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少家主,這是楚將軍送來的九千年純陽參,以謝少家主讓他右眼復明。」

    「哦,送葯閣去。」

    「少家主,這是紫刈王府送來的三百斤紫陽玉,以謝少家主治癒其三少王爺玄脈之傷。」

    「哦,送葯閣去。」

    「少家主,這是宣王府送來的『九罡避邪珠』,此珠全幻妖界唯有三顆……」

    「哦,送葯閣去。」

    「額……這也送入葯閣?」

    「管它什麼,先扔進葯閣再說。」

    「……是是。」

    「少家主,蘇家少主蘇止戰求見。」

    「哦,送葯閣去……嗯?蘇止戰?你帶他過來吧。」雲澈打了個呵欠,總算稍稍擺正了一下坐姿。上一世,他和師父的腳步踏遍滄雲大陸,所醫救的人不計其數,在師父的熏染之下,他每救一個人,心中都會生出巨大的滿足感。後來師父遇難,他性情大變,在滄雲大陸非但再未救一人,殺的人,也要不知多少倍的超過救的人……

    隨著心境的變化,他如今再以醫術救人,已是再無當年的那種滿足感。

    很快,蘇止戰走了進來,不過他並非是一個人進來,他的身邊,還有一個一身華貴長裙的少女,少女看上去十六七歲,玉顏朱唇,很是可人。她螓首微垂,腳步婷婷,雙手緊張的纏著腰間的裙帶,從進入到來到雲澈的身前,只悄悄看了雲澈一眼,便再也不敢抬頭。

    「雲兄弟,」見到雲澈,蘇止戰迅速向前幾步,滿面感激的道:「你對我蘇家大恩如山,但因一些瑣事牽絆,卻直到今日才登門道謝,實在是不該,還望雲兄弟海涵。」

    「蘇大哥哪裡的話。」雲澈起身相迎,笑著道:「舉手之勞,蘇大哥不必太放在心上。蘇老前輩這些日子狀況如何?」

    蘇止戰笑著道:「爺爺這段時間一改往日的死氣沉沉,每日精神奕奕,整個人就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雲兄弟的靈藥也要比我們預想的還要神奇的多,這才短短七日,爺爺的玄關之傷已經愈了七八成,再有幾天,定能痊癒。這些天,爺爺正愁著該準備什麼像樣的謝禮呢。」

    「謝禮就不必了,能讓蘇老前輩康復,是我的榮幸……蘇大哥,還沒介紹……你身邊的這位是?」雲澈用目光示意蘇止戰身邊的少女。這個女孩他略有印象,應該就是蘇家的人,記憶中,似乎那日在蘇家的某個角落察覺到過她的氣息……作為妖皇城的名人,那天在各個角落偷看自己的蘇家人很多,她似乎是其中之一?

    見雲澈主動提及自己,那個少女頭更加低了下去。蘇止戰連忙道:「這是舍妹蘇止兮,年方十七歲。止兮,還不見過雲少家主。」

    少女向前,輕輕欠身:「小妹蘇止兮,見過雲大哥。」

    才說一句話,她螓首又低低垂了下去,一抹紅霞從她的玉顏悄然蔓延到耳際。

    「原來是止兮妹妹……沒想到蘇大哥氣勢剛猛如虎,卻有一個如此淡婉如水的妹妹,哈哈哈哈……快請入座。」雲澈笑著道,心中自語道:嗯?蘇止戰居然還有個妹妹,看樣子,好像還是胞妹……不過他帶自己妹妹來幹嘛?

    「不了,」蘇止戰一擺手,然後神態略微扭捏起來:「雲兄弟,我這次來,其實是因為小妹的事,額……」

    蘇止戰聲音一頓,然後,雲澈的耳邊便響起了他的凝玄傳音:「那個……那日雲兄弟在醫治我爺爺時,小妹其實就在側房……在雲兄弟走後,小妹就整日神情恍惚,茶飯不思……爺爺說是小妹得了心病,唯有雲兄弟才能治癒,所以要我無論如何都要把小妹帶來交給雲兄弟,還要我送到之後……必須馬上離開……」

    雲澈:「……」

    「咳,」蘇止戰輕咳一聲,拱手道:「小妹身心抱恙,而雲兄弟醫術通天,想必定然不在話下……哦,家父剛才傳音給我,說家中有大事發生,要我把小妹送到后立即折返。那……一切就拜託雲兄弟了!待小妹痊癒,我一定請雲兄弟好好的喝一杯……先告辭……告辭。」

    蘇止戰話還沒說完,就已轉過身去,一溜煙就沒了影……讓雲澈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雲澈的心中,幾千隻烏鴉橫飛而過。

    靠!這特么什麼事兒!你們蘇家好歹是守護家族!這小姑娘好歹是蘇家家主之女!居然主動免費送貨上門?還是蘇弘博的意思?

    你們蘇家的節操呢!

    而事實,蘇老爺子絕對不是個沒有「節操」的人,反而精明之極。那日,雲澈對他的觸動極其巨大,接下來幾天,他開始全面的了解關於雲澈的所有事,得出結論:這是個在各個領域都無人可及,全面超越當年雲輕鴻的人,如今才二十歲出頭,便已是名震幻妖,將來之成就,怕是根本無人可預想。若說將來他將俯瞰整個幻妖界,估計都不會有人懷疑。

    而且他雖然歸來雲家不久,卻為了家族,不惜直面擁有絕對實力的淮王,為了救小妖后,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入金烏雷炎谷,足以看出他非但不會是險惡之人,反而至情至義。

    再加上另一個消息:他應該並沒有婚配。

    簡直就是這世上再完美不過的孫女婿人選!

    隨著他驚人醫術的展現,名望更是越來越盛,簡直如日中天。那些門當戶對,膝下有女的,只要是腦子正常的,想到的第一個女婿人選肯定會是雲澈!如今,妖皇城之亂餘波未平,好像還未有人向雲家提親,也或者是不敢……於是蘇老爺子當機立斷,直接「送貨上門」,蘇止兮是蘇家公主,和雲澈門當戶對,年齡更是合適,性格又是最討男人憐愛,相貌更是國色天香……他就不信雲澈會不「簽收」。

    要是顧忌所謂的顏面,行動的晚了,估計到時候送上門當小妾都得排隊。

    於是就出現了這種讓雲澈直接懵逼的情況。

    蘇止兮安靜楚楚的站在那裡,香腮紅霞久久不褪,螓首低垂,再不敢看雲澈一眼……她在緊張和羞赧,但看起來,似乎並不是很排斥蘇弘博這看似荒唐之極的安排。

    兩個人相對無語,氣氛很是尷尬。這種情況,當然不能讓人家小姑娘先開口,雲澈向前幾步,靠近到她身前……幾乎都能感覺得到她心臟緊張的「噗通」的聲。

    「你……身體哪裡不舒服?」

    「我……」蘇止兮緊張的雙手把裙帶抓的死死的。

    看著少女不知道怎麼回答,雲澈微笑著伸出手:「你把手伸給我,讓我試一下你的脈象。一個人的身體狀況如何,通過脈象,就可以知道至少七八成。」

    看著雲澈伸出的手掌,蘇止兮張了張嫩唇,然後緩緩的伸出潔白的小手……才伸到一半,就被雲澈手掌前伸,一把握住。

    「啊……」蘇止兮一聲輕吟,下意識的小手一縮,但卻被雲澈牢牢握住,她臉上的紅霞快速的蔓延到雪頸,螓首更是幾乎垂到胸前。她的玉手還是第一次被男子握住,熾熱的男子體溫和來自雲澈的手掌觸感,讓她心兒狂跳的幾乎要跳出胸膛。

    雲澈的手掌繼續向前,從她的手掌,一直握到她的皓腕,卻沒有去試她的脈象,而是看著她嬌羞欲滴的樣子,笑眯眯的道:「止兮妹妹,其實,我有一個秘密,所有人都不知道?」

    蘇止兮抬起頭,眸光朦朧的看著他。

    「這個秘密就是……」雲澈臉龐靠近,笑容變得危險起來:「我……其實是個大——色——魔。」

    「……」蘇止兮美眸輕顫,嫩唇張開,怔看著近在咫尺的雲澈,然後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少女的笑顏明媚無暇,讓人賞心悅目。如果不是雲澈有著太強的免疫力,估計都能直接失神,他一陣無語,弱弱的道:「我都說我是大色魔了,你就不覺得害怕?居然還笑……」

    蘇止兮手掩唇瓣,面若粉脂,輕輕的道:「真正的壞人,才不會說自己是壞人……大色魔也一樣。」

    雲澈嘴巴一張,無奈的道:「這年頭,壞人說實話都沒有人信了么!」

    「嘻……」蘇止兮輕笑,雲澈無比「坦誠」的言語非但沒起到預想的效果,反而似乎讓她的緊張感消卻了很多:「你如果是壞人的話,那妖皇城之中,就沒有好人了。」

    「額,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難道我長的就這麼像好人?」雲澈指著自己的面孔道。他的手還握著蘇止兮嫩滑的皓腕,似乎都忘記要鬆開了。

    「這是爺爺說的啊。」少女輕笑著道。

    「……」雲澈一本正經的點頭:「你爺爺說的對。既然這樣的話,那我這個好人就邀請止兮妹妹……一起談談人生好不好?」

    蘇止兮垂首,聲音輕輕的道:「爺爺和父親要我一切都聽雲大哥做主。」

    「……」雲澈抬頭望天……這真的是親爹和親爺爺么?

    ……………………………………

    蘇止兮和雲澈獨處了整整一個下午,直到夜幕開始降臨,蘇止兮才離開……而且,是由雲澈親自送回蘇家。整個下午,雲家上下都很有默契的沒有一個人去打擾他們,所有拜訪雲澈的人也都被他們推卻。

    在雲澈去送蘇止兮回蘇家時,雲家上下已經開始討論雲家馬上就要有少夫人了……甚至連該選擇哪一天成事都開始了激烈的討論。蘇家和雲家同為守護家族,蘇家勢力又是無比強盛,蘇家公主身份、家世、性情、容貌、天賦也都無可挑剔,從各方面上來講,都是最適合不過的少夫人人選。

    雲澈一直把蘇止兮送到蘇家門前,才折返回來。一進家門,就被等候已久的慕雨柔拉到一邊,笑盈盈的道:「澈兒,你覺得蘇家的姑娘如何?」

    「你說止兮妹妹?」雲澈想也沒想,直接說道:「氣質淡雅不失貴氣,性情婉柔但不軟弱,長得也漂亮,身材也……咳,總之,是個很討人喜歡的女孩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