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到來神界之前,雲澈就從沐小藍口中知道了“沐寒逸”的名字,知道他在冰凰神宗,乃至整個吟雪界,都是超然出塵,是連沐一舟這等人物,都絕對難以企及的超然存在。

    沒想到這麼快,然就見到了這個沐小藍口中簡直如神話一般的人物。

    沐寒逸的到來,讓整個世界的色調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似乎天生有着讓人自慚形穢的能力,盛氣凌人的沐一舟在看到他時,眼神和神態間瞬間沒有了哪怕半點的傲然,就連頭顱都下意識的低了幾分:“神凰第一宮沐一舟,見過寒逸師兄。能在這裏見到寒逸師兄,真是太巧了。

    “寒逸師兄,您……您怎麼會來這裏?”沐落秋目不轉睛,心臟狂跳,聲音都帶着些許輕顫。

    “寒逸師兄……他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沐寒逸?”風陌驚呼道,雖然他纔到來寒雪殿三個月,但沐寒逸之名,他早已是如雷貫耳,或者說整個冰凰神宗上下,根本無人不知沐寒逸之名。

    冰凰神宗是吟雪界玄者嚮往的最高聖地。而沐寒逸,就是這個最高聖地的年輕弟子中,立於最最巔峯,爲全吟雪界年輕玄者所敬佩、仰視、嚮往、傾慕的人,真正如神話一般的天之驕子。

    風陌雖從不自慚,但也絕不曾奢望能和這等人物有什麼交集,沒想到然能在入寒雪殿三個月後,親身見到傳說中的沐寒逸。

    “奉師尊之命,前來寒雪殿拜訪夙山前輩。”沐寒逸微笑道:“一年未見,落秋師妹的修爲進境良多,着實讓人欣喜。”

    被沐寒逸準確的喊出名字,甚至上次有過照面的時間,還得到了他的讚賞,沐落秋頓時激動驚喜的有些眩暈,有些結巴的道:“寒逸師兄……過獎了……”

    沐寒逸目光側過,看向了手裏還抓着柳杭的雲澈。順着他的目光,沐一舟連忙道:“寒逸師兄,他……”

    沐寒逸卻是輕一擺手:“一舟師弟不必多言,我是循聲而至,所以這裏的事,我已聽了個大概。雲澈師弟,先把這位師弟放下來如何?你放心,我保證一舟師弟和落秋師妹定不會對你出手。”

    第一次見面,沐寒逸卻是一口喊出雲澈的名字。他始終面帶溫和如風的微笑,眸光平淡如靜水,全身上下溢動着一種難以描繪,卻讓人不自禁想要折服的微妙魅力。

    沐寒逸在冰凰神宗的聲威之重,絕對要遠遠超出雲澈此刻的預想。有他這句話在,縱然是切齒之恨,沐一舟和沐落秋也絕對不敢再對雲澈出手。

    雲澈沒有猶豫,手掌很自然的一鬆,柳杭從他五指間癱落而下。

    壓制自己的力量和箍着自己頭顱的手掌同時消失,被嚇破膽的柳杭一聲怪叫,不顧腿上的傷勢,連滾帶爬的衝向沐一舟和沐落秋,一直縮到了沐一舟的腿後,哆嗦着不敢說話。

    雲澈籌碼已失,沐一舟雖然不敢馬上動手,但一直死憋的怒氣幾乎要衝炸他的腦袋。他雙手攥的“啪啪”直響,強忍着咬牙道:“寒逸師兄,雲澈他不但出手惡毒,重傷了我堂弟柳杭,還仗着有冰雲宮主相護對我們兄妹多次出言相辱,甚至要殺了柳杭,簡直罪不可赦!無論如何……都不能饒恕他!”

    “不是的!”沐小藍快步跑到雲澈的身側,替他急聲解釋道:“雲澈傷柳杭師弟是事出有因,是柳杭師弟搶奪同殿師弟的資源在先,他剛纔挾持柳杭師弟是爲了……只是爲了自保而已,並不是真的要殺他。寒逸師兄你最通情公正,你……你一定要幫幫雲澈師弟。”

    “好了,先看看柳師弟的傷勢吧。”沐寒逸微微搖頭,在柳杭身前俯下身來,目光掃過,然後將一枚雪白的藥丸推入其口中,隨之手掌按在他的心口,緩聲道:“放心好了,雲澈師弟下手頗有分寸,雖傷及腿骨頭骨,但安心靜養的話,不出半個月便可痊癒。”

    柳杭身上的傷對凡人來說確是重傷,但對於一個神道玄者而言,卻可以在不算長的時間內痊癒。

    沐寒逸不但爲他查視傷害,還親自以玄力助他將藥力化開。柳杭激動的幾乎如在夢中,音調飄忽的道:“謝……謝寒逸師兄……”

    “喂!你不說點什麼嗎?”沐小藍悄悄拽了拽雲澈的袖口:“他可是寒逸師兄!就算在冰凰神殿,都是最最厲害的人,整個吟雪界都幾乎沒有人不知道他。他不但超厲害,而且人特別特別的好,一定會爲我們主持公道的。呼,本來都要被嚇死了……你的運氣怎麼可以這麼好!”

    雲澈應聲:“……噢。”

    藥力化開,柳杭的血流完全止住,臉色好了很多。沐寒逸的手從柳杭的胸口移開,卻並沒有馬上起身,而是問道:“柳杭師弟,方纔小藍師妹說,這件事的起因,是你搶奪同門師弟的資源,這件事是真的嗎?”

    剛剛有所緩和的柳杭被這麼一問……還是被沐寒逸問,頓時嚇得臉色再次一白,冷汗涔涔而下,哆嗦着嘴脣道:“我……這……”

    “柳師弟不必緊張。”沐寒逸淡淡而笑,目光中沒有怪責,也沒有逼迫:“誰年輕的時候沒有過驕狂自負,又有誰沒有做過錯事呢。大方的承認,不是什麼羞恥的事,而是真男兒所爲,若能改之,更是值得原諒和讚賞。”

    “說來慚愧,你師兄我當年初入冰凰宮時,也曾因一時貪念,偷偷竊取了宮主的一**玉盞寒液。”

    “寒逸師兄……你……”柳杭愣住,所有人也都愣住。誰都沒有想到,沐寒逸當年竟竊取過冰凰宮主的東西……還是他自己主動爆出。

    “好在我最終悔悟,主動向宮主坦白此事。宮主重重責罰了我,卻並沒有將此事外宣,反而在責罰之後,將那**玉盞寒液賜給了我。”沐寒逸頗爲感觸的輕嘆一聲:“偷竊宮主寶物,和搶奪同門資源,自然是前者之罪更重數倍,但在我悔悟之下,宮主依舊選擇寬恕。若你搶奪同門資源一事是真,那麼坦然承認,並認錯改過,相信雲澈師弟和被你所搶的師弟,都終會選擇原諒。你今後在寒雪殿,也將受到更多的尊重。所以,柳杭師弟,你意如何?”

    雲澈的眉角動了動……爲勸慰一個寒雪殿的師弟,竟不惜自爆當年“醜聞”。這絕非常人所能擁有的心胸魄力。

    有沐寒逸的過往相襯,言語相慰,柳杭對於承認和認錯然幾乎感覺不到了牴觸感,反而有一種溫熱的東西在胸腔中生出,他努力的擡起頭,道:“前幾日,是寒雪殿發放月俸的日子,而且還發放了雪綾子。我就和狄奎一起,想要……想要搶奪風陌的雪綾子,沒想到他就是不交……於是還把他給打傷……今天的事,的確……的確是因爲我搶奪師弟資源而起。”

    “而且,不僅僅是風陌,在他之前,我還搶奪了很多來自下界的師弟的雪綾子……”

    見不得人的事,就這麼一股腦的倒了出來,他垂下頭:“今天的事,都是因爲我的錯而起……請師兄責罰。”

    “很好。”沐寒逸拍了拍柳杭的肩膀,微笑道:“責罰就不必了,你身上的傷,便是對你今日之錯的懲罰,已足夠了。希望你能牢牢這些傷。若你能就此自警改過,那麼,多年之後,你一定會真心感謝雲澈師弟留在你身上的傷痕。”

    “我……一定銘記寒逸師兄的教誨。”柳杭何止是心悅誠服,甚至都有些熱淚盈眶。

    沐寒逸起身,手掌輕輕一推,頓時,一枚白色的藥丸被輕風所託,徐徐的飛向了風陌。風陌下意識的將它抓在手中,一時懵住。

    “風陌師弟,這枚淨雪丹可以輔助你傷勢療愈,對你的玄力修爲也會大有好處,效用是雪綾子的數倍,算是我代柳杭師弟向你賠罪。寒雪殿是我們冰凰神宗極爲重要的地方,任誰都不願看到同門相斥。若你能不計前嫌,那就太好了。”

    風陌愣了好一會兒,才手足不錯,結結巴巴的道:“我我我……謝……寒逸師兄……我……我已經不怪他了。”

    沐寒逸頷首微笑,轉向沐一舟和沐落秋道:“一舟師弟,落秋師妹,這件事因柳杭師弟犯錯而起,雲澈師弟傷他,也算是道義之舉,而且並非不可逆之傷,若柳杭師弟能因此改過,那麼反而是件好事。既如此,今日之事,便就此了結,互不追究如何?”

    “嗯!好好!我聽寒逸師兄的。”沐落秋小雞啄米般的點頭,目光閃閃的盯着沐寒逸,基本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

    “寒逸師兄之言,一舟定是遵從。”沐一舟微微欠身。說完,他嘴脣動了動,微一咬牙,終是目視雲澈,恨恨的道:“只是,雲澈這小子委實太過囂張惡毒!若是就這麼扯平,我實在是……心有不甘。”

    “呵呵,當然不能就此扯平。”

    沐寒逸卻是笑了起來,忽然目視雲澈,臉色稍稍肅然:“雲師弟,柳杭師弟雖然有錯,你爲阻攔他欺凌同門而傷他也就罷了,但你之後將他挾持時卻下手過重,還險些傷了他的性命,這便太過,也怪不得一舟師弟心中難衡。所以,若要一舟師弟對今日之事不再追究……你須給一舟師弟一個承諾。”

    “什麼承諾?”雲澈直接回道,眼神毫無波瀾。

    沐寒逸身上的光環太過耀眼,在他的映襯下,其他所有人的存在都變得格外淡薄。

    沐寒逸道:“你需保證,絕不將從一舟師弟和落秋師妹手下劫走柳杭師弟這件事說出去!”

    沐寒逸簡短的一句話,讓目光狠辣,心中恨極的沐一舟頓時臉色僵住,久久說不出話來。雲澈也是目光一晃。

    兩個神魂境後期的人,被一個未入神道的玄者從眼皮底下把人劫走,這件事若是傳出去,沐一舟和沐落秋絕對會成爲一大笑柄……尤其在冰凰宮內,幾乎都會沒臉見人。

    這個承諾狠狠的點醒了沐一舟,是在護他,也何嘗不是在維護雲澈。

    本是劍拔弩張,完全撕破臉的局面,卻被沐寒逸輕描淡寫的化解。這一個“承諾”,更是在雲澈和沐一舟中間,插上了一個互不追究的完美平衡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