜而來,撲到雲輕鴻和慕雨柔身前,急促的道:「爹,娘,你們怎麼樣……傷的重不重!」

    以他之能,一眼便看出慕雨柔雖受了傷,但並無大礙,但云輕鴻面白唇紫,上衣被鮮血染紅大半,不僅是重傷,而且元氣巨損,他想也不想,左掌一下子按到雲輕鴻的胸口,全力運轉大道浮屠訣,將吸納的天地之息全部灌輸到他的身體之中。

    「澈兒……你還活著……我的澈兒沒有死……太好了……太好了……」慕雨柔顧不得這裡是哪裡,所有的一切對此刻的她而言都已不重要,她撲上來緊緊抱住自己的兒子,已是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雲澈輕輕的道:「孩兒還沒有對父母好好盡孝,又怎麼能讓自己就這麼死去……爹,娘,這段時間,一定讓你們又擔心又傷心了……」

    在雲澈灌輸入的天地之息下,雲輕鴻的傷勢快速舒緩,就連五感都變得清明。他看著雲澈,這個鐵一般的男兒也是淚眼婆娑:「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你還活著……這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孝……我這條命,就算是馬上散了……也再無遺憾。」

    「爹,你不要說傻話!」雲澈斬釘截鐵的道:「別忘了,你的兒子可是神醫!你這點傷……損失的這點精血又算得了什麼!爹,娘,你們放心,我一定會讓爹恢復……完完全全的恢復!」

    「好……」雲輕鴻閉上眼睛,這簡短的一個字,卻透著太大太大的欣慰。此刻他身負重傷,精血巨損,小妖后雖然回來,但周圍依然強敵環繞,以淮王所擁有的勢力,危機,絲毫沒有解除。但此刻的他,卻是微笑帶淚,沒有了一絲的緊張、怨恨和憤怒,唯有欣慰和滿足……他們全家可以再次團聚,這已是他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有的奢望。

    小妖后的目光緩緩掃過全場,嬌嫩的唇瓣間,卻是冰冷刺骨的聲音:「誰來給本后解釋一下,究竟發生了何事!」

    小妖后的聲音帶著一股極其沉重……比之以往還要沉重不知多少倍的威壓。即使不直面她的目光,僅僅是聽著她的聲音,便呼吸不暢,全身僵硬。

    本以為已經死去的小妖后,卻在新皇登基加冕之日歸來,還是帶著金烏印記,覺醒金烏血脈歸來!這無疑是幻妖界歷史上最驚異、最尷尬的一幕。

    妖皇侍衛總統領向前一步,聲音有些哆嗦的道:「小妖后,你四個月前音訊全無,金烏雷炎谷又被強行打開,但封印關閉后,你卻未能從裡面出來……所有人都以為你已經在金烏雷炎谷遇難。所以……所以……今日,是……是……新皇的登基大典……」

    「登基大典?」小妖后緩緩轉眸,冰冷的目光如幽寒冰刃一般直射淮王,還有站在他身後的所有人:「淮王。你可真是好大的威風啊。那身皇衣,又豈是你配穿的!」

    妖后盈怒,那股驚人的壓迫感讓所有人瞬間窒息。一些在這幾個月間匆忙投誠淮王的人都是心緒大亂,心驚膽戰,手足無措。但更多的勢力……尤其是那些很久之前就隸屬淮王府的勢力,他們互相使著眼色,逐漸的,連最初的慌亂都平息了下來。因為小妖后死而生還又能如何?淮王一系的實力本就遠遠勝過了小妖后一系。這短短几個月,更是再一次大幅度膨脹……小妖后現在除了妖皇一族的萬年聲望與餘威,又有哪裡能和淮王相比!!

    小妖后的出現,不過是讓這場登基大典多了一個麻煩而已!今日不要說是小妖后,就算是先妖皇死而復生……也別想阻止淮王登基!

    在快速的眼色交流中,淮王勢力諸人的心緒都快速平穩了下來。事已至此,他們已經沒有退步的餘地,更沒有必要!仲王向前一步,迎著小妖后的目光道:「小妖后!你四個月前忽然中斷大典,然後棄前來參加大典的天下群雄於不顧,一去不返,整整四個月杳無音訊。我們所有人都以為你已經在金烏雷炎谷落難。」

    「這幾個月,若不是淮王……不!若不是新皇主持大局,幻妖界必已大亂!新皇登基,是天下推舉,眾望所歸……你,有何理由指責新皇!」

    面對的是小妖后,但仲王卻是言辭激烈,毫不客氣,毫無顧忌的大聲指責,顯然已是根本不將她當成這幻妖之帝。

    「仲郡王,你好大的膽子!」慕雨白一聲怒吼:「你竟敢對小妖后如此不敬,出言不遜,看來你們是準備明面上謀逆了么!!」

    「仲郡王說的有何錯!?」赫連狂大吼一聲,將慕雨白的聲音硬生生壓下:「小妖后,你還活著,當然是意外的好事,但你不聲不響消失四個月,幻妖界也都以為你已經死了。那麼,『小妖后』也自然已成歷史!如今新皇已是皇衣加身,木已成舟,於情於理,如今真正的幻妖之帝,是淮帝王!而不再是小妖后!」

    「呵!」慕飛煙冷笑:「身為妖皇一族的守護家主,你竟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來!你們赫連家祖宗百代的顏面,都被你們這代人丟盡了!」

    「哼!」赫連狂面不改色:「我們赫連一族,真正守護的是幻妖明君!守護的是幻妖界的安定!且不說小妖后是個女人,就才能而論,新皇遠勝小妖后!論人心所向,新皇更勝小妖后!新皇本就比小妖后更適為幻妖之帝!小妖后之前百年之所以能成為幻妖之帝,有的僅僅是妖皇血脈而已!現如今,她棄正搖擺中的幻妖界於不顧,忽然消失四個月,引得天下一片大亂……如今回來,還有何威信、何面目繼續統領幻妖界!」

    在雲澈的天地之力下,雲輕鴻的傷勢總算穩定了下來,臉色也好看了許多。雲澈心中暗鬆一口氣,轉過臉龐,盯著淮王,淡淡冷笑:「身負守護使命,曾經高喊著對妖皇一族忠誠不二,至死不渝的人,現在居然在昂首責罵小妖后……真是好大的威風!好恬不知恥的嘴臉!我倒想問問這位赫連家主,是誰統一了曾經動亂不休的幻妖界?是誰讓幻妖界萬年安和,人與妖和平共處!是誰帶領你們守護家族一統天下,讓你們萬年立於幻妖之巔!又是誰,讓某些吃裡扒外,不知廉恥的郡王一出生就享盡榮華!是妖皇族……還是這位你恨不能撲上去跪舔的所謂『新皇』!?」

    「你……」雲澈一出聲,赫連狂的心中便猛的一突,四個月前的陰影在心中蘇醒放大,讓他一時之間竟是不敢還聲。

    「你居然堂而皇之的說這淮王比小妖后更適合成為幻妖之帝,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沒有妖皇一族,他淮王根本連個屁都不算,他有何資格與小妖后相提並論!」雲澈目光一厲,沉聲道:「你們口口聲聲的指責小妖后無故消失四個月……那你們怎麼不去問問這所謂的新皇,小妖後為什麼會消失四個月?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啊!!」

    「雲少家主,究竟是怎麼回事?」天妖域主秦征急切道:「四個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真的是淮王……」

    雲澈目光轉移,面對全場注視,淡淡的道:「各位在妖皇城停留了數月,想必也該多少聽聞了淮王府早已昭著的野心!不過,這淮王府不但早懷謀逆之心,而且遠比你們想象的要惡毒千萬倍!四個月前,便是他淮王……還有他消失多年的父親明王,趁小妖后以妖皇璽強開金烏雷炎谷之機,在金烏雷炎谷中對小妖後下毒手!當時我因為偶然發現金烏雷炎谷開啟,也進入了其中!結果剛好遭遇了他們暗殺小妖后!小妖后和我被逼至絕境,被逼墮入死亡之海!」

    「什……什麼!!」大殿中驚聲一片。蘇項南道:「一入死亡之海,根本必死無疑,那你們是如何……」

    「當然是因為金烏神靈的庇護!」雲澈冷麵道:「妖皇族是金烏神靈唯一的傳承者,它豈會願意看著最後的傳承血脈就此斷絕,所以將我們從死亡之海中救起……否則,小妖后與我都早已葬身其中!這等弒君逆賊,大逆不道,天地不容……今日,竟會被奉為新皇……簡直是幻妖界萬年之恥!」

    雲澈的話,讓大殿頓時鬧哄一片。淮王一聲冷笑,陰沉的道:「雲澈,你說夠了么!本皇原本對你們雲家,還多少有那麼一些敬意,但……今日,真是讓本皇大失所望!雲輕鴻污衊本皇,本皇一忍再忍。你雲澈一出現,本皇便知你定然會說出和雲輕鴻一樣的說辭……真是果不其然!你們雲家為了陷害本皇,還真是煞費苦心,不遺餘力!」

    雲澈冷眼看著他,目光帶著戲虐,如同在看一個努力表演小丑。

    「但可惜,你們的陷害卻有著一個可笑的漏洞。」淮王冷笑道:「金烏雷炎谷一旦進入,除非封印重生,否則絕無任何方法出來,這一點,天下皆知。但四個月前,在雲家、慕家、蘇家進入金烏雷炎谷之後,到封印重生之前,本皇一直都在妖皇城中,從未離開過!在場無數的人,包括你們雲家很多人都是親眼所見!你說是本皇對小妖後下的毒手……難道本皇會分身不成!那日大典忽然中斷之後,本皇就再也未見過小妖后,這漏洞百出的污衊,不過是讓你們雲家蒙羞的笑料!」

    淮王的臉更加陰沉了下來:「你們雲家拚命陷害本皇,雖然無恥下作之極,但似乎也算是一種對妖皇一脈的忠心,所以本皇尚且可以一忍再忍!但……雲澈小兒,你污衊本皇也就罷了,竟還膽敢污衊我父王的聲譽!!」

    「我父王一生淡泊名利,與世無爭。一百多年前便辭別先妖皇,遊走幻妖界,過那閑雲野鶴的生活……這一點可謂天下皆知!這百多年來,不要說別人,就連本皇都再也未曾見過父王,你一雲家小兒……」淮王直氣憤的全身直哆嗦:「竟膽敢污本皇父王,已是觸及本皇底線……你雲家,今日必須給本皇一個交代!否則,休要怪本皇再不留任何情面!」

    「你要交代?」雲澈剛要開口,小妖后那冷漠到極點的聲音便從上空傳來:「那本后,就親自給你個交代!!」

    小妖后灰衣輕盪,猝然出手,眉心間的印記閃耀起剎那的赤金光華。

    「王爺小心!!」

    淮王的護衛快速閃身,想要擋在淮王面前。但下一個瞬間,誰都沒有看清小妖後有什麼其他的動作,淮王的身上忽然火光一閃,隨著「乒」的一聲刺耳破碎聲……

    淮王的隨身空間直接崩塌破碎,一個釋放著赤紅火光的玉印,在眾目睽睽之下,從淮王破碎的隨身空間中飛彈而出,然後在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力之下掠起一道赤紅色影痕,飛到了小妖后的手中。

    「那是……妖皇璽!!」

    「是妖皇璽!!」

    「妖皇璽……這……」

    那外形、光芒、氣息……根本就是這世間唯一的妖皇璽!能一擊轟碎一個中期帝君的隨身空間,這是足以讓舉世皆驚的力量。但眾人已是無心關注於此,因為他們都是眼睜睜的看著它從淮王被轟碎的隨身空間中飛出……

    大殿之中頓時轟然一片,就連屬於淮王勢力的人都是臉色劇變,神色惶然,淮王的面孔更是徹底僵硬。

    「淮王!!」慕飛煙一聲怒吼:「你既然說大典之後,再未見過小妖后……那這妖皇璽,為什麼會在你的身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