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依靠玉落冰魂丹,玄力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但體內玄氣卻一直在有些焦躁的動盪,這也是必然的副作用。

    雲澈喚出劫天劍,雙手抓緊劍柄,但劍身卻猛然垂落,重重的砸在地上。

    雖然玄力增長,但常態之下,依舊難以駕馭足有千萬斤的劫天誅魔劍。

    雲澈眼神一凝,“煉獄”開啓,身上玄氣暴漲,劫天劍猛烈轟出,恐怖劍威之下,前方大片空間的氣流被一瞬間排空,雲澈大吼一聲,全身燃起金烏神炎,劫天劍全力揮舞,劍身所指,轟出一片片災難火海。

    轟轟轟轟轟轟……

    修煉室的溫度急劇升高,冰霧消散,冰靈在驚慌中快速湮滅,隨着最後一聲火焰轟鳴,雲澈一下子跪倒在地,劫天劍也重重砸在地上,險些脫手飛出。

    六十七劍!

    玄力提升三個小境界,讓他已經能在“煉獄”狀態和金烏炎加持之下,全力揮舞劫天劍六十七次。這已是極大的進步,如果此刻面對紀寒峯,他就算不強開轟天,也有足夠的把握戰勝他。

    但,這樣的進步相比於遙遠到目不可及的目標,依舊太小太小。

    “如果……能在常態之下自由駕馭劫天劍……”雲澈喘着粗氣,低聲自言自語着。

    常態……

    他擡起頭,忽然想到了當年太古玄舟之下的空間風暴……以及空間風暴之中自己軀體和玄力強度近乎質變的飛躍。

    他後來知道,最初的空間風暴是來自太古玄舟的空間穿梭,而之後不斷加劇的空間風暴,則是來自茉莉的刻意干涉……爲的,就是要一次次撕裂他的極限。

    每一次撕裂極限後的“重生”,都是一次突破。

    撕裂……極限……

    雲澈的瞳孔深處,猛的閃過一抹異芒。

    他直起身來,從天毒珠中取出了一枚閃爍着星辰之芒的方形奇石——來自沐夙山的摘星石。

    雲澈輕輕一躍,躍到了摘星石之上,然後緩緩坐下,頓時,一股清涼的氣流從摘星石涌上,緩緩籠向他的全身,讓他精神一明,全身的疲憊感都隱隱消卻了一些。

    這種氣流對其他人而言會比較陌生和神奇,但云澈卻是熟悉之極……因爲這分明是天地靈氣!

    它的作用,居然是聚攏天地之氣!

    先前的一些零星關於摘星石的講述,讓雲澈以爲它的作用是可以加快玄氣的流轉,沒想到竟是聚攏天地之氣……不愧是沐浴星辰之芒而形成的奇石!

    這個發現,讓雲澈驚喜不已。他馬上凝聚精神,開始運轉大道浮屠訣。

    神界的天地靈氣本就比之下界精純濃郁數倍,再加上摘星石神奇的聚攏能力,涌入雲澈體內的天地靈氣頓時如洪流一般,快速的恢復着他虧空的玄力。

    兩刻鐘後,雲澈睜開了眼睛。

    短短兩刻鐘,他虧空的玄力便已完全恢復!

    這樣的速度,簡直堪稱驚天動地,足以讓沐夙山這樣的強者都目瞪口呆。

    躍下摘星石,雲澈重新抓起劫天劍,眼神忽然變得兇狠決絕。

    “轟天!!”

    嘭!!

    玄氣炸開的聲音劇烈如山嶽崩塌,暴走的力量攪的整個修煉室氣流一片混亂,雲澈如化作了一隻暴怒的野獸,劫天劍瘋狂轟出,帶起噩夢般的災厄風暴。

    一聲震天巨響,修煉室地面猛然炸裂,碎石紛飛,第二劍之下,地面直接掀起,第三劍,剛剛飛散起的碎石全部被毀成微小的碎粉。

    雖然僅僅三劍,雲澈的雙臂便已出現崩裂,滲出道道血絲,但云澈卻沒有絲毫要停止的意思,眼神依舊如喋狼般兇狠,第四劍,劫天劍上已蔓起赤紅火焰,轟出的剎那,前方十幾裏瞬間化作一片死亡火海。

    轟!轟!!轟——

    每一劍,都是他力量的極致,每一劍,都彷彿在面對生死之敵。

    整整七劍之後,雲澈終於一聲悶哼,暴走的玄氣完全泄盡,劫天劍甩手飛出,他整個人也重重跪倒在地,全身瘋狂顫慄,數百道血流從他身體的各個部位流瀉,快速染遍他的全身。

    “轟天”狀態絕非現在的他所能駕馭,在“轟天”狀態下全力轟出七劍,所承受的負荷可想而至。雲澈如今全身上下無一處不是痛徹心扉,所有骨頭都彷彿已經碎裂,每一塊肌肉,都在劇烈的抽搐着,經脈,更是斷裂了近三成。

    “咳……咳咳……”雲澈手撐地面,連吐數口血塊。

    這樣的傷,落在別人身上,已是半個死人。

    對玄脈,更是不可逆的重創。

    雲澈癱在那裏,緩了好一會兒,才艱難的挪動身體,一點一點的靠近摘星石,隨着他的挪動,身後拖起了一條越來越長的血痕。

    雖然身體在極度的痛苦中抽搐,但他的眼神卻透着近乎扭曲的興奮。他的手碰觸在了摘星石上,便再也沒有力氣挪動半分,就連喘息,都變得格外虛弱。

    就是這樣……

    就是這種……撕裂極限……瀕臨死亡的感覺!

    雲澈居然笑了起來,他癱在那裏好一會兒後,忽然牙齒一咬,一聲嘶啞的低吼,身體一下子翻上了摘星石,然後以一個扭曲的姿態艱難坐定,開始運轉大道浮屠訣。在摘星石神奇的力量之下,天地靈氣快速聚攏,涌向雲澈的身體,恢復着雲澈的軀體和玄脈。

    這一次和方纔全然不同。先前只是玄力的耗盡,而這一次,是身體無比嚴重的創傷,以及玄力的嚴重透支。

    當初在弒月魔窟面對弒月魔君時第一次強開轟天,後果是他用了整整七天才完全恢復。

    而且普天之下,也唯有他能從那樣的狀態下完全恢復,且不留任何後遺症。換做他人,別說能完全恢復,能夠不死都是奇蹟。就算能保住命,也會是身體與玄脈全部殘廢的結局。

    而這一次……

    一個時辰之後,雲澈的臉色已散去蒼白,趨於紅潤。

    兩個時辰之後,他的氣息便已格外平穩。

    四個時辰後……雲澈緩緩睜開了眼睛,兩抹沒有任何虛態的寒芒一閃而過。

    短短四個時辰,他的傷,還有玄力,已是完完全全的恢復!

    “好!”

    雲澈從摘星石上一躍而下,落下之時,劫天劍已重新抓在手中,同時身上也再次炸開狂暴的氣浪。

    纔剛從“轟天”帶來的噩夢後果中恢復,他便再次強開“轟天”。

    力量一瞬間變得無比龐大,千萬斤的劫天劍在手中都變得格外輕靈,但與此同時,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重壓下顫抖,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爆裂。

    雲澈眼神兇狠,劫天劍凝聚着他全部的意志和最極限的力量轟向前方……每次開啓“轟天”,都幾乎是將自己置於絕地。每一次全力轟擊,都會讓自己向死亡深淵更近一步。

    他在搏命,強行服下玉落冰魂丹是搏命,現在依舊是搏命。而他如此拼命,只是爲了能有機會再見茉莉一面。

    因爲那是茉莉,所以,值得他不惜一切。哪怕只是一個見面的機會。

    當!!!

    劫天劍遠遠飛出,雲澈再一次癱倒在地,身體在顫抖中瑟縮,身下很快蔓起一大灘鮮血。

    這次,依然是七劍,最後一劍,更是火焰加持之下,消耗最爲巨大的“滅天絕地”,讓他雙臂的血管和經脈幾乎全部崩斷,尤其右臂,血流如噴泉一般灑出。

    視線變得恍惚,縱然全身劇痛,也無法阻止他意識快速模糊,他猛咬舌尖,死命的不讓自己昏迷,然後拖動着幾乎不屬於自己的軀體,挪向摘星石。

    “嗄……我可以……撐得住……我一定……可以……”

    幾乎是吊着最後的一口氣,雲澈爬上了摘星石,再次進入了恢復狀態。

    同樣的事,發生在其他玄者身上,僅僅一次,身體和玄脈縱然不廢掉全部,也會廢掉大半。

    龍神的軀體,荒神之力帶來的恢復能力,以及來自邪神的玄脈……這世上能以這種方式任性搏命的,也唯有云澈。

    四個時辰之後,雲澈再次恢復。他離開摘星石的第一時間,“轟天”便再次開啓……

    “轟天”狀態下,只需極短的時間,便會讓他玄力極度虧空,全身重創至瀕死,如果稍有不慎,或者雲澈意志崩潰而來不及回覆,他就極有可能會橫死當場。

    當年在太古玄舟,他更多的,是軀體上的壓力,玄力上的壓力相對小很多。

    而這一次,卻是軀體和玄脈上的雙重絕地。

    修煉室被破壞的滿目瘡痍,在劫天劍殘留的毀滅力量下,連自我修復的速度都變得有些緩慢。雲澈就這樣在其中強開轟天,瘋狂釋放力量至瀕死,再借助摘星石和荒神之力回覆,再開轟天,再回復……

    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一個月又一個月,周而復始。

    這其中伴隨的巨大痛苦、絕望感,以及稍有不慎就會慘死的可怕後果,他彷彿全部視而不見,像是一個忽然入了魔的瘋子,以這種非人道的殘酷方式瘋狂修煉着……

    他並不知道這樣修煉的後果會是什麼。但,想要達到那個太過遙遠的目標,他就必須狠狠撕裂自己的極限……這是茉莉教給他的東西,也是他現在所能想到的唯一的方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