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著雲澈的評價,慕雨柔笑的曖昧起來:「這麼說,你對止兮很是喜歡?」

    「對啊。」雲澈微笑道:「所以我認她當義妹了。」

    「義……妹?」慕雨柔頓時怔住。

    「當然。」雲澈嘿嘿笑了起來:「難不成把她娶來給娘當兒媳婦啊?」

    慕雨柔一時無言,然後不解道:「止兮這孩子各方面都很好,妖皇城有很多的公子傾慕於她,你對她一點都不動心?」

    「動心的話,當然有。」雲澈坦然的道:「不過,這種『動心』絕非是男女之情,而是一種男人對美麗女子的單純欣賞,和更單純的佔有慾……也可以稱之為男人最本能,也最惡劣的獸性。我總不能因為這個原因,就禍害人家吧。」

    慕雨柔卻是笑了起來:「你們兩人初次見面,當然不可能馬上有男女之間的感情,但你有這種『心動』,至少說明你不排斥她,反而還有些喜歡。有了這樣的開端已經足夠了,感情也會很快的培養起來。」

    「娘,你好像很喜歡止兮啊,你想讓我把她娶回家?」雲澈一臉無奈的道。

    「那是當然。」慕雨柔笑著道:「止兮這孩子,誰見了都會喜歡。就算蘇家不主動送來和你相見,娘也早就準備向蘇家提起此事了。整個幻妖界能配得上我兒子的女孩子不多,止兮一定算一個。家族裡的人也都認為你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若是猶猶豫豫,被其他家的公子搶先了,就太可惜了。」

    「唔……」雲澈一臉苦悶的揉了揉額頭,道:「娘,我實話和你說吧,我跟她並不合適……而且是非常的不合適?」

    「哪裡不合適?」慕雨柔的眼神,分明是你們明明哪裡都合適。

    雲澈微微舒了口氣,然後緩緩的道:「我曾經很深很深的負過一個女孩子,她為我付出了全部,而我卻……那之後,我就發誓,今生再不負人。但是……我卻又在自己無法控制的無意與無奈間,負了一個又一個的人。甚至……」

    雲澈的聲音停頓,腦海中晃過楚月嬋的倩影。他沒有和父母提及楚月嬋的事,否則,若是他們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有一個孫兒流落在外,必定日日牽腸掛肚。

    還有蒼月……成婚三年多,真正的朝夕相伴卻無比短暫。留給她的,總是一次又一次的牽挂與心傷。

    「娘,你這段時間應該都看到、感覺到了,我的身上有很多與眾不同的地方。而這些,都決定著我的人生註定不可能平靜,就算我自己想要過最平淡的人生,各種波瀾也會不斷的卷向我。」雲澈平靜的道:「而止兮,她雖生在守護家族,但性格內斂,溫柔似水,成婚前靜待閨中,嫁人後會安守家中,對絕大多數的男人而言,是完美的妻子人選……但萬萬不適合於我。若是讓她嫁給我,我很有可能會辜負她一生。」

    看著慕雨柔依然有些茫然不解的表情,雲澈只好無奈的道:「娘,再說,你又不是沒有兒媳婦,為什麼就那麼想我再娶一個止兮妹妹啊……好吧好吧,我向娘保證,你的兒媳婦絕對不比止兮妹妹差。」

    「相貌上,難道也不下於止兮?」慕雨柔似笑而笑的問道。看上去,她似乎對兒媳婦的容貌很是在意。

    「那是當然。」雲澈毫不猶豫的道,見慕雨柔的眼神似乎有那麼一點點不太相信,他一昂頭,無比認真的道:「娘,我很負責的告訴你,你的兒媳婦若不說其他,單論相貌的話,要比止兮妹妹勝出很多很多……很多!」

    「哦?」慕雨柔眼眸微眯:「這娘可就有些不相信了。止兮可不是一般的美人,整個妖皇城,能與她相提並論的都沒有幾人,難道你給娘找的兒媳婦,還相貌還能和小妖后一樣像是天人下凡不成?」

    「嗯,不說比得上小妖后,大概各有千秋吧。」雲澈沒有遲疑的點頭道。小妖后的姿容的確已是美到極致,但無論楚月嬋,還是夏傾月都並不下於她:「我大老婆,好歹可是蒼風國的第一……」

    話一出口,雲澈的聲音頓時卡在那裡,暗叫不妙,果然,慕雨柔的眸光轉了過來:「大老婆?難道還有二老婆,三老婆,小老婆?」

    「額,這個……」雲澈的眉角抽搐了一下,然後耷拉下臉,老老實實的道:「好吧,我說實話,其實,你有兩個兒媳婦……第一個是我和你們提起過,與蕭雲定下娃娃親的夏傾月。是六年前成的婚,她的相貌的確可以和小妖后相較,在蒼風國是公認的第一美女。另一個,叫蒼月,是三年半前成婚,她是蒼風國唯一的公主。」

    慕雨柔雙眉彎翹:「一個是蒼風國第一美人,一個是蒼風國唯一的公主……我兒子的眼光,果然不會差。不過也只有這樣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我的兒子。」

    慕雨柔語帶笑意,更多的是一種驕傲,隨之又眉眼微垂,有些感傷的道:「澈兒已有了兩個妻子,兩次大婚,為娘卻都不在,到現在連兒媳婦的樣子都沒見過……」

    雲澈連忙道:「娘,你放心,再過兩個月,等爹的傷痊癒之後,我就用和你們提過的那個玄舟返回天玄大陸,到時候,一定帶她們回來見你們……額,不過,公主老婆一定願意和我回來,至於傾月老婆的話,她的性情和普通女子大不相同,她會不會願意跟我回來……我也說不準。」

    「那娘可要好好想想該準備什麼見面禮了。」慕雨柔微笑著,看她的神情,第一次見兒媳婦,似乎還有些緊張:「既然你不想娶止兮,娘會和蘇家那邊明說的。」

    「說起來,萬一小妖后要把止兮指婚給你的話,你怎麼辦?」

    「指婚給我?小妖後為什麼會把止兮指婚給我?」雲澈疑惑的道。

    「哦?」看著雲澈的樣子,慕雨柔也同樣疑惑起來:「小妖后不是應該知道你們兩個……難道你下午的時候沒有見到她?」

    「下午的時候……小妖後下午的時候來過?」雲澈一怔。

    「嗯。」慕雨柔點頭:「小妖後來探望你爹傷勢恢復的程度如何,然後還特意問起你,我告訴她你應該在後院。然後她便直接向後院的方向去了……難道她並沒有去找你,而是直接離開了?」

    「……她來的時候是什麼時辰?」

    「大概是申時三刻。」慕雨柔道。

    「……」雲澈想了想,那個時候,如果沒記錯的,他應該在和蘇止兮肩並肩的坐在後院的荷池邊餵魚。

    「澈兒,你怎麼了?」看到雲澈忽然有些發怔,慕雨柔出聲問道。

    「哦……我平時每天都會去拜見一次小妖后,忽然想起來今天好像還沒來得及去。娘,我去一趟小妖后那邊,應該很快就回來。」雲澈起身道。

    「早去早回。」察覺到雲澈顯然有些異樣,不過慕雨柔並沒有多問什麼。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雲澈一路飛到小妖后的寢宮。寢宮門前,兩個女侍安靜的守在那裡。雲澈從空中落下,禮貌的道:「雲家雲澈求見小妖后,請兩位姐姐幫忙通傳一聲。」

    「雲少家主請稍等。」對於雲澈的到來,兩個女侍者都是微微而笑,右邊的那一個輕步走入寢宮……過了一小會兒,便又走了回來,只是臉色帶著些異樣。

    「我可以進去了么?」雲澈笑著說道。

    「雲少家主……請留步。」那女侍者伸手攔住了他,她神色有些尷尬的道:「小妖后今日可能心情不佳,她聽到雲少家主到來……讓我給雲少家主轉達……一個字。」

    「一個字?」雲澈眯了眯眼睛,身體微微前傾道:「是不是……滾?」

    那女侍者神情一慌,低下頭,只得小聲的道:「是。」

    「哈哈哈哈!」出乎兩個女侍的預料,雲澈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大笑了起來,而且他的大笑毫不僵硬,完全不像是強行裝出來的,反而好像還有些暢快……得意?

    「既然如此的話,麻煩姐姐幫我給小妖后帶幾句話。」雲澈微笑著道:「第一件事呢,就是蘇家的人若是請求小妖后將蘇止兮指婚給我的話,絕對不可以應允,因為她已經是我的義妹了,第二件事……就是我已經乖乖的滾了。既然小妖后已經如此厭煩了,我以後會盡量少出現在她面前的……兩位姐姐,辛苦你們守夜了,雲澈告辭。」

    雲澈飛身而起,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她讓你滾,你居然愜意的笑?是腦子抽風了么?」茉莉低低的道。

    「如果她不是讓我滾,反而心平氣和的讓我去見她的話,我應該反而會失落吧。」雲澈笑著道,顯然,他現在的心情很是不錯:「果然,再強大的女人,也會有性格上的弱點。對她柔,完全無用,對她強硬,更是不可能……不吃軟不吃硬,卻似乎會吃酸的。」

    茉莉:「??」

    ————————————

    時間一天天晃過,隨著淮王之亂的平息,妖皇城的肅殺之氣終於逐漸的消弭,唯一沒有減弱的,就是小妖后的無形帝威。如今無論是守護家族,還是諸王府,對小妖后都是唯命是從,敬畏至極,無一人敢有半點違逆。

    但又是一個月過去,卻依然沒有關於明王的消息,他似乎找了一個極其隱蔽的地方躲藏了起來。

    雲澈雖日夜都想歸去天玄大陸,但云輕鴻之傷卻又離不開他。他每天按時為雲輕鴻療傷,其他的時間大半用來修鍊紫雲功,有時去葯閣煉煉丹藥,有時去器閣找幾把劍餵給紅兒吃,有時幫人治治傷,有時和族中的年輕弟子切磋切磋……哦,用「指點」更為貼切……每天平靜的做著基本一樣的事,不過,自從那夜去見小妖后吃了閉門羹后,他便如自己所說的一般,再也沒去找過小妖后。

    在雲澈的調理之下,雲輕鴻的身體恢復的極快,而且身上幾乎從無該有的虛弱感,反而每日都精神奕奕。他沒忘記小妖后親自為蕭雲和天下第七指婚的事。挑了個吉日,雲輕鴻帶著聘禮,親自登門提親……雖然天下雄圖早就認可了蕭雲和天下第七的事,但作為女方長輩,面對雲家的到來,他還是表現的足夠矜持,神色始終一片平淡,不但毫無喜色,偶爾還會露出一抹明顯的苦澀和不舍……

    不過,在雲輕鴻拿出聘禮之一……十顆霸皇丹時,天下雄圖屁股下面的白玉座椅頓時炸了,整個天下一族也直接炸了……

    接過十顆霸皇丹,天下雄圖全身的汗毛都在亂顫,他甚至在心裡偷偷的合計一下:就算有人拿十顆霸皇丹要買他的女兒,他估計都會用不短的時間來考慮一番……

    蕭雲和天下第七的婚期很快定了下來,就在一個月之後……也是雲澈定好的離開之日。

    ——————————————

    【要回天玄大陸了。記得有句詩詞是怎麼說的來著……磨刀霍霍向神凰?】
最近更新小說