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起來,大界王……會不會是個很可怕的人?”雲澈心裏想着,口中不自覺的就問了出來。

    自言自語了一句沐寒逸“可怕”,被沐小藍一頓啐,但問及大界王,沐小藍卻是撲閃了一下眼睛,小心翼翼的道:“好像……是有一點可怕啦。我有幸見過大界王一次,雖然是很短很短的時間,但……全身像是被什麼好沉重的東西壓着,完全喘不動氣,那種感覺有一點可怕,那之後過了好多天,我都沒有緩過來。”

    雲澈:“……”

    “而且,聽說大界王一旦生氣,是會很恐怖的。幾千年前,大界王有一次被觸怒,冰封了吟雪界近十分之一的版圖,讓好幾個國家瞬間葬滅。千年前,師尊生死不明的那段時間,大界王在炎神界的地盤上把三大宗主全部打成重傷,還把炎神界掌控的十三個小星界全部給毀掉了……要不是後來師尊恢復了記憶和力量回來了,後果肯定更可怕。”

    “嘶……”雲澈狠吸一口涼氣……我去!這特麼豈止是可怕!凍結吟雪界十分之一的版圖已是駭人聽聞,毀滅十三個小星界,這尼瑪……

    殺人如草芥都是殘暴的極致了,這一個不高興就毀一片星界……那殺人還不跟吹口氣一樣簡單隨意。

    萬年老處女……果然是可怕到極致的生物,絕對靈魂扭曲,心理變態!

    綵衣守寡百年都變得性格有些極端……萬年啊,着實是沒辦法想象!

    “啊!我我我……我怎麼好像在說大界王的壞話!”沐小藍被自己嚇了一跳,然後拼命的晃頭,連忙轉口道:“大界王纔不是可怕,而是……而是應該有的威嚴。而且,大界王是好了不起的人,我們吟雪界到現在,接近有九十萬年的歷史了,大界王是九十萬年曆史中,唯一一個成就神主境的人,也是因爲大界王,我們吟雪界在神界的地位提升了好多好多,周圍的那些星界,這萬年之中再也沒有人敢觸犯我們。”

    神主境……雲澈不自覺的仰頭,心中暗歎一聲。神玄七境的最高境界,沐冰雲當初說過,這是足以主宰天地的無上境界。

    但對於神劫境都是奢望的雲澈而言,那個境界太過飄渺,他都無法想象一個人若是到了那樣的境界,會是強大到怎樣的程度……或許,真的就是人類中的神了吧,可隨手之間移星換月,毀天滅地。

    而身爲星神的茉莉,她的完整狀態,也是那樣的夢幻境界。

    在藍極星,他立於當世之巔。而到了神界,他才發現自己如微塵般渺小,而茉莉,卻依舊是至高的存在。

    自己,居然和這樣的茉莉日夜不分了整整七年,此刻回想之下,七年之中和茉莉的每一個剎那,皆如虛幻的夢境。

    “而且,大界王還是神界有名的美人哦。”沐小藍眸光閃亮,帶着深深的憧憬。

    “額?美人?”這……雲澈就有點詫異了。

    “那當然。”沐小藍的臉頰上竟在這時浮現出了一抹迷朦之態,輕語道:“以前,我覺得妃雪師姐是這輩子見過的最好看的人。後來,因爲師尊,我有幸見到了大界王,我才知道,真的有人可以美的像……唔,就像是夢一樣。雖然,我沒有見過傳說中的龍後神女,但是,我相信,大界王一定不會比她們差的。”

    “龍後神女?那又是什麼?”對神界基本一無所知的某人問道。

    “嗯?你居然連龍後神女都……”剛轉過眼眸,沐小藍便反應過來:“噢!差點忘了你是剛來神界的土包子。”

    雲澈:“……”

    “身爲師姐,就告訴你好了。龍後神女呢,是兩個神界無人不知的兩大絕世神女,關於她們,神界一直流傳,如果上天對於世人有十分寵愛的話,那麼有六分都給予了龍後與神女。”

    “這麼誇張?”雲澈雖不以爲然,但也很是好奇。

    “神女呢,就在我們東神域,”沐小藍頗有些驕傲的道:“她是我們東神域四大王界之首——梵帝神界界王的女兒,世人都稱她爲‘梵帝神女’。傳說中,她有着金色的頭髮和眼瞳,有着神界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的仙顏,她所到的地方,就連天上的星光都會因爲她而黯怯。有那麼多的男子……而且是超厲害的人,都爲了她甘願赴死,而且死而不悔。”

    “切。”雲澈暗中撇了撇嘴,心中鄙視着這些“沒見過世面”的男人。美女他見多了,他的大小老婆各個都是絕世美女,雖然這裏是神界……但一個女人的相貌再好看,也總不可能勝過他的雪児和綵衣。

    “不僅如此,她更有着梵帝神界百萬年歷史中最強的天賦,年僅九歲,就完成了傳承儀式,而且是有史以來最完美的契合度與完成度。到了現在,在梵帝神界,梵帝神女的聲威都幾乎超過了梵帝界王,據說就連修爲,都已和梵帝界王相差不遠,簡直就是上天賜予東神域的奇蹟。”

    “而龍後呢,是西神域最……啊!師尊!”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返回了冰凰宮,三十六宮正門前,沐冰雲正靜立雪中,冰肌仙軀,似神話中的雪仙,聖潔幻美的讓人幾乎不敢用目光褻瀆。

    “師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沐小藍停止她的講述,快步來到沐冰雲面前,同時沒忘記告狀:“師尊,雲澈師弟他剛纔又闖了大禍!要不是剛好遇到寒逸師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我知道。”沐冰雲微微點頭:“我方纔一直在側。”

    “啊?”沐小藍脣瓣大張。

    “不然,你以爲我爲什麼敢強剛沐一舟,我又不是不想要命的人。”雲澈理所當然的道:“沒有沐寒逸,師尊也會出面的。而且師尊出面,肯定比沐寒逸好一百倍。”

    “哈?”沐小藍徹底懵了:“師尊,雲澈師弟,你們……”

    “雲澈在冰凰宮三個月寸步未離。先前卻察覺到他的氣息忽然匆忙離開,且去的是寒雪殿的方向,想來應該是有要緊之事,於是我隨同觀望。”沐冰雲的雪眸輕輕的看了雲澈一眼,目光帶着深意。

    “……”沐小藍的嘴脣過了好一會兒才合攏,然後小聲嘀咕道:“師尊,你對他真好。”

    “雲澈,你過來。”沐冰雲道。

    “是。”雲澈應聲靠近,來到了沐冰雲的身前。

    沐冰雲雪手伸出,白玉般的手指輕輕按在了他的胸前,須臾便移開,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深隱的訝然,隨之道:“小藍,雲澈,接下來七日,你們便留在修煉室中,但勿要修煉,而是靜心斂氣,以在七日之後玄力、魂力皆達到最完美的狀態。”

    雲澈不明所以,沐小藍卻是驚喜出聲:“難道……”

    “不錯,”沐冰雲脣瓣傾起一抹很淺的笑:“宗主已最終決定,七日後,冰凰宮的弟子也可入冥寒天池,現在,所有冰凰宮應該都已得到消息。”

    “太好了!”沐小藍像只小兔子般跳了起來,一張小臉興奮的像是花兒盛開:“三個月前師尊這樣說的時候,我還不敢相信。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冥寒天池……是什麼?”下界來的土包子虛心問道。

    “雲澈,你可還記得,我當初向你說過的葬神火獄?”沐冰雲道。

    雲澈點頭:“記得。那裏面有一條至少數十萬年壽命的遠古虯龍,下方,有着一條諸神時代遺留下來的炎脈……”

    說到這裏,雲澈似有所悟:“難道,冥寒天池的下方……”

    “不錯。”沐冰雲輕頷螓首:“我們吟雪界,也有一條諸神時代遺留下來的神脈,是相悖於炎神界炎脈的寒脈。這條寒脈的存在,造就了吟雪界的氣候,也在長久的歲月中,衍生了冥寒天池。”

    “吟雪界的第一位先祖,她的力量,就是源自這條寒脈。先祖留下的記憶中記載,這條寒脈,極有可能就是上古神靈冰凰所留下,冥寒天池,便是冰凰在諸神時代的居住之地。若這一切爲真,那麼,這片吟雪界,在諸神時代應該就是屬於冰凰神靈的領地。”

    “原來如此。”雲澈若有所思。

    “但,和炎神界的百萬裏葬神火獄相比,我們吟雪界的冥寒天池卻小的多,只有三十里,不及葬神火獄之萬一。相對的,寒脈也脆弱的多。冥寒天池的池水被玷染,或寒氣被吸納,淨化和恢復都需要很長的時間,因而,冥寒天池一向極少開放,縱然是長老、宮主,也唯有在面臨突破時纔會被允許進入。”

    “對於弟子,則向來只有神殿弟子,且是最頂尖的神殿弟子纔會被偶爾特許進入,這也幾乎是宗門之中最大的封賞。至於允許冰凰宮弟子進入,則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而且,每一宮都可擇一百名優秀弟子進入。”沐冰雲的神色間晃過一抹複雜。

    他們三十六宮就只有雲澈和沐小藍兩個弟子,都不需要選擇。

    “哦。”雲澈點頭,也難怪沐小藍會興奮成那個樣子:“爲什麼這次會特許冰凰宮的弟子進入……而且還是這麼大的數量?”

    “我也很好奇。”沐小藍附和道。

    沐冰雲卻是看着他:“你心裏應該有模糊的猜想吧?”

    “那天的宙天之音?”雲澈回道。

    “萬歲強者,縱然再修千年,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提升。但,一甲子之齡下的頂尖玄者在宙天珠內修煉千年,無疑將會有數個層面的提升,爲東神域平添一千個絕世強者。極少讓外人染指宙天珠的宙天界卻爲培養外界玄者而如此不惜宙天珠之力,我們吟雪界……也自然要不惜冥寒天池之力了。雖然,還不知道這背後究竟隱藏着什麼,但若不及早做準備,真的來臨時或許就晚了。”

    雲澈:“……”

    “也是因爲三個月前的宙天之音,宗主選定親傳弟子之期也大爲提前。七日之後開放冥寒天池,核心目的便是選定親傳弟子。不過,這與你們兩人並無關係,你們要做的,就是儘可能不浪費在冥寒天池中的每一個剎那,這樣的機遇,應該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