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畢竟是爲師的救命恩人。”沐冰雲道。

    “但師尊也報答的太太太過啦!”沐小藍不服氣的道:“身爲弟子,就要聽師尊的話,要好好的敬重、侍奉師尊,但他……”沐小藍聲音小了下去,嘀咕道:“卻像是師尊在侍奉他一樣。”

    沐冰雲搖頭而笑,輕聲道:“雲澈成爲冰凰宮弟子,只是方便他達成目的的臨時身份而已,你也知道,三年之後,他就會永遠離開吟雪界,迴歸他所在的藍極星。爲師對他的關照,並非完全是因爲他對我的救命之恩,而是他值得爲師,或者說值得我們冰凰神宗如此對待。”

    “咦?”沐小藍一臉驚訝。

    “爲師所中的炎毒,來自遠古虯龍的龍息,其毒性之烈,連大界王都無計可施,而云澈卻可用短短一個月予以淨化。他此番能救爲師之命,那麼將來,我們宗中若有重要之人中了相似的不解之毒,他同樣可以救命。哪怕將來他已不在吟雪界,也可前往他所在的星球求助於他。”

    這個解釋,讓沐小藍總算開始有些理解師尊對雲澈的過於優待:“哦!我明白了……這方面想的話,他真的蠻厲害的……”

    “雲澈自己也深知這一點,所以,他一切也都接受的心安理得。”沐冰雲輕然道。

    “心安理得……”想起雲澈那一副十足十“心安理得”的樣子,沐小藍就一肚子不服氣,一陣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嘀咕。

    “小藍,”沐冰雲目帶深意的看了她一眼:“雲澈的外在、心性和行事風格對女子而言會頗爲危險,尤其是涉世未深的少女。你今後要常與他接觸,還是稍加小心爲好。”

    第一次聽到沐冰雲忽然說起雲澈的“不是”,沐小藍頓時精神一震,馬上應聲道:“哼!他雖然有些方面很厲害,但始終都是一個無恥的下流男人,這一點我可沒忘記,所以一定會小心的。”

    “……”見沐小藍完全會錯了意,沐冰雲也沒有多加解釋,微笑一聲:“我們走吧。”

    ——————————

    偌大的冰凰宮安靜無比,就像是一個完全獨立,與外界徹底隔絕的冰冷世界。雲澈一個人走在其中,幾乎連自己血液流動的聲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雲澈隨便選擇了一個起居室,裏面頗爲寬敞,但也格外簡單清冷,沒有什麼能特別激起雲澈好奇和興趣的地方。牀是和冰雲仙宮裏一樣的冰晶寒牀,連張可以遮蓋的冰蠶絲被都沒有。

    出了起居室,雲澈直接前往了上方的修煉室。

    修煉室全部都是關閉狀態。雲澈走到最近的一間修煉室前,手掌放在石門上,頓時,他肩上的冰凰銘玉一閃,石門也閃爍了一瞬同樣的光芒,然後隨之而開。

    一股寒氣迎面而來,內部白茫茫一片,雲澈擡步走了進去,後方的石門也自動閉合。

    這間修煉室在由雲澈的冰凰銘玉開啓第一次後,便與他冰凰銘玉的氣息綁定,之後,這間修煉室也唯有他才能打開,其他冰凰弟子若無許可,將無法強行入內……當然,宮主除外。

    裏面,赫然是寒冰的世界。比外界更加的寒冷,冰元素也更加濃郁,數不清的冰靈如螢火一般在其中輕靈飛舞,再加上不斷繚繞的冰霧,赫然描繪着一個如夢境般的世界。而讓雲澈大吃一驚的,是這個世界居然一眼望不到邊際,他的靈覺快速釋放,一直延伸到三百里之外,才總算碰觸到了盡頭。

    也就是說,這個修煉室,足足有三百里長寬!

    雲澈此刻終於明白沐冰雲那句“內部空間要遠比看到的大”的含義。

    這些修煉室明顯運用了高等的空間法則,使得內部空間要比外面看起來的大百倍不止。這裏的氛圍、氣息也和外面完全不同,完全就是一個純粹爲了修煉而存在的小世界。

    到底是神界,單單是修煉室,都絕非下界所能理解和想象。

    近乎殘酷的寒氣和過於濃郁的寒冰氣息對其他玄者而言都會是頗大的壓力,但卻讓雲澈很是舒服。他放棄了繼續在冰凰宮中亂轉的打算,席地而坐,靜心凝神,就着這裏的氣息開始恢復自己的體力和玄力。

    雲澈的恢復能力本就遠異於常人,即使在氣息渾濁稀薄的下界,他都能在短時間內將虧空的玄氣或極重的傷勢完全恢復。在這天地靈氣無比濃郁的神界,他的恢復能力也跟着數倍的提升,才短短几百個呼吸的時間,他全身的痠痛便完全消失不見,整個人如同泡在溫水之中,萬千的溫暖細流從所有的方向涌入他的體內,滋養着他的軀體,快速恢復着他虧空的玄力。

    凝心回覆的狀態之下,不知不見間,一天的時間悄然而過。而這,也是雲澈到來衆神之界的第一天。

    秉着“低調”的基本原則,帶着小妖后“絕對不許惹事”的死命令,雲澈到來吟雪界的第一天就大鬧寒雪殿,一肘子廢了總殿主的親侄子,一劍廢了一個監督考覈的正式弟子,隨後不但全身而退,還以不入神道的玄力修爲,成爲冰凰宮的正式弟子,打破了整個冰凰神宗的歷史。

    於是,毫無疑問,他的名字在寒雪殿傳開,在冰凰宮傳開,甚至傳到了冰凰神殿。

    換言之,在到來的路上至少唸叨了八百遍要“低調”的雲澈,在到來的第一天,名字就在整個冰凰界傳的沸沸揚揚。

    在修煉室中睜開眼睛,雲澈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全身舒爽無比。短短一天,強開“轟天”帶來的副作用便完全消失,體力和玄力都恢復了十成十。這讓他心中無法不久久驚歎,和這裏的氣息相比,藍極星的氣息,真的只能用“渾濁不堪”來形容。

    他現在都已經開始懷疑,自己到時回去之後,搞不會需要相當之長的時間來重新適應藍極星的氣息。

    “還有三十個月,”雲澈自言自語道:“茉莉,我一定要見到你。哪怕……是一個完整的永別。”

    雲澈剛要起身,忽然間,他胸口一悶,呼吸一下子停滯了下來,整個修煉室的冰靈、冰霧也全部靜止在了那裏。

    一股並不過於沉重,但磅礴浩瀚,猶若蒼天正在緩慢傾覆的無邊威壓籠罩而下。

    這……這是什麼!?

    雲澈心中震驚到極致,他有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感覺,這個忽然沉下的威壓似乎在籠罩着全世界,籠罩着所有的空間……

    隨着這股威壓的沉下,逐漸的,雲澈別說呼吸,全身幾乎動都不敢動,就連心跳都幾乎完全停止,他感覺自己忽然像是面對着整個宇宙的蒼莽,在其面前,自己只是一顆微小到近乎不存在的微塵。而面對這股遮天威壓的,絕不只是雲澈一人。冰凰宮、冰凰界、吟雪界……乃至整個東神域的所有神界,都被籠罩其中。

    也在這時,一道蒼莽渾厚,猶若來自遠古的聲音,在無盡的空間之中,在東神界所有星界,所有玄者的耳邊響蕩:

    “神域四萬界,東神域獨佔九千。玄神大會,爲我東神域三千年一屆之盛會。然今,因諸多重大緣由,距上屆玄神大會雖僅過七百年,新一屆玄神大會已在眉睫。”

    這個聲音之下,整個東神域彷彿忽然靜止,陷入了完全的安靜。所有的玄者都高高仰頭,看向了天空。驚呆中的雲澈也在這時明白過來,這居然是對整個東神域的傳音!!

    單單一個星界,都不知要比藍極星大多少倍。覆蓋整個東神域……連自己所在的特殊修煉室都能直接滲透進來的傳音……這是何其恐怖的力量!何其恐怖的境界!

    神界的力量境界,居然可以達到如此根本不可想象的程度!這真是的是“人”,所能擁有的力量嗎?

    神道之力,雲澈一直有着很深的嚮往和敬畏。而此刻,他今生第一次對力量層面,產生了一種“恐懼”的情緒。

    他兩生面對過太多遠比他強大的對手或敵人,他一個個的戰勝,一個個的超越。而面對眼前的力量,他無比清晰的感覺到了“高不可攀”。

    “此屆玄神大會僅有十年籌備,雖是倉促,但其意之重,勝過往屆所有。且此屆玄神大會,會由梵帝界、宙天界、月神界、星神界聯手舉辦。”

    這番話,對雲澈而言觸動最大的在“星神界”三個字,因爲那是茉莉所在的星神。但卻是讓整個東神域一片驚然。

    往屆的玄神大會,從來都是由宙天界來舉辦。

    而這一次,居然是梵帝、宙天、月神、星神——東神域四大王界一起舉辦!

    這絕對是東神域史上第一次,亙古未有!

    但憑這一點,這一屆的玄神大會就絕不尋常。

    “此屆玄神大會之預選,將設於宙天珠之內部世界。三十月後,便爲玄神大會召開,預選開啓之期。啓前三個月,爲報名之期,宙天界也將對東神域開放。”

    東神域衆界再次一片震盪,無數的神道玄者……尤其是年輕玄者目光陡然釋放出興奮、難以置信的光芒。遮天之音說的清清楚楚,這次的預選賽場,居然是設置在宙天珠內!

    宙天珠可是在神界唯一現世,縱然在遠古神界都是超然存在的玄天至寶。若能參加這次玄神大會,哪怕沒有任何名次,單單只是進入宙天珠內部,沾染宙天珠的至寶氣息,都將是不可估量的裨益!

    然而,東神域的興奮氣息並沒有持續太久,接下來的聲音,便如一大盆冷水澆下,對雲澈而言,更是始料未及……將他瞬間砸懵的一記悶棍。

    “玄神大會期間,宙天珠之神力將籠罩整個宙天神界。因籌備時間和宙天珠神力之所限,此屆玄神大會之規模將遠異往屆。唯年齡一甲子以下,且神力不弱神劫境者方可報名預選。因宙天珠之神力非凡軀所能承受,屆時所有玄力低於神劫境者,將無法以任何方式進入宙天界,在其中者,亦將被強制斥出。”

    ——————————————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