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叮……叮……叮……

    天池之水滴落的聲音讓時間的流逝變得可以捉摸。依舊平靜的池面上,原本被驚離的冰靈逐漸的安靜了下來,然後一隻接一隻,在一股股努力傳來的溫和力量下,在猶疑、好奇中,緩緩慢慢的靠近着不同的神殿弟子。

    吸引和駕馭低等的冰靈對神殿弟子而言輕而易舉,但天池冰靈太過純淨,意識太過高等,單單是不被它們排斥都無比艱難,與之交流,將其吸引至身邊,哪怕只是一隻,都艱難的遠超他們的預想。

    一刻鐘過去……半個時辰過去……一個神劫境中期的神殿弟子終於又將一隻冰靈吸引至身邊,至此,已經有兩隻冰靈在他身邊飛舞盤旋,但盤旋的很慢,而且軌跡不斷的浮動,似乎隨時都有可能遊離。

    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精神稍稍放鬆,睜開了眼睛,他看到離他最近的神殿弟子身邊有一隻冰靈在飛舞,旁邊的人則和他一樣有兩隻,目光掃過,他看到有人的頭頂赫然有着三隻冰靈。

    心中一突之下,他目光看到了遠處的沐寒逸和沐妃雪……

    兩人的身邊,竟分別有五隻冰靈在飛舞,而且飛舞的要明顯比他身邊的冰靈更加靈動,讓他都能隱約感受到它們的愉悅。

    差距太大了……沐寒逸和沐妃雪兩人在冰凰神殿不僅僅是頂尖弟子,而且頂尖的太過突出。宗中之人提到冰凰神殿,會瞬間想到沐寒逸和沐妃雪,卻不會想到第三個人。

    這次的親傳弟子之爭,人們想到的也同樣只有沐寒逸和沐妃雪,神殿中天賦排名第三的弟子……從未被納入爭論之列。

    他心中暗歎一聲,終於死心的放棄,兩隻毫不容易吸引來的冰靈被他驅散,再不理會冰靈,而是凝氣守心,開始以天池池水的寒氣淬鍊身體和玄脈。

    近乎一大半的神殿弟子,也都在半個時辰左右徹底放棄。爲追求渺茫不堪的希望而浪費半個時辰在天池中的時間,他們已是後悔不迭。

    一個時辰過去,八成的神殿弟子黯然死心,但依然有數百個神殿弟子在竭力爭取着。

    衆長老和衆宮主也都在凝心吸納天池寒氣,但他們和衆弟子全心神投入不同,全都留了五分意念在外,隨時關注着座下弟子的動靜,尤其是各冰凰宮主,冰凰宮弟子相對較弱,隨着時間的流逝,在天池之中會逐漸支撐不住。

    同時,他們也全都留意着這場前所未有的冰靈之戰,而留意的重點,毫無疑問只在沐寒逸和沐妃雪兩人身上。

    結果也並不讓人意外,他們兩人所吸引的冰靈最多,一個時辰過去,已分別有十隻冰靈在側,不相上下,其他弟子雖都是傾盡全力,但最多的一個,也只有七隻冰靈,再往下,連五隻都少之又少,差距之大,可見一斑。

    七十二長老中,有兩人並未在天池之中,而是在高空之上——沐渙之和沐芸止。沐妃雪和沐寒逸一個是其孫女,一個是其弟子,當然關切至深,就連天池寒氣都無心享受。沐渙之還算平靜,沐芸止的眸光一直在閃爍,身上的氣息更是沒有片刻安靜過,雙手也時而攥緊,時而鬆開,只有嘴巴一直牢牢閉合,不敢發出任何打擾沐寒逸的聲音。

    “目前看來,撇開冰凰血脈,寒逸在天賦之上,的確不弱於妃雪。能以男子之身到如此地步,怕是千年難遇。”沐渙之一聲自語,帶着深深的感嘆。目前看來,兩人勢均力敵,但他很清楚,三個時辰後,若兩人依然是相同數量的冰靈,那麼結果必定是沐寒逸勝出……一因他是男性,二因他極好的口碑和過人的威望。

    一聲痛苦的呻吟從下方傳來,天池邊緣,一個冰凰宮弟子的身體出現了劇烈的抽搐,臉上也全無血色,涌入他體內的寒氣開始脫離他的駕馭,瀕臨失控的邊緣。

    其所在冰凰宮的宮主瞬間睜開眼睛,從天池中飛身而起,將他一把抓出,丟到了天池之畔,那名冰凰弟子臉色頓時緩和,他愧然的起身,沒有多加言語,在池畔重新坐好。

    每個人的玄力、天賦、體質、對寒氣的駕馭能力都各不相同,超過自己身體和能力的界限,就只能離開,若強行再入天池,只會反被其傷。不過,池畔上要“溫柔”的多的寒氣,對其而言依舊寶貴無比,不敢有半息浪費。

    在第一個冰凰宮弟子之後,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弟子開始承受不住天池的寒氣,只能離開天池,來到池畔,靜心煉化和穩固今日的成果。

    而哪怕是在天池中時間最短,僅有一個時辰的那個冰凰宮弟子,都清晰無比的感覺到了自己的脫胎換骨。

    冥寒天池至純寒氣的淬鍊,萬千靈丹都無法相比。

    逐漸的,兩個時辰過去,冰凰宮三千五百弟子已全部被迫脫離天池,轉到了池畔之上。天池之中只剩衆神殿弟子,

    在沐寒逸和沐妃雪過大的優勢之下,竭盡全力吸引冰靈的神殿弟子也已越來越少,從幾百人到幾十人,再到寥寥幾個人……最後一名神殿弟子睜開眼睛時,沐寒逸和沐妃雪的身邊已各有二十隻冰靈在飛舞,他仰頭看了一眼自己周圍的十四隻冰靈,終於心灰意冷,輕嘆一聲,手臂揮灑,認命的將所有的冰靈一瞬驅散。

    世上從來不缺少天才,但缺少絕頂天才。在絕頂天才面前,天才也只能無奈的淪爲配角。

    在這場冰靈之戰進行到三分之二時,就這麼徹底成爲了沐寒逸和沐妃雪兩人之爭……這個結果,絲毫不讓人意外。

    這一切,雲澈毫無所知。此時的他,已進入了一個無比奇妙……或者說奇異的世界。

    大道浮屠訣運轉,天池寒氣以超出常人認知的速度從雲澈全身每一個毛孔涌入,其他冰凰弟子都是以玄氣帶動寒氣流轉全身,以淬鍊身體和玄脈也主,而云澈卻是直接引入玄脈。涌入的寒氣越來越多,他玄脈和身體裏的玄氣流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雲澈的意識完全沉下,凝心引導着外來寒氣與自身玄氣的融合。

    在這種狀態下,他的意識沉入的越來越深,已完全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動。就這樣過去了不知多久,玄氣的流動進行了上千個循環,忽然完全停了下來,所有的玄氣都停止了流動,安靜的如時間忽然停止。

    雲澈意識怔住,但隨之,周身所有玄氣忽然暴動,如一道道奔瀉的洪流,瘋狂的回攏,全部流回了玄脈之中,他的意識也隨之進入玄脈,尚未看清有什麼異狀,一聲轟響便傳遍了他意識的每一個角落。

    玄脈中心,彷彿有什麼東西炸開,玄脈的內部世界變得混沌一片,充斥着蒼白的霧氣,這些霧氣混亂的竄動,不斷的分散、聚攏,時而閃動藍光,時而竄起火焰,時而閃過紫色雷光,時而又變得漆黑一片。

    就像是一個小世界忽然在災難中分崩離析……

    最終完全崩潰,玄脈中的所有根源玄氣就此潰散,奔瀉而去……

    這一驚非同小可,根源玄氣潰散……意味的是自己所有的修爲將就此付諸東流。這對任何玄者而言,都無疑是噩夢般的一幕。雲澈驚駭之中,忽然發現,快速變得空蕩的玄脈中心,有點點奇異的星光在閃爍。

    就如無盡夜空中的一片星雲,閃爍着微弱,但無比神祕的光芒。

    一種無比玄妙的感覺,也在這時從身體、還有意識中傳來,這種感覺之微妙,無法言喻。那似是一種……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在昇華的感覺,像是整個人從身到魂忽然置身到了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感受到了另一個世界的氣息,聽到了另一個世界的聲音……

    玄脈之中,藍、赤、紫、黑四種光芒重新亮了起來,中心的奇異星雲在緩慢的旋轉,每一次旋轉都會成長一分,星芒也變得更加閃耀,與此同時,來自身體的奇異感覺也越來越強烈,經脈、骨骼、血液、毛髮,乃至每一個細胞,都在強烈的悸動着……就連他的意識,也不斷的鋪開着一副又一副的畫面。

    這些畫面,始於他十六那年,從他重鑄玄脈的那一天開始,回放着他在玄道上的每一步……

    每一次修煉,每一次突破,每一次奇遇,每一次險境,每一次絕境,每一次生死之間……

    這些畫面之中,他彷彿又走了一遍先前的人生。八年……對玄道一途而言,八年不過是很短很短的一段時間,但他所經歷的際遇,所遭遇的生死,卻勝過別人千世……

    冥寒天池,高空的冰寒巨龍之上,迷霧後的一道眸光忽然射下,落在了雲澈的身上。

    沐冰雲也在這時閃電般的轉身看向了雲澈……他的身上,無數道玄氣在瘋狂的釋放,卻並沒有離散,而是呈環狀圍繞着他周身快速旋轉,帶動着周圍氣流都變得紊亂。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開始了猛烈的顫抖,身體表面的紋理出現了水紋一般的波動。

    雲澈和沐小藍離的很近,氣息的劇烈變化讓沐小藍從入定中驚醒,她一眼看到雲澈的狀態,剛要失口出聲,心魂中便傳來沐冰雲的聲音:“不要出聲……他要突破了!”

    沐小藍猛的伸手,重重的壓在嘴脣上,然後小心的後退,一雙瞪大的眼睛牢牢的盯着雲澈。

    雲澈的變化一時間吸引了所有池畔冰凰宮弟子的注意力。

    這不是普通的突破。

    是一個玄者從凡軀境界,向神道境界的跨越!

    是一種真正的昇華和脫胎換骨!

    到來吟雪界三個月的雲澈,終於在這一刻,在他自己都沒料到的情境之下,真正踏出了邁進神道的第一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